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93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月是故乡明(组诗)/金指尖

(2014-08-19 23:42:25)
标签:

故乡

村庄

青苔

鸟鸣

画眉

分类: 诗歌
 守护
 
被镰刀收割的热骨
是七月的嫂子,她已在一片稻子上
成熟为一条热河
 
蜘蛛和蚂蚱在汗水里安置新家
一群蜻蜓献出秘密
风,被打磨成了白玉和金子
 
我躲在秋天的陇上成了隐士
打工的哥哥还没有回家,我必须守护
一场秋雨的偷袭
 
颗粒归仓。我怀疑有毛贼伺机
偷走嫂子的背影,谷穗样结实的魅力
不纳税就能供我成长
 
我正在熟悉古老的兵法
可以与岁月和小偷一战,最后屈人之兵
直到空山鸟鸣,无疾而终
 
 ◎追究

一盏小油灯的故乡,老得
像掉了牙的老屋。我常常在冬天
说出雪的美丽,在草叶上
欣赏触手即化的温柔;也常常在霓虹灯下
整理旧伤,甚至隐姓埋名
像守候孤独一样,守候大病初愈的山路
我希望路旁的石头开口说话,指认
最初出逃的地方
而阳光总是设谋,把最后一片雪融化
融入池塘,带到大海和天边
这和背井离乡情节一样
我开始怀疑春暖花开的虚情假意
正如曲尽人散,春风是原罪
却不宜追究
这份守望,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变旧

星星在露水里做加法,故乡
在纸上种桑,养蚕,织布,种下
一些回忆。文字已生根,野草在发芽
耕牛埋头耕地,千年织机之声
织着——
七十年代的亲人和煤油灯下的老话

日子总比走过的路长
一枚柳叶笛,从春吹到秋
吹出——
“雷声隐约,美人在座”这少年的心事
如雨,漫不经心地下着
高大的马从山外来,在原野上鬃毛倒飞
村庄在暮色里,在缺钙的骨骼里
——赶路

如今,已无人对我说起我的村庄、河流
无人看秋天的芦苇,头顶华发
一切在变旧。故乡之门
也在变旧

 
◎回乡

风吹河面,吹痛我的眉骨
水声压低了画眉与麻雀的对话
眨眼功夫,一次关于故土的深呼吸
隔了长长半生距离

此刻,我以一个诗人的虔诚
走在回乡的土路上,四十年前的脚印
长满杂草,漫山遍野的绿
一遍一遍
在我弯曲的脊背上泛黄

我向青苔探询儿时喧闹,青苔不语
一层一层,铺向山脚
长满老茧的记忆,极尽目力
怎么看,也看不清前四十年泥泞
望不透后四十年归途
 
◎消失
 
在茅草坪,断崖像断代史诗
围城里乱石平仄,芦花戏雀
天空一片湛蓝
种过的五陇菜地,三陇脊薄
剩下两陇,种满鸟鸣
出巢或归林,画眉们每天拍打翅膀
面向村庄,顶礼膜拜
 
家住一片竹园中间
一片一片,晚风轻轻地拔下黄昏的羽毛
暮色像灰毛的老狐
牧童归来,小河在炊烟里静息
山歌谦恭地翻过一道道山脊,翻开
蛙鼓新鲜的疤痕
而今,一茬接一茬,能走的都走了
石头收藏了闪电
 
乡音在变薄,村落在消失
晚晴的小路像一张张离人的脸
写满古铜色的孤独
 
比喻
 
一直试图用一个比喻,来形容
家乡那条小河
比如,一条透明的蓝围巾
的确,她有着
少女一样柔滑似绸的肌肤和
清澈明亮的容颜
可是比喻早已被人用旧
这条叫不出名字或根本没有名字的河
她的上游有紫金桥、樊家桥
下游有流碑池、老龙洞,中间还有一个
叫新桥的小场镇。在那里
住着我的第一声啼哭
住着一万名乡亲的汗水和吆喝
它的古老曾在一架竹纺棉车上欢叫
它的血已融入我的血
血里停泊着
小小竹摇的童年和欢笑
 
 
◎故乡
 
准确地讲,我不喜欢把故乡
当一首诗来养
走马灯照着,毒在骨髓里
被时间凝固,二十年前搁下的笔
为谁题诗都不合适
金光照亮的,那片黝黑的土地
浸染过我的脐血
 
我一直把故乡,当一个女人
一个不会卖弄风情而身世薄凉的女人
但风月是有的
我必须在某个时刻
从燃烧的杜鹃花挑出火种
从肩头沉甸甸的天空寻找摞荒的根
它的透明和灰暗,曾经被误读
但还是我的故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