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平原
陈平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486
  • 关注人气:1,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书的“风景”   之六

(2009-05-04 21:07:10)
标签:

读书

风景

度旅游

诗意地栖居

城市建设

潮州

杂谈

分类: 演说访谈

陈平原


 第七个问题,我想谈谈关于深度旅游还有诗意地栖居,谈大众的休闲。法国的社会学家杜马哲说休闲有三部分:第一放松,第二娱乐,第三个人发展。

    如果是追求个人发展的话,我们明白这个休闲不是很轻松的, 它可能是旅行啊,阅读啊,上课啊,交谈啊,甚至独处,然后思考等等。这种意义上的休闲,除了花钱,还得用心用力谈这些问题,因此我引入两个概念,一个叫深度旅游;一个叫诗意地栖居。

    诸位都明白,再好的风景,再好的人物,看久了也会烦的,会有我们所说的审美疲劳,所以我不太相信陆游的诗“何处楼台无月明”,不完全是这样。旅游可以转化为你的楼台,可以看到不同的月亮。不管是东方的月亮,还是西方的月亮,其实不太一样。在这个意义上,学术如果希望做得好玩,深度旅游,如果做得有学问,那么读万卷书,走万里路,是一个诀窍,所以我用了旅游里面的一个概念就是深度旅游。它的意思是说,一次只选择一个地方,不像我们现在的旅游,十日七国八国,那是走马观花。找一个地方住下来,深入细致的考察看风景,靠人物理解民风民情,历史文化,这是我们所说的那种深度旅游。

    现在中国人刚刚解决温饱问题,我们的旅游大体上还是娱乐性的旅游,我们为了暂时摆脱日常生活中的枯燥、工作的压力,出去放松啊,调节啊!所以我说中国人的旅游到目前为止,看繁华街景的多,进博物馆的少,因此山高水长容易受到青睐,历史文化有点格格不入。我们看到做旅行的人都会嘲笑中国旅行的人上车睡觉,下车撒尿,到了景点赶快拍照,然后回到家里啥也不知道!

    我到新加坡住了半个月,他们带我走了很多地方,他们问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新加坡还有的看的?”新加坡很小,面积人口只有半个香港。我说是挺好玩的。 我又住了半个月,走了好多地方。他们说:你们大陆的东南亚几日游,给新加坡是半天。其实每个地方大大小小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你要进去,你要花时间,才能有所得。15年前,我第一次在日本东京住了一年,特别感动的是它每条街道都有各种牌子就像历史文化散步,所以我就照着历史文化散步,拿着书在东京街头寻寻觅觅。我说今天的人讲闲适旅游,做得太紧张,那样不对,因为我自己喜欢旅游,我们也有很多的机会,但是很多所谓的不能不去的地方我往往没去。不是我故意不去,而是我不喜欢人家说不能不去你就去,不能不看你就看,这不是我的趣味所在。当然也因为我自己的工作性质,我经常可以在不同的国家讲学,所以我可以在一个地方住下来,好好地看,喜欢一个城市就住下来,看它十天半个月,一年半年,这样的话,体验这个地方的民俗民情和历史文化。假如这样,你会发现,其实我们很无知,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你会发现有很多很多你不知道的(东西)。到那个时候读书对于旅游的重要性会体现出来。

    几年前,我去了人类文明的一个早期发源地克里特岛,就是希腊的地中海的克里特岛,是整个西方文明的起源地。我到那里以后,看了最主要的展览后,我发现那个展览对于中国人来说,不合适。我先看克里特岛的最主要的马拉斯王宫的遗址,遗址挖掘以后全面展开,只见了这么一小块,中间这一小块是复建的,中间的壁画也是后来才画上去的,然后其他部分全部按照考古挖掘现场,然后定上牌子,游客拿着说明书,在那里对着遗址,看着那说明书,然后想象,凭你的学养,在这里想象大概两千年前、三千年前这是一个什么地方,是什么样的场景,然后借助于这残垣断壁和考古的挖掘现场来理解历史,进入历史,这样做除了需要西方人对希腊文明的敬仰、西方人的知识水准以及他们阅读博物馆的能力,才有可能这么做。中国人现在做不到,中国人这么多年不断地在吵要不要复建圆明园,一个观点是:单是一堆石头,有多少人愿意去看?可是复建以后是另外的一个圆明园,不是原来的我们想看的那个历史文化遗址。所以我说,假如你这样来看,这样来阅读,这样来旅游的话,那我相信这需要来读书,而且在旅游中读书,这个效果会比较好。

    接下来我会讲“诗意地栖居”,这本来是一个很专业的形容词,因为中文系才子们进入房地产啊,广告业啊,所以把它大量地用,所以这个词现在在大地上已经成了广告词了,其实这是十八世纪的德国的著名诗人荷尔德林的诗。但大地是我们栖息的地方,我们如何栖息,诗意地栖居是我们的梦想。二十世纪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特别喜欢荷尔德林,强调这句诗表达出了生命的本真自在的状态。人本来就栖息在大地上,不用回答,我们没办法拔着头发离开星球,我们只能栖居在大地上,我们缺少的是前面那个词,是诗意。生活在技术至上、物欲横流、数字化管理的时代方才需要讨论这个问题。可是现在我们知道这个词被用得很滥很滥,可能大家很少去讨论这个问题。其实在劳作之余,读书,观画,品茶,旅游等等都是一个暂时脱离烦恼的方式,换句话说,劳动是为了休闲,发展经济是为了老百姓的幸福感,城市建设是为了给人的诗意栖居创造一种可能性,这是我们城市建设的目的。

