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希望立即澄清中国孩子是否可以选择自愿不接种神秘疫苗

(2010-09-05 20:25:02)
标签:

转载

转载者按:最近接到通知,全国统一行动,打一种“麻疹”强化疫苗,我就觉得很不正常,因为这不属于正常的免疫范围,而是临时的、强制性的、全国统一行动的,不管先前有没有接种过这种疫苗,一律强化接种,而全国范围内根本没有流行这种疾病。今天看到下面这篇文章,着实吃惊不小,应该引起我们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我建议有小孩的家庭坚决拒绝这种无理的、暗含极大风险的行动!我不知道下面的论述是否确实是真相,但无论如何这次行动是不正常的,请大家广泛传播这一重大信息。戈国龙记
转自何新博客,文见下址:
何新想问:陈竺、冯富珍先生和强制推行神秘疫苗的接种者们────如果这种接种行动万一开启灾难之门,难道你们不怕成为帮助共济会亡我中华民族血脉的千古罪人?????!!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  (一个三岁女孩的父亲)呼吁:
何新說:
以下这篇文章是本博昨天收到的北京大学免疫学者王月丹先生的留言(本博转贴对专业部分有所删节),原文全文发表在王月丹先生的个人博客中,百度可以搜到。
作者王月丹先生本身是一位三岁儿童的父亲,也是一位免疫学医学工作者。作为一位免疫学专业人士,他很诧异的是:这次突如其来的麻疹疫苗为何是强制注射(儿童、学生如果不接受注射就开除学籍??)────而且最蹊跷的是为何这次注射只针对于中国人?为何有关方面明知会有严重副作用,仍然规定必须强制接种?
王月丹先生指出:这次接种可能导致的副作用,其实并且不需要很长时间────如果快的话今年冬天就可能发生由副作用引发的部分传染性疫情。
他指出:对于这次特别针对中国人的疫苗强制注射,我们必须要一个理由───而卫生部给出的理由仅仅是:必须履行对外国卫生组织的承诺───而不是对中国人民的生命、后代和健康负责!尽管卫生部对可能发生的副作用有所预知承诺会给经济补偿,但这仍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因此作者以一个三岁父亲的名义悲愤地在文中呼吁:
我不愿意要卫生部的事后补偿!我愿意现在就交给卫生部钱,请卫生部高抬贵手,能让我的女儿免于进行强化接种。“
何新评论:是的,为了中华民族的血脉延续─────我们宁可要科学的解释,而不要事后的补偿!事实上,接种疫苗后的灾难性后果是无法补偿的!
────何新想问:陈竺、陈冯富珍先生(但愿您不是香港共济会高级会员?)和帮助国外机构强制推行神秘疫苗的接种者们────如果万一这种接种行动开启某种未知的灾难之门,难道你们不怕成为帮助共济会亡我中华民族血脉的千古罪人?????!!
-----------------------------------------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一个三岁女孩的父亲)转来如下一篇具有专业角度的质疑博文:

8月23日下午,2010年北京市麻疹疫苗强化免疫工作动员部署会议召开,北京市定于2010年9月11-20日,集中10天对在北京市行政区域内的全部8月龄-14岁(1995年10月1日-2009年12月31日出生)的中国籍儿童进行集中接种。(非中国籍适龄儿童则视监护人意愿进行自愿接种)。根据北京市常规监测情况,初步掌握北京市目标儿童数大约200万人左右,工作任务艰巨。
    据《人民网》报道,本月11日起,我国将启动史上最大规模的麻疹强化免疫行动,统一为全国8月龄以上儿童免费接种麻疹疫苗。
    针对有家长担心接种后发生异常反应的问题,卫生部昨日表示,经过专家组调查诊断后认定为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的,应按照省级政府制订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补偿办法,对受种者给予一次性补偿。

  卫生部称,绝大多数健康人接种疫苗后不发生任何不良反应,只有极少数因个体差异在接种后发生不良反应,麻疹疫苗也是如此。任何医疗机构和个人不能做出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的调查诊断结论。受种方、接种单位、疫苗生产企业对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结果有争议时,可按照《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办法》有关规定,向所在地的市级、省级医学会申请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的鉴定;省级医学会做出的鉴定结论为最终结论。
  对于上述的报道,作为一名免疫学的研究人员,我感到很遗憾;作为一名中国国籍孩子的父亲,我感到很伤心。从免疫学研究的角度讲,我认为,这种盲目的强化免疫接种,没有任何的科学意义。我不想争论细节,因为涉及到学术观点的问题,只谈大的道理。首先,这种强化免疫接种,没有经过详细的论证,就改变了原来8个月初种,6岁再种的节奏。改变接种的节奏,说明原来的接种方案不合理,为什么不强制要求非中国籍孩子一起接种?这样才能同质化。
同时,8个月至14岁的范围非常的大,涉及的孩子的免疫状态也不同,要跨越一个免疫不稳定的容易产生自身抗体的阶段,这有一定的危险性。这一切都不知道,甚至都没有详细的血清学研究报告,也没有目前野生毒株与疫苗株交叉反应的报告。对于盲目的免疫强化接种,卫生部给我们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完成对世界的承诺。先不问,这个承诺是否经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批准没有。我认为,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有关部门也应该听取一下各方的意见,尤其是真正免疫学专业人员的意见,进行细致的血清学研究,然后,看看这样强化接种以后,究竟能否完成这个承诺?

