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93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278:金指尖——第二届金迪诗歌奖参赛作品选

(2015-07-19 21:57:21)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尘域或阴角线(组诗)

 

                金指尖

 

 

○梦或者赎罪

 

 

嘘!别出声,预言是天堂的邻居

我要在黎明的棺材里

睡觉在失去光芒的指尖上

做梦在眼睛里保持一个男人的尊严

我要在布满繁星的友谊中

在善恶颠簸途中做出选择

我要把梦做成一门艺术,等待启明星

开启光明。我要底献给你

在天亮之前去爱一个梦见的女人

在幽冥的黑铁之中讨论天使之心

但是,智者眼底

光不能被光照亮,也不能使黑

黑暗跟思想一样,自明是获得命名的唯一方式

所以,大声说出

黑暗的危险真相脱离轨道

说出棺材里黑暗的谋杀未来大于黎明

在麦穗,或者谷粒

高于生活的真理,高于

梦见的女人,和她粉色的红高粱的光芒

嘘!别出声,天真赎罪……

 

沿自蒋蓝散文《鲁迅的黑暗与博乐赫斯的黑暗》

 

 

 

 

 

满城八卦满腹经纶卑微多少

一台学识外

想不起旁白无关紧要想起了百花残

——人民公园那株杪椤

意外收获了一小片风景

我看见一些鸟像满清遗失的花容

秦相张仪之手少城遗址上复活

风声在减弱我想象

时间重压下

少城路热浪翻滚尘和八旗子弟

至于2015年蓉城之春

十万玫瑰之约一河锦江水带走

至于不明水藻何处

辛亥保路死事纪念碑和游客之间

一个比喻相连;至于黄昏在夕阳下描眉

金粉撒落一地;至于蜻蜓

在一株宽叶桉上交尾,一只火斑鸠

一路炒作官方说漏嘴的秘密

已经无法定义一座城,这仅剩的

一小撮诗意,或者病

我听见了喉结蠕动儿音扮演出来的清纯

因此我问琴台路

现实的炒作为何非要高汉唐绿

唯一答案是

判官和小鬼都想取走一部分你

 

少城,又称满城,位于成都城西人民公园附近,是清朝时朝廷为八旗兵及其家属专门修建的“城中城”。由于处在战国秦张仪修建的少城遗址上,故人称“少城”。

②琴台路,是成都市的珠宝一条街位于城西少城附近。改造时以汉唐仿古建筑群为依托,以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故事为主线,展示汉代礼仪、舞乐、宴饮等风土人情。

 

 

 

途经圣经之口

 

 

把月光养在一只花篮里,就是

把中年养在火种里,就是

以离坎之火炼化抚摸地狱之门的指纹

就是在乡愁的伤口归位

我相信

流言将止于一只苍蝇之口

疯子口形上的苔藓粘满马蜂分娩的毒

这些光阴的剧痛

在高楼的方块字里潮湿

在葡萄园,马蹄印牵走了你的歇马台

那片从天空撞下来蔚蓝不灵了

落日的翅膀不灵了

我相信

一点墨写在五谷轮回处的纸片上不灵了

上帝光顾尼罗河

用月亮的眼泪清洗三叶虫化石上

一枚留存六亿年的鞋脚印

我途经圣经之口

比昂多带头啜饮了中世纪的果汁

天葬台跪在雪山脚下等待天老爷分发名片

草地清除了杂物

原始森林收回了我的飞禽、走兽和毒蛇

被闪电吻过沼泽爱上一群鹿

我爱上一盘果核上的神迹

我还相信

新鲜的亚麻在乌云的孔雀胆复活

在袋鼠口找金子胫骨的商人

预设了故事——明天的晨报

头条在嫖妓……

 

①歇马台,故乡的一个地名。

②尼罗河,在印第安人语言叫月亮的眼泪。

比昂多15世纪后期的意大利人文主义,最早使用中世纪”一词

 

 

 

○江湖

 

 

到处都是作案现场

文字如草芥……以及最后一滴水被污染

厮杀,拼命

无所谓忠诚,夜幕下味道江湖

舌苔如页岩,从众生相到湖底蓝之末日

广场卑鄙,口水战贬低了

琴台路的尊严——墙头草痛失乐园

水漫无堤

被欲望打湿的笑颜让你无法拒绝

一件鎏金袍子

跳水运动员死在自己水缸里

红湖鱼庄的鱼儿们披头散发为别人而

至于我

比谁都愿意签发一张上岸的通行证

我愿意放弃淹死的灵魂

让肉体

化身海藻泥,或湖萍的新姿

化身痛

化身墙头一片失足滑落的瓦,将断裂声

传至未知远

我愿意投案一首诗

为战死的名利场置办一具灵柩的幼骸

并放弃上诉重返

 

※味道江湖、红湖鱼庄,均为成都餐饮连锁店品牌名

 

 

 

○途经石经寺

 

 

