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yanmar白面书生
Myanmar白面书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23,035
  • 关注人气:1,2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文在缅甸的兴盛与困境

(2017-05-21 14:01:24)
标签:

缅甸华人

中文教育

困境

中文教师

教育

分类: 转载(缅甸综合)

中文在缅甸的兴盛与困境

2017-05-19   来源: 中国网  作者: 王新玲    责任编辑: 苏向东

在缅甸,九年级以后除缅文外的课程都是全英文教学,这让英文成了不太具有竞争力的技能,也让中文等外语显得更加重要。在缅甸前首府仰光,进驻的中资机构、前来考察的中国商务团与日俱增,中文速成班随处可见,能用中文进行沟通的人越来越多,但是置身海外的中文教育亲历者们依然感觉困难重重。

中文在缅甸的兴盛与困境
中文在缅甸的兴盛与困境

中文在缅甸的兴盛与困境

学中文的寺庙女孩儿

201611月以来,每逢周二、周六,缅甸老师苏雪蓉就会去仰光北奥加拉巴区的Buttha Ditar寺庙,给这里的孩子们教授中文课,除了一年一度盛大的泼水节假期外,从未间断。缅甸是佛教国家,仅仰光一座城市,就有2000多所寺庙,其中228所是寺庙学校,这些学校在讲经诵道之外,还承担着收容孤儿并教化他们的社会功能。寺庙学校与政府学校并驾齐驱,支撑着缅甸的基础教育体系。Buttha Ditar即是其中之一。

2004年,住持Daw Eayka Sari和另外两位女住持一起创建了Buttha Ditar寺庙,十几年来,寺庙共收留了30个尼姑和43个孤儿,最大的尼姑34岁,最小的孤儿只有4岁半。他们日常的吃穿用度靠寺庙来维持,寺庙则主要靠爱心人士来接济。

Buttha Ditar寺庙只有两栋建筑,主建筑是一栋三层小楼,大门前整齐地摆放着大大小小的鞋子,在缅甸,进入寺庙相关区域都需要光着脚。一层是学习区,孩子们上课的地方;二层是休息区,孩子们白天在这里玩耍,晚上席地而睡;三层是讲经堂,立有几尊佛像,是诵经的地方,也有一台电视,用来看新闻或动画片。主建筑之外还有一个偏房,孩子们每天在这里围坐、诵经、吃饭,洗碗做饭等家务活主要由大些的孩子们轮流来做。

中文课开班时,Daw Eayka Sari住持告诉孩子们,这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希望她们把中文当母语来学习。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孩子们基本学会了拼音和跟读,能用中文进行最简单的交流。女孩们有的一心向佛,有的则希望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寺庙能够解决她们的生存问题,却无力解决她们的发展问题,免费的汉语教学能丰富她们的技能,为未来提供更多空间”。

学习中文的将近70个女孩儿中,大多穿着橙色粉色的袍子,理着板寸般的头发,只有一个女孩儿长发披肩,她叫Naw Aye Chan May,是寺院收留的孤儿,已经进入大学读书,但对她来说寺庙就是家,她仍坚持上每一节中文课。

和其它寺庙学校不同,Buttha Ditar寺庙旁边就有一间政府学校,孩子们平时在政府学校上课,学习缅语、英语、数学等科目,在寺庙里主要学习经文和中文。寺庙里的桌椅板凳是日本捐赠的,日本等国也曾在这里教授语言课,但都是短期的。

寺庙学校的中文课是仰光一家中缅合资学校卓越语言教育中心推行的一个公益项目。他们希望通过教授一门语言,来传递一门技术,为孩子们改变生活出力。选派缅甸老师苏雪蓉来授课,更多是为了照顾孩子们的零基础。苏雪蓉的父亲是华人,母亲是缅甸人,从小学习汉语,她曾获“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缅甸赛区第一名。

有了Buttha Ditar这个范例后,更多的寺庙学校希望开设中文课,其中一家有1000多个孩子,这让卓越校长江琪英深感压力。“即使公益项目,也需要优秀的师资,和让项目长期坚持下去的储备。准备好了,决定做了,才敢接”。江琪英希望能找到更多的资助,将英语和计算机课程引入Buttha Ditar寺庙,她也希望能够改善寺庙里的膳食状况,让这些正在长身体的女孩儿们能在“过午不食”的宗教习俗中健康成长。

缅甸华文教育的亲历者

从仰光坐大巴,经过一夜的时间,就到了缅北掸邦,掸邦是缅甸最大的省,华人最多的地方,也是安杰的家乡。安杰是缅甸第三代华裔,祖籍云南,15岁来到仰光读书,20岁开始工作,今年也只有22岁,主要做中缅商务翻译。

“缅北地区主要以云南的华人华侨为主,家长对孩子的华文教育非常重视,每天五点多起床,先去华文学校学习,再去政府学校学习,所以缅北的华文教育环境要远远优于仰光地区。”

安杰就是江琪英校长所说的缅北华文教育的一个成功典型,从小就读于华文学校,说得最好的语言是中文,其次才是缅文和英文,他曾经的同学大多在瑞丽或仰光从事中文相关工作。但是,让安杰困惑的是,他在仰光结识的华侨朋友大多不会说中文,他们的父母大多也不会说中文。这也是江琪英一再强调的华文教育危机。

“华文教育在仰光断层了几十年。老一代华人华侨在华文教育上投入的时间金钱和精力都非常多,新一代华人华侨很难有这么高的热情。现在华人华侨社团的领导层年龄都很大,华文学校又都归属于这些社团,照这种状况运行下去,非常危险。”

江琪英是迄今为止在仰光呆了最长时间的汉语老师。她作为第一拨来缅甸建设孔子课堂的老师留了下来,在华文学校工作了七年时间,深知公益性质的华文学校之艰难,“没有资金进来,硬件无法改善,没有优秀和稳定的师资”。

两年前,江琪英应邀担任卓越的校长,卓越是全缅甸第一家市场化的高端语言机构。虽然硬件设施和师资水平要好于公益学校,但是也面临着发展困境。“仰光高收入人群有学习中文的需求,市场上没有环境好些的中文学校,但是很多人认为学中文应该很便宜甚至免费,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最难的是培育市场,提高中文在仰光和缅甸的地位。”为了更加融入缅甸社会,他们将学校定位为“以中文为主的国际学校”,而不单纯只是中文学校。

在缅甸,一个中文老师的月工资大约20万缅币(约合1000元人民币),远低于翻译、企业员工,“不是我不热爱这一行,这是有钱人才能做的”,一位老师在辞职前对江琪英说。

目前,卓越有11位授课老师,其中8位来自中国,1位来自美国,2位来自缅甸。“中国老师发音更标准,语法知识更全面,但面对初学者时,缅甸老师也具有天然的语言优势,他们可以用缅语帮助学生理解复杂的语法知识。”但是这些老师都坚持多久,都是未知数。

“什么时候能盈利我也不知道。不过在缅甸的华文教育市场上,只要坚持下去,多多少少都能做出成绩。”年过三十刚刚成家的江琪英决定继续留在缅甸。

“我会留在仰光,这里的中国商务团越来越多了。”90后安杰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某种意义上,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缅文化交流使者。(外文局“中央厨房”供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