  实际上,世界卫生组织自从把消灭天花的功劳揽在自己身上以后,其虚荣心就在不断地膨胀,忽视了科学的规律,提出了很多不切实际的目标。比如,1985年世界卫生组织提到2000年全世界消灭脊髓灰质炎的目标。西太平洋地区1988年,则提出到1995年,消灭脊髓灰质炎的承诺。为了完成这个承诺,我国在1993年至1996年间连续3年开展消灭脊灰强化免疫日活动,无论是否免疫过,强迫孩子服药,但是,脊髓灰质炎消灭了吗?没有!所以,靠政治是消灭不了传染病的,只能靠科学,靠免疫学。
    现在,(据说),WHO和西太又打算消灭麻疹了。可是,这是一样的道理,政治不能代替科学。其实,麻疹目前也不具备被消灭的条件。首先,麻疹有隐性感染者,可以导致健康排毒者的产生。其次,麻疹疫苗的效果显然并不如天然感染理想,甚至不如脊髓灰质炎的疫苗,而且也有毒力返回的问题。
但是,与脊髓灰质炎的口服疫苗不同,麻疹是注射疫苗,且其不良反应率发生较高,有人认为,约有3~5%的孩子(主要见于2岁以下儿童)注射5~12天后可出现发热反应,同时伴有散在的“类麻疹”皮疹,虽然一般不需处理可自行消退,但这种症状发生几率是很大的。
单就这一条而已,北京这次要强化接种200万儿童,出现发热症状的就将有6至10万人,而北京儿童医院最大门诊量也仅有9千4百人,到时候就医都会是很大的问题。而且,大规模接种,涉及到注射的安全,如消毒措施不当,可导致传染病的传播,以及疫苗各种辅料的毒性作用。同时,注射抗原引起的超敏反应发生的机会远远超过口服的抗原。这都使得麻疹的强化免疫接种,风险远远超过脊髓灰质炎的糖丸。

    但是,对于强化麻疹疫苗免疫的危险,我们有关部门的专家则过分的乐观,谈到麻疹疫苗的不良反应问题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中心专家说:因为疫苗是一种生物活性物质,多数不良反应都是一般的不良反应,如发烧等。从查到的国内外文献来说,第二次或多次接种麻疹的过敏反应只会越来越少,因为过敏反应都是第一次发生的比例比较高,多次接种不良反应就会减少,这是从过敏的角度来说。目前的文献来看,多次接种不会造成不良反应发生率增加。”

说句实在话,我不管他看的是哪个国家的文献,如果,他可以花些时间看看我国医学专业用的《医学免疫学》教材,就会知道,过敏反应(如果他指的是超敏反应的话),是一种适应性免疫应答,第一次接触过敏原,并不会发生过敏,只有经过过敏原致敏以后,再次接触同样的致敏原,才可以导致过敏的发生。所以,超敏反应的危险恰恰是在强化接种的时候。同时,反复接种某种抗原,尤其是添加了佐剂等辅料以后,可以导致机体对于抗原的表位进行扩展化识别,可以引发各种自身免疫性疾病,这在动物实验中,已经获得了证实。所以,免疫接种应该恰到好处,绝不是越多越好的。尤其是同一种疫苗进行无必要的反复强化接种,最终只能适得其反的。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有关专家是忘了免疫学的基本常识,还是故意回避超敏反应的原理呢?

    同时,我对于指导这次强化免疫的专家的指导感到很担心,有些专家的建议根本就不全面。例如,有报道称株洲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龙术国主任介绍,“有以下五种情况的孩子不能接种麻疹疫苗:一是已知对该疫苗所含任何成分,包括辅料以及抗生素过敏者;二是曾患过敏性喉头水肿、过敏性休克、阿瑟氏反应、过敏性紫癜、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等严重过敏性疾病;三是正患急性疾病,严重慢性疾病,或处于慢性疾病的急性发作期;四是有免疫缺陷、免疫功能低下或正在接受免疫抑制治疗;五是曾患或正患多发性神经炎、格林巴利综合征、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脑病、癫痫等严重神经系统疾病,或其他进行性神经系统疾病。”
其实,不宜接种麻疹疫苗的孩子远不限于此。第一就是正在用免疫球蛋白进行治疗的或者两者内使用丙种球蛋白的;第二就是近期接种过其他疫苗,比如乙脑疫苗的孩子,等等。所以,专家的知识是不全面的,说明准备并不充分,这就有出现问题的隐患。例如,今年四川进行抗疟疾药物预防导致的女童死亡,就是由于疾控人员没有见过和考虑到氯喹可能引发阿斯综合征造成的。显然,在进行麻疹强化接种前,有关人员的免疫学知识,并未培训到位。

