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月色阑珊
月色阑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905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末友第一帅 与吾共打油

(2009-08-26 13:49:07)
标签:

杂谈

分类: 月光诗韵

    今日七夕,工作之余在论坛与连哥打油,都说连哥打油很有瘾,我就配合一下,没曾想越打越来劲,边工作边打油,心情无比畅快,幡然醒悟,原来打油之功效不仅仅在于替连哥宽心,还可以为自己消愁,哈哈,何乐而不为?将与连哥之对油贴上来,与博友分享,有忧的分忧,无忧的解闷:)

 

月月:

牛郎织女天仙配
七夕天空泪飘飞
连哥躲雨不用伞
葡萄架下蹲着累

 

连哥:

葡萄架下蚊子多,
漂亮雌性净咬我。
问问月月渴不渴,
来根冰棍败败火。

 

月月:

今年夏天像下火
冰棍吃的特别多
吃来吃去我最爱
冰工厂的山楂果

 

连哥:

酸酸甜甜山楂果,
月月才华了不得。
下火日子已经过,
凉爽季节笑呵呵。

 

月月:

秋天到,秋天到
蚊子虫子不见了
连哥心情超级好
想起倩倩傻傻笑

连哥;

月月首长真有才,
张口闭口诗句来。
网友只能发感慨,
这样日子乐开怀。

老末:

七夕打油赛会
老牧赶快归队
嘉树连任评委
连哥月月劈K

俺乃看眼之辈
月月还能夺魁
谁知规则深浅
葡萄架下嘿嘿

连哥:

又是月月夺魁,
连哥黯然落泪。
感叹什么社会,
重色轻友之辈。

月月:

这社会,让人累
得个第一还有罪
都说枪打出头鸟
这个冠军给百会

连哥:

百会是个好青年,
他和月月不避嫌。
打油大赛潜规则,
月月夺冠他数钱

月月:

连哥的嘴大海的水
说完之后,就后悔
口若悬河,巴巴叫
瞎不乱讲,要长嘴

连哥:

连哥是个好青年,
言语交谈知深浅。
咱俩关系并不远,
开开玩笑算休闲。

月月:

金州到大连
还说不算远
步行去你处
我得走半年

连哥:

半年路途不遥远,
累了歇歇在后盐。
高速公路尝尝鲜,
徒步一下看谁管。

月月:

没人管是没人管
你怎不走来大连
每次都说金州好
费车费油又费钱

连哥:

做人不能太疲惫,
财啊物啊身外灰。
世外桃源金州美,
末友友情最珍贵。

月月:

金州没有大连好
跑来跑去累我脚
不信下次你过来
保你烦恼全赶跑

连哥:

市内空气太浑浊,
整天到晚还堵车。
铁路宾馆比较破,
姑娘丑得没法说。

月月:

连哥说丑就不丑
铁路宾馆美女有
只是不敢出面来
就怕有人忘了走

连哥:

月月净替张总吹,
有无美女无所谓。
服务至上客愿回,
饭菜可口才算美。

月月:

连哥友情深似海
这个孩子就认逮
给他一块红烧肉
十字路口都不拐

连哥:

红烧肉上有肥瘦,
瘦的比较挺上口,
肥的留下全靠油,
等待大家来金州。

月月:

俺们就不去金州
急得连哥泪花流
赶紧眼泪擦一擦
去看狮子滚绣球

月月:

连哥半天没动静
喊了一下没有声
难道打油晕过去
赶紧拨打1 1 0

月月 :

医生护士忙起来
打针吃药嘴张开
一定要他醒过来
因为没人比他帅

月月:

连哥慢慢睁开眼
低下头来把钱捡
地上拾起一钢镚
第一帅啊笑开颜

月月:

连哥一笑众人好
月月鼓掌手酸了
原来打油也惬意
今早心情实在妙

连哥:

月月有才我们膜拜
小弟无语对不上来
打油鼻祖一定感慨
晨阳为啥不姓张呢

月月:

你姓王,他姓张
张上张来王中王
张王均无月无关
只管论坛打油忙

连哥:

