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上海魂灵头,问问周立波

(2009-05-25 10:37:05)
标签:

克勒

模子

周立波

文化

分类: 不知道

维基写不出百度不知道

 

上海魂灵头,问问周立波

文/杨彪

 

 

 

       周立波火了以后,很多新上海人以及外地的朋友都涌进美琪大戏院跟着看热闹,虽然说周立波令人叫绝的模仿能力与肢体语言让他们忍俊不已,跟着场子里的上海人一起哈哈大笑,但是表演中所使用的大量上海方言,依然让外地朋友捉摸不透,笑得一头雾水。那些本土俚语以及最正宗的上海话,在特殊语境中所点穿的好玩意思,真的只有上海人才心领神会。以语言见长的海派清口可以说用最直接的切入点,罗列出了海派生活中诸多“魂灵头”式的事物特征。假如外地朋友想更好的了解上海,首先需要在语言的“门槛”上踏一踏,上海话中有些关键词你掌握好了,那么周立波抖的包袱你就看得懂了,上海魂灵头你也瞄到了。

 

 

模子

       “打桩模子”的桥段是周立波演出中最受欢迎的片段之一,可能周立波是头一个把上海滩上独特的打桩模子文化搬到舞台上来说的。周立波年纪小的时候和所有聪明调皮、意气风发的少年一样喜欢在马路上白相,成年以后告别过舞台,下过海,经过商,出过国,所以当他回到舞台的时候,丰富的阅历才能让他的表演上天入地、游刃有余,海派文化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市井生活,被他表现得活灵活现。而“模子”这个词,因为周式语录的广泛流传,在最近被大大激活。“伊是只模子!”很多观众看完周的表演后,这样说。“模子”如果用普通话去解释,似乎很难,有人说是“大哥”的意思,有人说,就是指某个人做事情非常厉害,这些都表达的不是很到位。我觉得,说人是“模子”,就是说这个人做的事情让人服帖,哪怕他有不够周全或者卤莽不计后果的地方,也让人心里服了。举个例子,假如南京路上有持刀的强盗劫持路人,众人围观不敢靠近,却有一个人大喝一声冲上去,不顾被刀砍流着血抢下刀救下路人——这个人绝对是模子;而如果一个配枪的特警,在考虑人质的安全下与强盗谈判了10个钟头以后,好不容易找准机会对强盗一枪毙命——这个特警结棍的,但谈不上是模子。

 

 

克勒

       与北方小品演员、二人传明星们大相径庭的是,滑稽演员出身的周立波,在搞笑的时候,坚持将上海“克勒”进行到底。精心定制的衬衫西装,头发梳得油亮纹思不乱,除了模仿别人的时候,周立波在台上始终温文而雅,不紧不慢地历数流年岁月,每次观众大笑,他就微微鞠一躬,一副很老派的腔调,三教九流,市井民生,都与那股“克勒”风范丝毫不矛盾。周式搞笑让人领略到,上海人真不愧是全中国最优雅的人群,“北方男人表演的时候会穿裙子,还头上带‘污泥百叶结’,上海人做不出来的,阿拉么欢喜穿穿长裤。”解放前浸淫欧美文化与江南文化的上海滩,其经典化底蕴始终在,哪怕是吃泡饭也好,但是人始终要弄得清清爽爽、适适宜宜。所以上海人擅长的是含蓄的幽默,而不是丑化扮丑扮土的滑稽。而幽默是来源自骨子里的精致,那是需要智慧与想象力的,苦大仇深天天嚼大葱的人,你让他如何去考虑“打捞生活的沉淀”这样的事情,直接衣裳一撩唱《青藏高原》了。

 

 

       前两年上海流行“妖”,现在上海流行“噱”。“噱”和“妖”一样,是可以带给人意外的,有趣出位的,别出心裁的,但是“噱”的人和事物,更容易被大家接受,而且更让人开心。通常我们形容一个“蛮噱头的”,要比说他“蛮妖怪的”温和一点。眼下大环境是经济海啸、金融危机,“噱”比“妖”更实在一些。目前上海滩最噱的人,估计也就是周立波了。

 

 

豁胖

       这是最近开始被使用很多的流行词汇,有点类似普通话里“打肿充胖子”的意思,只是说某个人“打肿脸充胖子”的时候,往往这个人已经不仅停留在“吹嘘”,而是不顾实际状况已经硬着头皮做了;“豁胖”的人,基本是光说不做的。这个词跟上海话里以前的“掼浪头”一样,同样是形容有的人爱炫耀,没钱装有钱,没能力装有能力,但是“掼浪头”这个“掼”感觉是朝地板上,“豁胖”里那个“豁”感觉是朝两旁边或者四下各个方向,所以,“豁胖”好像更肆无忌惮。上海现在是人才的聚集地,但是江湖也浑了,会淘糨糊的人越来越多,最后形成的后果必然是“豁胖”的人也多起来。

 

 

豪戆

       意为“豪华型戆大”。专门用来嘲讽那种爱摆排场、有钱却缺乏品位的人。这个词,可以说是老早“台巴子”、“港巴子”的升级版,8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上海这里稍微有钱一点的大款,往往是从香港台湾跑过来。现在么各个地方的大款都爱来上海,经济腾飞的同时,暴发户更多了,但有钱并不代表你一定有腔调。我见过一个最典型的“豪戆”,听说过他这样一个笑话,此君全身上下穿的衣服据说都是奢侈品牌,而且都是委托助理购买,自己忙于做生意没时间,有一回他追求一个上海女孩,换季的时候要她陪着去买衣服,开车到外滩三号,一进店面此君跑到三宅一生柜台营业员面前,很牛地问:“阿玛尼有吗?我要三套西装!”

 

 

上路

       北方人做事情讲义气,经常批评上海人小家子气,门槛精,不够有血性什么的。其实,上海人最大的优点,就是“上路”,上路不光是指做事情讲情义,更是有道义。做事体上路,是上海人用来形容人的最高评价。上路是在有义气的同时,讲道理、重规矩,依仗的不光是力气,更是头脑。规矩之内的勇士,规矩之外的君子——说的就是上路的上海男人。最恰当的比方,就是“萨科齐见达赖,一见飞掉200亿欧元的中法贸易单子”,周立波说,“法国小男人伐上路,各么阿拉也伐上路了。”

未经本人授权许可,任何平面媒体请勿转载“立新闻133”博客中任何文章或图片,未经许可擅自转载者,自行承担全部法律责任。获取授权请站内留言。欢迎网络链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