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93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零度2012.2期选稿(金指尖初选)

(2012-05-28 00:00:02)
标签:

雅罗斯拉夫

花溪

旷野

毛瑟手枪

长歌当哭

杂谈

分类: 诗领地、新诗选稿

 

乡村记事(组诗选四)

 

贵州◇朱永富

 

土地

 

其实,我该想到一枚果实

内忧外患。有一个农民

拖泥带水的晨昏

更多的时候,像一块方形的烙饼

挤走多余的水分

气流。让饥饿者难于呼吸

黑色的城,住满草木的忧伤

尸骸和颅骨

传说有多久了?

我捧着度牒的经书

读一首混沌之诗

河姆渡到周口店

那枚长发披肩的果子

乳房饱满,雄性的睾丸和雌性的盆腔

 

夜歌

 

带头的是父亲,迈着有力的方步

后面是祖父,祖父的祖父

更多的亲人,组成庞大的队伍

浩浩荡荡。像非法集会的蝙蝠和乌鸦

从三月的乡场,赶回一些生活的必需品

干旱的烟叶,水草,芝麻绿豆

他们打着杏黄色的火把

穿越丛林,村河,山口

用木叶吹奏山歌

考察成长的庄稼和牛羊

 

老街

 

一切无关鬼神,痛痒

阳光从八百米高空落下

流金的喧哗

瞬间淹没房舍和村庄

它似乎刻意隐藏什么?

比如叫晚清和民国的两块抹布

前后隔着毛瑟手枪和小钢炮

碉楼里的炮火停歇已久

仓房和学校之间

传来拾荒者响亮的洪钟

老木房像一曲抒情的词令

雕花的笔锋一转

间歇会冒出尖叫的高跟鞋

红发女郎咩声咩气的羊羔体

身着对襟的老头打长牌,对弈,磕烟锅

铁匠“呼呼”地扯着风箱

尖锐的铁器穿过一排排低矮的民房

从老街走过的游人

一脸书生气

左脚踩着民国,右脚踏着晚清

怀揣落第秀才的答卷

几经历史篡改

 

春耕

 

土地翻过三道,秉性就柔软许多

再用厚实的锄背砸碎流窜的土坷垃

荒草捞起来交给一把大火

草粪研碎,均匀地分配到地里

选一个春光明媚的天时

全家出动。走一道繁文缛节的工序

打沟,撒粪,施肥,下种

用锋利的锄头刨出细碎的泥沫

一沟一行地盖上。之后

布谷鸟一阵“嘀咕”,草木就绿了

阳光像光鲜的绸缎覆盖村庄

短暂的黑暗过后

种子便探出头颅,指点江山

举行封疆仪式

我愈发的热爱阳光和风雨的史诗

光着双脚,行走在温暖的填垄上抒情

学会呵护和守望

 

 

某一天,与几个特定环境(组诗)

 

四川◇雪馨

 

 

荷花池的情

 

暮春的泪一直断断续续

哭湿了那么多

初夏的夜。雪纺或蕾丝异常地淡定

在挑剔与赞美的讨价还价声里

依然可以,作壁上观

 

这座点饰蜀都北大门的城池

注定是拥挤的

商贾、旅人、游子

面孔千姿百态。我还阅历尚浅

小心翼翼地,借过

所幸还有可以通往下一季的间隙

 

微笑自雪山而来

不带西岭千秋的寒,流泻的

满是四姑娘的旖旎

再倚城阙,绝尘的马蹄声渐远

任凭落单的汽笛,一声更比一声长地

挽——留——

 

清水河的水

 

能够出芙蓉的清水

可以烹一壶好茶,也可以研一砚淡墨

含着香在掌心指挥象形文字

除了惬意,多少还会有些力不从心

三十六度的体温能否控制这错落的阵势

暂时没有定论

 

许多树叶是等不到秋天的

即使没有风,她们也会拿生命去置换

一次自由的落体

不必千辛万苦的去寻找线索

泅水也好,埋葬也罢

可以改写命运的只有自己

 

攥紧十指吧。保证充裕的水源

保持双手和心脏的温度一致

手写我心时的气定神闲,足够勇气

饮尽山高水远的阳光

拥抱千年极寒

 

草堂的魂

 

有些缘分是需要经营的

比如:与浣花溪,与浣花溪的白鹭

与浣花溪的诗歌大道

那是多次造访后才滋生出的挥之不去

 

有些因果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比如,与浣花溪仅一墙之隔的草堂、茅檐

决定在夕阳下参拜

那是从不曾言语的虔诚和敬仰

 

白驹过隙,穿越千年时光

自作聪明的掩上柴门,包括心跳的声音也拦截在外

暂时与人世隔绝

辞别秋风。去远离花溅泪、鸟惊心的湘江之上

写洛阳,写长安,写

山河依旧在

 

