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482
  • 关注人气:6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网络诗韵周周选(2013年第二期)

(2013-06-22 23:06:58)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转载]网络诗韵周周选(2013年第二期)



     本期诗人:刘永军  张作梗  左 岸  九十九道弯  金指尖  诗人安琪

长安十八子  白公智


         栏目选稿  雅格诗韵  毕俊厚
 

凉州:马踏飞燕
 
文·刘永军
 
朝霞染红凉州城的时候,战争
从青铜铸就的历史中漫开
山丹花开在山上
马群在更高的地方,奔跑
 
像风。像云。像草。像山丹花。
跑过祁连山
跑过黑水河
跑过月牙泉
跑过思绪的边际,越跑越远
越跑越高。听不到嘶鸣
只看到高扬的头颅、纷飞的鬃尾
奋起的四蹄踩一片风
踩一只振翅疾飞的沙燕
 
就以这一种姿势定格吧
鸣声如凝固的剑
刺穿辽远的河西
让红艳艳的山丹花,一直开向天际  
 
 

向日葵
 
文·张作梗
 
孤独有一个活动半径,
而欢乐有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为了将诗镂刻在呼吸上,我选择书面语而非口语。
为了还原被星星遮蔽的夜空,我采用透视法而非写生。
 
风总是纠缠比它更轻的
事物。一只愈陷愈深的车轮里,
速度只能原地打转。
 
我不会拆字。也未研习过灵魂的解剖学。
我相对谨小慎微——在
命运的黑匣子尚未找到之前。
 
欢乐有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而孤独有一个活动半径。——
 
勘探雾的版图,以使混沌的身体有一个精确的
边界。用海水,漱净风暴的喉咙。
 
去土中,寻找死亡高贵的姓氏而非生的冠冕;
去太阳里,刨出黄金和火焰。
 
——荆棘磨穿了脚掌。
哦去佛那儿,赎回一颗比苦难更洁净的心。
 
 

身体麦田
 
文·左岸
  
我关心天空的进步,想起太阳的书籍
曾不止一次
将我的感恩交给疾驰的火车
牵挂北方,担心山岗,痛疼秋雨选择的牛羊
那儿炊烟的守护、原始的鸡鸣
露珠混合猪粪的地方,它是从我的身体里
长出来的一片麦田,我的气息
不会让它孤独,看到一只蜜蜂从我的骨缝中
对它的的朝拜,就能想象
什么是兄弟,而我的思想通过麦穗
找到源头,铁器腐蚀的水蛭
古老的歌谣打不败,我散乱多年的目光,终于
有了流放地,而它的鼻血进入我的五脏
我恍然理解了树的倾斜
是为风让路
  


下雨的时候
 
文/九十九道弯

下雨的时候,即使岁月如花
老家已满头白发
它的牙齿已有些松动,它的头发如墙头草一样随风倒
 
下雨的时候,眼睑中的雨水
咸咸的,徜徉在九千尺的素颜里
那些沟沟壑壑就是岁月最好的见证
 
下雨的时候,想家的苔痕鲜绿
老家没打伞
也许廊檐下的雨水能把石阶的记忆凿穿



《红月亮》(外一首)
 
文/金指尖
 
这一次,用了五年零十个月时间 
换一个角度与我赴约 
全世界都在等待揭开你的面纱 
天文望远台,楼阁屋顶,窗口院坝 
六十亿双眼睛烫熟了黑暗,再把我的诗 
烫成一壶酒 

二○一一年五月十五日凌晨 
你终于走出沐浴的闺房 
红朴朴的面颊,闪动照人的光芒 
跟在大人屁股后面,看了又看的孩子们 
欢呼雀跃:好大一颗杨梅啊 

匆匆赶来的风儿伏在耳边 
悄悄对我说:这一袭入世的红 
是前世的传说,一半娇羞,一半嫣然 
是今生的仰望,一半缘分,一半流年 

《今夜,你是红色的》 

是夜深人静,献给上帝的一个长吻 
还是众目之下,风儿撩开了你的面纱 
今夜,你是红色的 
因为躲在地球身后的太阳是红色的 
等待二千一百二十五天的眼睛是红色的 

今夜,你是红色的 
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你这一记挂在长空的红唇哦 
我不因你惊喜,也不怪你神秘,只想问 
为何总在夜深人静,你才最红最美 

今夜,你是红色的
你是一个比山高的女人,沉鱼落雁
勾出我的幻想 
将一杯猩红的葡萄酒的陶醉举过头顶 
邀你入梦,我的梦会红么
 

《有时我们可以同时爱上不同的人或被不同的人爱上》
 
文/安琪
 
没有问题,我拎起爱的涂料满世界走,我走呀走
有时涂你鲜血的红,有时涂你噩梦的蓝,这些,都没有问题。
我有时当你一人,有时当无数人为一人,这些,也没有问题
有时我被爱爱上有时我被爱恨上有时爱恨交加恰似
无数人追杀一个人。


如果能有一双华佗或扁鹊的神手
文/长安18子


看不见,也摸不着
除了你,没人能感觉到
那么多专家和精密仪器
都看不清它准确的模样和位置
 
可它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就在你的身体里隐藏得很深
用刺骨的疼痛时时提醒着你
还有一个这样的对手
 
它肯定是在不经意的时候
浸入你大门虚掩的城池
从此潜伏在某一个角落里
而你,在不知不觉中养疾为患
 
神十上天却没有神医的年代
中草药也不再神奇辉煌
药罐儿除了把日子熏染苦涩
对于这疾患竟然也无可奈何
 
如果能有一双华佗或扁鹊的神手
我马上就能捉住这害人精
把它从你的身体里取出、捏碎
还你健康、快乐的生活,多好
 



我要这样爱我的祖国》(二题)
文/白公智
 
      (一)
 
我把祖国,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
缩为一张地图。再从地图上
找到陕西省,旬阳县,关口镇。却
怎么也找不到岩屋村,我的三家瓦屋。
我微小如一只蚂蚁,根本
无法从地图上,找到存在的位置。
 
就像一粒细胞,已融入祖国肌体
无法分割。我要这样,爱我的祖国
首先爱自己,爱我的家,我的村庄
依次爱一个镇,一个县,一个省
直至慢慢爱完,祖国巨大河山。
 
     (二)
 
我横卧祖国大地,坐北朝南
慢慢端详自己身体。首脑就在北方
思考一些国事,而心脏位于中原
那里沃野千里,遍种小麦玉米
填饱国家的胃。血管好似河流
流经每一寸土地,涓涓溪水
汇成长江,黄河。而一条运河
贯通南北,血脉循环。道路和电线
构成神经系统,中央联系地方
传递冷暖和痛疼。腰杆挺直
如秦岭,撑起一片蓝空。端详
我的身体,好似祖国河山。我要这样
爱自己,就像爱我的祖国一样——
我每一次心跳,祖国都有共鸣
我每一次感冒,祖国都在头痛
而祖国头痛的时候,我的心在痛。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