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新闻调查--殷商
新闻调查--殷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869
  • 关注人气:8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是徐先桥牢狱之灾继而“被破产”的幕后推手?

(2015-04-25 21:12:34)
标签:

徐先桥

牢狱之灾

被破产

幕后推手

分类: 新闻

          谁是徐先桥牢狱之灾继而“被破产”的幕后推手?

来源:http://www.newszh.org/tebiebaodao/20150425/6639.html

 

    中华新闻通讯社讯(殷正)  徐先桥是铜仁市先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桥公司”)法人代表,公司拥有土地46亩,建筑面积约四万三千多平方米,资产总值达二亿六千万元人民币;是一家涉及房地产开发、销售、钢材、五金、交电、建材、汽车配件销售和房屋装饰装潢等大型综合性有限责任公司。

    2004年2月4日,先桥公司响应江口县政府招商引资,进入江口县合法取得江口县毛巾厂片区房开项目,投资开发“江口县和谐小区项目”,经投入大量资金、人力、物力,和谐小区初具规模。项目进展比较顺利。

房地产属资金密集型项目,一个叫孙铭的人上门找到徐先桥自诩能够为公司融资,后被聘任公司管理人员,2009年2月至2010年10月,公司形势开始逆转。孙铭在售房期间,趁公司管理不善,利用职务之便,侵占15236000元售房款,致使公司财务陷于困境。

    此后,先桥公司法人代表徐先桥的噩梦开始了,先是因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被刑拘、判刑,紧接着原本资产雄厚的公司被迫“申请破产”。

 

无妄之灾

徐先桥因一枚无用且多余的“公章”被判刑

 

    2010年6月份徐先桥被江口县公安局经侦部门约谈后以涉嫌“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被关押,同年9月份取保候审。

    2011年春节前,江口县住建局局长杨平以要求解决建筑农民工工资为由,让徐先桥打条子向住建局借款110万元。徐先桥说,公司并未拖欠农民工工资;打了条子也没拿到钱,住建局告知直接把110万元钱打到江口县法院了。

    当问及公司并未拖欠农民工工资,住建局何以要徐先桥借款110万元呢?原来孙铭组织社会人员(每人每天100元包吃饭)游街,要求解决所谓的“农民工工资问题”。

徐先桥上午打完110万元的条子后下午旋即被收监,直到2011年6月30日释放。

    从【2011】铜中刑终字第78号刑事判决书可见“徐先桥犯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对于法院的判罪,徐先桥说这是孙铭、会计田昆和王天才合谋陷害,诬陷本人私刻县国土局公章,套取县农办国家资金170万元,本人自始至终没有承认私刻国土局公章。

    徐先桥介绍,当时准备建一个农贸市场需要资金,用门面经营房抵押获取江口县农办170万元资金,需要在国土局办理“土地证”,事实上所谓伪造的“江口县国土局地籍管理股”的公章根本不需要,也就是说画蛇添足,没必要用这个多余且无用的“公章”即可获得“土地证”。

徐先桥指出,在“土地证”盖上多余的伪造的公章,本人事先根本不知情,这是纯属陷害,目的就是想让我进牢房。

    徐先桥说,证明我私刻公章的孙铭和王天才只有口供和那个“土地证”上的“公章”,没有佐证。

从常识看,王天才为了几十元的刻章费甘愿冒判刑的风险,这不合乎常人的理性和行为逻辑。

 

一纸“收条”

法官杨小中软硬兼施逼使徐先桥“申请破产”

 

    据徐先桥反映,2010年底在其被刑拘期间,江口县法院法官杨小中和徐的妻子到江口县看守所,杨小中对徐先桥说,“外面公司被孙铭售房弄得很糟糕,要想保住公司资产就向县法院申请破产”,徐表示不行,自己是被冤枉的,杨小中说会帮我,会教我怎么做,不用担心,目的是为了保住你的财产,等你出来帮你撤销案子,没事的;徐身陷囹圄没有办法,被逼无奈,只有同意杨小中的要求。

    后来徐先桥才知道这是杨小中设计的一个圈套。

    2011年徐先桥3月9日根据杨小中的要求向江口县法院申请破产,3月14日江口县法院作出(2011)江民破字第01号民事裁定书受理破产。

    2011年6月30日徐先桥取保后出来,咨询律师后,明白自己同意申请破产大错特错、上当受骗了,徐找杨小中让其撤回受理破产的裁定书,杨小中不肯,为此两人大吵了一架。之后,同年5月15日徐申请撤回破产申请,6月22日,江口县法院作出(2011)江民破字第01-1号民事裁定不予准许,律师认为徐先桥有权收回“申请破产“,在与法院的交涉下,同年8月2日,江口县法院以(2011)江民破字01-2号民事裁定书准许撤回破产申请。

