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746
  • 关注人气:6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门与薛涛:跨时空梦回(组诗)

(2012-06-22 00:20:04)
标签:

薛涛

望江楼公园

古银杏树

安史之乱

杂谈

分类: 诗歌
文/金指尖


 
望江公园的门,开了
在锦江南岸之西,我无辜地眼睛
被一束青芒划伤。一个公园两个主题
就这样,一张二十元门票
将薛涛诗歌陈列馆,人为贴上了
廉价的封条
 
翠竹环绕
诗人的骨骼和头颅,朽而不老
九眼桥下,波光月影,被鱼拥抱几回
又被游人的目光亲吻几回
只有望江楼知道。这紧锁诗人的门哟
它是谁的嘴?
 
上山的路总比下山的路宽
这铁血的锁哟,进去总比出来难
 
 
门  

 
给千年银杏喂奶的月光,何时超渡
生长铜绿的石阶?
文字饥肠辘辘,谁在历史的青砖中
取出唐朝肉身,喂养今人目光?
因果,露出菩提的核
从望江楼瘦身而过,神坐在楼中
与人做着同一件事
诠释幽怨,种一些树,贴上文化标签
价值二十元人民币
 
二十元是一张度牒的船票
高墙长发披肩,门锁幽闭,门庭挺着乳房
那枚前朝的果子,饱满如初
香消玉殒的诗人
从浣花溪到望江楼公园,新土旧墓
埋藏了数千诗行
余九十诗文,轮回半枚旧时光
而今,薛涛起身
高出一堆遗骸,轻于一张门票
 
 
望江楼

 
因江而建,因水而生
一只历史的大眼
目光如炬,专注于两江之水,千年
千年屹立,柳笛飞萤
被渔歌打捞上岸的影子,一直浮在
陈列室的几案,低头沉思
望江楼
望江流
一些游人走过,说起你最后的高度
 
我冥想的时候
风吹过楼顶,也吹过墙头的狗尾草
吹乱了
传承的根,攀升的旋梯,历史和文化
一会向东,一会向西
是楼顶天空低,还是江心天空高?
收紧翅膀的白马,已随波远去
望江楼
望江流
脚下的棋局,谁更擅长对弈
 
 
薛涛井

 
从一座楼到一口井
漫漫长夜,烛光在一滴井水里
清晰或者消融
霜晨明月,长空雁北,新桃换作旧符
孤霞在濯锦吟诗的翘角上凭吊
满园子翠竹葱郁着
往者如风,那双浣花的手呢?
 
如今,井上了铁栅栏
太阳每天对井梳洗容颜,那样子
像一张发光的脸
绕栅而行,观瞻,追忆,女诗人的吻迹
被风干,一辆年代久远的马车
饥肠辘辘,它低头吸食着
唐代的体温
 
银杏树千年的绿,越陷越深
从长安到成都,诗人遇见诗人。我遇见你们
一个故事终结,另一个故事开启
枇杷门巷,一滴悠悠之水
钟一样撞开失血的唇,敲窗的回音
何时再入房门?托身相许
月高还上东楼
 
 

 
一蓬竹拥着另一蓬竹
今朝拥着前朝
这一千四百年前的风雅旧事
这青翠簇拥的新土旧冢,前朝遗笔
而今属于谁?
 
不能忘记那张干净素服的脸谱
一蓬竹拥着另一蓬竹
凄风冷雨,孤独寂寞,一叠旧韵
不再有堂前燕来访,大觉长眠
是否更加孤独?
 
不知乐籍上那盏酒
元稹、白居易、张籍、刘禹锡、杜牧在哪里
浣花溪上,十色彩笺和彩笺上的花容
着女道士装束的碧鸡坊和吟诗楼
它们在哪里?
 
谁告诉我,可否请更多的人
植下更多的竹,让这诗魂归依的故园
更加干净,宁静?
三尺风语,零度水温,请推窗对月而坐
掏出锦江水,再次浣洗
内心的花雨
 
 

 
梦入三月,时光交错
已是桃红柳绿,清风又做低温姿态
谁在长满睫毛的窗下
手握残阳,指尖如血,复活的喉腔里
一卷旧稿,黄昏起身相迎
这流连如此亲近,薄薄红唇上
一片薄薄的雪融化
 
那一袭唐丝小袖
云冠高耸,绣木芙蓉的芒鞋
长出一帧公园800年丽影。撞钟的黎明
入怀温暖,谁错把今人当古人
不施粉黛,春天照样在手心发芽
浣花溪不流
 
在岁月丢失的
站台,我顺手取下一卷诗简
顺江而下


再进公园

五年前,我用二十元人民币
到望江楼公园参观薛涛纪念馆,然后
爬上望江楼望江。在那里
我拥抱一个女人
红颜滴水的情怀就此化作春天
就此叩拜文昌帝君,祈祷保佑子嗣
考一所好大学
 
今天,我用十二元人民币
再次买通这座公园大门,谛听一场
竹文化节薛涛诗歌朗诵会
那么多空凳子空在意料之中。我不敢落坐
怕闭上眼睛,就会在
薛涛井题字里鼾声如雷,与古银杏树永远
品字排列
 
一群男女走过,时装华丽
傍着“重点保护,请勿靠近”栅栏照相
翻栏而入,搁上井沿的脚
在遗迹湿润的唇边,在历史的豁口
学魔鬼嘻笑。时钟用断落的小指
推醒我,更多人从围墙角下走过,步履
在十元人民币之外
 
 
锦  
 
因濯锦而名,花重锦官
濯锦的女子是谁?
望江楼前,府南二河在合江亭下
合流东去。千年不眠的眼
朔水而上,古长安的影子,挂在远方
万里泯江与八百雪山、千里平原相联
李冰和他的都江堰,流水汤汤
雁影横斜,白鹤停在浅水觅食
浮在水面的光点,被风吹乱
小灯乐弦,悠悠唱词
正从安史之乱的马背赶过来
那只浣花的手
浣洗过大唐新宋,明清彩车,今天
依然在弦上。千古美文,采春,玄机,李冶
也在弦上。唯独江水如梳
淘去了帝王龙袍,达贵新服,布衣荆衩
哦锦江,还是那个锦江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