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宗子
张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552
  • 关注人气:1,5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连环

(2019-03-01 22:13:43)
分类: 读书随笔

  博尔赫斯在小说里说,世界是我们无从认识的存在者的一个梦。梦醒了,我们化为乌有。按照同样的道理,即使我们不过是在他人的梦里,仍将通过自己的梦继续创造现实。我们是依附者,同时也供他人依附。

  马尔克斯有一篇没有写出的小说,说一个人穿行在梦的无数层中彼此相似的房间里,忘记了哪一个房间才是他所来之处,最后死在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

  博尔赫斯的诡辩貌似复杂,但其实这个博学的老头非常幼稚。只有心地单纯的人才能想象世间不可能的奇迹。
  有一天,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博尔赫斯穿过大街时,有人拦住他说:“你是博尔赫斯!”博尔赫斯回答说:“有时候是。”

    这个故事是马尔克斯讲的。一个画蛇添足的解释是:仅仅存在于现实中的事物是微不足道的,或者说,仅仅存在于现在的事物是微不足道的。

  在南柯记、黄粱炊、樱桃青衣那些梦里,关键的一点是时间的相对性,是不同世界里时间的不同尺度。时间是感觉。以感觉为尺度,则一天、一年,都是一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我们觉得短暂,它们不觉得。它们照样有生老病死、喜怒哀乐,在一尺方圆的天地里,它们照样有旷世伟业。我们在一秒钟里迈出一步,它们在一秒钟里经历了春夏秋冬。山中七日,世上千年。世上千年,我们觉得长久,他们不觉得。山中的他们,不过开了几次酒宴,读完一部书而已。

  幸福的人生活在好人的梦中,不幸的人则相反。

  如此,死亡就还不够纯粹。事物的结束,是那么拖泥带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湘中老人
后一篇:田园风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湘中老人
    后一篇 >田园风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