艾川短诗选

 

◇艾川

 

花草摇曳

 

花草摇曳

这高出大地1米有余的寂静,晃动不止

这花朵里斟满的甜蜜和忧愁

晃动不止

 

下午的时光,像盆中的水

无论怎样晃动

都不会溢出

 

花草无论怎样摇曳

 都不会蹭出大地的怀抱

 

风吹

 

风吹,风在搬运大地上的寂静

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

从故乡搬到异乡

 

有些事物,在搬运中

丢失了

像花朵,像青春

 

最后,被风搬来搬去的

只有广阔的寂静

 

敲打

 

敲打一块石头,会有大山在远处张望

我知道石头是远山的一块骨头

石头不痛,远山痛

 

敲打一枚苹果,会有一片苹果林在远处张望

我知道苹果是一种美,是苹果林制造的美

如果苹果痛了,碎了,苹果林会伤心落泪

会掉光叶子,站在秋风里不语

 

敲打一截枯木,会有一支琴躲在春天的某个角落

莫名地惆怅,会借助一场细雨

哭出内心的柔美

 

旷野

 

大风摇摆的旷野

远山岿然不动,耸了耸肩,送走一片云彩

众草扑向远山的怀抱,一部分草

扑了个空,折回来

容颜已改

 

千朵万朵花开的旷野

少一朵旷野不会察觉

少两朵,三朵,十朵,八朵,也不会察觉

自春天来临的那一刻起,就有一部分花草

开始撤退,它们用撤退的办法

把旷野掏空

 

被掏空的旷野

更像旷野

 

 

十月天的诗(短诗六首)

 

湖北◇十月天

 

◎陌生的雅罗斯拉夫油画

 

蛇一直醒着,石头路通向寺院

鬼魅不避天光,他们摸到漆匾,陶罐和玉器

 

路灯以外的时间是虚无的。

缓慢且怀有毒素,始终有一处荒凉的露水笼罩

天朦亮,短尾鼠和灰雀的家族

它们叫醒侧卧的小黄狗

我梦见隔壁的豆豆,她推开房门,在床前轻轻放下一个苹果

陌生的雅罗斯拉夫镶边的油画

他低着头,向我问好

蝴蝶样的光束和车碾声,掠过雅苑楼

 

◎白色的寓言

 

白色的沉默,在草垛,在树梢

寓言的炭火,甜品,果味,2012年附在墙上

 

一段回忆分为四季

在故乡,它露出嫩绿果肉。迷醉伐木者的眼睛

但在异地,漂泊的城池和透明的梦

像黄鹤楼下倔强的苔藓,和沉甸甸的灯笼

 

◎向左,向左

 

整个世界都在沉睡,某个夜晚的清风绕过我

被一只手牵自跟前,恍如巫术

你说“疼痛的花超度有限的体温”

出了民族大道向左拐,我喜欢的白色涂上青色

世界如此均衡,疏远与分离随之俯仰

新鲜的词汇,在唇间悬了又旋

 

◎无题

 

她试图将一块月光挪开

爬墙虎,葡萄藤,紫花缠绕着夏天

她试图说出爱,说出雨季的骚动

 

夜晚静得出奇,她的美丽一直向北

我必须趁冬季没有到达之前,准备好充足的干粮

准备好十二月的孤独

敲开冰层,和失群的鱼说话

 

◎秋天咏叹调

 

秋天的另一场自杀,仿佛自有安排

有人沉默,有人无声的哭泣

 

我拒绝和任何人攀谈

并且开始飘渺的幻觉:时间穿越,抵达,坠落

无色的风是侍从,去了又来,来了又去

来来回回,不用流泪,不用说再见

我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像灰尘飘过卑微的草,它放松的姿态让人怀念

 

◎毋相忘

 

说到美。说到孤独的陨失

更多的风景,牵不到你的手

毋庸置疑。因为天空中装满撕碎的纸屑

也一定有人在时间的停顿中

看到挥霍。

而你渐渐远去的背影,投入另一片森林

我的存在,只是瞬间

还扎根于一些事物的废墟上,等待生长

 

(430079  武汉市洪山区卓刀泉南路学雅芳邻小区18—3—1004#,何圣中收)

 

炊烟(外二首)

 

湖北◇谷未黄

 

今天的夕阳彻底破产了

我还坐在汉阳树下,那块禹功矶边

这堆石头像一些魔方

上面的咒语,在草丛里躲躲闪闪

喜鹊跳了一下

又跳了一下

浪花喜欢它的羽毛喜欢它的眼睛

喜欢它的脚印

 

