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马丁·路德——一个典范?

(2010-12-13 06:27:43)
标签:

马丁路德

电影

涂脂抹粉

杂谈

分类: 教会史研究批判
Würzburger 无政府主义文化中心,2004年2月稿件 
作者:Michael Kraus 
翻译:云狩四方(2008年9月) 
校对:乡下人进城 

“另一个”路德:阶级歧视主义者,反犹分子,反革命分子 

马丁路德又“时髦”起来了:根据德国电视二台关于“最伟大的德国人”问卷调查结果,这个(宗教)改革者排名第二;而在影视地带,路德被诠释成了“德意志的英雄”:他是中世纪的终结者。但是,路德在根本上对罗马天主教教义中反动要素的秉承,甚至某种程度上的强化,则完全被无视了。早在1923年这位教会的奠基人就被阿道夫希特勒称颂为反犹的思想先驱,这不是无缘无故的。 

在德国新教教会(EKD)参与投资的电影《路德》中,生动地展示了马丁·路德(1483-1546)这个奥斯丁修士的生平:他灵魂深处的天人交战(他觉得自己一直处于“魔鬼”的诱惑中),他与外部世界的抗争(因为宗教界和世俗界的强权)以及罗马天主教的错误和僵化。 

教会改革者···和“德意志的英雄”? 

路德反对罗马天主教庭的触发事件是当时的赎罪券的买卖。教皇债台高筑,但是仍想在罗马建造一所富丽堂皇的大教堂:彼得大教堂。所需的资金应由赎罪券布道人来聚敛。罪赎券是许诺赦免罪恶的文件,要用金钱购买。通过捐赠,(捐赠人)可在天堂“购置”一席之地。路德拒绝遵守这种有违基督教义的习俗,正如他反对圣徒崇拜、禁欲(最初是禁止教士结婚,后来才是禁止性)和牧师崇拜一样。 

他认为圣徒、圣器崇拜、禁欲缺乏圣经的法理依据,这种匮乏性同样体现在对牧师和信众的等级关系上。他通过将圣经经文翻译成德文,这种通俗的民众语言,为所有信教者得到牧师指引以及德语的现代化奠定了基石。路德通过赋予世俗权柄的神圣性来反抗罗马天主教的教士和集权制度。与教会权贵的享乐主义针锋相对,这位改革者激进地反对所有享乐和自由。 

上面第二个事例清楚地暴露了路德矛盾立场,最主要的是通过一个失误去校正另一个失误,比如说,通过王公的专权来取代教皇的独断。不过他毕竟对教会的改革作出了某种贡献,影片浓墨重彩地渲染了这一点。最让人不快的是影片在诠释马丁·路德时严重的误导性表述。他被刻画成了“德意志的英雄”:他反对反动的罗马教皇制度,反对凌驾于信众之上的教士特权阶级,声称他结束了中世纪,给德国带来了文艺复兴。 

对“异类”不可遏制的憎恨 

影片阉割了路德对罗马天主教反动教义的秉承、甚至某种程度上的“发扬光大”的事实。那些处于社会底层或者与社会标准相左的人群,将会遭到路德毫不掩饰的憎恨。而对某个群体进行谋杀或者集体人身消灭就来自于他那残酷的“质量”的观念。他关于妇女、无神论者、农民以及残疾人的阶级歧视性观点,他的永久解决的反犹太主义思想,更不用说他的关于世俗权力的集权理论都被影片避重就轻甚至完全相反地进行演绎了。 

这位改革者认为,处死“魔法师”(也就是“巫婆”)是一项正义的法令,因为“他们造成了许多危害”。路德将残疾人描述成“名副其实的魔鬼”,都应该在臭水沟里淹死。在《路德》一片中则相反,主人公一再地对某个残疾的孩子给予帮助。路德要求对于破坏婚姻的人也要处以死刑。关于妇女,这位改革者——与影片中谦谦君子的演绎相反的是——非常轻蔑地表述道:“产床上的死亡不过是上帝的神圣计划的一部分和对上帝旨意的遵从。至于该妇人是否疲惫或者在孕期死去,已经无关轻重了。让她们死吧[...],她们就是为这个而来的。” 

赋予暴君统治以神圣性 

于1524年爆发的农民战争,起义者用路德的观念指引他们不再忍受王公剥削成性的统治的斗争。农民们得到了另一个改革者托马斯·闵采尔(ThomasMüntzer)(1499-1525)的支持。路德则旗帜鲜明地站在了反动者的立场上:“与其屠杀上位者,不如屠杀所有农民,因为后者未经上帝许可就拿起了剑。所以,他们得到的不应该是同情、耐心,而是上帝震怒和厌弃。” 

