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169
  • 关注人气:6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清明雨丝(组诗)

(2013-04-10 11:24:07)
标签:

浪花

组诗

柳绿隐

色彩斑斓

煤炉

分类: 诗歌
文/金指尖

清明雨

赶在清明之前来看你
雨,沙沙地啃食着四月的阳光
天空低垂
从扫墓人肩头匆匆而过

我再一次以这种方式与你相见
每一束细小的雨丝
都为你拭净墓碑上的尘烬
墓前,我的身子低下来,再低下来
低进一粒尘埃

桃红柳绿隐在雨水里
我从一堆燃烧的烟尘里取回带血的心
取回生前的遗憾

想起奶奶

我是这个下午去看奶奶的
墓前的冥想,像一簇浇过
97#汽油的火焰,往事熊熊燃烧

老屋里,一杯老得掉牙的老沱茶
是绕指的怀念。我看见
一个坐在青冈木椅上抽旱烟的老人
两只漏指头的手套放在脚旁
她目光慈祥,厚实的老茧在掌心发光

角落里,蒙尘的小煤炉不再冒烟
木椅从旧相框里走出来,用发黄的眼
望着我。麻雀的翅膀总是低飞
它们高声议论着
菜园子草深草浅,细雨纷飞


怀  

清明醒了,春被一场清明雨擦亮
天空一边泣哭,一边
为行人让路

这一日,冥币如山
扫墓的人,低头许愿、祈福
从死者到生者,相距一个小转念

春风,一手扶着跌跌撞撞的天空
一手为坟场抹泪,季节刚换装
明前与明后,山色各不相同

雨为谁而下?
那么多人行色匆忙
在生孝顺,悼与不悼又如何?

雨幕下的列祖列宗
看着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的子孙
默不作声


四月是一块鸡血玉

四月,一块色彩斑斓的鸡血玉
触手清凉,一捂就热
清明雨在脚后跟上缠绕
卑鄙防不胜防,如食物中毒
藏在窗根下的月光,窥视轻颤
抵达一个又一个生命

阴雨绵延,风情万种
小河如明前茶芽,依然瘦弱
一片高空的云与一场低处的诱惑
透过凸起的胸骨抚摸你的痛
抚摸深谷的河与林梢风声

别担心谁被谁收买谁被出卖
所有的秘密已泄漏给四月
太阳越来越近,打开芳菲
打开春天深处的奥妙
我不再崇拜银子,或者敬畏水

别担心莺歌燕语渐渐失色
对着霓虹灯的光焰说
是你脱光我的衣衫
让我灵魂出窍,无法回到春天……


梦中的月白

二月风已飘过冬眠的废墟
高处不胜寒,等待雨水清洗的夜阑
狡黠而市侩

比雪更轻薄的,是毛花花的月 
离冬越来越远,模糊不清的月晕
如清明脸上一块发光的白斑
一盏灯被挑拨离间

一瓶叫孤独的毒药,盈满我的眼眶
好久没打开老屋的门
一个响亮的喷嚏撕开窗口的蛛网
为落魂,留一条逢

掉在地上的虫子活过来
从三月的门坎上爬过
月白飞逃而去,我却死了


新坟祭

一路哭喊着来见你,你已下地
雷鸣从头顶上滑过,震耳发聋
我的心已暗哑
你听不见我呛呼,如同我听不见你回答
如果来年有一株瘦草
那是我此时跌入碑下的泪


缅怀一段温情

如果真情是一片汪洋
不知你是做一枚珍珠贝或一只小帆船
秋的凉意从落叶开始
长椅上的暮色给我的那封情书
已被雨水冲走

用一杯茶或咖啡来缅怀一段温情
我愿意这样静静地爱着
像初夏的月色轻轻照亮小镇的天空
不离不弃,相互守望
在时光树下,轻抚或者翻晒心事

念想被谁装进了背囊
岁月读出缘的五百五十五个答案
我站在梦前,观看另一个梦里
是否还是那个期许的人
安坐身旁


那一缕烟雨

江对岸,两只瘦瘦的小船
默默偎守。人去船空
春分、清明,谷雨,咏春的雷声
在晨曦里翻动细沙,芦苇醒来
拔节之声随风舒展
一缕烟雨冉冉上升
记忆里目光温湿,探头探脑的心事
撑一把小红伞款款而来
指点远景,细雨呢喃
说一段繁花静好,与杨柳依依

昨天已远,烟雨中那个撑伞的人
注定是这雾岚中一弯水,
一对白鹭鸶,在一片裸露的沙滩上啄食
浪花之吻,是否点燃你的怀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