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孟庆严
M孟庆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514
  • 关注人气:1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文学:我在说与不说之外说两句

(2014-02-06 20:10:44)

 

 

有人再次惊呼文学死了!

不少人在为文学的前途发愁,掉了些许头发,以至于“聪明绝顶”。

还有不少人徘徊在说与不说之间,默默等待着时间对文学前景的审判。

我觉得自己与文学前景无关,只是个喜欢写字的小生罢了。我不会惊呼,也不会忧虑,更不会因此而夜不能寐或者掉了发秃了顶。

至于说与不说之间的那批人,我也算不上。对于文学,我只能算个外人。

为什么这样说?

我就简单解释一番。

写了几部小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别人无关。在当今,文学出现了不少怪显现,在市场阴影笼罩下,一切都变了。读者变了,作家也变了,作品呢,能不变吗?

80年代的中国文学盛宴,在90年代落至低谷。经常在不少场合听闻一些“前辈”们在感叹80年代那个纵横奔放的辉煌年代,唏嘘不已。在他们眼里,我这个80年代初出生的后生娃是不可能理解他们的失落和痛苦的。

的确,我是无法理解他们的失落,也不可能体会到他们的痛苦。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呢?其实就好比当年我们的红太阳一般,从平凡人到神,再被拉下神坛,打回原形。这种巨大起落,一般人是无法承受的。但愿他们不会因此而过分痛苦,毕竟,时代的潮头总是潮起潮落的,若是一帮人一直立于潮头,那么只能后无来者了,都被摁在海面以下,慢慢窒息了。

说到这里,对于很多人常说的“体制内作家”这个词儿也说道一番。体制内作家,那是吃皇粮的才算。至于说你加入个作协,好像和体制内没毛的关系,无非你有个会员证,然后有个交流平台而已。关于这一点,遭受了不少人的误解。除了寥寥几个驻作协作家算是体制内作家,其他的该咋样还是咋样。所以,没有任何供养和依附关系,和体制没有太多关系。写作是个人的事情,自由个性的创作的基础在于能够先获得经济独立。所有的依附关系都是基于吃饭问题的,作家也不例外。好比来说,体制内作家拿了工资,那你当然要听话,不听话养你干嘛啊。在市场经济的今天,这很好打比方,你一公司雇人的目的是要让他能够给你带来利益的,否则凭什么出钱养活他?很多人骂体制内作家,说什么犬儒什么走狗什么的。你这不是废话吗?其实很多人不见得就比体制内作家高尚,不少人也有酸葡萄心理的。说实在话,作家又不是道德模范,一是不需要去套什么光环,二是别拿太高的标准去要求人家。衡量一个作家好坏高低要依据人家作品,别拿着道德的框子去套,那纯属车技巴丹。

说到这里,我开始发飙了,先声明不能对号入座。

说道文学,就不得不谈到文坛。起码在中国是有文坛的。因为传统原因,国人盛行圈子主义,文坛其实也是个大圈子,就好比一个大帮派一般。人心嘛,所以大帮派里面就会有小山头,这点估计大家都不会去否认。事实就是如此。

有圈子就得有祭坛,有祭坛肯定会有祭祀,祭祀嘛,都是很有权利的,基本上能够决定很多事情。这就好比官场,以前26级,现在也差不多。作家一样有级别,起码在体制内是有的。体制外,也有啊,比如,著名作家xx,亚洲著名作家xx,世界著名作家xx,反过来一样,某省级著名作家XX,某市级著名作家XX.......

头衔,就是“官帽”,中国作家大部分人都逃不出这个圈,一样滴爱慕这个“乌纱帽”。如此想来,圈子里起码是有等级的,不还是官场吗?

这就是现实,你否认也好,承认也好,反正我说我的,信不信是你自己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惊呼文学死了的人,估计大抵都是圈子里靠前排的,像我这样的未入圈子的估计是不去瞎担忧什么的,反正写着玩呗。为文学前途发愁的人,肯定也是在圈子里有点地位的,说白了发愁的不仅仅是文学前景,可能还有个人前景。这点大抵是都是一致的。

那些处于说与不说之间的呢?可能也就无所谓了,反正圈子进了也进了,只要虚名干别的事情,又不靠那个混饭吃。好吧,圈子没了也没关系。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成语:杞人忧天。

我有时候想说,你丫闲的蛋疼,文学的前途关你屁事?有这功夫好好写你的小说去,多几部世界级别的经典作品,文学能没前途?

