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93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指尖:江南·水乡叙事(组诗)

(2014-10-25 17:31:15)
标签:

周庄

水乡

江南

沈园

烟雨

分类: 诗歌

江南·水乡叙事(组诗)/金指尖

 
○十月白

有人说,周庄是坐在船上的江南
我说是一个考中进士的书生
安静地捧着唐诗的小桥、流水、人家
从清晨读到黄昏
水还是在水里流,风还是在风中吹
一只飞过水面的翠鸟
装饰了夜幕降临前的古镇和月色

或许你会问我:
为什么这里的云走得比时间慢
渔家早已撤离
坐在一个叫“邮亭”的小酒馆品小秋
一瓶“十月白”已见底
似乎中国第一水乡
是我们手上
挑在两根银筷子上的月色

*十月白:一种周庄白酒

○晨

最先醒来的是周庄的炉火
街面上,有了卖早茶的人、扫地的人 
和上早学的孩子,然后才有了我

一些老人慢慢卸下店铺前的木门板
这些水乡古镇的古
每卸一次,日子就翻过去一页

最耐得住寂寞的要数那些
独坐街头不问家国天下事的石狮子
它们一坐就数百年

而对于周庄,百年仿佛昨天

○桥

一半是水,一半是岸
没人能够说清楚水乡桥多,还是路多
从水上升起,又没于水中
斑驳的桥廊泛着青光
从陈逸飞手上滑落的《故乡的回忆》
白天属于游客,交出了银器、玉器
夜晚属于流水,交出了星空
周庄成了一名坐在石桥上的货郎
上桥下桥,是我在水乡经历过的
最富诗意的生活

○黄昏

周庄的黄昏,夕阳和街景很深
落霞与流水一水隔世,隔出
亲水的魅力。靠岸的小木舟在等待
等一些斑斓的花草怒放后成为誓言
渔歌互答,不再厌倦

低头赶路,抬头望天的人
一不小心,被周庄画出了灵魂的样子
可怎么也看不透,在水乡入口
今夜为何,水声胜过历史

○月河痛

在月河,一起去北丽桥看黄昏
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在坛弄里,回到一间可以听水的咖啡屋
回到比错误更大的一幅画前
沉默的桌子,把我们摆上争执的桌面
顷刻间,灯火近了,心远了

这是一场错位的相见
暮色破门而入,露出锋利的磨牙之声
戳破了彼此的诺言
你起身离开,我喝干棕黑的咖啡
那时的月河,多像一条横在江南的伤口
表情古怪,内心隐痛

湿湿的江南,终究没有替我留住你
星星白得像一堆剥皮的荔枝
如今,我必须取出这些隐藏的火种
才能找回一些回忆,找回
水底舞剑的月亮
我在思考,另一场不能挽回的结局

○梦江南

总有醒着的人齐聚江南
总有贪睡的人错过烟雨
待月的人不会忘记——
小爱人,以十万青丝入画
衣冠瘦,以小桥流水为镜
叹一声乌篷船嘎吱而过,轻声慢呼
叹一声青石桥上的白马,风尘仆仆
得得马蹄,归于梦境
前世因果,一枚已老的历史
而水乡年轻,八百里江南
有十万朵玫瑰香

○浔溪恋

从未见过如此多汁的小镇
在太湖与京杭大运河环绕的臂弯里
小家碧玉的爱人面露微笑
是谁将诱惑的种子撒向天空和大地
烟雨,朦胧了雨巷、油纸伞
三楼四园,周庄、乌镇、婺源、宏村
剩下悠悠浔溪的江南

穿镇而过的河水涨起来的时候
丽人坐在画廊里看水望天
一衣袖水,鸟篷船嘎吱而来,嘎吱而去
我暗暗吃惊,太湖水宽,浔溪水长
摇橹声,浣衣声,江南小调
都比古镇年轻,比眷恋苍老

我也老了,为什么还爱着
爱一片江南眉睫上烟雨湿润的蓝
爱浔河之水绿得像翠鸟的羽毛
当又一场烟雨再次覆盖千百年岁月
我必须取出它们多余的部分
填补我的空虚

○在南湖

南湖的四月,枫木复苏
立于窗前,成为一面巨大的投影
忧郁的旅人,一路向东
那个纵火人在右,你心房在左
鹅卵石步道上,孤独的火苗一明一灭
天空,麇集了一万只麋鹿的灰
烟雨楼前,爱尔兰歌手正在弹唱
——在你的岸边
这咖啡厅流质的幽暗和简朴
是我肋骨的一部分。我用它铺设轨道
铺设芳菲四月,流云飞鸟
那一滴掉进湖面的泪呢?湖水蹙起眉睫
它已经看穿我的心事
如果时间能倒过来看,我愿意做一只鸿雁
或一株辟谷的紫罗兰
紧贴这湖光山色,为你梳理心底
柔软而羞怯的羽毛

○在沈园

我无法抵达沈园,沈园高于现实
我是说
我无法成为其中一段传说
或者历史的一片瓦

与来客对话,我无法抵达沈园的流年
我看见青瓦屋面的檐
在阳光下滴水成行的清晨——
忧虑或者孤独

雷声隐约。一块巨大的积雨云飘过
像极了故事的女主角
满腔积怨,在即将发作那一瞬消失
在鲁迅中路318号

○问断桥

从断桥走过,风穿白绸
历史里的人在咳嗽、咯血,每一声
都足够让缅怀——折寿

有时候,一块蚂蚁啃过的骨头
比屠夫手上的肉
更加干净,历史也是一样

在碑文上圈点南宋,献出爱或恨
用残留的文字推算人心
关于真假、忠奸、生死或贵贱

那时西湖涨潮,始终没有参透
金戈铁马与秦氏同朝,一个碎片组成的
小江山,为什么歌舞升平

一切尽在王的手中
青铜之上,死于安乐的王公和贵族们
我该与谁相认?

○那一次

从华清池出门,一只误入歧途的手
雷锋塔前留恋许久的手,细数着
桃花的牙齿和美德。我找到了
钱塘潮、红珊瑚、海子和扇贝,找到了
西湖的质感和纹理

就这样望着吧!望着你捧起西湖水
捧出一朵桃花。像阳光在梦里发呆
从此,我迷恋一条小径
在那里检讨电闪雷鸣,路遇美酒
是怎样剥开了一段柔情的骨头

我想:这样的出行
并非是一次人生的意外,它更像
月亮轻轻划过伤痕

 

 

通联:610017 成都市锦江区惜字宫南街88号 周剑波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