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金指尖V
金指尖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3,461
  • 关注人气:6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该用什么喂养我的音符》及简评(外五首)(存谢)

(2012-01-29 10:31:40)
标签:

尹培芳

渠江

兰花

指尖

短评

分类: 诗歌
 

《该用什么喂养我的音符》(外五首)

金指尖

该用什么喂养我的音符

总是把高原的旷野当练功房
每天,与山泉一起醒来,与潮起的鸟鸣
一起歌唱,凤尾竹歇在肩头
云朵,在手臂上缭绕
天空,在琴弦上飞舞
哦,该用什么来喂养你,我的音符

不敢说黄昏下的孤独和寂寞
染红了女性的温良
不敢说黄莺嘴角流失的忧伤
擦亮了曾经似水的眸子
你柔软的身体到处是飞舞的鸽子
岁月臣服,被琴弓割破又愈合

在指尖上奔跑的落日
隐去了翅膀,鸽子飞得很高
这些从骨缝生长出来的音符
总在众鸟纷纷归巢的路上
用二十年奔涌的青春和柔软做养分
风姿不老

不知孤单的兰花开了

清晨的雾岚迟迟不散
一枝兰花开在窗台上,紫花冠形单影只
梧桐横在楼幢之间,光秃的枝条锋利
切碎我,像切碎一颗候鸟的痴心

对面楼面目模糊,没有住户
黑洞洞的窗,和我孤零零的心一样空
一条年久失修的小径杂草苍苍
偶尔有人徘徊,那是昨天遗失的剪影

与兰花不同,我的花冠是满怀的期待
花期却在望不到头的地方。我嫉妒兰独自开放
嘴唇嗡动,总想对兰花说点什么
兰花望着我,不说话

我多么想折叠这些印记,装进旅行包
又怕那个杳无音信的人突然归来
无人对他说起:兰花开了,人之将老

雨 滴

雨,越下越大
渠江今年又陡然涨高,梦在矮下去
惊雷潜伏在浪花底下,遍地湿润的闪电
浊浪过处,不规则排列着
一则又一则乡亲失踪的消息
湿透了枕
哭哭啼啼的夜和远方的凭吊
一遍又一遍打捞上岸

初春的莲

如此之瘦的茎叶
怎能担待一粒露滚动的重量
正好配上这一池春水
一边等待发育,一边等待灌溉
哦,今天的诗就写到这里
且让它来掀开莲的红盖头
烟花一样喷出血
再来摘一支厚如巴掌的莲蓬
用慈母的唠叨
滋养

开在老树上的花朵

开在一棵老树皱皮的沧桑里
自鸣得意:占据了生活的高地
与其说成了公主
不如面对低处的温暖摸摸风之骨



一朵山菊开向远处

曾尝试用一滴杏花的清香
弹奏一曲乡间小调
也曾尝试用一杯清亮的苦丁茶
打磨一个羊皮纸上的黄昏
脚旁,一朵小小山菊开向远处

不肯从指间掸落,乡村盘踞青烟之上
化作了半截烟灰
宁静比春天水灵,比秋天坚韧
父亲常常用一个清脆的喷嚏,打碎
我的孤寂

 

作者:金指尖,作品散见农民日报、中国农村金融、四川文学、四川日报、诗潮、自学导报、作品(网络版)、文萃、中华文学、大庆作家、诗中国、作家村、等数十家报刊杂志,多次获全国行业杂志、省政府、省经济学会、省金融学会优秀成果一、二、三等奖,有作品获小说选刊、大庆作家协会等征文奖,著有教材、诗集、散文、小说等。

地址:成都市锦江区惜字宫南街88号,邮编:610017

通联:Zjb_4980@qq.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