    而对于出现不良反应的应急预案,卫生部的预案居然只是,提出可以对他们认可的不良反应儿童进行一次性的补偿。甚至连具体的不良反应紧急处理措施,以及定点收治医院都没有指定和准备。这总让人有不好的预感。

    说实话,说了上面的这些话,我真的感到很伤感情,因为毕竟我也是这个领域的,和很多人都很熟悉,甚至合作过,我理解他们。我也反思过,究竟什么时候,我走到了大家的对立面。

    今天,看到我女儿戏耍时的笑容,我终于明白了,从我女儿出生以后,我的人生有了重大的转变。我不能像非中国籍孩子的父母一样,可以生2个孩子,一生只有一个,让我倍感珍惜。我要保护她,所以,我要关注世界可能对她的伤害。这是每个父亲都要做的。这也许就是我在奶粉和疫苗等一系列问题上,逐渐走到了主流的对立面的原因。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正确,但我已经走到了今天。其实,面对强化麻疹疫苗接种,这样的强权行为,我也只能接受,看着女儿冒风险接种疫苗,因为我别无选择。卫生部已经联合了教育部,不强化接种,就剥夺我女儿的受教育权。这是我不能承受的。我没有勇气去违反国家政策,学学青政院的那位副教授,因为我不能被开除,还要为女儿挣学费的。不过,我还是心存侥幸,因为我们家里的人都很皮实,命都很贱,不娇贵,所以,没有不良反应的家族史,因此,也希望女儿能遗传这个优点,而且能够幸运地逃脱不合格疫苗的伤害。
   不过,如果女儿真的出现了什么不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我也相信,这次的强化接种一定会有不良反应的发生,而我的女儿应该不会有事的。我只有这么想。

    但如何可以避免孩子发生意外,作为父亲光祈祷显然是不行的。我认为,应该做好充分的准备,要保证孩子充分的营养和休息,细心观察孩子,一旦有任何异常,比如咳嗽或者精神不振等微小的不适,都应该及时阻止孩子进行疫苗的接种。当然,如果能够不接种会更让我放心的。所以,我有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那就是我不愿意要卫生部的事后补偿,我愿意现在交给卫生部钱,请卫生部高抬贵手,能让我的女儿免于进行强化接种。不知道,是否有这种可能性。

    对于这种盲目的非计划的强制性的强化接种,卫生部仅仅承诺补偿是不够的,作为孩子的父亲,我要求有关部门必须公布责任人,有关机构首长必须为这个行为负责,如果出现意外,必须要实质性追究有关部门领导的责任,这也包括配合卫生部这样做的教育部的相关领导们,要给人民一个交代。

    对于有关部门,不能把中国籍孩子与非中国籍孩子一视同仁的做法,我也感到很困惑。因为强化免疫,为了达到效果,就应该一视同仁,完全平等,甚至对于在强化期间入境的儿童,也应该强制强化免疫,而不认可国外的接种证明。这种公平,也是国家对于强化接种的自信心的体现,否则,就有个别人是否因此谋私的嫌疑了。
我也呼吁有关部门应该公布,参与强化免疫政策制定的专家及其孩子的国籍,看看是否存在着外籍的问题。

    北京大学免疫学系  王月丹  (一个三岁女孩的父亲)  于学院路38号

【附录】相关报道:
中評社北京9月2日電/昨日,在衛生部舉行的專題發布會上,衛生部疾病預防控制局副局長郝陽稱,9月11日至20日,衛生部將為全國1億名兒童免費接種麻疹疫苗。中國計劃於2012年消滅麻疹傳染病,這也將是中國消滅的第四種傳染病。 

  《新京報》報道,郝陽介紹,9月11日至20日,中國將統一開展一次以8月齡至14周歲兒童為主要接種對象的強化免疫活動,範圍覆蓋全國所有省份。無論既往有無麻疹疫苗免疫史及患病史,凡無麻疹疫苗接種禁忌症的兒童,均接種1劑次麻疹疫苗。 

  衛生部根據各省份實際情況,安排了3個年齡範圍,其中北京、上海、河南、黑龍江和廣西為8月齡至14歲,吉林、海南、青海為8月齡至6歲,其他23個省份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為8月齡至4歲。 

  對於這種不同的年齡選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免疫規劃中心主任梁曉峰解釋稱,這種年齡分配根據目前各省份已經接種麻疹兒童的情況。在這個年齡段的兒童,都可以獲得免費接種疫苗的機會,其他兒童接種需要交納一定的接種費用。 

  梁曉峰表示,衛生部要求各地以縣為單位的接種率要達到95%以上。根據預期,1億名兒童將因此受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