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282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金迪诗歌奖参赛作品选 (154) 金指尖(2)

(2013-04-03 22:51:51)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推荐词:这是金指尖先生投送的第二件作品,老实说,我感觉比第一组好,好很多!这应该能代表诗人金指尖先生一个时期的诗作水准!此二十首诗作语感追身,画面体贴,从内涵到外在形象,我都喜欢。--- 金迪

 

 

  金指尖的诗歌二十首

 

◎走在寻春的路上

 

我看见一双眼睛在收拢翅膀

水做的歌谣,让我步态微醺,如此相遇

女人江山稳固,男人的船注定沉没

手捧青稞酒的王,为诗经一个词,追溯前世

什么才是真的痛,我打开寻根的眸子

迷失在春天的路口

 

掌上的春色还在上升

燃烧夜色的蘑菇开在胸前,薄凉之薄藏在身后

不谈诗也罢。沧海暗渡

水声被弄得很响,翠绿如闪电飞过

暗河潺潺,除了鸟鸣和倒影,青山四面环水

扦插的植物全部暴露

 

只要一杯酒就够了,草地潮湿

萤火虫划亮银河的水面,寓言的手指如期而至

三月,在饮过的酒里谈论春色

我将花瓣贴近心口,裱一枚收藏的邮票

河水便涨起来了,牛马下地耕作

星子和月色在旷野发芽,开紫色的花

 

我在霞光里坐定,伸手抚摸桃花的脸

笑声里飞出怀孕的蝴蝶

2013.3.15

 

 

◎我的梦,多么的小

 

我的梦,是多么的小

月色刚刚照到窗前,转眼就溜走了

还没有看清窗下的人,草色就悄悄绿了

从青到黄,仿佛一夜之间,秋就到了

还没有走出月光的吵闹,去装饰我的江山

芦花已飘上头顶

 

我的梦,是多么的小

从梦中走过的露珠,住进去就难以脱身

其实,我只希望

我的江山多一些绿,少一些荒凉

我的江河多一些干净,少一些污染

我只希望

每一片衣不蔽体的黄土都披上绿装

每一条污浊的江河都重新纯净明亮

 

我的梦,是多么的小

小到只停留在地球内心,大地表面

只想做一株草,绿遍大江南北

只想做一棵树,净化千山万水

然后永久地爱惜

小到像生于石头上的石头,比起

到处流浪的野火,更容易回到故乡,回到

21世纪美丽的中国

2013.3.9

 

 

◎给我一片雪是不够的

 

给我一片雪是不够的,我要的是一个梦

一个关于春回大地的梦

给我整个冬天,我会反复推敲前因后果

被冻和解冻

这暗示的力量也是不够的

一些非正向的事

一定要有一些抗议来重复一切假设

谁能还我一些青春就好了

就像春回大地

我可以放弃全部的成就、地位,还有金钱

就像这个冬天

透明的眼泪和眼泪里漫天飞舞的骨头

触地就化了。我想

在一只鸟怀孕时,我也会融化

而你一直原谅,只想我们回到同一棵树上

生养春天

2013.2.6

 

 

◎羡慕一只赶春的鸟

 

雷声一响,天就高了

这个春天,总要出去踏青吧

干净的机耕道在等待一场桃花雨

一边是高处垂下藤萝,一边是三月敞开门扉

我不知道,用什么来诱惑你的目光

一串串花蕊,挂在风中

花儿们怀孕的声音,与心跳相似

我只想与你坐在同一张宣纸上

倾听大地回暖

不想惊动贵如油的雨,却在惊动唐后主的词

那些惊艳,阳光轻舒羽毛

一只率先醒来的白脸画眉撩开一帘幽梦

它歪着脖子,大声告诉我——

春到了,我要歌唱

 

此刻,我不得不羡慕一只赶春的鸟

它,让我久久停留

2013.2.23

 

 

◎立春

 

翻过嗷叫的西北风,立春一页

残雪未退,仍然盖棉被着长裤的天幕

抱着冬的脚后跟不放,它时不时摇动令旗

纠集寒霜和飞雪,继续加固

道路的白,山头的白,模样简单的村庄的白

 