四月的木头房在讲经

大篆和小楷,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佛与神,隔着一座山交换云帐和虫鸣

我们,隔着门缝看春花的脸

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

门是空门,但山不是空山

阳光绕过青藤和青草,绕过诵经声

绕开一只种玉的手

一枚液态的弯月在睫角悬停

一部石刻《金刚经》在微风里加持

看不见最初的蓝了,最初的蓝曾经浩大

我不得不承认——

来路,被天成山的日晷下了钩子

归途,一株腐烂植物开出微小神意

——时间逼近废墟

小小花朵令人沉迷

这些旁白、注释,并非感恩和敬意

但没人给我们机会假设

你看那么多人在忙于赶路,忙于

祈祷或者膜拜

多少青烟扶摇,真神在守候中放弃遗言

她们悬空的乳房

多么像莲蓬上开过的荷花摇动虚无

一个人的孤独

金子和泪水深埋其中

 

※石经寺为川西五大禅林之一,居龙泉山脉东麓天成山中。

 

 

 

○复活

 

 

一座花园是孤独的一部分

枚月亮的纽扣碰到了成都的裸体

一条向山的水系由此明亮

诸如此类

尘域滴水告诉我:这样的

体温是恒定的

因为有人在床榻上歌唱

歌唱楼宇间

沙枣树的快感是一场雨给的

正如宠物快感是主人给的

正如夜幕下,戒疤还在,新宠又上场

那些在干裂田园流窜的青蛙

它们的汞

在潮湿的角落,在烈火之间

找到了花重锦官城最的一幅墨迹

这个时候

一面铜镜照见一口棺材的头颅

一朵花开在豹兽瞳孔

我不愿由此重复又聋又哑的过程

但允许复活——

一江水的清白之躯

一座城的光明与虔诚

 

 

 

○镜子  镜子

 

 

在炉火里淘金,灵魂抽出水的新绿

在田园种植未知事

一面镜子来自虚无

祖先的青铜石马,神意愈来愈薄

卧铁,卧在凤栖窝

 

二王庙供奉真神。鱼嘴和飞沙堰

一分水,一排沙

宝瓶口在玉垒山下吐字清晰

——所谓离堆锁峡,它们的第一束光

起源于一小块地方,流经的第一滴水

深藏了大海的鼻音

 

岷江古老,山苍水急

伏龙观隐居此。水从天际来,与河床

构成江山的一半

另一半由阳光城和旷野苍阔构成

庄稼退后五十里

谁是镜子里修复巨大饥饿的人?

 

谁在峭崖下稳住了一片海

又是谁允许天空压碎炊烟的蓝?

流水吹箫,分蘖的黄昏抱紧香水百合

访客偏离蝴蝶之姿

一束碧浪留下的修辞

天涯石是天涯的骨肉——天涯是谁?

 

一只小兽追赶落日下的狮子而去

一条安澜索桥埋头垂钓高山明月

初唐陪我上钩,明清丢了北宋词

从此,谷物麦粒

在镜子里赶考,与我共享一个花园

共享万亩平畴的成都

 

天涯石,成都市锦江区一个社区名,因历史上有陨石落于该地而得名。

 

 

 

○石头

 

 

不是缺火,你不会

在我梦里滚动,我也不会在我梦里

掩埋。不是自救的温暖

你叫我如何相信这梦话的谎言

是身体里取出钥匙

就像一段三月的桃枝不肯轻易交出

交出流水最美的花瓣

 

你说你是岷山额角一枚青花

芒由构成

在取代原始林木之后你像长河落日

——燃烧的婴儿

古典的优越感来自时间

可是大浪淘沙,流水的伤痕呢?

同样对自然的干预和幻象之中

外河因水而生动

河床因你而苍阔

此刻游人如织,你那么干净

 

曾经在遥远的出发地相遇

我一直以为你是一粒俯身浊浪

水煮岷江二千

如何找回高枝,找回离堆上李冰父子

安放的眼睛以及

石人,石马,石兽,和后世摘取的青铜

忍痛,逃离或者接近

勇士血供你隐喻,呼救,抽取

身惊雷的快感

 

一枚地火的果实,供你奢侈

 

 

 

病根

 

 

久病不愈的人开始怀旧

怀念阳光

怀念城市以外的原野和村庄

欲望舔着天空

偷吃禁果的男女逃到三千里外

依旧是火焰山

油画里的牙齿自有食髓的捷径

至于一病不起

那是秋天的绝症。当落叶撞击地面

一张张旧物的脸夸张地翻身

当白云献出大爱

队队蚂蚁在河堤寻找巢穴

当跳蚤在绵羊身上安魂

百灵鸟从不归路返回,一群和尚隐私肥大

当炊烟扭断脖子

最后一只灰雁,如半截手指划伤天空

当腐烂起身

一块墓碑放弃幻想一只冒着青烟的枪口

瞄准银子的光辉

这些病根——因谁而起

又因谁而落?

