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482
  • 关注人气:6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长城文艺网络诗刊》第一期(创刊号)

(2013-10-26 22:55:08)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转载]《长城文艺网络诗刊》第一期(创刊号)


[转载]《长城文艺网络诗刊》第一期(创刊号)



 

 

《长城文艺网络诗刊》(创刊号)



 《心路诗语》江璠诗精选(散文诗、古韵) (第二期) - 江璠 - 江璠原创现代诗博客

 


选编:雅格诗韵  毕俊厚

 

制作:雅格诗韵

 

主办:《长城文艺》网刊编辑部                                

 

海烟的诗/追随者(外一首)

十五岚的诗/放生(组诗)

宫白云的诗/中秋散记(组诗)

亿华的诗/雪(组诗)

柳苏/我们还有多少草原

金指尖/秋游小浪底

山西雁/生活与刀斧

四川.何燕子/十月,我写上忠诚

风荷/王的女人

张沫末/渐远的红尘(外一首)

琪轩/菊花岛,带我一起去赶海(外一首)

文/诗小雅/旧时光落在王爷的马车上(外一首)

千山暮雪/当我老了

纪东辉/其实,我不需要仰望

 

======================================================================================


海烟的诗
 

-海烟-
 

追随者(外一首)
 
◎海烟
 
有点偏离生活的轨迹,我
将来到你身边,化作最细微的
事物,化作一片雪花
住在一棵树上。而你已把雪
变成水,你不会认得我。
我似乎有着上世纪的灰色
空寂而隐秘。
我献出色彩和声音,长期居住
在无声的黑暗中,像荒原深处的
野草,并无多少春风造访。
我已忘记
对生活苦苦的诘问,在我体内
曾溢满了它的眼泪。
我继续疾走,在十月的风中
唯一的追随者是爱。
 
 
我已不像旧时那样
 
 
我已不像旧时那样
盲目地开着无知的花了
我的生活已非从前。这个世界
有些问题我们就是
答案,它耗尽了一生的时光。
现在看来
这不是悲伤的理由,是生活的
规则和秩序。
总有一些不详的钉子
我们还将继续与之搏斗。
还有一些人的错误
我们在默默承担。我开始
重新认识你---形而上的生活
“痛苦”这个词,我的心
要擦去它,在那张苍白沉重的脸上。
 
 
 
十五岚的诗
 

十五岚

 
放生(组诗)
 
文/十五岚
 
边塞露重
  
我爱她的倩影,晨起时的慵懒
爱她不语时的温厚,指甲花上涂满的小亮油
  
我爱她隐藏的心事,对一个人的爱恋
以一只白鹭的想法,在湖上刻下山盟海誓
  
我爱她缄默的唇语,红得如一支玫瑰
立于料峭的风中,日益扩散的香气
  
我爱她的呜咽,直到她交出
一滴眼泪。挂在风车的骨架上
  
边塞的风吹得那么猛烈。比一个名字更持久地萦绕
我只想从一根烟上,醒来。忘记她
 
  
舍我为忘
  
这样的说辞,有多残酷
风一直在吹。沿途,大面积的灼伤之痕
  
你不该是我孤单的守望上,那一粒萤火
向北有雪,向南有雨。而必经的路口
  
不是接近河流,就能到达海洋
不是所见的湖泊,就能获得安逸
  
在你的肩上,如果海拔能够使人极目
我是那一粒雪,想到了绚美
  
祝你幸福
  
虽然这是俗套的语言,但我还得说出
因为触动的缘故
站在福字下面的人:挽臂,注目,安详
不说冰山一角,显露的是另一个层面
归于一种幸福。我开始惶恐,不安
一根始于内心的发条,如落单后的蝴蝶
它飞过溪水与森林。渴慕的心灵
当一切再次安静下来,不分昼夜生长的耳朵
是谁的秘密遗产,不够一生的嘱托
是时候了。我必要地要说出
祝你幸福的话语来。一地的清风和落叶
依然是红色的处方,在这个秋天
让一个闹风寒的孩子,百般动容
  
