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宗子
张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552
  • 关注人气:1,5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执念

(2019-03-11 21:25:26)
分类: 读书随笔

    佛书里经常讲破执,我很喜欢这个说法。破执,等于放下和去除某些固有的东西,像洗过澡一样。庄子说澡雪而精神,吐故纳新,是进步,也是成长。易经有言:君子豹变,小人革面。又说,君子豹变,其文蔚也。爱好文字的人读到这话,感觉很舒服,既是鞭策,又是鼓励,于朦胧中看到清晰美好的前景。齐白石衰年变法,寻常人做不到。他是大器晚成。如果没有变法,不过一个画匠而已。


    然而执是好破的吗?我的看法不乐观。谈艺术容易给人浮夸的印象,谈生活比较实在。生活中的执念,无处不在,说来并无惊天动地的事,无非柴米油盐,家长里短,背后的因素,逃不过七情六欲。失,能有多大的失,得,又能有多大的得?但由细微处引发,把蚂蚁变成大象,伤人害己,演出荒唐而令人唏嘘的悲喜剧。一个人甚至一群人的生命,就在这琐屑的事上浪费、毁损或者扭曲了。


    苍蝇在纸窗上乱撞,撞得七荤八素,不知道改换路径,或下定决心,撞破纸障飞出去。坐在窗前饮茶的人,感叹虫子的愚昧,觉得自己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苍蝇的智慧微不足道,人是有自信的,也乐意以聪明自诩。苍蝇困扼于一扇纸窗,人生百年,有多少扇窗户横在眼前,别说尝试破空而出,大部分时候,连窗户都看不见,或者根本不承认被窗户隔绝着,以为四围无限,大路朝天,天地间没有日月星辰,只有他个人的灵光,煜煜如不灭的灯。


    年轻时候,我也是好辩的,尽管这和我的性格颇矛盾。我觉得以理服人了不起,纠正了别人的错误了不起,而且是善事:别人在被纠正之后,迈上了和你同样的高度。但多年后再想此事,我的看法变了:大部分事情是很难分辨是非的,因为各人经历不同,立场不同,更可怕的是,利益不同。庄子说,人睡在潮湿的地方会腰部患病,导致偏瘫,泥鳅却不会;人在高树上觉得胆战心惊,猿猴则视若平地。莲池大师说,“厕虫之在厕也,自犬羊视之不胜其苦,而厕虫不知苦,方以为乐也;犬羊之在地也,自人视之不胜其苦,而犬羊不知苦,方以为乐也。”另外,人可能没有意识到的是,有时候,挑明别人的错误,并不是为了坚持真理,而是旨在证明自己的正确。好胜心一起,事情就变了。


    人和其他动物的不同,最重要的一条,我猜想可能是,人一旦认定了自己的所见所闻,认定了自己的看法和观念,便好比挖好地基,建好房子,前栽桃李,后栽榆柳,装修布置,百年大计,预备终老于此了。你让他推倒重来,他能听从吗?


   明白了这一点,我对于争执,就看得淡漠了。唤马何曾马,呼牛未必牛。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周公周婆,各自讲自己的哲学。不到更高境界,你未必知道此时的你,一定就是正确的。剥竹笋,以为到了最后一层,可以食其美质了。可你没注意到,其实是还可以剥下去的。


   人在不知不觉中,常常从一个执跳到了另一个执。自己如此,何况他人?


    小泉八云编写的日本怪谈中有个无间钟的故事。山间一座寺庙需要一口钟,为了铸钟,动员村民捐献铜材。日用物品中,以铜镜最常见。某女士家有一枚松竹梅纹饰的镜子,是几代相传的珍爱之物,迫于情势,忍痛捐出,捐出之后,依依难舍,便天天去寺里探望。在堆积的铜物件中,一眼看到心爱的镜子,倍感痛惜。由于她对镜子的执念,当寺里铸钟时,那枚镜子始终不能融化。事情传开,那位女士受不了耻笑,自杀了,死前留下遗言,说她一死,镜子自然会花掉,铸进钟里。包含了她心爱的镜子的大钟,如果有人能够敲响,她将赠给那人一大笔财富。钟铸成后,四乡八镇前来敲钟的人络绎不绝,但没有一个人能够敲响。久而久之,和尚们不堪其扰,便把钟搬到悬崖上,推到深谷里去了。


    中国的传说里,人死后,因为愿念郁结,肉身烧化,心脏独存。这些愿念,有令人同情,可以理解的,也有过分的,匪夷所思的。


    在集录日本灵怪品类的《百魅夜行》一书中,就很有一些怨念不灭而结成的怪物,如由喜欢漂亮衣服但得不到的女子的怨念形成的“小袖之手”,女囚犯的怨念形成的“飞缘魔”,被贬的左近中将藤原实方的怨念变成的怪鸟“鵺”,因女人强烈的妒念形成的恶灵“般若”。


    执是各方面的,怨念不过其中的一种。佛经里说,一念不灭,千百次轮回都无法消尽。怎么办呢?读过心灵鸡汤书的人都会说,放下就好。可是放下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到什么程度才算放下?须知放下不等于冷漠,不等于万事不关心。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金刚不还有怒目的时候,担负着降妖除魔的使命吗?俗话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用到执念上,庶几近之矣。然而还是难。天方夜谭里的海老人骑在辛巴达的脖子上,无节制地劳役和凌辱他,辛巴达百般设计,都不能奏效,最后是用酒灌醉,才把那怪物杀死的。你能把执念灌醉杀死吗,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的?

 

    2018年9月27日 原载长江日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田园风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田园风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