月月是个好青年,
工作繁忙会偷闲。
今晚看球金州见,
倘若不来我翻脸。

月月:

金州看球我甘愿
但是没有车轮转
等我步行到那里
球赛早已三比蛋

连哥:

看球就得蹭车来,
老末暗自乐开怀。
现场气氛多澎湃,
大连足球最豪迈。

月月:

足球场上演绎豪迈
我在家里为之喝彩
爱球不分时间地点
球迷都是一样可爱

连哥:

如此球迷脸上贴金
连哥实在痛心万分

月月:

连哥痛心我开心
月月就是简单人
世间纷扰看不懂
高悬天际沉默金

青梅:

月月连哥搞劈K,
看得俺都有点累。
建议傍晚金州聚,
球场直播开诗会!

月月:

七夕赛诗会
引来青梅飞
直播足球场
打油也白费

月月:

七夕打油莫等闲
连哥叫苦不堪言
青梅半路来相助
如今不知在哪边

连哥:

青梅姐姐我老乡,
谁也不准跟我抢。
球场不能赛诗会,
现场声音震天飞。

青梅:

球场不能赛诗会?
连哥放胆细细想。
拎个喇叭现场吹,
还怕月月不投降?

连哥:

球场喇叭是官方,
球迷怀念是贾闯。
怜香惜玉要多想,
月月输了会砸场,

老末:

月月打油
连哥卷球
竹马青梅
一起吹牛

连哥:

白天电灯是浪费,
青梅姐姐没瞎吹。
中午时候累不累,
吃饭之后快午睡。

连哥:

月月中午去洗澡,
青梅晌午睡觉觉。

月月:

连哥青梅手牵手
赛诗会上改喝酒
端起酒杯我干了
盖晕小样朝我吼

连哥:

连哥是个好青年,
不喝酒来不抽烟。
青梅姐姐我这边,
吓得月月泪涟涟。

月月:

为何我要泪涟涟
我都笑到梦里边
没了连哥吁叨我
月月天天笑开颜

月月:

不喝酒来不抽烟
哪能算作好青年
赶紧找地学一学
不然倩倩会翻脸

连哥:

月月是个好青年,
连哥中午没吃饭。
现在饿得肚直叫,
打油不能连成篇。

月月:

你说一个我说俩
打油一下接一下
饭菜只能填饱肚
少拿借口挡脸颊

连哥:

窗外大雨哗哗下,
连哥饿得眼昏花。
没有力气怎打油,
谁能陪着月月耍。

月月:

都说连哥爱打油
今我请假家中留
打到叶凌花谢落
静观连哥愁白头

 

连哥:

 

连哥头发早已白,
沧桑往事诉情怀。
浪漫七夕谁落泪,
唯有牛郎织女爱。

 

 

月月:

七夕节,共和谐
男女打油也有别
月月心情无限好
连哥惆怅叹离别

连哥:

连哥不惆怅
月月打油忙
今晚看球赛
雨急愁断肠

 

月月:

足球下雨照样踢
球迷下雨一样迷
裁判哨子一样响
我猜比分四比一

 

大帝:

七夕引得打油忙
牛郎织女也断肠
此情此景足球论
譬如裤衩晾花房

连哥: 

大帝裤衩晾花房,
品味实在挺高尚。
窗外大雨浇心上,
今晚联赛会冷场。

 

 

月月: 

打油引大帝
足球憋着气
连哥带倩倩
偷偷去七夕
大帝:

 倩倩谁家女,
长得可婆娑?
我还没过眼,
就敢陪连哥!

月月

连哥今晚领倩倩
带给大帝看一看
大帝一瞥点点头
赶紧喜事办一办

大帝

 

要领也要领我家
有茶有果玫瑰花
推杯过后还换盏
知己红颜就属她

 

月月

把她领到大帝家
大帝美得笑哈哈
等到老婆回家来
大帝脑袋开了花

月月

连哥不让说倩倩
我们照此意见办
不准再提这名字
不说倩倩真好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