多保重
  
不是所有的嘱托,都这么凝重
伴我一路想象的,是你的影子
一直以为蝴蝶不会从手心里飞走
换个方式和你说话,秋就凉了
燕子把自己丢到天空,想的是
春能从头开始。比清晨更早醒来的
又是一轮日出
  
亲爱的,这江湖多么无尘无烟
一只风筝,晃悠悠地怀揣着我们的体温
起飞。我们和野菊花对视的眼里
从中淡去,一群知更鸟攀越的声音
 
 
宫白云的诗
 

宫白云


中秋散记(组诗)
  
文/宫白云
 
红裙子
  
雨穿过红裙子,红裙子比人美。
街道湿漉漉。灰房子也是。一点红在这个雨天的背景中,既突兀又和谐。
俗世影影绰绰,在虚妄的凝视中隐没……
你突然怀疑起生还有死,就像怀疑那红裙子是否在雨中经过?
还有那少年收紧的胯骨、臂上腾飞的青龙、肩上的齿痕、音乐磁盘、烈酒、修辞、诗歌……
所有戏剧性的东西都是谜语。
黑夜带来一团谜团,屋檐下孤独的燕子没有再飞。它的翅膀在衰老。
它和你一样,变成一个沉默者。
  
红月亮
 
露出来。就像暧昧,只是眼睛里的颜色。
它开始的时候在哪里?它结束时在什么地方?
秋夜凉,你爱着一个会发光的星体,在它危险的眼睛中颤栗。你在它最后的席卷中投降。
你开始担忧它的消失,就像你担忧他的离去。
人世有那么多的凉薄,你看不见它。你跳过那些虚假,进入角色里。
树叶掉下来,你嗅到腐烂气息。秋风吹,那么多凉意……
你终于看不见他——
他同红月亮一同消失……
  
盘根错节
   
月很圆。刚烙好的馅饼整齐码放在青花盘里,看起来无比完美,
一转身,桌子下的大白猫蹿上来,
咬了一口,馅饼缺着一边。就像天幕上的月亮被阿修罗的魔手遮住一角,
就像童年的玩具熊,身上的红背心破了个洞,
而你不断地用手指把这个洞一点一点撑大,
用于捣毁众人的欢笑和永别那个买给你玩具熊的人。
就像小土豆、萝卜干、猪肉皮、芹菜梗撒上辣椒粉微火四小时煨成的私房菜,
她逝后,这一味永远缺失。
有多少这样的微妙,就有多少这样盘根错节,
它们不是简单地在那里,
它们在某一瞬间被秘而不宣地寻回。
  
中秋节
  
花好月圆。你说出想念,而想念的人是否会想你?
庞大的潮水,来自于一颗心。一颗无处安放的心。一直汹涌,就像神灵附体,
你闻到了不同寻常的气味。他骑着狮子,森林在他身后——
神话端坐在时间之上,向最深处敞开……
没有悲哀,只有更深的欢喜。你终于明白想念的深意。那是一种气息。一个温暖的词。
是抽象的白月光摸不到自己。
是白云的素手捧着的棉花漂浮的奇迹。是天空的鳞片在寒夜中的发酵。
是空气的秘密尖叫。是中秋的指纹找到的前世。
是故意的命运悄悄的和解。
  
黑丛林
  
墓园的银桂又开了,一脸的天真无邪。太阳暖洋洋。
而核心地带依然是一片黑丛林。毫无止境的白,毫无止境的黑,毫无止境的痛彻,
从一个点到下一个点。这分分秒秒的死亡,仅次于战争。
风中吹来最好的花香,你同亡灵一同嗅着。
天空的白云运送着你的回忆,你从墓碑上取下你的姓氏。
你已不能再看见的亲人啊,始终不来召唤你,而你多么想念——
当正午的阳光烘干你的咸眼泪,所有的今生
都是这里的黑丛林。
 
 
 
亿华的诗

 
亿华

 
雪(组诗)
 
