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逸梅轩主
逸梅轩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658
  • 关注人气:1,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原创】中篇小说·金凤奇缘·连载六(大结局)

(2019-10-21 13:11:38)

【原创】中篇小说·金凤奇缘·连载六(大结局)

中篇小说

 金 凤 奇 

 (中篇小说《两封遗书》续篇)

      史    

 【接上期】

 

送走田文惠之后,秦雄几乎天天辗转反侧,彻夜难眠,除了怀念两任贤妻之外,他在为今后的日子怎么过犯愁。田文惠走了,带走了他心的一半,也撤掉了一半经济支柱。而秦瑨和甜甜一天天长大,今后还要上高中,读大学,但仅凭他那点儿微薄收入,养家糊口都勉强,别说供两个孩子上学了。同时,前两天他还在与田文惠在爱河中畅游,现在突然变成了孤身一人,心头的凄凉和孤寂是什么滋味儿,只有他心里清楚。唉,没办法,走一步说一步吧,就再次同时担当起父亲和母亲的责任吧,谁让自己这么倒霉呢?好在秦瑨和甜甜长大了,也都很懂事儿,尤其是甜甜,别看只有十五岁,可已经像个家庭小主妇了,上学之前,放学之后,主动帮助秦雄做些家务,兄妹俩常常为自己能多干而争吵几句。甜甜拖地板,秦瑨偏要把墩布抢过去;甜甜洗刷碗筷,秦瑨就专门等着倒脏水,这让秦雄心里感到些许慰藉,因为,这比他第一次既当爹又当妈强多了。另外,他还有个小打算,就是等秦瑨和甜甜都成年了,把他们俩撮合成夫妻,他离不开他们,谁也割舍不下,当然,他心里也清楚,看他们兄妹俩的感情,就是想拆也拆不散他们。因为有一次,他偶尔听见甜甜和秦瑨说话。甜甜说:“瑨哥,咱俩说好了,一辈子也不分开!”秦瑨说:“当然,一辈子,不,永远在一起!”“来,拉钩!”甜甜说。于是,兄妹俩神色严肃地拉起钩来。

【原创】中篇小说·金凤奇缘·连载六(大结局)办完了田文惠的丧事,金凤回到自己家,伤感了好些日子,同时她又在为秦雄担忧犯愁。俗话说,幼年丧母,中年丧妻,老年丧子,是人生的三大不幸。而秦雄刚步入中年,就遭遇了两次丧妻之痛,他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金凤知道,秦雄现在的难处很多,但最大的难处就是缺少一个能取代田文惠的女人。田文惠曾经成功地取代了张晓娟,而能取代田文惠的只有她金凤了。一个家庭,男人女人缺了哪个都不好过,尤其缺了女人,日子更不好过。家务活没人帮忙不说,精神上的孤寂是最难受的。作为女人,猝然失去了丈夫尚且难以自拔,而男人失去了妻子,其难堪境况更令人难受。她很想帮助秦雄度过这个难以逾越的坎儿,但是,作为女人,除了能用自己的身子给孤雁似的秦雄以些许慰藉之外,她能帮上他什么忙?现在,两家离的远了,她不能抽空儿帮助秦雄干家务了。唯一能帮上忙的,就是给予秦雄精神慰藉了。然而,她的身子是脏的,名声也是臭的,实在拿不出手啊!况且,秦大哥刚刚丧妻,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他现在也不会去想别的女人,那就等一等再说吧!金凤心里时常这么琢磨着。
【原创】中篇小说·金凤奇缘·连载六(大结局)

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双重煎熬中,日子像蜗牛似地缓缓向前爬行,一年来,不知不觉,秦雄已几近满头白发了,原本还算丰润的脸上,已变成核桃皮了,秦雄偶尔在镜子里照照自己,一照就吓一跳,不由哀叹道:“老了!真老了!这一年最少等于十年啊!”也就是说,猝然离去的田文惠,带走了他十年的光阴。这是可能的。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他几乎夜夜辗转反侧,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因为,他一闭眼,张晓娟和田文惠就像走马灯似地,在他脑海里来来往往,偶尔金凤也来他的眼前晃晃。他知道,冥冥之中,好像这三个女人都在时刻关注着他,都在为他担忧犯愁。尤其张晓娟和田文惠,都在暗示他与金凤结为百年之好,因为她们都对金凤放心,能取代她们位置的,唯有金凤是不二人选。但是,金凤曾经拒绝过他,他也在耐心地等候金凤回心转意。然而,岁月不饶人,为了孩子,也为了自己,他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也许不知哪一天,他也会突然追随他的两个爱妻而去,他实在放心不下两个孩子啊!因为,他们是他的未来,他的唯一希望啊!他决定出手了,不管金凤愿意不愿意,他必须出手了。

时机终于来了,这天傍晚,金凤忙活完自己的家务事儿,见颖颖在自己房间里写作业,就对她说:“颖颖,你自己在家写作业吧,我看看你秦伯伯去。晚了你自己就睡吧,别等我!”

