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宗子
张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552
  • 关注人气:1,5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池疏影落寒花》自序

(2012-10-16 05:19:06)
标签:

一池疏影落寒花

自序

散文

三联书店

杂谈

分类: 读书随笔

《一池疏影落寒花》自序

 

 

一。

    吴梅先生的《词学通论》有几处说到“沉郁”。论温庭筠词,引陈廷焯《白雨斋词话》:“所谓

沉郁者,意在笔先,神余言外,写怨夫思妇之怀,寓孽子孤臣之感,凡交情之冷淡,身世之飘零,皆

可于一草一木发之。而发之又必若隐若见,欲露不露,反复缠绵,终不许一语道破。匪独体格之高,

亦见性情之厚。”吴梅说:“此数语惟飞卿足以当之。学词者从沉郁二字着力,则一切浮响肤词,自

不绕其笔端”。此处的沉郁,有两层意思:有寄托,忌浅露。

    在论姜夔词时,吴梅再次强调:“盖词中感喟,只可用比兴体,即比兴中亦须含蓄不露,斯为沉

郁。”

    在《词学通论》里,吴梅还谈到对前辈大家的学习,使我们知道,学识和技巧之外,还有更高的

境界,不是靠单纯的学习和摹仿可以达到的。如说苏轼:“公天性豁达,襟抱开朗,虽境遇迍邅,而

处之坦然,即去国离乡,初无羁客迁人之感,惟胸怀坦荡,词亦超凡入圣。后之学者,无公之胸襟,

强为摹仿,多见其不知量耳。”说辛弃疾:“余谓学稼轩词,须多读书。不用书卷,徒事叫嚣,便是

蒋心馀、郑板桥,去沉郁二字远矣。”

    论沉郁,吴梅特地提醒读者,切忌“浮响肤词”;论学习前辈大家,尤其是苏辛这样气魄雄大的

豪放词人,吴梅反复提到一个词:“叫嚣”。看似大而空,看似高而粗,得皮毛而毫无精神,以为满

篇天地宇宙,今古往来,哲学历史,便是境界开阔,有文化品格和思想深度,博庸人喝彩叫好,这便

是叫嚣。叫嚣者代不乏人,流毒最广。吴梅说刘过:“改之词学幼安,而横放杰出,尤较幼安过之,

叫嚣之风,于此开矣。”说蒋捷:“惟其学稼轩处,则叫嚣奔放,与后村同病。”这是从正面说。说

冯延巳词,“思深意苦,又复忠厚恻怛。词至此则一切叫嚣纤冶之失,自无从犯其笔端矣。”这是从

反面说。

    历来世风喜浮夸,作小说诗歌散文,自我标榜曰大的,多半落入“叫嚣”一路。

 

二。

    最近几年,听得最多的曲子之一,是贝多芬的晚期弦乐四重奏。作品编号为127、130、131、132

和135的这五首四重奏,加上编号为133的大赋格,是贝多芬在生命的最后三年里,在病痛和孤独中完

成的,是归向内心,将全部人生经验汇合为单纯而深刻的情绪表达,从而达到前所未有的精神高度的

作品。和此前的《庄严弥撒》及《第九交响曲》相比,晚期弦乐四重奏采取了更为简单的形式,没有

大乐队,没有气势磅礴的合唱,四把弦乐器的配合,有如中国古诗中的七律,在有限的八句五十六个

字里展示出天地无穷的变化,自身就是无限。

    《庄严弥撒》完成于1822年,第九交响曲完成于1823年。到此,贝多芬已经为古典音乐树立了后

人难以逾越的高峰。贫穷和疾病使五十三岁的贝多芬无时不在痛苦和焦虑之中。他从光环中走出来,

退隐到内心世界。他继续创作音乐,为艺术,也为生计。这些音乐是完全自由的流露,没有使命感,

没有伟大的主题,也不追求宏伟的规模和新奇的形式,他随心所欲,凌虚而飞。音乐中有哀伤,有绝

望,有对上苍的诉求,有认命似的平静,甚至还有幽默和随时油然而生的感恩。

    贝多芬的晚期四重奏中充满了矛盾,但这些矛盾彼此是亲密和谐的,就像花和叶一样。一个人的

心灵尽够神奇,包容了那么多方向不同或相反的事物。如果那是一棵树,你看到苹果和葡萄,橘子和

樱桃,红杏和白楝,海棠和梅花,全都成熟和绽放在一起。世界上还有什么音乐能让人在聆听中深深

处在矛盾和无以言喻的情绪中,让人自我漫衍而又自我遗忘?它唤起的情绪无法界定,最多只能说是

感动,但感动是无可奈何的表达。不过有一点,所有情绪都引人朝向一个方向,那个在李白、杜甫、

韩愈、王安石和苏轼这样十分不同的诗人的全部作品中最终指向的方向。

    晚期四重奏作于1824到1826年,其中最后完成的,是第十三首四重奏的末乐章,用以代替原来的

“大赋格”,时在1826年11月。腹痛一直折磨着贝多芬,但这个在病痛间隙完成的终曲,“从头至尾

愉快而平静”。四个月后,贝多芬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告别了尘世,那是1827年的3月26日。