有人说过,这个什么读者太浮躁,已经无法静下来读书了。你看,现在买书的都很少了,等等如此。

要么有人说,哎呦,你不知道吧?现在这个网络文学一片垃圾,可是读者偏僻喜欢,这让传统文学或者说纯文学如何是好?

这点,我觉得吧。不需要惊呼了,如果不想写了或者以此无法生存就改行,北大那位卖猪肉的童鞋不一样活得很好?你随便干点什么,养活了自己再去玩小众的东西,不是更好吗?如果说你要以此来吃饭的话,那你必须要懂得市场规律,先把自己的“金身”去了,再把“佛光”去了,回归到真实的自己好不好?你是卖文字的,读者是买文字的,人家是上帝,你就多尊重点,不就得了。

以前总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读书可以,你是顾客。当你写作的时候,要么为自己写,那断然别想着卖高价;要么为市场写,那你得想着如何卖个好价钱。

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人说,作家是社会的良心,应该如何如何。对于此句话,我只想说,艹性,先把自己养活字之后再谈担当,自己都没果腹呢,谈担当那就是纯属扯淡。

记得碰到过不少胸怀大志的童鞋,志向极其远大,夸夸其谈,甚至口吐白沫。是的,我觉得你有远大理想,挺好,但能否先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童鞋在某地当保安,因某个缘故网上认识了,然后经常与我谈论文学,实际上我是喜欢的,很有志气的孩子,多好。但我出于某种考虑,一直劝他先解决吃饭问题之后,再为理想奋斗。好吧,他后面不断地希望我帮他这个那个,好吧,能帮的我帮了,可后面一直如此,我就承受不了了。

我后面就说,兄弟,这事儿吧,你有理想有志向,好事,但是你不是卡尔,我也不是恩格斯,现在全世界人民大部分都活得不错,不需要咱们去解放什么的。你先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再去奋斗吧。

当然,后来该童鞋不高兴了,觉得我不够朋友。

说到这里,我想大抵上文学作为人们的一种伴随性的精神类别的生活样式,实际上从没有消亡过,也从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所谓高潮和黄金时代。80年代,那个时候,所谓黄金时代,一是因为思想刚解放,全中国几亿人憋了几十年,饿坏了,都嗷嗷待哺呢,怎么会没有市场?二是,那个年代,网络还没有星期,大家伙儿想看点文艺作品,除了书籍就是报纸,电视都很少,说不好听的,没事的时候,总得干点什么吧?文学的兴盛是那个时候一个畸形社会状态的反映。

在我看来,文学有诸多样式,你看一本世界名著,那叫欣赏文学;你自己写两句诗全身心投入地吼叫几嗓子,也是文学生活的一种。如果说全中国人都在谈论文学,谈论作家,把些许几个作家捧上“神坛”,这辉煌吧?这牛逼吧?可他妈的这正常吗?

文学的力量永远属于隐藏在平静处的,喧嚣的、宗教的、迷醉的、外在的等等,都是和真正的文学没关系的,那属于现在炒作的范畴,是披着文学的外衣的商业炒作。

说实在话,我已经对于中国文学的种种现象开始讨厌了,偌大的一个族群,十多亿人口,所谓的中国文坛就那么几个人牢牢地站在所谓的高峰上,十天半月总得发出点声音,或者弄点动静,彷佛这几个人没有动静,中国文坛就会崩塌一样,这不是扯淡吗?

真正的作家是课堂上教不出来的,就像那野草,生于荒芜处,经历种种磨砺与不幸,最终才能拿起命运之笔,蘸着生命和灵魂来书写真正属于众人的精神佳肴。而最终,野草会在繁花似锦的公园中枯死,这是他的使命。一刹那的精神光芒的播撒,接着死亡。这是一个作家的真正命运!

生于荒芜,死于苦处。

悲剧必属于作家,如此的作家才能算是社会的良心。

到目前为止,我发现一个怪现象,天天嚷着文学死了的多数是文学投机者,真正的作家往往都在用生活书写,用灵魂说话,或许遭难或许命运多劫。

如此说来,文学前景不会因为几个鸟人的惊慌而死掉,只会默默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