    最后一个问题,在游客的需求和市民的感受之间,在城市建设与旅游业的规划经营之中如何协调。这个问题因为我在北京,在各个省里面都会提到。考虑本地民众的兴致和利益,让他们感觉到这种城市建设发展跟他们有关系,城市的改造让他们觉得既熟悉又陌生,这样参与的愿望和乐趣才能产生。换句话说,本地民众的介入,包括建设和享用,让他们感觉到是生活在有历史、有品味、有精神的城市,是幸福的事情。我在欧洲各国旅行的时候,发现很多小地方的人都会对他们的家乡非常非常地骄傲,而且说起来都有这种自豪感(我觉得在中国缺少这个东西),不管你生活在哪个城市,你都能找到一个让你的城市成为一个有文化有品味的这么值得你骄傲的生活环境,而这个东西,需要共同来营造,包括政府,也包括民众。

    下面用的一个资料是,美国连续几年评最有文化的城市,当时我以为最有文化的城市肯定是纽约,波士顿——(后来发现)纽约根本就不行。最有文化的城市,它用了七个指标,按照报纸的发行量,杂志,书店,图书馆,市民受教育水平,互联网等等来做各种各样的评比,第一名的反而是一个中小城市。而华盛顿特区排到第五名,波士顿——哈佛、麻省理工学院等所在地排到第十,像旧金山、洛杉矶、纽约根本就排到很后很后。第二名是西雅图,大家都知道华盛顿。第一位是明尼斯达州的一个城市,它们只有三十多万人,是一个中等省会城市——但美国人认为他们最有文化。

    两年前,我在西安开会的时候,针对怎么样理解城市建设的问题,我谈了三点。首先城市保护。城市建设中如何看待民间的建筑?比如说宫殿,庙宇这些有欣赏价值的会留下来,但是古塔,牌坊,水井,民居这些贫民的生活依旧是我们值得关注的对象,那些东西保护好更值得我们关注。第二,这句话比较关键,西安是西安人的西安,所有的旅游城市都会努力营造一个适合观光客的氛围,我觉得这是不对的,观光客的眼光过度地影响城市改造,这是一个不好的倾向。我说城市是给人看,但是城市更是给人住的,必须尊重当地民众的感受,要有自己的品味和风格,这样才能够良性循环,西安人假如把西安改造成美国人觉得特别好当地人觉得不好,那不是一个好风景。第三,是讲民众的力量和城市保护的问题,关于游客进入城市以后看什么。

    最后,我想要说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和专家、专家和民间、“游客需求”与“市民趣味”之间会有矛盾,这个时候怎么协调?我就谈几个小问题,第一,不能为招商引资而整治环境,做城市改造,目的是提高本地民众的生活品质,这是最终目的,不能把它作为一个手段;第二,城市的主要功能不只是给人看,更重要的是给人住,不能喧宾夺主,我说让游客决定城市风貌是不对的;第三,旅游城市有靠自然生态,也有靠历史文化,轻重缓急之间要有定位,很多城市为发展旅游,什么都来,但是效果并不好;第四,切忌拆掉旧的真古董,建设华丽的假古董。假古董容易建,它们一时间很可能经济收益还好,一时好看,()贻害千秋。

    在我看来,潮州古城现在有这个样子,我觉得很不容易。这不仅仅是因为在这里对着潮州的父老乡亲,我在很多地方都谈过。八十年代改革开发的时候,中国的绝大部分城市基本上没有古城的原貌了,现在弄起来很多都是假古董。潮州能够一下子把市政府搬到外面来,整个建设外移,潮州古城的基本脉络还在,潮州古城的主要景点还在。虽然现在有一些弄得不是很好,但是我相信,长远来看,这些留下来了,惠及子孙。很多城市在这个过程中把它移开,改掉或重做甚至用推土机推掉,这个以后实在太可惜的,长远来看,潮州的古城能保存成今天这个样子,没有太大的破坏,我觉得是功德无量的。只要明确目标,我相信,政府所采取的相对保守的稳健的发展策略是对的,相对于那些激进的推倒重来的城市建设,潮州的明天会更美好!

    我说了旅游业的发展,初期看热闹,中期看仿造,后期看门道,热闹很容易形成。我刚刚去看了东部华侨城仿造了瑞士一个小镇,非常好,但是它是仿造的,以后看门道,看门道需要本钱,不是想有就有的。潮州市拥有八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还有众多省市级的重点文物,而那些拿出来,在外地都不得了,这是发展旅游业最大的本钱。

    一月二十四日我从这里坐飞机到香港,飞机上发报纸,我拿到《汕头都市报》,上面刚好有一篇《潮州去年旅游收入31.1亿元》,我看了非常振奋,因为按照旅游业的统计,现在的全国的旅游业占全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4%5%之间,这十几年来差不多是这样。预计2020年能达到8%,我相信潮州已经走到前面了。我的思考是,以我对潮州旅游资源的理解,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还有好多文章可做。包括许驸马府、己略黄公祠等等,现在整治得差不多了,逐渐可以开放了。还有一些留下来没来得及做的像笔架山宋窑遗址,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博物馆和遗址保护地,这样古今对照会很有意思。实际上,这种比如说儒学宫、韩文公祠等等任何一个潮州景点在其他地方都让人惊羡不已。

    我相信潮州市只要协调好文物保护、旧城改造和旅游开发这三者的关系,二十年后、五十年后的潮州令人向往!(完稿


(韩山师院中文系凌云、春伟、利钏、惠娴根据演讲录音整理,肖玉博士审阅定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