【原创】中篇小说·金凤奇缘·连载六(大结局)

“好,我知道了,你去吧!告诉瑨哥和甜姐,有时间让他们来找我玩儿!”颖颖是个懂事的孩子,她长大了,从妈妈和秦伯伯的言谈举止之中,看出他们的感情不一般。她不仅喜欢秦瑨,也仰慕秦伯伯,因此,巴不得他们能常在一起呢。尤其没了田阿姨,这种想法越来越迫切了,甚至比妈妈都着急。

金凤骑上自行车,来到位于南街的秦雄的新家。推门看见秦雄正在客厅里一个人抽烟,对着电视机发呆。她知道,秦雄原本不大吸烟,现在见室内烟雾缭绕,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可想而知,他已经抽了多少根烟了。

“秦大哥,你心情不好,烟就少抽些吧!俗话说,借酒浇愁愁更愁,烟也一样!”金凤说着,把秦雄手里抽了一半的烟拿掉,摁灭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有道理!”金凤是他家的常客,何况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也就不客气。倒了一杯茶,对金凤说:“屋里坐吧!”于是起身端着茶杯,走进曾经是他和田文惠的卧室里,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金凤跟进来,坐在床沿上,秦雄将茶杯递给金凤。

吃过饭后,趁天色还亮,秦瑨和甜甜结伴儿上街去玩儿,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小孩子在家里是憋不住的。今天也如此。

秦雄和金凤边喝茶,边闲聊。见金凤的茶水已下去大半儿,秦雄装着去给金凤添茶,起身走到金凤跟前,趁她不防备,一下将金凤抱起来,放倒在床上,但金凤并不挣扎,只是说:“秦大哥,你要干什么?我的身子可脏啊!”

“不脏!就是真的脏了,我也不嫌脏!”说着,去脱金凤的衣服。金凤自然明白秦雄想干什么,自己也曾暗示过想与秦雄同床共枕,以给予孤寂的秦雄以些许精神上的慰藉,也就不再推拒,而是自己把衣服脱光,也帮助秦雄脱了衣服。两人都是过来人,轻车熟路,且都是久旷之人,于是配合默契,颠鸾倒凤起来。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都尽了兴,起身穿好衣服,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儿一样,重新对面而坐,品茶而谈。

【原创】中篇小说·金凤奇缘·连载六(大结局)

不料,秦雄神色严肃地对金凤说:“金凤,既然咱们已经有了这事儿,我也不瞒你,就实话实说吧!”

金凤说:“我知道你有话,所以常来看你。今天既然发生了这种事儿,你就尽管说吧!”

“我要你嫁给我!”秦雄郑重其事且真诚地说,“为了孩子们,为了你我的晚年,咱们就在一起熬日子吧!”

“秦大哥,我原本就有这个意思,但是,我嫌自己脏,怕玷污你!”

“我刚才已经说了,你不脏,你已经用实际行动把自己洗刷干净了!即便你真的脏,我也不嫌弃,但愿你自己也别嫌弃自己。自卑感只能把自己打倒,除此之外,毫无意义!”秦雄非常真诚地说,“岁月不饶人,你看我的头发全白了,你也有些老了,咱们不能再等下去了,那样,对咱们自己,对孩子们都没有好处!”

“好,既然如此,我答应你!我看你的确头发全白了,不能再让你等下去了!”金凤也真诚地说。她知道,秦雄绝对不会嫌弃她,那件事似乎已经成为久远的历史了,何况,她也需要像秦雄这么个可信、可靠也可怜的好男人呢。

既然有了肌肤之亲,又“同是天涯沦落人”,惺惺相惜,同命相怜,自然感情深厚,有着许多的共同语言,因此,他们走到一起,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两人开始商量结婚事宜,决定婚事从简,不邀请任何外人参加,金凤决定也搬来同住,闲着的两处房子,分别留给颖颖和秦瑨。随后,他们又为三个孩子谋划起他们的未来…… 

                     二一二年三月十八日 

【原创】中篇小说·金凤奇缘·连载六(大结局)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及头条          鸣谢作者            图文无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