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黛飛
作家黛飛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6,208
  • 关注人气:4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物是人非(五)新生活1

(2019-04-30 14:13:20)
分类: 物是人非

 




夜晚,常微躺在炕上却毫无睡意,她心事重重,多少美好的梦想都破碎了,为了这个大家,为了妈妈和兄弟姐妹,她放弃了太多自己的追求……她多想重回茜拉金和那些天真可爱的孩子在一起,她愿意自己永远像个孩子似的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可是她所有的命运都掌控在父母手里,除了大志,她就是家中老大,她必须像男人一样扛起这个家。这个家从旧走向新,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和艰辛。她想起刚刚看过的小说《家》,她就像巴金笔下的高觉新,他为家付出了一切,成为这个家最大的受害者,最终理想幻灭,爱情消失,前途被无畏的扼杀……想到这,常微叹了口气,那不正是她自己吗,她清醒却又软弱,不愿让父母在自己身上付出太多,于是她甘心情愿当起了孝子,她甘愿成为弟妹们的脚下石,她对自己的未来茫然不知所措,那么婚姻能否改变现状呢。

忽然,她想起父母提过布西东街百货商店有个营业员叫顾桐,他的大伯顾国伟和父母提过亲……不过因为顾桐小常微一岁,常微自然没有点头应允。顾国伟是布西交通局的局长,还有个儿子叫顾龙,正在学习法律,是他们的独生子,顾桐是他的亲侄子。

据说顾桐的祖籍在奉天,祖父的祖父哥七个,最初在当地政府和商界相当有名气,是富甲一方的财主、政客。但是到了祖父这一辈,全部家产已被七个不务正业的兄弟弄得一败涂地,家财散尽,最终死的死,亡的亡,顾桐的祖父也未能幸免,死于饥荒。顾桐的父亲因病早亡,那年顾桐6岁,他还有一个哥哥叫顾斌才8岁。母亲因为无法忍受饥寒交迫也远嫁他乡。他们兄弟二人起初吃着百家饭长大,后来被布西的大伯接过来,供顾桐上学。而顾斌却不愿给大伯家增加负担而一直留在农村。

那天躲在里屋的常微听见母亲和顾国伟的谈话……

“顾桐这孩子几乎是我看着他长大的,是个苦孩子出身,都说是她母亲不要他们了,事实是她母亲嫁的那个男人不允许她带着孩子过门,还是两个能吃饭的男孩……人家还年轻,再婚是理所应当的,总不能守活寡啊,咱不怪人家。”顾国伟说到这里停顿一下接着说:“顾桐和顾斌这两孩子真不容易,我去接他们的时候,正是冬天,顾斌给人家放牛,顾桐就跟在他哥身后,两个孩子连双鞋都没有,脚冻得跟冰棍似的,实在冷的不行,就把脚插在刚拉在地上的牛粪里取暖,我看见他们的时候,他们脚上还冒着牛粪的热气……真看不下去。到了村子还有人说,邻居有个醉鬼喝多了就抓住顾桐也给他灌酒,然后扔在玉米垛上,也不管他的死活。顾桐失踪了两天才被村里人发现在玉米垛上,差点死了。如果当时不是被酒鬼抛在玉米垛上,恐怕他早死了,至今顾桐都有耳疾,我不能满你们,但不严重。顾桐是个好孩子,我供他上学这几年,他学习好,现在分配到国营的百货商店,不过这是暂时的。不久政府还需要一批精英骨干,我也准备让他去锻炼锻炼。日后他成了家也算了却我的心事,毕竟以后在政府还有点前途。”

常旁氏叹了口气说:“顾桐这孩子真不容易,说得我心里怪难受的。对这门亲事我是没意见,不过我还得问问常微才好。我们家这丫头哪都好,就是有点犟……”

“问什么问!”常青拉着脸说:“顾桐这孩子我同意了,多好的孩子,都是苦堆里长大的。”

“还是问问孩子。”常旁氏转头对顾国伟说:“他大伯,你别见怪,你是官场上的人,明白事理,我们家的境况你也看到了,如果孩子们都愿意,我们啥说都没有。”

顾国伟笑了笑说:“孩子大了,成家立业是大事,还得他们自己说了算。”顾国伟转移了话题又说:“常老爷子和常青的人品布西人都伸大拇指啊,我亲自来攀亲,就因为这。找对人家,门当户对是小,父母的人品德行是大啊。”

躲着偷听的常微听到顾桐的童年遭遇差点落泪,她以为除了自己苦,还有比自己更苦的人。

此刻她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她要偷偷去看看那个叫顾桐的营业员。

 

物是人非(五)新生活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