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云海山人
云海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672
  • 关注人气: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鲤鱼精传奇(讲述身边的故事 一)

(2009-09-22 11:01:19)
标签:

云海山人原创

文化

抗日

分类: 小说

 

鲤鱼精传奇

 

“鲤鱼精”是我的邻村人,他捕捉鲤鱼有绝技。小时候,我常见他于溪边巡视,若见水中有大鲤鱼活动,即撒网捕捉,常能百发百中。他这一绝技是祖传的,相传他祖上就以捕鲤为业,到他已经是第九代了。他也以此为生,终日巡视溪边,以捕鲤为乐。

因远近几百里就他一个人是祖传专业捕鲤的,于是大家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鲤鱼精,鲤鱼精这个外号既生动又响亮,方圆几百里无人不知,至于他的真名叫什么,倒是无人晓得了。

 我家居于溪边,与鲤鱼精同饮一溪水。我自小就经常见鲤鱼精到溪中捕捉大鲤鱼,至今,他捕鲤的精彩瞬间仍历历在目。他每次从我家的屋前走过,总见他眼睛紧紧的盯着溪面,专心致志的,很少和人打招呼,偶尔有人问他:“鲤鱼精,今天收成如何?”他也只是摆摆手而已,很少大声说话,像是怕惊走了他的大鲤鱼。

在我孩提的时候,乡下人没什么玩儿,因此总是喜欢跟着鲤鱼精走,看他如何捕捉大鲤鱼,这在当时对于我来说,的确也是一种快乐的事儿。

有一次,我和小伙伴一道跟在鲤鱼精身后看热闹,记得那是个大热天,太阳毒辣辣的晒着,但我们还是顶着烈日紧跟在鲤鱼精身后,想看看他如何捉鱼。当一行人走到集市旁一棵百年大榕树下的时候,鲤鱼精向我们打了个手势,示意我们别出声,大伙儿立即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看他如何操作,只见他熟练地从背袋中掏出一把饵料,轻轻地投入水中,然后麻利地整好随身带着的一匝渔网,从容地撒向水面,渔网在水面中铺开一个漂亮的圆圈,渐渐的沉入了水中,鲤鱼精用手紧紧的抓住网线,当感觉网脚沉至水底后,他就开始收网了。只见他两手并用,一圈圈将渔网收拢,但奇怪的是,只收了四、五圈,这网就收不动了,网很沉,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使劲地往下拉!鲤鱼精试着收了几次都收不起来,这时旁边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是鱼很大,拉不起来;有人说是鱼很多,才拉不起来,还会往回拉……

为了弄个明白,鲤鱼精就决定到水里看个究竟。于是,他让人帮他拉紧网线,脱去外衣,只穿一条内裤,扑通一声便潜入水中。约莫过了十来分钟,才见他浮出水面换了口气又潜入了水中,如此潜了几次才爬上岸来,一边捋去身上的水一边向期待着的大伙说:“网是被一棵大树头绕紧了,解不开,鱼倒是很多,有一大群,就躲在树头中。”

这时候,围观的人群中凑巧来了本乡最习水性的人,名叫“番鸭哑”的,他虽是个哑巴,但自小就在溪中摸虾捉鱼练就了一身好水性,能在水里一口气深潜二十来分钟,是个远近闻名的潜水高手。

