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93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零度诗刊2012第3期初选稿(金指尖)

(2012-09-12 15:05:18)
标签:

诸葛亮

小于

宋体

虫声

秋天想起海子

分类: 诗领地、新诗选稿

 

虫声(外二首)

唐诗

如果虫声大于手掌

那整个暗夜

我就无法抚摸

虫声总是愿意小于村庄

因为它们知道

一旦虫声溢了出去,那一定

会响错地方

偶尔,虫声也红如枣子

悬在蒂上

轻轻地摇晃……

 

我的记忆放错了地方

     

常常,我的记忆放错了地方

我把一树桃花放到了

悬崖上,我把翠绿的鸟声放到漆黑的夜里

我把纯洁的百合花放到了

不干净的瓶中,我把

蛇的骚动放进了平静的湖水,我把

爱人似的鱼放到了干旱的石滩

我把饱满的月亮放到了床上,我把高悬的云朵

放到了低矮的刺前,我把

梅的暗香放到了

那个遥远的人的诗边,我把唐朝放到了

2012年的春天,我把故乡放到了

火热的唇边……总之

就像指引幸福的手拨弄了方向

就像露珠在我头脑中

一阵乱转,然后

泼洒出来……

 

致诸葛亮

 

诸葛亮,一听到你的名字

我内心的各个角落,便一齐亮了。崇拜亮了

敬仰亮了,怀念亮了,连遥远的

隆中的那一声鸟鸣

也亮了。在亮中,我为你起程,为你赶路

为你到达。在亮中,我打开

史册和《三国演义》

打开热泪,让自己变作一粒粒金光熠熠的文字

把你赞美,把你颂扬。在亮中

 

我读你的《出师表》

牢牢记住了光照千秋的八个大字:“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在亮中,我明白了

什么是伟大的谋略

什么是可耻的阴谋。在亮中,我清楚了

什么是浅色的死亡,什么是

深色的悼念。在亮中

我看到了真正的黑暗,真正的灿烂

在亮中,我听到高处

发出一种声音:一个人出名了,一个地方就出名了

 

诸葛亮,一听你的名字

我内心的各个角落,不仅一齐亮了

而且响了,像五月的雷声裹紧虫声

在天空和大地,轰隆隆地滚动……

 

 

给母亲

 

◇河北/ 云水

河北省沧州市工农路41号华北油田二部机修厂人事061000 贺云水)

 

跟着夕阳回家,就能看到你,母亲

你在园中种花,茉莉,绿萝,米兰,栀子和杜鹃
这些花开了,这些花已经长大

你在它们中间,你的手中持有海洋和光线

你抬头看到了我,我轻轻唤你

母亲

 

我俯下身,再一次聆听你,母亲

你已垂老,坐在夕阳里
面前的青山和河流你已看懂
你是一抹晚风,安抚着世间的善,和美

现在我贴近你,你是我的婴儿

母亲

 

每每这个时候,劳作之后的片刻静谧
我在镜中端详自己

眉目中的,额头上的,嘴角边的,雀斑上的

那散漫,那清淡,那一只白鸽子的低翔

我就是你,母亲

 

除了胸口蚕豆花大小的甜味,除了孤独

我只爱着你,母亲,我只爱着你就够了
比一比在风中走丢了的紫云英
比一比被荆棘刺伤的小羊
比一比芨芨草、蜜蜂、蝴蝶,和山顶上
单薄的白云,我多么幸福

你把一生的光明都给了我,母亲

 

中年的风掀动我的衣角
我依然说不出爱你,母亲

你给了我河流的梦想,你给了我土地

我一边奔跑,一边播撒
当野樱花开遍我的暮年,我停下来
依然说不出,爱你,你在我的身体里

母亲

 

孩子,写首诗给你(外二首)

 

雪馨

 

孩子,写首诗给你

 

乖,如果可以重新选择

多想让你还原成我体内的一滴血

我不用向你伸开双手,说

宝贝儿,别怕,来,走一步……

你也一样会跟随我的心跳

步履铿锵

 

乖,如果可以不用选择

你一定会提着长虹剑跳着蜡笔小新的舞蹈

念着穿越,念着修炼

把玄幻一步一步逼上巅峰

任由一群羊和两只狼在你的童年里

安营扎寨

 

