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平原
陈平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5,486
  • 关注人气:1,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洗澡 之二

(2009-05-03 15:19:04)
标签:

洗澡

杂谈

分类: 亲友文丛

夏晓虹


    至迟自清代起,扬州就有“早上皮包水,午后水包皮”之说。“皮包水”是喝茶,“水包皮”也就是洗澡。这种风气曾随着豪侈风雅的“扬气”或“盐商派”的生活方式之传播,在苏北各地都颇为盛行,即使是滨海荒陬也不例外。日本早稻田大学中央图书馆所藏贵重书——彩色画卷《清国漂流图》中,文化七年(一八一○年,相当于清嘉庆十五年),日本船“长久丸”自琉球那霸归国途中,陡遇风暴漂至中国。这些日本船员在经过通州(今南通)城西门一带时,就看到当地的“混堂”。根据差相同时的中国方志记载,从通州沿运盐河和串场河北上,到僻处海隅的东台,那里竟也是“通衢,多茶肆、浴”。“浴”也就是混堂。

    在扬州一带,澡堂中修趾甲、剃头者多是江北人(很多是苏北盐场各县排泄出的无籍游民)。晚清两淮盐业衰落之后,服务性阶层纷纷外徙,诚如徐谦芳《扬州风土纪略》所述:

 

    扬地产妓女、佣工、庖人、剃发匠,此亦不必讳也。佣工仅及于海上,余则各省多有之,发匠且达于东瀛。……

 

    故而后来扬州以“三把刀”(即剃头刀、切菜刀和修脚刀)著称。其实,“三把刀”的说法,并不为广陵所专美。福州的“三把刀”也相当有名,其中的剃头刀、修脚刀也多附丽于汤堂。清人王式金《福州竹枝词》曰:

 

    汤门城外水常温,结构亭台自一村,浴罢半瓯茶乍试,归途凉趁日初昏。

 

    该诗自注:“汤门井楼门外出温泉,土人构亭馆为浴室,暑月游人极盛。”汤门、井楼门为明清时代福州相邻的两个城门,乡土史家陈文涛先生曾著有《福州市上下古今谈》,其中就有三山温泉的详细记录。早在宋代,福州已有汤井巷、温泉坊的地名,及至明清时代,汤门、井楼门一带更是形成了驰名远近的温泉休闲区。清人施鸿保《闽杂记》曰:

 

    闽县井楼门外有温泉焉,居民于其处开设浴室,谓之汤堂,夏日尤多。有日新室、一清居、万安泉、六一泉等名。重轩覆榭,华丽相尚。客至,任自择室,髹盆<SPS=0545>几,巾拂新洁,水之浅深唯命。浴后,茗碗啜香,菰筒漱润,亦闽游一大乐事也。近来又兼设酒馆,珍馐咸具,大食小烹,咄嗟而办。雏伶妙妓,挟筝琵,携管笛,往来伺迹其间,清歌艳曲,裂石穿云,夕阳在山,赠以缠头而散。

 

    施鸿保并引清人查初白《炎天冰雪集》中的《凫山同年邀游城东汤泉诗》说,在清初当地就已开设浴室。“凫山”即满保宗,时为闽浙总督,他邀其友查慎行同浴其处,可见当为比较高级的浴室,恐非一般引车卖浆者流所可享用。

    据说,夏季“洗汤”,在浴室中出一身热汗,对发泄酷暑郁闷之气颇有助益。不过,汤池店内“暑日游人极盛”,恐怕更多的还在于“浴翁之意不在汤”吧?!

    福州汤堂中“雏伶妙妓”那样的角色,在江户时代的日本风吕屋中也曾出现,称为“汤女”。据远藤元男《近世生活史年表》(雄山阁一九九五年二月版),宽永十年(一六三三年,相当于大明崇祯六年),江户(今东京)就流行起汤女风吕。风吕屋中的汤女原来是“垢搔女”(替人洗去污垢的女子)的角色,后来才演变成三陪性质的卖春私娼。

    在江户时代,日本人通过与清朝商人的交往,并从购得的大量汉籍中了解中国,学习唐山人的穿衣戴帽。享保年间,唐通事通过询问来舶长崎的清人朱佩章,写成了《清朝探事》,详述中国的风俗文物,其中就有对“福州式木屐”和“杭州式木套”的状摹。只是不知此处的“福州式木屐”,是否就是汤池店内所见的那种“鞋拖屐”(elokiak)。

    据《大阪繁昌诗》的记载,日本的“浴肆事实状态”,“与西土颇相似”。中国在地理上位于日本的西方,日本人称中国人为“西人”,“西土”也就是中国。江户时代日本人的汉语教材中有一部叫《闹里闹》,其中就讲到中国苏州的浴室:


     ……当初潮州人初到苏州地方,……忽见一个浴室,说是里头有绝精的香水,今日新开的。许多人去洗燥()。那潮州人,那一日转湾抹角,转过了许多湾,多走几里路,觉得有些倦了,心里要去洗浴。走进浴堂去看,那浴堂里头果然洁净,每人名下一个衣柜,衣柜上编做号数,又有一根二寸来长的号筹拴在手巾上。但洗了浴出来的人,那掌柜的验了号筹,开了衣柜,交把衣服,再不得差错。当下潮州人脱了衣服,了手巾和号筹,走进浴池里。那浴池里香水初热,好不爽快。洗了半晌,傍边有一个人对潮州人说道:“大叔,我替你洗洗脊背。”潮州人道:“这是极妙的事情,但是不曾相与过的,不敢劳动你。”那人道:“这何妨?洗了你的,轮一递一手,我的背也要劳动你洗一洗。”说罢,不管他肯不肯,就去洗背。那人道:“我这手巾不知那个洗过的,有些狐臭。”潮州人听见,忙把自己的手巾递与那人,道:“我这条手巾还乾净,着实替我洗洗。”那人接过手巾,替他洗了一会,口里不住的说道:“好水,有趣!”不想那人早已把自己的号筹抵换了潮州人的去了。这潮州人那里留心,在水里打滚烫尻哩。那人捏着手巾号筹,故意说道:“好水,我去小解来再洗一洗。”说罢,连忙走将出来,把号筹交把掌柜的看了,那掌柜的验过了号筹,开了衣柜,把潮州人的衣服,穿在身上,拖了鞋子,其余的零碎,卷在一处,挟在肋腋也,急急忙忙打发了浴钱,飞奔也似往外头去了。……后来这个人(按:指潮州人)到东洋来做生意,那一年我还做职事,在馆里见他的时节,把这遇着骗子的话,说把我听。

 

    职事,大概也就是唐通事。《闹里闹》是长崎培养唐通事的课本,而当时的通事中有许多都是福州人(指说福州方言的人,除了府城外,还包括福清、长乐等地)特别是福清人的后裔。在福州,故老传说中有许多在澡堂中受骗的故事。有一则故事是说某瞎子富翁上澡堂,一个穷人想骗他的衣物,并借机愚弄他,就假装是个伙计,声称自己姓“齐”,名“梨汉”,让他将衣物放心地交给自己。结果,等富翁下了汤池后,他就将衣物钱财悉数席卷而去。富翁浴毕,大呼“齐梨汉”,结果引来众浴客围观起哄,精赤条条地出乖露丑。原来,闽地方言,“齐梨汉”与“齐来看”同音。当此小市民之狡黠与机诈弥漫于整个社会之际,即使是到了晚近,老辈还总是告诫后生,上澡堂千万不要带手表等贵重物品(当时手表是个大件,与时下不同)。下池之前要用被单(铺在竹椅上的蓝色条纹布单)包好自己的衣服,最好竹椅要离浴池近些,能为目光所及,以便于看管。较之福州人,扬州人显得更加精明。日本《大阪繁昌诗》引扬州人石成金的《传家宝》曰:

 

    浴池混堂内,贤愚人众不可多带银钱,如久浴,可出池将衣箱看过再浴。(又曰:如浴完穿衣时不可背着衣箱,须紧靠箱前,勤勤照看。穿完衣服,起身时,须将箱内各处用手一摸,恐有零星遗忘之物。大抵日间洗浴,失物者少,而黑晚多致误事,又曰:要日间初开池时进浴,人既稀少,水又洁净,倘至黑晚,人多水污,失落衣物尚是小事。人众混杂,多有梅疮、结毒、疥癞之类,倘传染于身,流害无已。)

 

    明清时代江南的生活艺术对于江户时代的文人趣味,有着直接的影响。生活艺术类的著作(明清文人的笔记、随笔,如《五杂俎》、《考余事》、《江消夏录》等)在日本均相当走俏。譬如,江户时代后期日本文人画坛的重镇谷文晁,在他的《画学斋过眼图稿》中,就详细引用了石成金的《天基乐事》,揣摩后者的“扫地之乐”、“静坐之乐”、“读书之乐”、“饮酒之乐”、“赏花之乐”、“玩月之乐”、“观画之乐”、“听鸟之乐”、“狂歌之乐”和“高卧之乐”。石氏有关混堂的论述,更作为经验之道为《大阪繁昌诗》大篇幅征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洗澡  之一
后一篇:洗澡 之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洗澡  之一
    后一篇 >洗澡 之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