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93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落入光阴的石头(组诗)

(2014-02-06 18:58:53)
标签:

旧物

组诗

汗水

石头

空出

分类: 诗歌

 

/金指尖

 

◎石头

 

石头有石头的活法

风雨有风雨的骨气

不要把石头当死亡之土或头颅宰割

不要从石头体内取出肋骨

不要在伤疤上栽种欲望之花

 

要学会对话,学会石头大智若愚

任白云漂过,天蓝如洗

如果硬要用石头比喻一些旧事

我宁愿选择赞美

选择从它的尊严里提取火种

 

但不是死亡,你听石头在呐喊

不要折磨我,不要

试图拿走我的铁,我对大地的爱情

一万年不变

 

◎月亮

 

太阳是女人的口红

月亮是男人的伤口

泪就要燃烧千里之外的比喻

没有一块饼如此圆过

那些瘦下去的轮回和发生在昨天的故事

有流水的质地

而更多人一跨出家门便忘记了回头

其实,月食并非本意

太阳和月亮是一对性格相反的恋人

它们对峙、纠结,我们在中间

省略岁月,抄袭人生

酒只是摆设,文字的艳遇如红杏

是老街坊们囤积的金子

 

◎煮酒赏画

 

花间一壶月,能酿竹枝词

别说鸟鸣清脆的醉

以青山为旁证,独门小院,清泉映月

诗人在杯中赏月,我在纸上返乡

风从哪里来?

袖里乾坤——呼吸的云抱紧天空的云

天地苍黄,仰首之间

我已经喝下半壁江山,而岁月

一撇海量,一捺宽畅

——这时,我正好坐在淡淡墨迹上

容天下难容之事

 

◎不要

 

泪是黄昏下飞出的一群麻雀

在泪花里复活的人

在炊烟里死去的人

 

山在长高,水在远流

我的心藏在一条苍白的裂缝之中

某个夜晚,只是底色

 

不要把天空的花儿想得太美

犹如深色的虫子弹奏夜色

活在赞美里的人

活在咒骂里的人

 

不要停止做戏,不要

在雾霾里,注视那些背叛的眼睛

不要在刀背上回头

 

◎回忆

 

像蝴蝶

失去了绿地和花丛

像游鱼

失去了河池和清水

像云朵

失去了天空和光芒

你可以大于现实,我却只能

小于你

那么,请不要讨论野心家的快乐

不要向回忆低头

 

◎日子

 

与群山一样

日子一生不允许一马平川

向下,是我的内心

风声正紧,肉眼看不透凸凹的凡胎

我们说着誓言与夕阳的绝句

一半是深渊,另一半

又不得要领

这应该是岁月嘴角上最流行的一场戏

积水成瀛,或者

风浪滔天

 

◎演员

 

舞台上的人生,反复地复活——

无数白脸黑脸。黑白无常

而生活布满了道具

导演手上的把戏,真面目隐藏在别人口中

那么谁来告诉我:一群迷路的蚂蚁

该怎样搬动一座大山

 

更多亡灵在深渊里睡下了

杜撰成为习惯,他们的鲜血陷在黑暗里

不得不虚构更多的魔

和熟能生巧的毒,一唱一和

以此满足好奇

 

◎审判

 

那么多人选择赞美天堂

惧怕地狱

我以深渊命名红尘,在悬崖饮酒无数

谈起江山是个大存在

谈起——

狗尾巴草爬上了南面墙头高高在上

庄稼长在杂草中间,除草工程浩大

 

一群蚂蚁在天堂搬家

我问一块陷在土里的石头

审判过汗水欠收,也审判过不劳而获

你说该判那一方有罪?

 

◎挣扎

 

小伤如沟,大伤似壑

女巫唇边长满罂栗

传道书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想起珠胎暗结,盐是铁打的真理

红珊瑚用美威胁众生

 

欲望是开在笑脸中间的千年灵芝

一些猎物如旧事

腐烂的心跳,在祖传的肋骨上听鸟鸣

谷底腐烂如泥。风扎紧口袋

在贵胄饮酒之后,打马经过了佛堂

 

◎小生与花旦

 

有人在安乐窝失身

有人在大街上骂街

九月的菊花爱上了十月的小生纯属意外

结局指认逻辑

那些菊花台上扮演过的人生小角色

剩下最后一面镜子,像玻璃幕墙

一住进去就迷失方向

我忘记了挺胸、抬头、走台步

和唱词

 

◎偏左或右?

 

靠右行走是规则,我的心脏

在轨道上行走数十年

而靠左是幻想,那里有一只手需要牵引

如果我是你心中仅剩的一片蓝天

就在那里放一片白云

如果你的心上还有空出来的土地

就请栽种我的头颅

请相信,每场风雨都是灵魂的艳遇

不论偏左或右

 

 

◎断桥//金指尖


走过断桥,听见短得咯血的咳嗽

只一声,足够让历史以外的人

折寿

 

有时候,一块蚂蚁爬过的骨头

比屠夫手上的肉

更加干净,历史也是一样

 

我曾在几何图上推演人心

献出爱或恨。关于真假、忠奸、生死和贵贱

一切尽在王的手中

 

圈点南宋,西湖入朝为相

我始终没有参透歌舞升平的南宋江山

为什么由碎片组成

 

身为臣民,我该与谁相认?

 

 

◎冬日窗花//金指尖

 

一场冷雨在冬至的风刃上行走

窗根下,银杏像拔光羽毛的鸟

落叶铺满大。这些窗花上出逃的蝴蝶

堆积着

被车轮反反复复挫骨扬灰的痛

这些金子的碎片上,有无数流浪的灵魂

找不到回家的路

 

它们是来自郊外或者更远的移民

——磨损的血迹

让我想起流落异乡的,失去土地的农民

站在风中,衣襟褴褛

夕阳就此西沉。不等我靠近

一群鸽子使劲拍打着惊慌失措的翅膀

从西斜的红云里飞出

 

我从左边树下穿过,在右边说出叹息

我不知该怎样伪装,才能说服他们

接受这样的伤害,或者承认

我的悲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