捂了一冬的面孔,泛出雪一样的亮光

回春的唇语,等在石阶上。太阳懂得读唇术

时常不肯露面,月亮举着弯把子镰刀

割下一些白头翁的闲言碎语

 

但也有一些美好的事发生,比如

比红嘴鹤更富诗意的粉刺,就灿烂了许多

这些泄露青春秘密,时青时白的山丘

青时有心事结痂,白时被阳光照亮

2013.3.9

 

 

◎我有一个小秘密

 

我有一个小秘密

我听到暗夜一些巨大的响动和喘息

春提着红肚兜向我招手

她手握闪电,故意在云端咳嗽

我追着春风的影子,与一棵树搞小浪漫

那时她刚刚换上新衣,穿上花边裙

我轻轻搂住她的细腰,吻了又吻

她不会嫌弃我指节粗糙

一只小花猫跳出来,在草丛疯狂叫春

我像情敌一样,踢它一脚

它干哭几声,不了了之,眼角没有泪痕

我知道,春心广阔,河床宽大

但我的小秘密只有一个

就是热爱,爱一棵树,爱一只鸟

爱春天,爱一切可爱

2013.2.6

 

 

◎铜箫上的唇印

 

种子发芽,那时春天真的太薄了

一切刚刚开始

阳光清脆如初生婴儿的第一声啼哭

我换一种方式出门

不敢轻易脱下一冬都在咳嗽的旧装

不堪回首窗下蹑手蹑脚的疼痛

一只铜箫

它至今还保持一种献媚者的姿态

那锈在上面的失血的唇印

三十年没有发声

我已说不出朝秦暮楚

那些,因窒息而死的蝴蝶们斑驳的名字

从早春到遍地风花雪月,全靠

半片月牙充饥

2013.1.18

 

 

◎一粒麦子

 

一粒麦子,一粒翻山越岭

走过数千公里路程的麦子,孤零零的

躺在书房的案头上

 

它从巴山深处,从父亲的某处行装

或者某个衣袋,夹带而来

仅此一粒,带着父亲的体温和泥土的旷味

 

仅此一粒,若大一座城市

仅此一粒麦子,一粒不能充饥不足喂鸟的麦子

这是多么的孤独

 

就像我强拉入城的父亲,失去了

相依为命的大山、村庄和骨子里的劳动,失去了

鸡犬猪羊和漫山遍野生动的麦子

 

一粒麦子,孤零零的。我当宝贝珍惜

却无处可藏。我找一个干净的花盆把它种下

整座城市,开始生长一株孤独的草

 

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错误

好比父亲一走,整座城市变得空空荡荡

2013.2.23

 

 

◎蛇.圆

 

乡村,野味馆。圆

一群诗人,腰与蛇一样。一张餐桌

与诗人一样,圆

 

蛇,在圆圆的盆里

诗人,在圆圆的桌旁,举圆圆的杯

把酒喝进圆圆的肚皮。一条圆圆的蛇

在圆圆的嘴里吐圆圆的肋骨

 

兴高采烈是圆的,划拳猜令是圆的

吃蛇的心,也是圆的

微醺的脚步,与蛇生前一模一样

歪歪扭扭,走出一条直线

2013.1.7

 

 

◎孤独

 

一百年前,或者更远,孤独

只是种子的种子。那时,爷爷和奶奶

或许恋爱,或许婚嫁

他们把寂寞,贫穷和饥饿,拼成一张床

抵足取暖,肠子贴着肠子

肚皮挤压肚皮。在孤独收获孤独之后

生长一个基因

 

六十年前,或者更近,孤独

骨瘦如柴,倒在一口生锈的锅前,爷爷

将自己的孤独扔给奶奶。奶奶

开始一个人,消化两个人的孤独。这时

他们的孤独,开始在父母身上

反复发作,并且开花,结果

我在父母体内,珠胎暗结,面黄肌瘦

 

二十年前,我把孤独传给儿子

二十年后,儿子把孤独还给我

而今,孤独进入老年时代

2013.1.15

 