    杨小中在一次打牌时,向徐先桥索取所谓的“破产管理费”并打了个人收条。

    事情至此本来就该结束了,孰料“树欲静而风不止”,一波未平事端又起。

同年10月21日,江口县法院又以(2011)江民破字第02号裁定受理孙铭等人的所谓“破产申请”。

    孙铭原本是先桥公司的职员,何以摇身一变成了“债权人”了呢?徐先桥经过了解得知孙铭向法院提交了一份“收条”:2005年2月10日徐先桥收到孙铭缴纳股金340万元。

徐先桥说,2005年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有个孙铭,他怎么可能缴纳股金340万元呢?!如果他真的缴纳了这笔钱,此前为何不拿出这份“收条”呢?

    后来徐先桥得知,孙铭串通“和谐小区项目”承建商(铜仁市诚信建筑公司、铜仁地区三星建筑公司、海南军海公司遵义分公司)以未到期的工程款申请先桥公司破产。

    徐先桥指出,江口县法院对孙铭提交“收条”的真实性没有核实,三家承建商的工程款尚未到期不存在债务的问题、更谈不上申请破产的条件,对先桥公司的资产和债务真实性没有调查清楚,公司远远未到资不抵债的地步;孙铭及杨小中等人如此苦心积虑想方设法“申请破产”,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先桥公司将近80位的债权人纷纷支持先桥公司,认为江口县的破产裁定书不顾事实、违背《破产法》相关规定、直接侵害债权人权益。

 

资产贱卖

“申请破产”实现资产转移

 

    徐先桥摆出证据说,江口县法院在履行破产程序中,对孙铭侵占1500多万元购房款和虚假申报所谓股金340万元的“债权”没有经过严谨的调查核实;资产购买人是一些关系户(特定关系人),先桥公司两台塔吊价值50多余万元以4.5万元低价处置,将先桥公司28亩土地作价1200万元非法低价转让给孙铭,按当时江口县国土局规定起拍价是每亩306万元,总价值8568万元。先桥公司直接经济损失一个多亿元,几十位债权人的权益也没有保障。

    据知情者透露,孙铭在通过一系列的手段谋取28亩土地之后即刻成立“贵阳艳欧房开公司”进行地产开发,法官杨小中长期与其过从甚密,以亲属名义持有该公司股份。

先桥公司的优质资产,就是在这一系列通过“私刻公章”、反复“申请破产”等手段运作之下实现资产由此及彼的转移。

    据悉,破产程序启动后至今3年多,账目没有清理,只是忙着低价贱卖资产。

 

“破产”迷局

谁是徐先桥祸不单行的幕后推手?

 

    先桥公司及徐先桥几年来的遭遇和故事,宛如影视剧里引人入胜的情节,跌宕起伏、节奏紧致,似有一只“有形无形之手”在高屋建瓴地操盘:先是徐先桥以“私刻公章”身陷囹圄,紧接着法官登场要求其“申请破产”、破产申请反复拉锯、履行破产程序后资产低价转移、直至最后孙铭成立公司开发低价而来的土地……

先桥公司“被破产”被转移被贱卖的故事结束了,但徐先桥的申诉和控诉之路才刚起步。

   徐先桥觉得冤屈的是,遇到这些事情太离谱太过分,因为自己的没文化和轻信,倍感无奈,但也表示不会放弃自己的权益诉求。

    徐先桥及其先桥公司的遭遇,有着太多不合乎常识常理的问题,“被破产”迷局到底有着怎样的内幕?谁是这个迷局的设计者和幕后推手呢?

    本社将持续关注先桥公司及徐先桥已经发生、正在发生和将要发生的“故事”。

 

 

观察:

                    民企生存发展之路应怎么走?

 

    个人和企业在社会中的命运如同大海中一叶扁舟载沉载浮,徐先桥及其公司的际遇,映衬着社会形势和波澜。

    市场经济无非鼓励个体创造以勤劳智慧致富。问题是财富的创造、累积和流动应该遵循什么规则,是在打土豪般强取豪夺的路上径直狂奔?还是在法治规则下致力于财富繁荣和自然流畅?

    作为房开公司的民企,是选择官商合谋共赴资本饕餮盛宴?还是循规蹈矩自主经营求生存发展?如果这两者都行不通,那么民企生存发展之路在何方?这已超出企业经营层面,成为重大的社会命题。

    深化改革,其实就是不断调整和改良生产关系以利于生产力的发展,不断因应社会现实的迫切要求。

    先桥公司的遭遇,折射出民企生存环境尚处于“雾霾”状态,应引起关注和反思:民企生存发展之路应怎么走?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