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展辉
陈展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9,447
  • 关注人气:6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建筑这个行业是一种协调-陈展辉管郁达访谈(三)

(2010-09-30 10:29:28)
标签:

马达思班

絮语展

马清运

蓝田

玉川石柴

玉川酒庄

杂谈

分类: 陈展辉文章

“蓝田就是国际,是全世界的蓝田”

——陈展辉、管郁达对话

时间:2010913

人物:陈展辉、管郁达

地点:马达思班曲江办公室

 

“建筑这个行业,是一种协调,建筑师不是知识分子”

陈展辉:因为传统的地域,不管什么学术的框架,这些都躲不开。马老师做的建筑比较现代,但很快就慢慢发展了,就变成和传统,和当地博弈的关系。西安很保守,每个地方都有它的特点,不能因为它有保守的一面,就成为缺点,因为保守它可能也是其他方面造成的保守。而且保守对于创作来说是一个机会。如果这地方不保守,创作是很容易发挥,这需要能量的水平相对来说也要求不高。为什么现在像上海、北京,一个年轻的建筑师,比以前更多的机会去做好房子,反过来头来看,马清运这个年代的,他们年轻的时候,二、三十岁的时候他们很难,做个房子很难,所以他们就去钻,去努力,所以他们成了大师。现在比他们年轻十年的人,再年轻多一点的人,这批人现在没出大师,他们面对的都是很开放,很容易的环境,反倒出不了很好的作品,或者起码他的思想高度,不像当年那些被很多保守的力量挤压的这些人,保守的地方并不是对创作力造成扼杀,如果你创造力足够强,或者你的艺术天分足够好,不管在什么地方,越艰苦的地方,说不定他一旦爆发起来,那才是真正的艺术。

管郁达:比如说西安,对当地艺术生态的多元化,包括青年艺术家的成长做了很多工作,推动了很多,包括这次的巡展,还有之前很多展览、活动,做了很多工作。西安现在做艺术展的人,特别是当代艺术这块,你有什么样的评论?

陈展辉:我觉得西安的年轻人可能跟其他地方的年轻人,我觉得没有太根本的差别。当然,他们在西安待着可能对传统,不过现在年轻人对传统,对历史本身也不太敏感,不太在意,只有少数人在意。大部分的年轻人我觉得跟北京、上海的年轻人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管郁达:就是说越来越趋同。

陈展辉:对。

管郁达:那这种趋同到底是好事,还是也有问题?

陈展辉:这个也不能说它有问题,社会发展,因为网络导致他们肯定是趋同的。以前没有网络,没有交流,西安的可能跟上海的完全不一样,现在上海一个年轻人,他如果真的对历史文化感兴趣的,他可能了解西安,比在西安待一辈子的人了解的还要多。资讯太发达了,来一趟火车睡一晚,也算快的,飞机过来很方便,信息这么多。所以这个趋同,不能说是好事,我觉得是必然的过程。它到了一定程度,必然结果就是趋同。城市也慢慢会趋同,所以说唯一的不趋同,最后变成国家层去控制,国家现在把西安定位成国际化大都市,就是希望它跟东部沿海城市趋同,从更大角度,从城市发展,从经济,从这方面,因为东西差别太大了。

管郁达:但从建筑师来讲,作为建筑师来进,建筑师不一定是国际主义者,他可能会是文化的地方主义者,就像马清运,比如说他做那个房子,做他最想做的房子,他用本地元素和材料这样来做。建筑师还有一个功能,特别在西方它还有一个功能就是知识分子的功能,他不是完全符合一个潮流,艺术家也是这样,他不会完全趋同国际化的潮流,他总要在这种潮流中保持独立性,就这一点来讲,马达思班整个理念,一方面它对大的形势,世界潮流有一个把握,另外,它也会作出自己的反省、反思和批判。我用批判这个词显得稍微极端一点,至少要有所保留,对不认同的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当然不是对抗的态度,但是我觉得有这种不认同,或者保留的态度,起码它对现代化的这样一个快车,就世界性的范围之内是一个体系。

陈展辉:我觉得建筑师在中国可能不是知识分子,在国外可能也不如其他艺术门类,因为建筑这个行业,它是一种协调,调停的功能更多,它有很多因素,它有业主,有资金的来源,它有服务的对象,它盖了以后是给别人用的,不见得是自己用的。而且它要协调很多不同的社会关系、社会资源,才能完成一件工程,首先建筑师他是一个工程师,然后还有一个调停政府、专家,社会各个部门、各个行业的,把调停的角色做好了,这边中国最优秀的建筑师,至于他能不能成为思想家,能不能成为知识分子,还要根据个人的素养,如果他正在做这个事情,可能他得通过建筑以外的事情去实现。比如说马清运,如果他还是在中国做房子,永远都不能够作为知识分子的角色出现。如果他做知识分子,他得做教育,比如到学校当院长,他可以成为知识分子,他可以写书,可以成为知识分子,他也可以当甲方,自己做房子,谁都没关系,我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表达一种东西。他可以做艺术品。但建筑师没法做知识分子。

管郁达:其实马清运的角色也是在不停转换的,因为我注意到蓝田,假如他做一个红酒小镇规划,当然,我理解你的意思,他是做协商,但实际上建筑师在协商之中,他做出来的成品是要留下去的,跟一幅画只挂在房间里面,或者博物馆里面,如果我不喜欢把它拿下来,它不会怎么样。那个房子弄在那里了,尤其是你讲的,尤其是你讲比如说一个小镇,一个城市,假如说我们讲有问题的,没有反省的东西,那它危害就很大了。就像中国,其实你们也在批评,建筑师也批评,为什么中国的城市这么趋同,而且产生这么多垃圾建筑。是不是这个协同机制里面,还是缺乏我刚才讲的批判性的东西。

陈展辉:这个就有个度了,建筑更多还是为大众服务,所以建筑师不太可能离开大太远,他引领性,我们可以引领,比一般的大众接受能力再快五年、十年。但五年、十年等你这批工程建完了,弄完其实很快的,就是比其他的思想,因为思想家提出一个问题可能会引领很久,有时候是一百年,但是建筑师如果做这种东西,其实建筑还是产品,更多是社会公共产品,把产品作为作品,有一定少的比例,所以说民营事务所国营大院还是主流,把国营大院把它能推到更学术,或者更被尊重的位置,可能对建筑界,对建筑的影响更大。因为他们掌握的资源比较多,他们做的房子比我们多的多。如果这件事情社会上一直批判,民营大院没有追求,没有理想,或者没有,反倒他们就,其实现在建筑界民间的,想作为知识分子,想作为作品这种事不缺,但是他有没有能力实现还是另外一回事。

管郁达:它可能是乌托邦。

陈展辉:但是缺少是对大部分国营大院对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很多对他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破房子,一看,都是大院改的,实际上他们才是真正的最关键的部分,如果把他们的思路影响到民间知识分子也好,或者是引领性也好,可能对中国贡献更大。所以马清运最近这几年基本上他也不着迷于再盖好房子,他一个人能盖多少房子,马达思班能盖多少房子,如果他作为院长可能会影响更多年轻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