乖,如果一定要选择

我愿以母亲的名义

守护鱼儿的清泉,守护白云的蓝天

守护宝贝儿走过的每一寸土地

让你任何时候都可以目测出

足迹的深度

 

仲夏夜

 

决定与你在芦溪河畔落户之前

我曾问讯桃花

江湖的水与龙泉山的水哪一种味道更好

桃花有些顾左右而言他

——秋水甚好

 

于是,杨柳岸

晓风搁浅,灯盏苍凉

你低开高走,撒下一把碎银

残月就有了波澜

江水汹涌着,生出那么多饥饿的鱼虾

 

流萤还在赶路

就让我用素颜叫开水路吧

一步一步求证,断粮的根源

只请你别怨我

带走了栀子的白,还要踏碎荷花的影

 

 

写给故乡

 

想到你时

总是会低头,弯腰

抓住自己的影子

追问一条叫着嘉陵的江

去了哪里

还有那些走下渡船的人群

为何要让姓氏留守

失去重心的名号,只能不断投宿

 

也曾念着你,反复回味

母亲从深井里一节一节拔出竹竿时,木桶

溢出的欢呼雀跃

也曾念着你,心怀感恩

把每一个节日都过得

与你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绊

也曾念着你,不断忏悔

只能把关于你的记忆作为午夜点心

细嚼慢咽

 

所幸在与你为数不多的重逢里

你都那么慷慨

以至于在我青春耗尽时

还可以有一捧满含泥土味儿的文字

在我的身边,开出花一样的炊烟

 

蔓延(外一首)

重庆子衣

402786 重庆璧山广普小学 何春先

 

还有一些未曾说出的话语,以无声的绿意
朝着你的方向蔓延、生长
这样的时候,不想再过多地提及
这个时代的灾难、悲伤
也不想加重生活中,一些难以说出的烦恼
只有葱绿的阳光。只有轻松笑语中
没有完全说出的祝福
以及希望

如一条轻轻柔柔的绿藤,要以更温柔的气息

无声地,蔓延到你心上

 

《问好陈哥》

 

问好陈哥,问好彝良,问好灾难中的祖国

一首诗展来的祝福,惟有平安!

 

几行诗句连结着的,只是希望!

只是牵挂着陈衍强诗友的彝良

能在地震之后,坚强起来!

 

帐蓬,灾民,救援物资,垮塌的群山

熟悉的疼痛让我想起汶川,想起青海玉树

想起灾难频频的祖国,有更多诗人在经受苦难

有更多人民,在灾难中认识着自然

 

祝好陈哥!祝好彝良,昭通!

祝好地震火灾车祸不断的祖国!

疼痛的伤口,年复一年,重重叠叠

内心升腾的希望与祝福,也

连绵千里万里,连续不断!

 

 

 

真相(外一首)

 

◎梁文权

(河南省长垣县苗寨镇梁寨村卫生室,453417

 

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一场雨,是罪魁祸首

平房顶,也就四米的高度

一层绿苔,雨是润滑剂

都怪栏杆太低,你脚下打滑

一场悲剧,发生在

眼皮底下

 

享年48岁,赔偿60

棺材是柏木的,一万元一口

儿子刚结过婚,哭时没掉泪

据知情人透露,孩子

是抱来的

 

我愿做一株小草

 

我愿做一株小草

在这个秋天,最后的日子里

结子,并形渐枯萎

让一阵风,或者一把火

安排自己的后事

 

这个秋天,不同以往

我不再顾及太多,心生惶惑

我摇曳着风,让风远走

在一个,叫做故乡的地方

安营扎寨落地生根

 

《秋天,想起海子》 (外一首)

 

如云飞过

(地址:225001  江苏扬州市兴城东路57号二楼烟草稽查大队)

 

其实,在你出生前
你的母亲就与秋天指腹为婚
草原和麦地
是秋天生下的孪生姊妹

当我在南方的秋天里
走近一片落幕的村庄,以石为桌
走近一本诗集
走近忧伤如骨头一样冰冷的铁轨
她们正坐在北方的篝火旁
诵读,你写给她们的
滚热的誓言

 

《追赶三月的海子》

风把昨夜的草原染肥
三月,在一场烟花雨里撤退
千丝万缕的不舍,扎进春的心窝
扎伤一只行走在草尖上的蚂蚁

五亭桥畔的琴声,被一首诗沾湿
德令哈草原的响鞭抽打出
殷红的花朵
一位追赶三月的诗人
打马而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