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忘本

(2017-09-12 11:29:02)
标签:

图片

文化

杂谈

情感

分类: 原创文集

图文.黛飛   

忘本




穿过一片野麦岭,再趟过一条深沟渠就能看见两座坟茔,座落在康米道的深处,这是一对普通农村夫妇的墓地。

早期这里曾生机勃勃,是康米村人的庄稼地……后来很多村人搬进城里,没有承租出去的地就撂荒了,特别是土地所有者把失去的亲人也安葬在地里,让很多承包人不愿接管。

黄河以北关外的居民比较忌讳坟墓的所在地,都会把死者葬在离家数里之外的公共墓地或自家的田地。不像南方人,可以把逝者的家亲葬在房前屋后,方便扫墓和祭奠。

康米道深处的坟茔地不久又多了一座新坟,是已逝的这对夫妇的兄弟二海子。他们的兄弟二海子生前可谓风光无限,在脱离农村的苦海后,一跃步入康米县的秘书长,之后结婚生子日子过得不好不坏。好的时候是二海子的老婆不再骂人、指责、哭泣、悲伤;坏的时候是二海子喝醉了酒比他老婆还善于指责,他打骂孩子、无缘无故发泄自己的不满,以至于孩子们见到喝醉的他就像看见了鬼一样仓狂而逃。他就像一个独断专行的独裁者控制着遍体鳞伤、摇摇欲坠的家。二海子的孩子们在家中从来没有发言权,生存感还不如家养的那条土狗,经常能得到二海子的恩赐,比如几块啃剩的骨头……他们在这个家感受不到丝毫的快乐,也从未拥有幸福。以至于二海子到了暮年的时候,他的大儿子锒铛入狱,小儿子因为聚众斗殴而一夜丧命……他的老婆从此精神失常,在自我的患得患失中寻求孤独的梦想。后来,二海子病重,孙子把他送进老年公寓,从未探望过,只有每月打进他账户的费用没有间断过,直到他咽气。而早年在他哥哥的和睦大家庭里,他得到太多的优待和照顾,他喝醉的时候时长嘶吼:“我是哥哥养大,哥哥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可是他哥哥死的时候的他却不愿花钱把哥哥葬在城里的公墓地,而选择把他葬在野麦岭深处的荒坡上。那儿的确没有人要埋葬费,也没人关心,有没有人探望或遗忘。这位像亲娘一样照顾二海子并供他上大学脱离苦海的哥哥,怎么也想不到连丧葬费都不愿花的二海子,就这样把他们抛弃在荒野。

当二海子去世的时候,孙子选择埋葬的方法与二海子同出一辙,同样把他葬在野麦岭深沟渠的远地。

那天是深秋最后的暖日,几个被孙子雇来的体力工挥汗如雨的挖着坟坑,一口纸糊的棺材里躺着面如纸灰的二海子,他很荣幸没有如常的被火化,而保留的完整的尸体,因为火化费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埋在这,简单也好打理。反正他再也没有亲人了,就像儿时过早的没了父母一样,他与哥哥相依为命,在残酷的饥饿中慢慢长大,他立志不再回农村当土包子,吃糠咽菜,他要改写历史,他要做有钱人,就像村长家那样,有水晶酒杯,杯底嵌着荷花,酒在杯里的时候,放大了杯底的荷花,仿佛荷塘月色灿然灵动在酒人的眼前,虽然是一杯普通的酒,但还是能品出甘甜和香醇。倘若让一个穷人喝茶品味,穷人会认为那就是一杯水解渴而已,而在富人的嘴里,茶道就来了,能品出咖啡的味道,莲子的清幽,精糖的甘甜……因为有钱,嘴也就高贵了。所以二海子常想,他凭什么尝不出来放了味精的菜?他凭什么不懂茶道。他还要有村长家的雪白被褥,涂满油光、雕龙画凤的八仙桌,还有祖宗祭台上的猪头、拼果和香馍……他时常埋怨哥哥,为什么不在自家的地里种几棵果树,也好在过年的时候有果子吃。哥哥却说:“庄稼地少。舍不得被果树占了去。”他又埋怨嫂子,为什么不多养几只鸡鸭,既能吃肉又得蛋吃。嫂子就说:“没有太多的粮食喂养……”

他千万次的问,最终的答案只有自己才能成全梦想。

当他努力脱离了那个家徒四壁的家,过上了好生活,他却因为老婆的再三梗阻而渐渐淡忘了他的哥哥,甚至恨他们让自己在农村受了如此长时间的苦难。

后来,他病躺在老人公寓,一个护工定期来为他洗澡换衣,还给他带来音乐。那铿锵的乐声仿佛鞭子一样敲打着他的灵魂:

“当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

有谁记得我,

只有往西的山梁闪过父母的身影,

只有广袤的大地容纳我的悲伤……

我淡忘你们太久了,太久。

来吧,拯救我灵魂,

别让我在泥淖中陷得太久,

来吧,拯救我灵魂……”

护工对二海子很好,不像之前的那个护工,有时打他嘴巴。现在二海子明白,打得活该,谁让自己忘本了。他时常想起曾经在期刊上读过的一篇故事:很久以前,一个小猴子经常被驯兽员穿上官服在众人面前戏耍,猴子也渐渐懂得只要演得好,驯兽员总给好吃的,渐渐的猴子的表演越来越得到众人的追捧,猴子就想,我大概就是哪个穿着官服的老爷,不能总被驯兽员耍弄。于是某天在演出的时候,他就开始不听话了,并且开始戏弄观众,这下可惹恼了驯兽员,扒掉了猴子身上的官服,大骂道:“你个畜生,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你忘了你就是个猴子!还想真做老爷!”然后把猴子关在黑屋子里。猴子的确是忘本了,它竟然真把自己演入戏里,可是戏里戏外那可是两回事。此刻二海子明白自己多像这只猴子,忘了本!忘了自己是谁。

于是在护工的音乐里,二海子找到了自己那颗飘忽不定、怨天尤人的心,他想让这颗枯竭的心尽快融入灵魂,沐浴骨子里剩下的温泉。于是二海子下定决心,要把遗嘱交给康米县政府……

原来他一直犹豫不定这笔他用后半生积攒的大笔储蓄该何去何从,他的老婆早他在精神病院,两儿子都像当年的自己,不忠不孝,最终一死一伤。现在他的醒悟还为时不晚,他想用这些钱捐给康米村的学校,希望那所破旧的小学不再有像他这样忘本的孩子……希望那里的老师都有一颗美好的心灵,为人师表教育出德才兼备的有灵魂的人才。

秋阳依旧暖洋洋,二海子的孙子看着他入土,并振振有词:“亲爱的爷爷,你什么都没给我留下,还免除了公费埋葬……哎,也不知你是咋想的,你现在就跟没儿没女一样,谁把你埋了?还不是我这大孙子尽孝。爷爷别怪我给你办了这俭朴的葬礼,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我爸爸的爸爸,我也不想做你孙子,可我还是你孙子。以后不能给你烧纸了,现在有政策,不许在野外上坟烧纸,以免引起火灾,我就在家给你上柱香,磕个头,买朵花表示一下。如果我忘了,你可别像厉鬼来找我麻烦,拜托了。拜托!”

十年过去了,这三座土坟已经成为这片荒野的土丘,上面开满野花,周边有很多榛子树……在康米道上行驶的汽车穿梭往来,对周边一切都视而不见,然而这里曾有一个“忘本”的小猴,他给康米村的学校带去过福音。

    

忘本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门里门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门里门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