文/亿华
 

落雪子的时候
我烫着脸颊、竖着耳朵
听瓦片的响动
随即我站到了树的旁边
一边仔细地看地面

搜索雪子确切的踪迹
当时我多么想
我身旁雪子的响动是土拨鼠
有鼻子有眼,那样不管四周有没有人
随意一看,我就可以按捺住喉咙
向着自己喊,下雪了
 
母亲这个名词

 
母亲这个名词
胸怀的两点,是乳房
被衣服包裹着
它只认哭声以及
它熟悉的那张小嘴唇
那样的时刻羞涩没有了

在它熟悉的脸蛋与嘴唇间
它不但忘记了曾经所有的羞涩
甚至她打开它的动作
好有些迫不及待
那时,她甚至想把乳汁与心脏
一同都掏出去
 
一寸厚的雪

 
一寸厚的雪
并不是简单的雪
拿母亲来作个比喻吧
母亲,孕育一个一寸厚的坯胎
她需要多少踧踖、多少血
这就像雪的积累,从迎春花到杜鹃
从鸣蝉到毛冬青,狼狗其间都伸缩着的舌头

雪一直都在观察
像母亲,她多么希望地上多一些洁白
多一份平整,雪与母亲的心思是相通的
寒风卷搅的冬天
一寸厚的雪,向大地输送一寸厚的慰藉
就像是母亲输送哽咽在喉咙一寸的喊声
一寸厚的雪,就是母亲一寸厚的温暖
雪与母亲,都已经倾其所能
像一片树叶

像一片树叶
母亲到了义乌
我在义乌没有田地
没有树,到了义乌的母亲
像一片树叶,在义乌

我租在出租屋里
母亲到义乌来看我们
就像一片树叶,被风吹下来
我们在出租屋里焦躁不安
匆匆离开出租屋的母亲
像一片树叶,被风吹回去
 
深秋的深

画布是同一张画布
好久好久,铁道的四周没有了翻滚的硝烟
车轮滚滚,火车贤淑地开
它把初春的料峭抖落
让盛夏的青从绿中出来而胜于绿
随着蝉,火屎的奄息

季节这位画家,砚池的颜料配比
渐渐地浓重,原先女人的脊背一样
恨不得剐皮的窗门,在渐渐合拢
下午还没有到五点半钟,天就黑下去了
蔫萎的芙蓉以及飘零的枫叶
水蛭一样,一片一片都在向深黑游去

雪后的日子

一些僵手僵脚的日子
鸡申报着天亮,炊烟在屋顶,欠伸着懒腰
可怜的是雪,好不容易来一趟
只能露天睡,有的羊一样被赶上山坡吃草
兔子急红了眼,看着阳光下
雪姐姐一个一个被掳走
它只能攥紧嘴唇,翕动耳朵

还有一些可怜的,是诗歌
眼睁睁地看着一大块一大块的雪
从树枝上摔下去,它也没有力量把雪托住
然后最可怜的,就应该算是我一不小心就会打滑的村庄了
雪后的日子,双脚走在鹅卵石的路面上
我必须让鞋都长出螯钳,然后蛰入季节才可以看到
青绿色的是蔬菜,金黄色的是一串串
盐质的汗,与呛眼的麦芒

 
柳苏的诗

 
柳苏

 
我们还有多少草原
 
文/柳苏
 
栖居在辽阔丰美的甜梦里
生以草原为荣
 
把爱镌刻于蓝天
我自然是白云下的一匹马儿
 
然而,一根蜂刺蜇到心上
麻木中开始寝食不安
 
大面积的退化沙化,无节制的砍伐开发
疼啊,我那茫茫的草原
 
哪一片草地不是甘露里长成
哪一株草没有阳光的颜色
 
问大地,问苍天,我们还有多少草原
失少甚多,何以向祖宗盘点
 


金指尖的诗
 

金指尖V


秋游小浪底
 
文/金指尖

车过洛阳,远远看见小浪底
这缝合在母亲胸口的一粒发光的纽扣
正以自己的姿势,安坐于黄昏深处

 
秋天,一个个破了
泄洪之声,惊飞过的骨血
这醒世汤药,终于不敌我一个散漫的眼色
一杯秋凉,夕阳滋味寡淡

 
沧桑是最辛酸的洪沙,文明是最干净的蓄水
黄河啊,亿万年了,你为何至今
还一半清醒,一半糊涂



山西雁的诗
 

山西雁V
 

生活与刀斧
 
文/山西雁

生活
 
年迈的老李头,在缺水断电的留守村
读三国,读希特勒,在落满尘土的心里
练习屠龙术。他一直想在风雨中
遇到妖魔,好一展身手。可惜
生活这位刽子手,即将与他擦肩而过
 
 
刀斧
 
上访的刘嫂,拿着村委的字据
自认为拿着锋利的刀斧出阵
接待信访者出示了县委的红头文件
像出示了尚方宝剑。铁与权力相遇
败阵的肯定是手握寸铁的人
 



何燕子的诗
 

何燕子
 
 

