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746
  • 关注人气:6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雪之殇(外八首)

(2012-03-17 00:28:05)
标签:

中国

h1

奥林匹克公园

山里人

喜鹊

分类: 诗歌

金指尖

 

冬雪之殇

 

严冬是一个暴虐的君王

整个世界都被他白色的唾沫覆盖

从南到北的路,那些高原和山峰

那些河流和湖泊

都在他冷言冷语的刀锋下冻僵

再也抓不住文字的前襟

冰雪下的喃喃细语长满冻疮

鸽子缩在屋檐下做着飞翔蓝天的梦

剩下一堆蚂蚁围着火炉沽酒

不敢出门的爆豆之声脆裂着

就这样

严冬用欲望主宰世界,占有万物

一只狐狸打雪窝子经过,一千年

还在一堆僵骨旁

 

玻璃心·意象

不知玻璃后面的世界,朦胧

来自阳光折射,或是地平线的远

那些月色下行走的往事

读不懂三十年前朦胧诗的意象

与一场猎奇的,或者泛滥的诗歌流行病

也分辨不清,语言的高处和低洼

有什么不同,阳春白雪与玻璃的透明

谁清谁浊

 

我停下身子,割让剩下的自己

发现最容易打碎的,是那颗心

这面横在欲望与秩序之间的玻璃窗巨大

只有地平线上冉冉而升的梦呓

能粘合它的坚韧,清洗它的明净

好在尘嚣已被另一块玻璃堵在斗室之外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充当凶手的

一定是自己的比喻

 

干 

雨后的天空,是干净的

薄薄的云彩在那里蠕动,是干净的

像刚刚晾晒的丝织,被风吹翻了一角

太阳是干净的,我想起了初生的婴儿

想起了少女们刚刚清洗过的笑脸

这时的风是干净的,气息流畅

大地是干净的,尘埃变成了生长庄稼的土

河是干净的,它刚刚换了新鲜的血

树和草是干净的,城市与乡村是干净的

走在大街和路上的目光是干净的

唯独,未经清洗的心有杂念

世俗与名利,不干净

 

毒 

孤独与寂寞,一个君,一个引

这晨昏和黑暗熬制的膏药

在一杯酒里长年浸泡

淌过男人额角,是一份企盼的火苗子

企盼有人搭理有人问候有人爱有人痛

甚至从天而降一只妖冶的白狐对饮

你看这样的膏药多么滑稽,像满山的羊

啃食你的光阴,你的岁月,你男人的雄性

淌过女人唇边,是一滴迷离的风情

有人煽情,有人出轨,有人在寻欢的路上

同一棵悬崖边的青松翠柏做巢

你看这样的膏药多么毒,像招摇的罂粟花

开在胸前,头顶白雪皑皑,腰间花草盛开

腹部以下,欲望咕噜噜燥动

这空虚和苦闷熬制的毒药哦

在一杯酒里长年发酵

男女被它一齐毒翻,它粘上谁

谁的更年期就会,从肋缝的骨血里

提前窜出

 

 

薅秧,薅秧

薅秧的歌声,从春天唱起

一排排薅秧的人,扯起劳动的号子

为来临的五月,唱红一片乡情

所有的稻田,禾子手挽手依偎紧身子

等待秧歌的调子,仔细辨认

 

薅秧,薅秧,普渡丰收

把稗草拔净,拔净它们有毒的祸根

清除稗子狗尾般的头颅和孤独一样漫生的罪孽

留下纯粹的稻香,留下淳朴的歌声

留下,金子一般饱满的谷穗

 

薅秧,薅秧,听着阳光照亮的薅秧歌

禾子齐刷刷在风中绿着,笑着

像极了村民的性格,像极了悠扬的民风

 

南门码头的茶

不知不觉,在南门码头对面

啜饮整整一个下午。那个河滨露天茶吧

一大一小,两个诗者

谈论着诗歌有毒,和诗毒里的人生

 