 

◎冬至·银杏

 

冬至,一场冷雨上演悲剧

银杏掉得一丝不挂,像一群无辜的上访者

在街头和广场流浪。夕阳就此西沉

不等靠近,一群鸽子从西斜的红霞飞出

使劲拍打惊慌失措的翅膀

 

这些树来自郊外,或者更远的地方

风如刀,金黄的衣衫被一层层剥下,挫骨扬灰

像无数幽灵飘在不归路上的魂

它们低头呜咽,到处寻找回到春天的路径

我从左边树下穿过,从右边说出叹息

 

在冬天,也许裸体是必须的

我不知该怎样伪装,回到阳光下,说服它们

接受季节的伤害,或者承认

我的悲愤

2013.3.6

 

 

◎曾经

 

曾经已然遥远,那是一顶

抬过岁月的旧花轿,坐着我们的青春

我更希望它是一座旧房子

里面坐着失散的情人

一些话,交谈之后就遗忘在茶几上

不曾陪她们去草地歌舞

却愿意在雪地升一堆篝火,用温度

和她们直接对话

拥抱、亲吻、热烈地抚摸,甚至做爱

我不会打开崇拜者的来信,只想

用半只死亡的眼睛

再一次唤醒她们内心的火种

用半只活着的眼睛,照亮她们的身体

让她们像一只上架的蚕

通体透明

2013.1.18

 

 

◎秋风躲在日子另一面吸毒

 

我一直希望,月亮

也有吟风摆柳的腰身,一直希望

母亲的脸,在我手心返老还童

这些意象,像小时候外婆门前的童话故事

星星吻着摇篮边的小调。那时

外婆健在,母亲像一朵向日葵开得正旺

 

一束青烟将母亲带走的时候,已是秋天

我骂秋天得了红眼病

此刻,我坐在岁月的正面思念母亲

回忆与秋风比肩。我看见秋风

躲在日子的另一面

吸毒

2013.1.29

 

 

◎黄昏和鸣

 

在一次聚会上相识,对诗歌的钟爱

一个男人和一女人是一致的

 

茶园出现短暂的宁静

这一刻,我所拥有的云霞和飞鸟

你也拥有

 

一棵树和一个人的花期不同

鸽哨里古典的元素,像砖缝的芨芨草

从远处绿到你的脚边

 

青苔在湿滑里越陷越深

我不敢仔细看你。阳光在黄昏里挣扎

用一杯清茶的汤色表示疼痛

 

参佛诵经,我们中间有一千年的光阴

露在草尖上向我兜售一颗蓝星星

我打开旗袍,为文字疗伤

 

根已埋在窗下。不需触碰前世

鼠标一点,像百度、谷歌、必应一样

我会找到你的今生

2013.1.1

 

 

◎蓝梅

 

一朵比名字更蓝的梅说

“灵魂和肉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①

如佛之心化为万丈伽蓝之光,神圣,纯粹

你看挤满红尘的目光,苦难和虚妄

都,蓝透了

 

每次被这蓝浸染,或者清洗

我都会小心翼翼地收藏、调色

而真正懂得这蓝之人,早已在500年之前

用透明的忧郁装潢画布,一笔一划

都绘成一幅,生命的暴动

 

嘘!不要惊动她

梅之蓝,微风一遍一遍为之倾身

一个理想主义的高度,爱过的,都懂

不懂的,也爱过

 

注:①摘自Blue蓝梅微博简介

2013.2.5

 

 

◎喊秋

 

秋天深了——

秋风高起来,一声悠长的吆喝落地

漫山遍野,枫树便红了

这血色浪漫,是喊秋姑娘

捧嘴掀起的无边的风暴。层层叠叠的红

斑斓,透明,多像星星点灯的秋波

有温良的品性

 

秋天深了——

秋水低下去,风情万种的目光涨起来

我想,等到我高寿的时候

也像这喊秋姑娘,借丽日下一块风水宝地

立地生根

也像这满眼的红,把血性留下

多好

2013.1.16

 

 

◎买栀子花哟——

 

三月桃花开,五月栀子白

 