番鸭,就是一种特别会水的鸭子,是华侨从南洋引进来的。由于他特别会潜水,像番鸭一样,又是一个哑巴,故此被人称为“番鸭哑”。

当即,有人提议让番鸭哑下水去帮忙捉鱼。鲤鱼精与番鸭哑同为这条溪中捕渔的常客,素常也有交往。于是鲤鱼精向番鸭哑比划了一阵,意思是告诉番鸭哑:鲤鱼藏在何处;树头的形状怎样;网被绕缠在那里等等水下的大置情况。番鸭哑向他打了个胸脯,意思是说“没问题,可以完成任务。”就脱了衣服,扑通一声潜入水中。约莫二十分钟后,在众人都等得不耐烦的时候,番鸭哑才从观众的期盼眼光中露出水面,双手托出一尾大鲤鱼来,足足有三十来斤重,随即人群中一阵阵骚动、沸腾了起来。鲤鱼精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将大鲤鱼拖上岸来;番鸭哑再潜入水中,几分钟后,又托起一尾约二十来斤重的鲤鱼来,鲤鱼精又是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把鱼拖上岸来;番鸭哑再次潜入水中,几分钟后又托起一尾十来斤重的鲤鱼来,并递给鲤鱼精。但这一次,番鸭哑没有随即再潜入水中,而是向鲤鱼精比划比划,意思是告诉他网中还有几尾鲤鱼,但都是几斤重的,没有超过十斤重的了。于是鲤鱼精向番鸭哑比了个手势,意思是“算了,放了它们,等它们长大了再来捉它”。番鸭哑随又潜入水中,解开被树枝树根缠捆住的结,将渔网收了起来。

收起了网,鲤鱼精从背袋里掏出一把鱼刀,将鱼剖开,吆喝道:“买鱼肉呀,大鱼肉每斤五角钱呀!”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只见有人掏钱;有人讲价;有人慌忙跑回家拿银子去……

为了报答番鸭哑的协助,鲤鱼精把最大那条鲤鱼的鱼头剁了下来,送给番鸭哑。按我们当地的风俗,大鲤鱼头是最好吃也最受欢迎的。

当鱼肉卖得差不多了,鲤鱼精掏出一块钱来,叫旁边一个看热闹的小家伙帮他买回一大袋缩砂糖。并将缩砂糖分给围观的人们,请大家吃“喜糖”,分享胜利的喜悦。

那时候,鲤鱼精总是这样常常让我们分享胜利的喜悦。他的捕鲤故事也常常成为街头巷尾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小时候的我,也总是喜欢缠着大人听有关鲤鱼精的故事。“鲤鱼精的诞生”就是我爱听的故事之一。

“鲤鱼精可不是一般人。”奶奶总是用这句话开始了又一个生动的故事。“鲤鱼精他妈——鲤鱼母怀了他到等十个月时,鲤鱼精还赖在娘肚子里不肯出来。在他母亲开始怀他的时候,他的父母亲就不停地到处烧香拜佛,希望生个男孩。他们的诚心终于感动了上天,上天决定要帮他们生个男孩,但当时他母亲肚里怀的却是个女孩,于是上天就不让女孩出生,而是让女孩在肚里继续生长,等长出个小弟弟来才让出生”。奶奶总是很神秘的说:“当他母亲怀他到十个月还没生产时,他母亲急了,还是到处烧香拜佛,保佑孩子平安出生。他父亲——老鲤鱼精倒是不急,因为当时正值饥荒年,他每天捕鱼换米来生活,但米价天天涨,他们夫妇两人有时还会挨饿,日子过得紧巴巴。要是再舔一口,岂不是更惨。临产期的当儿,他更是心烦意乱,难以静下心来,有时竟至几天都捕不到一条鱼。正在慌乱间,一天,老鲤鱼精走过通判老爷家的大塘,见塘中有几条大鲤鱼在动。本来,鲤鱼精的祖训有“不偷鱼,不捕小鲤鱼”的明示,但老鲤鱼精当时的确是饿慌了,也不管祖训不祖训的,只见四下里无人,便暗地里下了鱼钩,钓起一条十来斤重的大红鲤鱼来。说来也巧,当一锅鲤鱼粥糜刚一煮熟,鲤鱼母估计也是饿了,立即勺起一大碗,狼吞虎咽起来,正在吃得起劲的当儿,突然一个激灵,被一根鱼骨卡住了喉咙,上不得下不得,痛得她眼泪汪汪的流了下来,老鲤鱼精立即慌了手脚,赶忙带她去问乡里的一个专治骨鲠的巫医。说也奇怪,到了巫医那里,刚迈进了巫医那黑森森的大堂,巫医即对着鲤鱼精父母用惊堂木在桌子上尽力一拍,大叱一声道:‘大胆刁民,胆敢偷通判老爷的鱼!’他们两人当下即被吓得屁滚尿流,脚都软了。不知这巫医怎么神通广大,连他们暗地里偷鱼的事也了如指掌。如今事情败露,如何是好?鲤鱼母更是吓得瘫坐于地,动了胎气,血也流了一地。只见巫医拿了碗符水与鲤鱼母吃了,奇的是骨鲠一下子就不见了。巫医也没再为难他们,还帮老鲤鱼精一道把鲤鱼母抬回家去。到家不久,鲤鱼母即顺利产下一娃,真的是个男的,这就是第九代鲤鱼精”。