那喜鹊像跳绳似的

在白浪袭来的时候跳起来

在河床露出来的时候落下去

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

把喜鹊拍下来,发到网上

这个女孩点燃香烟的一刹那

我仿佛是一座空房子

望着她手上的炊烟

把我隔在日暮乡关和喜鹊中间

 

这些死人

 

与这些死人的区别,我们都活在泥土以上

比平地高一些的坟堆

坐着一群乌鸦

它们不说一句话

迁坟公告张贴在一个人的墓碑上

这些死人,停止了葬礼

他们刚刚欢迎一个人的到来

 

我在他们中间没有找到父亲

也没有找到母亲,他们失散多年

他们一直被迁徙

这些死人习惯了兵荒马乱的日子

在泥土里安一个家,有这么难

他们行走在泥土下面

还要给泥土上面的人让路

 

祖宗啊,我真的找不到你的地址

你在荒原下抬一下头吧

就把喜鹊放在你的门口

 

现在我是人

 

小雨,切在有阳光的地方

协和医院外科大厅

我和水果坐在椅子上

水果的屁股很圆润,会不会坐湿那个位置

这个水果生病了

一个小女孩在安慰它,然后给它打针

一个没有位置的人

把身体挂在拐杖上,咧嘴在笑

他知道树上

有很多

水果的假肢

 

还有一个年轻人在忙碌

纸上罗列了一些爱心捐款人的名单

省略了所有废话,把这单子递给你看

有的人摇头,有的人木讷

我排队上电梯的时候

只对他说了一句真话

他不知道这个地方就是鬼门关

 

(430015 武汉市长江日报路2号《长江日报》总编室  谷未黄收)

 

太子山情怀(组诗选三)

 

湖北/高山松

 

太子山

 

我宁愿相信,太子山

是有太子的,三十年前

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

陪太子读书,太子

终于未能登上王位,一声叹息

从太子山未名的山洞里吹出,从春天

吹到了秋天,化作一声蝉鸣

在我三十年前栽下的那棵歪脖子柳树上

轻轻弹唱着:知了

知了

 

摸秋

 

三十年前的那个春天,我悄悄

走进太子山下的果园,刚摘下一枚

青涩的毛桃,就被果农

逮了个正着,果农告诉我:摸秋

你还未到时候,三十年过去了

那枚毛桃,也应该

熟透了吧,那些绒毛

在我一遍一遍的抚摸下,长成了

一片草原,我的心里

一年比一年,更加

荒芜,在这个秋天里

你还能摸到

青涩的梦幻吗

 

未名山洞

 

打着手电筒,带着矿泉水

我是来过这个山洞的,我们是结伴而来的

还带来摸秋摸来的战利品,有毛桃

有青苹果,还有酸酸的杏

和涩涩的梨,我们把桃核

把梨核,把杏仁都种进了那个山洞

那枚青苹果,太青了

我们要留着,让它

熟透,三十年过去了

没有阳光,那些核,那些仁

都没有发芽,都在山洞的入口

卡着,梗在

我的喉管

 

(简介:高山松,本名黄友松,60年代生人,居湖北荆州,《大别山诗刊》网站站长。作品散见于《星星》诗刊、《散文选刊》等各类报刊,曾获第二届“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三等奖等奖项多次。

通联: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太湖农场太湖工业园(荆秘路467号)荆州市凤鸣彩印包装有限公司(原太湖彩瓦厂)黄友松收,邮编:434026)

 

 

一千丈红尘,我只取一尺(外一首)

 

文/童心公主

 

一千丈红尘

我只取一尺

不羡慕那九百九十九丈的缤纷

只想拥住这一尺的最真

让你牵住故乡的纯美

于我思念绕心的夜晚

招摇在明月清辉的枝头

给我午夜迷离的灵魂

找到故乡温情的路

 

一千丈红尘

我只取一尺

不留恋那九百九十九丈的繁华

只想用这一尺的柔软

拭去故乡母亲分娩的泪

紧紧裹住你阵痛的手

传送我掌中的温柔

温你斑驳沧桑的容颜

长驻我心间火热的溶炉

 

一千丈红尘

我只取一尺

不需要九百九十九丈长街的玫瑰

只想看见这红彤的灿烂

给我远航时回眸的目光

珍藏我的亲情与儿时的回忆

纵使长歌当哭天涯云起

伴这一方动人的怀恋

航程再远也离不了你多情的牵念

 

《采茶女》

 

握一片嫩芽

托住一首诗的韵律

土地生长的文字

潇洒的写在故乡的山岗

 

叶脉上的语言

一条流畅民谣的河流

命运的鹅卵石

承载父辈趟过的河床

 

纤指牵扯岁月的缠绵

一瓣叶芽的生命

走进桃红柳绿的红尘

摇曳多彩的童话

 

握住生命与太阳的温度

给美丽一个定义

让故土的纯美多情

延伸真挚的浑厚与淳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