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593
  • 关注人气:6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金指尖近作十二首

(2012-04-19 13:11:45)
标签:

云和

宋体

男人去了远方

金沙遗址

大海的呼吸

分类: 诗歌

金指尖

 

《三月步履清脆》

 

已无法还原

二十年前那场到来的暴风雨,闪电

在目光塌陷之处,雷鸣

在黑夜幽冥之中,轰然而过的眼睛

石头开花,而桃木

正一瓣一瓣萎靡,无声脱落

这是三月,莺飞草长,落日如烟

月光静静照耀的河流上

你提着萤火虫,步履清脆

收藏了,那些掉落在草地上的

雨粒

 

《火炬》

 

我有十三支火炬

一年十二月,十二支给了上帝十二修女

剩下一支,在我的诗里

燃烧

草地氤氲

这个季节适宜缠绵

那年那月,夜色弥漫咸湿的味道

一朵向日葵,点亮我的眼睛

天空水蓝

我将半轮新月插入她的身体

一个完美的寓言

燃起第十四支火炬,两个太阳

在金沙遗址门前,相隔

十万八千里

 

《黄昏之痛》

 

谁把黄昏踏在脚下

肩着锄和犁的农人,还有

爬过山头的月

这时的黄昏在黄昏之外

它的梦已入定,一张网巨大无比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夕阳谢幕之前

哭出声的时光

那些无人耕种的被撂荒的土地

在白昼刺眼,在月下霉变

正如端坐在黄昏下,闭口不言的

空壳的村庄

谁来关心它们,是不是

病了

 

《云和月》

 

云为月盖上了松软的被子

隐私不再流浪

跳伞塔下

征服与反抗,从盘古开天辟地

就没有铁定的赢家

可供诗家点评的,是人性的

撕咬,正如云和月

总是相互排挤,又相互掩护

 

《梅朵》

 

月亮从不发言,阳光掷地有声

梅林深处,一群冬天的鸟端坐高枝

一瓣一瓣打开,这些与晨曦同色的

羽毛,仿佛

从僧人诵经的嘴角飞出的的经文

让我五体投地

返回梅林

这个冬天的晚上,我捧着月娘睡觉

心火灼伤睫毛

我愿意这样,在阳光的裂缝中老去

在某个春天回到枝头,回到

一朵梅的花蕊

 

《天空老了》

 

天空飞过一匹白马

三十年前天空年轻,澄澈,透明

一寸,一寸,春天落地

石头躺在大地中央,水鸟在河床戏水

我坐在青草地上打盹

那时大地赤红,一步登天的主义

饥饿,贫穷,,浮夸风

几代人骨瘦如柴,肠胃生锈

欲望打烊。如今

大地苏醒,从林子中惊飞的鸟

被一只江南的红箭射中,开发,掠夺

欲望里伸出的手

粘满有毒的尘埃,一氧化碳,温室效应

这天空老了,头颅一样低垂

天空走过的路,将向何方

 

《断思》

1

我不解花语

却能听见,花儿赶路的脚步声

她们紧紧牵着岁月的手

从我弯下去的脊梁上

走过

2

让阳光

把笔尖打磨成一根针

把匆匆的时光钉在诗页上

岁月风干的肋骨,被青稞酒

泡胀,回到了

细细的针孔里

……

3

落日拥有山崖的肩膀,也拥有

大海的怀抱

西边的落日是东边的太阳

一个人拥有清晨,也拥有

黄昏

清晨和黄昏,在生命两极

生长

4

我相信我说过的话

到处奔跑的闪电更加可靠

谁在怀念

那随风掩埋的足印,远远地

像海面抽象的山影

在阅读一份

旧历

 

《男人去了远方》

 

带着半截祝福

男人去了远方

女人坐在屋檐下,开始饮一种

叫思念的东西

一次小憩之后,又一个男人走过眼前

仿佛靠近一陇撂荒的庄稼地

她的庄稼

亟待生长,又拒绝杂草

他望她,目光穿怀而过

像六月三伏的阳光,每一次都在胸口

烫出一串水泡

她觉得那是一只铁锄,挖空了心

 

《鸟鸣》

 

听惯了城市的噪音

一阵站在窗前的鸟鸣,久违的歌唱

如一股山泉涌过

纤尘不染,这是许多年前的记忆

在城市的清晨或者黄昏

也有它的同伴在暗哑地嘶叫

那些被囚禁的沧桑

让我想起自己,想起众多被卷进

钢筋混凝土里的人们

 

《你来》

 

你来的那天,我已回家

一滴水淹没了黄昏

一只狐狸到处奔跑,黑夜养胖它的梦

一只跳蚤患上重感冒

晨曦一边通电话,一边迎接你

告诉你,我的失眠

 

《大海的呼吸》

 

大海的呼吸

是十万只野牛的咆哮

把奔腾不息的滔天巨浪,送给舰船

它是向着海鸥的

这些生灵翅膀灵敏,总是追赶不上

淹没什么,吞噬什么

浪必须回到浪里

在大海的呼吸中,那一枚是

你的肺,那一次是

你的心跳

 

《花儿几时开》

问你花儿几时开,把自己贡献给三月

我数着肋骨止痛,仿佛春天肚皮上

的供品

 

我看见柠檬浮在月白之上。花儿几时开

你问婚礼后的新娘,她知道

花儿天天开

 

杨柳树下,那个折枝人今安在?

人去楼空,田园荒芜,突然厌恶这些旧事

心上那块烧红的砖,已凉

 

大街小巷

一个个老人怀抱宠物,目光柔顺

仿佛抱紧记忆深处的亲情

我知道他们孤独

 

其实,每个人都不需进口春天

唯独,生命之暖,需要亲人给仅存的岁月

上供

 

作者:金指尖,作品散见农民日报、中国农村金融、四川文学、绿风诗刊、诗潮诗刊、香港文萃、中国诗、大别山诗刊、新诗大观、燕赵诗刊、中国诗选刊等数十家报刊杂志,多次获全国金融杂志、省政府、省经济学会、省金融学会优秀科研成果一、二、三等奖,有诗文收录在现代诗人诗选Ⅱ、当代精英诗人300家、中国当代短诗选、当代文学作品选编(一)、中国新诗精选300首、中国诗歌年编、优秀诗歌范本、西部诗歌选粹、中华文学诗歌年刊、网络诗歌精选等多种文集选本等。

通联:成都市锦江区惜字宫南街88号,邮编:610017,邮箱:zjb_4980@qq.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