买栀子花哟——

一声悠长的吆喝,为一个季节轮回

赶制一盘可口的奶酪

 

是谁,在桃花扇上做梦

我坐在五月门前,回忆十年,或者

二十年前的事

 

月色对面,一个女人安营扎寨

我像一只走过沙漠的骡驼,张望、潜伏

磨亮锋利的牙齿

 

我一直在说服,手搭凉棚的

知了,蟋蟀,哼哼唧唧交欢的瓢虫和

驻扎体内那个偷窥者

2013.2.25

 

 

◎风景

 

吻,是初恋的点心。零点在远方

谁是谁的敌人,谁是谁的朋友,谁是谁的自己

无人彻底分辨清楚。正如

夜色给别人设置障碍,人类给自己设置障碍

寻访风景的人终被风景遗忘

 

生在秋风里,伤感的人便是孤独的人

孤独即风景。像高阳下的草原,只要有牧歌

只要有甘露渗透大地的小河汩汩地流淌

就会懂得死神,懂得珍惜

只要内心干净

风景,不需要解说词

2013.1.17

 

 

◎白的意象

 

如果硬要找一个理由,用一个意象表达白

那就是雪。我怕她像前身

再次落入别人掌心,像流霞、月色和星光

从指缝溜走。如果硬要追问

烦恼的根源,最深的疼痛是期盼

谁愿像雕塑一样活着,让生命成为

在时针上空洞的回声。不

我要像一片雪,回到空中,我要飞舞

与你一起,用插叙和倒叙,碰撞

石头上的火种

2013.1.30

 

 

◎我在青铜上还魂

 

我梦见蓬头垢面的魔鬼

它们青面獠牙,像张牙舞爪的黑暗

把阳光消磨得一干二净

而诽语,总是拖着妖娆的身材逶迤而来

把大片谎言和谎言在内的沮丧留给我

我想象着黎明一张的脸

 

无数苍生,努力在空调的喘息里

安置自己的肉身

我将一个响亮的喷嚏忘在红尘

用身子擦净一枚路旁的小石子,像擦亮

大地之眼雪亮的眸子

无数面镜子招摇过市,生动地吹捧

 

魔鬼,会在火烧云的预言中显形

我在青铜色的孤独里还魂

2013.3.8

 

◎沙漠,风之脚印

 

风过大漠,深处的脚印,细软、蓬松

那一排排一层层复式的,铺叠得整整齐齐的细波

诗歌一样干净,肌肤一样亮如幻想深处

海市蜃楼设下的陷阱,这让我想起

微风吹过罗布湖优雅的细浪,它们是两张

不同质感的画布,一个干净,一个透明

 

我常常置身这大漠深处的美丽,看它怎样

复活幼童的嘴唇和口语

没有往事,没有回忆,也没有忧愁

只有,神赋予它们的想象,赞美或者批判

这是地球的另一个肉身

生出无端的感动,或自寻烦恼的理由

      

而沙漠真正的传说,来自胡杨

一千年不死,一千年不倒,一千年不朽

而风过之后,空明、旷远和安静,也一千年不倒

它们绝不会自伤,只有人类,总是埋怨,悲观

在大声的辩护里亮出锋利的暗器

这让我们产生敬意和惭愧

 

风过大漠,我只想在一幅画里安静下来

或者继续怀旧,与岁月相安无事

2013.3.3

 

作者:金指尖,本名:周剑波,《新诗》栏目主持,《文学月刊》编委、《零度》诗刊副主编,《诗网络》栏目主持、《中诗简牍》总策划,作品散见中国诗歌、星星、绿风、诗潮、诗林、新诗、西部作家、四川文学、文萃、作品、金融文学等数十报刊杂志和当代精英诗人300家、中国当代短诗选、中国新诗精选300首、2009-2011最佳网络诗选、2011年度中国诗歌读本、2012年诗歌年鉴、中国短诗选编、中国诗歌年编、优秀诗歌范本、西部诗歌选粹及中国诗人年选、中华文学年选等十数种文集和选本。

Zjb_4980@qq.com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