十月,我写上忠诚

文/四川.何燕子
 

把十月想像成一条大路
我的桥上,走远了父亲的地平线
如果长发奔跑起来,谁又在相约一川烟草
痴心的,萧萧吟唱

群山红日,流水村庄
所有幸福的细节,也不只是落叶金黄
因此,花朵都有散步的理由
一线光芒向上

回眸一笑,修补不了
三千里旅程的每一个脚印
于是我写上十月的忠诚,那些桂花的呼吸啊
离太阳更近

摘下老花镜
我的母亲在阅读,大路上的光荣与明天
北方的祖国,天空蓝了
棉花白了
 


 
风荷的诗
 

风荷

王的女人
 
文/风荷
 
桃花舞,雪瓣落。
镜头吐出三尺历史,一尺天籁锦绣,一尺森然寒意,再一尺不知人间冷暖,烟火散尽,由着人去猜。
山重水复,多歧路。眉上心头,料峭抑或广阔,全在一念之间。
三生石,缘来缘尽,几次言:“温柔乡即英雄冢。”
莲花步,花开花落,几番晴,几番风雨。总道是,多少谈笑都付流水中……
锦衣华年,青葱岁月。玲珑心,女儿红,慧质兰馨。
唧唧我我,本是豆蔻,姐妹情深。谁料风来狂放,吹皱两湖静水。
初见,是竹马逢上青梅。
邂逅,又各生波澜。
而后,你被天涯牵挂,我被海角厚爱……
月朦胧,鸟朦胧。男人的跟前,好马好风。
而女人的眼里,只有一棵树,只看得见一棵树,水清浅,疏影横斜。
女人身后的一片森林,沙朴,榆树,白杨,梧桐,也伟岸婆娑,却是一概视而不见,都成了歪脖子树。
奈何,命运弄人。一个终究是镜中花,一个终究是水中月,中间隔了寒露,秋霜,猜忌,误会,刀枪,权利,重重复重重……
明明是听见招唤了,却在转角擦肩而去。
明明是在心里,却是拒而远之。
爱意被辜负,信任被摧毁,刀剑划过腕口,白衫渗出滴血。秋雨苦味,好事多磨。再无良宵,再无美酒,驱体内之寒,卸心头之冷……
斯人已逝,往事,一片一片潮湿。唯有泪点点,一番痛,彻骨。
侧耳,听马蹄,声声疾;仰首,数雁行,这般那般,冷落清秋,大地白茫茫一片。
迟暮,独徘徊,王的女人。
万物轮回。一幕幕,历史重演。
一幕是春天,一幕是冬天,再一幕说不清楚,咋暖还寒……
 


 
张沫末的诗
 

张沫末


渐远的红尘(外一首)
 
文/张沫末

没有什么可以回味了
黎明,晨阳或灌木
都不足以抵挡 
寒冷的入侵
一些枯叶,正在费力挤进篱笆


在星星调皮的眼眸里
你在做什么
那些和灰尘一样轻浮的东西
在美丽的季节前
被朔风掀起的激流
席卷的,无影无踪

在一杯热茶的袅袅中
一些微笑还有阴暗
都成了秋日的蝴蝶
美或不美,真或不真
终究都是,一场
逃脱不了的秋殇

舞尽繁华之后
谁在心灵的盛宴前
高举酒樽?
昏黄的路灯下
我与红尘
又一次背道相向 
 

幸福天涯
 

我不知道,天涯有多远
但我知道,从此时出发
还会赶上春天的班车

冬雪来的匆忙不要紧
太阳落没落山,也不要紧
我知道,馒头正在笼屉里
幸福地冒着白气

那每一块面团上
都印过母亲的手纹
纵是阳光,横是温饱
交错着炊烟,糅合着快乐

那些指纹连同母亲
手掌的温度
将会在一个
春暖花开的日子里
装进行囊

为了遥远或者
极近的天涯
我必须在三冬
备好足够的干粮
将夜与昼合并
磨平心口所有的篱笆


 
琪轩的诗
 

吉林琪轩
 

菊花岛,带我一起去赶海(外一首)
 