听了奶奶绘声绘影的描述,我的心中总有很多惊疑,总觉得鲤鱼精很神秘传奇。大概是由于鲤鱼母遭遇饥荒,营养不良,鲤鱼精才会“赖在娘肚子里”不出来吧?

关于鲤鱼精的故事,最具传奇色彩的,则要数“老鲤鱼精智斗日本鬼子”了。

相传在鲤鱼精出生后,他家的经济状况就日见紧张了,鱼也很难捕捉了。就像老鲤鱼精说的:“有时找了一整天都难得见个大鱼影!”当时也正值连年收成不好,加上日本鬼子的侵略掠夺,造成民众一贫如洗,饥不果腹。忽有一日,“衰鬼遇着锄头兴”,老鲤鱼精捉到了一尾大鲤鱼,正当他扛着大鱼急忙忙往家赶的当儿,一队日本鬼子拦住了他,他知道不妙,本能地扛着鱼急跑,但没跑几步,就被鬼子赶了上来,踢翻在地,一阵拳脚加枪托,当下就晕了过去。

当老鲤鱼精醒来的时候,他已是躺在自家的床上,头晕口痛的,一摸,嘴里少了二棵门牙,脸和头肿得像火烧猪头一样!老鲤鱼精回想起被打的情形,伤心的哭了起来。他并不是伤心他的鱼被狗日的抢了,鱼抢了还能再捉,他伤心的是被打落了二个门牙,这身体受之于父母,是何等宝贝,却被那狗日的硬生生打落了二个门牙!老鲤鱼精越想越气暗中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人一旦有了想念,也就精神起来。不出几天,老鲤鱼精的伤就调养好了,依然过起捕鲤的日子。只是,别人见了日本鬼子,总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老鲤鱼精却不躲了,有时还往日本鬼子控制的据点走,以便瞅准个报仇的机会。

终于,苦心不负有心人。那是一个阴风努吼的早上,侵占并驻扎于汕头市的日本鬼子一队队往揭阳县的大赤(脊)岭方向开去。老鲤鱼精知道机会来了,鬼子们是去功打在大赤岭布防的廿旅张寿部队。廿旅可是驻防潮汕的精锐之师,老鲤鱼精估计鬼子们肯定啃不了廿旅这根硬骨头,一定会败下阵来的。

果然,到了中午,鬼子们又从汕头派来了一队援兵。这一队援兵有点怪,是坐着驳壳船来的,而且里面还有好几个伤兵。老鲤鱼精觉得小日本气数将尽了,连伤兵都用上了,说明无兵源了,还能耐多久?鬼子们将船栓在岸边,只留下一个汉奸看船,其余的排成一队慌忙往大赤岭赶去。

老鲤鱼精冷眼盯着鬼子的一举一动。当鬼子走远了,看船的汉奸就开了小差,到附近集市上找东西吃。老鲤鱼精瞄准机会,使出他善于潜水的看家本领来,潜到水里,靠近鬼子的驳壳船,将几条驳壳船的机动设备都捣坏了,还将船上的一个汽车轮胎搬下水中埋藏起来,当那个汉奸从集市上回来,老鲤鱼精早已完成了“复仇大业”。他干得很漂亮,看不出任何破碇,船还是那几条船,只是船里的机动设备被捣坏了。

