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482
  • 关注人气:6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存:《博客文学》博客好诗选展(第三期)

(2013-02-20 09:30:18)
标签:

真相

金指尖

博客文学

好诗展

玻璃心

分类: 转载

转自《博客文学》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037ab2b0101aqqz.html         

本期编辑/李翔  http://blog.sina.com.cn/lixiang750623

本期诗人:白公智  杲继普  金指尖  涉    蓝色星空  肖华辉  西  禾  特  (排名不分先后)


       还  

          文/白公智


我一生只有两个愿望,以前一直想着
远游。怀抱一本书,被风吹出小山沟
一路走州过县,翻过了秦岭
翻过我十年寒窗梦。书里没有黄金屋
也找不见颜如玉。只有一床薄棉被
包庇我的寒心,只有一口破木箱
收藏我的生活。娘一针一线缝补
一个穷家小户的漏洞,一把棉花
就打发了我一生的温暖。父亲一榫一卯拼接
一个山里娃儿的前程,几块木板
就夹住了我的命运。我像一只蜗牛
沿着箱板上的木纹,爬过了大半个
祖国山河,消耗了几十个春秋
生命的轨迹,仅仅呈现出小半个
驼背一样的弧线。像一把弯弯的镰刀
父亲挥舞了一辈子,父亲挥镰的姿势
无比优美,构成了故乡全部风景
招我还乡。第二个愿望就这样风生水起
在宿命里一个转身,我的双脚
一只踩上了阴影,一只掉进了深渊。

http://blog.sina.com.cn/bgz1170437368

 

       没有姓氏的落叶

           文/杲继普

 

没有姓氏的落叶
就像是一个人  渺小得没有自己的姓名

 

秋风还走在路上
不要说那些松柏  浓郁着自己的品格
不愿改变  自己的  哪怕是一丝的颜色
就是那些已经预感到自己将要离开枝头的树叶们
此时  也没有一丝的张皇  还鲜艳在透明的阳光里

 

秋风还走在路上  秋风还没有真正的到来
只是暑热渐渐的淡了
就像是一场战争  激烈的战斗已经过去
枪声稀了  弥漫的硝烟也渐渐的散去
那些没有姓氏的落叶  就已经随一场晚风飘去
那样的渺茫  那样的不知去向

 

没有姓氏的落叶
其实  也青春过  也鲜艳过
也曾借着春风  努力拱出希望的新枝
在美好的阳光里  舒展自己  张扬自己
那些没有姓氏的落叶  你不能说
它们不想和浓荫密匝的绿叶们鲜活在一起
而轻易的飘然离去

 

那天  我在东北以北
我在一座烈士陵园里
那么多人的姓名被勒写在铿锵的石上
然后被写进共和国的史册里
而在  陵园的一隅  却有几块无名氏的字碑
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更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谁
鲜血洒在疆场上  青春的生命锵然倒下
也不和这个世界说一声再见就走了
更没有给谁  哪怕是自己身边的草木  留下一句遗嘱
流行流过天空  还闪烁着一缕夺目的光芒
却没有谁知道  他们生命里曾经有过的光辉

 

于是  我想起那些没有姓氏的落叶
也青春过  也曾在生活的天空下生长过自己
也曾为新升起的太阳亮出自己鲜嫩的掌声
努力为生养自己的土地  投下哪怕一小片的绿荫
却消失得那样的茫然  那样的杳无踪迹

http://blog.sina.com.cn/jipugao


     玻璃心·意象

           文/金指尖

 

不知玻璃墙后面的世界

朦胧来自光学折射,或是地平线的远
那些月色下行走的往事
读不懂三十年前朦胧诗的意象
与一场猎奇的,或者泛滥的诗歌流行病
也分辨不清,语言的高处和低洼
有什么不同,阳春白雪与玻璃的透明
谁清谁浊

 

我停下身子,割让剩下的自己
发现最容易打碎的,是那颗心
这面横在欲望与秩序之间的玻璃墙巨大
只有地平线上冉冉而升的梦呓
能粘合它的坚韧,清洗它的明净
好在尘嚣已被另一块玻璃堵在斗室之外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充当凶手的
一定是自己的比喻

http://blog.sina.com.cn/ngzjb


      暗送流年
           文/涉尘

 

伊犁河  现出春天的眉眼
雪花现身的方式带着春天的影子
隔三差五访问这一流域
符合季节的尺码
行走  带着欲说还休

 

二月鞭策的符号
从沉默的底部打捞
现实也仓促
风行  云生  水走
那些肯于沉淀的蓝  深邃
我在宁静的时光中打坐

 

封存所有年谱暗送流年
速度  不增不减

http://blog.sina.com.cn/ziranzhai2011


       
 
       文/蓝色星空

           1

 

一些奇思怪想之后,一些有关
宇宙和未来的想象之后
我步入房间,夜的水从头顶漫延下来

            2

窗外,星光如纯粹的声音覆盖庭院
目光之外传来的呓语,叶片上尘埃跌落的
声音,以及小草破土而出的响动

            3

这熟悉的小路。由于月光
升起的一切,在这样的夜里
向后延伸的路,在脚下,一派清晰

http://blog.sina.com.cn/u/2998115934

 

    雅鲁藏布峡谷

         文/ 肖华辉
   
在雅鲁藏布大峡谷
我等一棵青稞,喊我
我等一株雪莲,爱我
我等一米阳光,吻我——

 

在雅鲁藏布大峡谷。我遇到
一块曾经死于癫狂的石头
我的笔,能否抵达它
灵魂的伤疤——

 

或许。还遇到三五成群的牦牛
慵懒而散淡地走着,它们和我一样
——头顶,神灵
左眼,观山
右眼,望水
它们。生为佛,死也为佛——

http://blog.sina.com.cn/19800910dgyr

 

        慎  
             文/西禾

 

在小区的篮球架上吊死的中年女子是个久病不愈的人,她每
天在小区里慢走,被后生们说成慢得要死的人。相信一个执意要死
的人选择吊死是慎重的。相信一个要把自己吊死的人,选
择死地时也是慎重的。相信任何想要吊死自己的人,首先要
慎重地考虑找棵树。相信这个小区里显然找不到一棵像样
的歪脖树,于是她慎重地选择了篮球架。相信这件事情只能在晚上
完成。相信任何吊死的人都会慎重地做同样的鬼脸。相信那晚
执夜的保安真吓得尿了裤子。相信她会在今后的日子里一直伴着
鬼脸慎重地注视那些打篮球的后生们,并透过后生们活蹦乱跳的身影瞥一
眼她住过的三楼阳台以及尘世中已经发生的和正在发生的事情真相
相信那些打篮球的后生们也是慎重的,因为同样找不到一个像样的篮球场
他们只能一如既往地硬着头皮往这个致命的蓝筐里
投出命中的好球或者坏球


http://blog.sina.com.cn/u/2715784234


         关于雪

               文/特爹

 

这是冬天的话题
词语翩飞
风拉下冷峻的脸
一只天真的雀鸟
埋头数着脚丫

 

蚂蚁在自己的宫殿里燃起壁炉
热议着开春出任的头领
各自思索  在下一轮迁徙
如何站队

 

一切的一切
在一张白纸下密谋


http://blog.sina.com.cn/tefu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