几只白鹤在南河觅食,翅膀偶尔打开我们

掉头的目光。南门码头红光满面

与偎在花坛的一丛美人蕉争宠

我想,败得最快的一定是最艳这一株

 

风很浅,一杯怎么也喝不完的茶

把时光的味道越调越浓。河水缓缓流动

一只清理浮渣的小船驶过河面

蚂蚁搬走了吐在脚旁的叨叨细语

 

车水马龙的南门,难得在喧哗之外

留下一个如此绵长的下午

不知太阳何时西斜的,它从河面消失时

我们刚刚从一杯茶里起身

 

 

种  

植树的山里人,把自己当种子

一遍一遍种进不长庄稼的土地

身子锋利,像一棵生长春天的树

直直插入泥土,蚯蚓一样盘根错节

 

植树的山里人,一辈子没有离开山

离开水,离开别人不愿呆的地方

一粒粒汗珠子是骨骼里生长的籽实

太阳与月光在石头上打磨火星

 

植树的山里人,把自己当种子

青春,一叶一叶抽出新芽

年轮,大把大把喂养春夏秋冬

山放肆地长高,水放肆地丰盈

天空放肆地湛蓝如洗

鸡鸭成群,牛羊成双,花朵漫山遍野

 

植树的山里人哦,生命一截一截透出蓝天

身子一点一点植进山窝

 

喜鹊·鸟巢·北方的天

北京的三月,柳树刚刚泛青

料峭春寒,裹着兴致勃勃的游人

白杨树未曾发芽,枝头筑着大大的鸟巢

一群花喜鹊翩翩起舞,吟弄风月

在空旷的天空划出一行行金色的亮光

 

我从树下穿过,进入奥林匹克公园

那天阳光正好,工人在清理积雪残冰

如一名诗人,水立方沉默不语

池塘里荷叶茂盛,荷花与三月交颈私语

一场反季节艳遇,乱了初春的生理期

 

再次路过北京已是初冬十月

沧州沿途,方脸型庄稼地和秃枝防护林

照样筑着大大的鸟巢,喜鹊翩翩起舞

在冬天路上寻找春天。故乡一直把喜鹊当鸦鹊

从名字到喜鹊,这个过程相距了四十年

 

走出火车站,我不敢想象北方的天

如此湛蓝,万里无云。一匹枣红马嘶鸣着

从原野飞奔而过,一个吹箫的北方女

和一个叫卖文字的南方汉,坐在阳光的缝隙里

击掌而歌,对饮一场北方的天空

 

冬至·冷风

——冬至吃羊肉有感

一眼就认出来了,迎接我们的

是冬至的冷风。为养胖自己

它们沦落为雇佣杀手

从屠羊的地方赶来,满嘴血腥

 

它们面露微笑,谦卑地挥手

那手不干净,还有屠杀的念头

它们点头哈腰,匆忙布置一场盛宴

用贪婪的欲望,为我们的嘴

点燃一缕血色的炊烟

 

我发现,它们包藏祸心

刚刚喝下羊血,又在酝酿一场新阴谋

我悄悄跟踪擦身而过的影子

果然步履锋利,暗藏杀气

不用怕,喝下这一壶暖身的酒

我去干掉它们。在冬至的肩头

 

这个最容易捉拿冷风的地方,突然发现

我们的血,与它们一样冰凉

 

作者:金指尖,作品散见农民日报、中国农村金融、四川文学、绿风诗刊、诗潮诗刊、香港文萃、中国诗、大别山诗刊、新诗大观、燕赵诗刊、中国诗选刊等数十家报刊杂志,多次获全国金融杂志、省政府、省经济学会、省金融学会优秀科研成果一、二、三等奖,有诗文收录在现代诗人诗选Ⅱ、当代精英诗人300家、中国当代短诗选、当代文学作品选编(一)、中国新诗精选300首、中国诗歌年编、优秀诗歌范本、西部诗歌选粹、中华文学诗歌年刊、网络诗歌精选等多种文集选本等。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惜字宫南街88号,邮编:610017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