还沉浸在精神的暴力盛宴里,这位改革者进一步阐述道:“给我扎!给我砸!给我掐!不管对面是谁[......]直到你最后一口气,知足吧你就!如此荣耀的献身机会你上哪儿找去呀!”这种姿态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解释成,路德仅仅希望阻止两边相互的戕杀。更多地体现了他一边倒的对权贵的神圣化,这个主张好比一条红线贯穿路德作品的始末。他甚至如此为暴政说项:“暴君不义地对待民众一百次也比民众不义地对待暴君一次强。” 

由于把国王、王公的任何随心所欲的统治解释成上帝所赋予的,路德为血腥的集权主义创造了一个宗教上的理论依据。德国的新教教会至今不能将它与世俗权贵阶层紧密联系斩断。这必然是为什么新教的教士团体一贯与大多数罪行累累的统治者狼狈为奸的缘故之一:不管是集权时代,德意志帝国时代(与作为普鲁士各邦教会主事的普鲁士国王)、纳粹的恐怖统治时代,还是当今社会福利制度的急速退化、德国政府的进攻性战争行为,后面都有教会的身影。 

犹太人灭绝的思想先驱 

最让路德愤懑的莫过于犹太人了。在事业初期,据说他(令人怀疑)曾经试图与反犹主义抗争。但是在试图改造犹太人失败之后,他对犹太人的仇视就越发炽烈了。就路德的种族灭绝性质的反犹主义言论,不仅阿道夫希特勒(AdolfHitler)在1923年引述过(“路德是一个伟人,一个巨人。他一针见血[......]他当时对犹太人的认识,我们今天才开始意识到”);甚至在1946年4月29日的纽伦堡战犯审判过程中,一个反犹报纸“冲锋队员报”的出版人,尤里斯斯特海契(Julius Streicher)为自己辩护时也引用路德的言论:“犹太人是一群如此不可救药的、恶贯满盈的、恶毒到骨子里的东西,他们一千四百年来一直是我们的瘟疫、祸害和不幸“。路德的这一言论与“冲锋队员报”的座右铭“犹太人是我们的不幸”事实上惊人的相互交映着。 

基督教的反犹主义倾向在路德之前还大部分局限于对犹太人进行强制性地施洗,或者如果他们改信基督教,则许诺不再惩治他们抑或歧视他们。与此相反,路德的反犹主义则属于民族性种族主义。他要消灭犹太人,不管他们是否转变信仰:“我只想给出由衷的建议。第一,得有人把他们的教堂或者学堂用火点着,如果有点不着的,就用土把他们掩埋,这样人们永远也不会再看到一块砖头,一坨铁疙瘩[...]另一方面,则要有人把他们的房屋捣毁。” 
“第七,要有人把连枷、斧头、铁锹、纺锤分发给年轻力壮的犹太男女,让他们用自己脸上的汗水来挣得他们的面包。”这一对集中营和对犹太人灭绝的诉求最终由纳粹付诸实施。与路德同时期的基督教人道主义者易拉斯慕思冯 罗特尔丹(Erasmus vonRotterdam)(1469-1536)则宣扬一种自由主义的基督教义,由此为现代意义的民主制度和人权奠定了基础。自然路德对这种“异教性质”的念头肯定是极尽嘲讽了。 

还一直是典范吗? 

根据如此明确的事实,我们就很难理解,为什么新教教会还试图,比如说在一份分发给7到13年级学生的路德影片的信息小册中,把这个邪恶的煽动家马丁路德当作一个典范来推销。胡贝图斯·明拿海克(Hubertus Mynarek),一位20世纪知名的神学家和教会评论家在他的书作“新的质询”中写道:“根据今天的法律观念,路德是一个罪犯,会立刻遭到检察官以以下罪名提起公诉:挑唆社会族群矛盾罪(德国刑法典,以下简称刑法典第130条),教唆谋杀罪(刑法典第26条,211条),[...]暴乱罪(刑法典第26条,125条)和纵火罪。”影片《路德》中那纠缠不休的魔鬼附体也使得这位教会奠基人显得有精神疾患。如果新教教会实在有(替补)圣徒的迫切需求的话,那么新教人道主义者和改革家菲利普密朗奇通(PhilippMelanchthon)(1497-1560)会是一个更值得推崇的人选。至于路德,众所周知,他本人既反对圣徒崇拜也反对“路德宗”教会这个名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