 

 

 

真相

 

 

时间考验真相,流水重叠记忆

孤独的良知

耐力推舟,理由纤绳一样简单

光阴的皮

以微笑和相思断袖之舞

若不是乌鸦啄食海拔

盗世者就不会因殊途同归而失眠而奢侈

正如有人以死为生,有人枉死尘埃

有人在冥冥中生还

善恶一层纸,隔着无尽

隔着良民和暴徒

区别一念崇高不止是一种心境

至于向善途中未知的黑

那些高于人类的头颅,自的伪善者

虚设赞美和谎言

在虚构一边,他们的身体

涂满香油和鸦片

听见强盗的敲门声如空篌之音

它们和歌唱的乌鸦,在暗夜里共鸣

结尾又如此可悲

而红豆依然南国,胭脂红像血桨

像童话,像寓言过的修辞——

在流离失所的悲剧中等候

诉说未知之相

 

 

 

中秋访友

 

 

今天,又找回一个节日

到你脸上的蓝天、白云,和珍珠

虽然只有一个下午

虽然一扇巨大落地窗和两把怀旧的藤椅

构成了采风堂全部风景,也是

中秋全部含义

说了什么话已不重要,重要的是

瞳孔一刹那一刹那的碰撞

能听到阳光地的回声,和脚手架上

电弧焊磁磁的欢鸣

那一刻,我多么渴望抓住点什么

甚至回到唐朝,与薛涛对饮

甚至从八十岁老父亲看到了黄昏的自己

这是中年的中秋

在这个下午呈现给我的另一种忧伤

——彼此对面而坐

没有背影,没有起身而立

甚至忽略了太阳什么时候已经下山

那暗下去的光,像一只受伤的鸟

归入身体小小的林子

 

采购堂,位于成都武城大街旁的一个茶楼。

 

 

 

忧伤之镜

 

 

你曾经拥有最大一片绿洲

你离开时

圣经粘满落日的灰烬

彼此的骨肉

无力拒守虎豹和狼群

流星引渡焦土

蓝天创造新宠

铜镜是一狮子,多美的痛?

到了远方才知道

你说的远方是一条窄路

缺火的晨钟暮鼓深锁呼吸

一地一地碎

是我亲手埋藏了七月冰凉的彩虹

也埋藏了自己的庙堂

我不再为落日守口如瓶

不再为一株受孕的龙胆草

眷恋肉身法相

这便是宿命

从实境到虚境,一剂良药养活衰老

忧伤如顽疾

 

 

 

○炉火

 

 

河水隐藏了春天的一半,另一半

深可及沉船,浅可抚流沙

行舟走水的纤夫

曾经是我肩负满天流云和一河彩虹

此刻一座空仓和纤绳

这是怎样的心情,又是多么有意思

几乎所有颓废在一伸手间

便完成了从晴空万里

到电闪雷鸣的过渡和惊心动魄的交接

可是,如此惊险的一跳

离现实这么近

在霞光里隐身纤绳的倒影几近于虚无

酒已喝了半壶

我说:“如果把爱沉浸在孩子的春天

就是花朵

我多么怀念过去,怀念咖啡厅再无人迹

啜饮最后一片灯光

而风那么紧,像个荡妇吊在窗口

已无人对饮

遗忘在小木屋的半葫芦酒和一盘姜丝

——我看见了流萤

和一只迷途的野鸽子躲在窗台上张望

芳邻旧事的一盆炉火

 

 

 

不说

 

 

忘记黄昏微醺

流水和新月子夜的欢引旁听诗歌

光三千,离火路口

轻轻一碰,便天命坎水黎明

这一杯又一杯

从初美到白夜,再到芳邻旧事

每一杯都高出头顶数寸

每一杯都有一盏灯在方块字里复活

有时我乘坐24路公交车远离江湖

有时会在诗歌大道踽踽独行

说高楼是一枚不肯发芽的钉子

如果我们被人挡在门外,那是醉了

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可以继续

勾肩、搭背反复握手,翻开前朝的风景

或者发誓下次相见

不喝下半条锦江,不喝干都江堰

绝不收兵。但我们

从不说对方的名字,不说——

 

光明在黑暗中复活

 

欢引、初美、白夜,芳邻旧事,均为成都诗歌文化酒吧或文化酒店。

 

 

 

○矢车菊黄了

 

 

水盛而盈,或渊

有人长河落日圆,我以潮汐摆渡

我是少数

我在水乡住下来,千里走单骑

遇见故国的石头都已沉默

竹纺车前的昏灯,犁田打耙的桑麻气息

已随老人们落入西山

如此一夜风起青萍,风声入水声

我把酒问诗

想起肌肤上的雪花银,那些轻颤的甜

有洞庭湖水荡涟漪

有柳色轻狂,水鸟低飞

却不敢说爱

不敢说远在他乡的一捧热土

那眼神儿刚从

成都地铁四号线第十八号出口拐进了凤凰城

新辟的小巷

太古茶室窗前,矢车菊越发金黄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