文/琪轩
 
当想象如潮汐一般
千万次从内心涌起,涌向
一片波光潋滟的海域
侧耳,倾听一座春暖花开的岛屿
温婉又亲切的涛声
 
无论,以桃花命名,还是以菊花命名
以传说中最精彩的篇章,为起点,为轴心
白帆,海浪,浸染漫天禅意的霞光
唤醒倚靠在码头沉睡的锚链
 
菊花岛,带我一起去赶海吧
四月的朝阳,同我们的笑声一样
绽放金属的光芒
洒下一网艰辛,打捞层出不穷的幸运
 
 
去兴城,找寻记忆的碎片
 
 
一缕春风逆流而上,以仰望的姿态登临
这山,这海,这岛,这泉,这一座宁静致远的小城
印记六十万人的期许,心头的热爱如影随形
 
我从遥远的废墟赶来,沿着青砖灰瓦
慢慢靠近,与钟楼的呼吸遥相呼应
兴城。想到你,就想到“七月海会”
想到那些沉浸在时光碎片下的
烽火与硝烟;辉煌与沧桑
 
一种文化元素,超乎寻常地渗透进记忆的沟回
白得纯粹,蓝得深邃,绿得悠然
兴城,如一尊古瓷邂逅北纬40度花园
 
我的怀想,与你在一丝漫不经心的裂隙里汇合
等候一场雨,弥合时光中的旧伤
描摹一段历史的震慑
再现一片建筑的表情与诱惑



吉林诗小雅的诗
 

吉林诗小雅

 
旧时光落在王爷的马车上(外一首)
 
文/诗小雅
 
旧时光,落在王爷的马车上
车轮是卡在民国天空的月亮
马鞍下,一匹马凋谢了。缰绳拽不住的长嘶
呼啸而过
车棚上,生锈的钉帽是权力的阴影
 
 
一只遗落的绣花鞋,是妃子留给花季的
寂寞。令人想到一个女子的春天
踮着小脚
颤颤巍巍的来
美,在那个时代,原来靠平衡支撑
 
树 洞
    
日子在一棵树上蹲久了,就蹲成树洞
一朵阳光,在树洞里探出头
一个虫豸,在树洞里挖空心思
 
你看,南来的北往的风
过滤着日常经验,完成一种
透明的劳动
 
树洞是一颗蛀牙,咬痛了日子
最敏感的神经

  

 

千山暮雪123来了



 [转载]《长城文艺网络诗刊》第一期(创刊号)

当我老了

 

文/千山暮雪

 

当我老了
看着日出日落
面对孩子
我想说
老牛深知夕阳短
一日之计在于晨


当我老了
望着月圆月缺
面对孩子
我想说
天有阴晴人悲欢
人间正道是沧桑

 

当我老了
看着一地黄叶
面对孩子
我想说
昨天它也是绿叶
幼之幼人之幼

 

当我老了
望着一树绿叶
面对孩子
我想说
明天它也是黄叶
老之老人之老

 http://blog.sina.com.cn/u/2440840564

 


纪东辉的诗



[转载]《长城文艺网络诗刊》第一期(创刊号)

 

 

其实,我不需要仰望

 

文/纪东辉
 
其实
我不需要仰望
不是因为我没有
向上的追求
也不是因为我没有
追求幸福的渴望
你看,我可以是一株草
也可以是一把土
甚至可以是一段儿,突然失去的时光
可是我所热爱的一切
都在我的身边
也都在我的心上
其实,走到哪里
都有天空。走到哪里,都能飞翔
而我的天空
就在我的脚下。当然,也在一天一张的白纸上

 

http://blog.sina.com.cn/jdh8


 

[转载]《长城文艺网络诗刊》第一期(创刊号)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