 

    波兰导演阿格妮斯卡. 霍兰的影片《为贝多芬抄乐谱》(Copying Beethoven,2006),就围绕着

第九交响曲的首演和晚期四重奏的创作展开,而且试图写出后者的精深博大和受到的漠视。在四重奏

的首演中,绅士和贵夫人们满脸不屑,纷纷起身。连一向对贝多芬欣赏有加的大公,在聆听时也昏昏

欲睡,直至愤而离场。此情此景,和第九交响曲的巨大成功形成幽默的对比。

    影片开始于一个春天的下午,天色渐晚,风雨大作。那正是贝多芬临终时的真实情景。年轻的安

娜. 霍尔茨坐在马车上,驰过寒意料峭的林野,驰过田边地头那些苍老麻木和年轻而充满期待的面孔

,匆匆爬上狭窄的楼梯,进入暗晦的房间,赶到贝多芬的床前,面对垂死的大师,泪流满脸:“那个

赋格,老师,那个赋格,我听见了,照你的方式听见了!”

    晚期四重奏的被理解,不仅是音乐层面上的被理解,而是从心灵深处和精神高度的被理解。对此,

一位女导演的略显单薄而极度感性的故事,提供了简单而不失有力的说明。

    安娜. 霍尔茨是虚构的人物,围绕着她和贝多芬的所有故事都是虚构的,但这并不妨碍《为贝多

芬抄乐谱》成为贝多芬传记片中相当可爱的一部,至少,它没有把重心放在贝多芬的爱情传奇上,放

在众口纷传的所谓“永恒的爱人”上。《为贝多芬抄乐谱》虽然煽情,主旨却是艺术。当一个心灵因

为伟大而孤独的时候,一位聪明美丽的年轻女性所象征的,是来自天上的安慰。这是历史常常以漫长

的岁月为条件才能带来的安慰,比生死之隔更漫长。当天色暗下来,时光将病榻和维也纳的浮华人世

彻底隔绝,贝多芬会说,春天,黄昏,风雨,这一切都是为我而来。那个在他耳边呼唤“Maestro”的

人,虽然只是一道虚无缥缈的影子,却使他免于黑暗和孤独,使他得以死于最后的温暖。事实上,贝

多芬在晚期四重奏所有的慢版乐章里,回味、祈求和感激的,就是这一丝温暖。

 

三。

    杜甫在《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适虢州岑二十七长史参三十韵》中称赞高适岑参的创作:“高岑殊

缓步,沈鲍得同行。意惬关飞动,篇终接混茫。”后面两句话常为论诗词者所引用,作为对一种深沉

壮阔的诗歌风格的总结。很多人认为,杜甫自己的诗正是这种风格的典范,尤其是后期诗作。《白雨

斋词话》说:“美成词,操纵处有出人意表者。如《浪淘沙慢》一阕,上二叠写别离之苦。如‘掩红

泪、玉手亲折’等句,故作琐碎之笔。至末段云:‘罗带光销纹衾叠。连环解、旧香顿歇。怨歌永、

琼壶敲尽缺。恨春去不与人期,弄夜色,空馀满地梨花雪。’蓄势在后,骤雨飘风不可遏抑。歌至曲

终,觉万汇哀鸣,天地变色。老杜所谓‘意惬关飞动,篇终接混茫’也。”

    这种“篇终接混茫”的感觉,听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读歌德的《浮士德》到最后“神秘的合唱

”,庶几如是。古诗词里,例子更是不胜枚举。陈廷焯此处所举的周邦彦词,表达这种感觉,最为准

确。哀婉缠绵的“幽忆怨断之音”,居然演成“天风海涛之曲”,实在不可思议。好比一个细弱的独

奏主题,发展成全体乐队波澜壮阔的齐奏,其中还飞扬着铜管高亢疾厉的金属和阳光的声音。

    这是一种高潮式的终结,痛快淋漓。但中国人为文,不限于此。还有一种收束的方法,或者叫宕

开一笔,或者叫逸枝旁出。如杜甫的《缚鸡行》,前面七句都在说鸡虫得失,最后忽然冒出一句“注

目寒江倚山阁”。这一句,“断句旁入他意,最为警策。”(陈长方《步里客谈》)黄庭坚的《王充

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会心,为之作咏》:“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轻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

?种作寒花寄愁绝。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矾是弟梅是兄。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结尾

一句的章法,便是从杜诗学来的。方东树《昭昧詹言》说:“山谷之妙,起无端,接无端,大笔如椽

,转如龙虎,扫弃一切,独提精要之语,每每承接处中亘万里,不相联属,非寻常意计所及。”

    这种结法,同样当得起“篇终接混茫”。老杜的意思,非常明了:意惬,文字才能“飞动”,有

学养,有见识,有胸襟,自然有气魄,自然“大笔如椽”,自能“蓄势在后”,“承接处中亘万里”

,然后,言尽曲终,天地茫茫。

    苏轼说,赋诗必此诗,定非知诗人。

    只知道做文章的人,一定不会做文章。

 

2011年3月25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红雀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红雀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