傍晚时分,小日本终于回来了,垂头送气的走回十几个人来。看他们个个像送家之犬,老鲤鱼精忍不住想笑,但还是强忍住了。小日本只回来十几个人,说明他们惨败了,早上的队伍及中午增加的援兵,少说也有二三百人,大部分“死翘翘”了。正如早间估计的那样,被廿旅教训了。惨败回来的小日本更兽性了,惹不得的。果然,当小日本上到船上,发现船都被破坏了开不动时,气得嗷嗷大叫,看船的汉奸也便遭殃了,老鲤鱼精远远看到:虽然那汉奸跪着求饶,但还是被用抢打死了踢下溪里去。

日本鬼子投降后,老鲤鱼精才将埋在溪里的那个轮胎起了出来,用它的内胎做成一只捕渔的专用轮胎船。后来,老鲤鱼精将轮胎船传给了鲤鱼精。鲤鱼精的这条轮胎船,我小时候还曾经偷偷用过。那其实只是用一条汽车轮的内胎,充满了气,中间放着一个木脚桶。我们两三个小朋友都可一起坐在上面,然后用小船桨划水,轮胎船就被划动了。

我长大后外出求学、工作,偶尔回乡也是行色匆匆,不觉已是多年没有鲤鱼精的消息了,虽然我时不时总会将他的传奇故事神话般向同学们谈起,虽是多年来没有增加一点他捕鲤的新资,但以旧有的所见所闻就足以让同学们叹为观止了。直到有一年春节我回到家乡,偶然间才听父亲说起,鲤鱼精被鲤鱼给打死了。

鲤鱼精的死也颇有几分传奇色彩。说是有一次,鲤鱼精捉到一尾四十多斤重的鲤鱼,那鲤鱼有点特别:鱼鳞是大鳞片的,而且鱼鳞中还带有金色的线条,很漂亮的。鲤鱼精本想将它抱到集市上卖,不料半路上那大鳞鲤鱼用力一拼,鱼腰尾正好打中鲤鱼精的肝腹部位,鲤鱼精当场就晕了过去,瘫倒在地上,脸都白了。周围的人有人立刻帮他按人中穴;有人立刻跑去通知他的儿子。

人中穴按了好久,鲤鱼精才醒过来,他的儿子也风风火火地赶来了,鲤鱼精醒来后还说不碍事,吩咐他儿子把那大鳞鲤鱼给卖了。没想到,那天晚上,鲤鱼精就驾鹤西归了。

鲤鱼精之死,在乡间传得沸沸扬扬。老乡们说:鲤鱼精是遭报应了!他家九代捕鲤,最后他被鲤鱼要了小命,是现世报也!

更奇怪的是,鲤鱼精死后,他家捕鲤的绝活也失传了。他家九代单传,到他这一代,有幸生了三个儿子,他本想将他的“家传绝技”发扬光大。按惯例这家传绝技是应先传给长子的,当他的长子满16岁时,他也有意传授之,但那年长子当了兵。鲤鱼精本想等他退伍回来再传他,没想他退伍后却留了城,当了干部了,不愿学这雕虫小技了。于是,鲤鱼精想把本事传给二儿子,但二儿子当上了村干部,整天吃香的喝辣的,也不愿意学这个整天晒太阳的苦差事。鲤鱼精只能把绝技传他的三儿子,偏偏三儿子是个游手好闲的主,靠他当村官的二兄招呼,一门心思做些一本万利的“好事”,那有心思学他的捕鱼小技。直到有一天,他三儿子回心转意想学了,那是在他二儿子因贪污出了事,三儿子失了靠山断了财路才想到要学捕鱼。可惜天不随人愿,就在那天晚上,鲤鱼精就出了事,带着他的祖传绝技,也带着他永远的遗憾,到阎王爷那里报告去了!

于是,九代鲤鱼精的捕鲤绝技,也就真正成了“绝技”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