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辽塔
辽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8,163
  • 关注人气:8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辽中京大塔(五)

(2016-06-11 14:07:49)
标签:

辽塔

中京

大体积

寿昌

使辽诗

分类: 中京三塔
对于辽中京大明塔,前不久拜读了豆瓣@尾黑君的大作,很有心得。2016端午节期间,我随同辽宁文保志愿者团队游览了牛河梁与辽中京,辽西地区的端午节天气预报是中雨转小雨和强对流天气,可当我第五次站在了辽中京大塔塔下时,却是阳光明媚(下图)。下面结合此行拍摄的照片也来谈谈我的看法。辽中京大塔(五)

首先是大明塔的建造年代。各种文献中、出土文物中都没有相关的明确记载,可但是塔身上却有“寿昌四年(1098年)四月初八”的墨书题记(为1980年代维修时发现于第二层北面,此外还有多处带“寿昌”年号的题记),可专家学者们却或多或少地无视这个年代,仅仅是推测该塔在寿昌年间有过维修。持这种观点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1098年这个时间有些晚,辽政权当时已临近终结,包括我本人在以前写过的文字中也一直认为大明塔应建于道宗朝中前期。
可事实上,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此塔建于道宗朝中前期或更早。
首先是碳14方法的证据。专家曾为塔身木料做过碳14测定,得出了1080±85年的结论。可由于近些年来资料传抄的以讹传讹,我们已经无法搞清楚当时测定出来的结论是公元1080±85年?还是距今1080±85年?更遑论碳14的方法用于精确定年的偏差本就极大。
其次就是北宋出使辽朝的文人留下的文字证据。以大明塔的高度和体量,总会有对此感兴趣的北宋文人,他们不可能不记载。
可从诸多的宋人使辽诗以及其他著作中,凡是来过中京的,根本找不到明确记录高大的大明塔的。关于中京的使辽文字中有“塔”这个字的仅有苏颂的《和游中京镇国寺》(作于1077年),“塔庙奚山麓,乘轺偶共登……”
镇国寺的位置,经考古学家推测,应该是在中京城西关,那么苏颂到底看到的是哪座塔?是镇国寺的塔?还是中京城的其它塔?
尽管文献记载中京曾有感圣寺、静安寺、报恩寺、镇国寺、三学寺、灵感寺等,但不一定都在中京城里,比如静安寺(下图)在就如今的赤峰市元宝山区,即使是中京城里的寺院也不一定该寺就有塔(静安寺就是先建寺,后建塔)。辽中京大塔(五)

据元代至元二十七年武平路地震碑文记载,“城外南塔拦腰断塌于东北侧。城中大塔东侧开裂长数丈,塔刹坠地。小塔顶(子)掉落……”这说明,在公元1290年时,中京城只有这三座塔(也就是如今我们能看到的三座塔),此时距离辽朝灭亡还不到200年,考虑到辽代塔的坚固程度,我觉得可以这样认为:辽代在中京城只建了两座塔(事实上考古学家在中京城也尚未发现任何佛塔基址,小塔是金代作品)。
那么苏颂1077年在西关的镇国寺感怀,看到的“塔庙”,极有可能是建于1053年,当时还不是半截的半截塔。考古学家在辽中京外城西南隅山坡的南部山顶上曾发现大面积庙宇遗迹,该处可俯瞰周围风貌,不排除此处为苏颂登过的镇国寺的可能。那么同位于西南方向,但在城外的半截塔极有可能是苏颂眼中的风景。
这么一看,中京这座新建的草原移民城市并非佛塔林立,辽代仅建两塔。那么就不存在各位宋使因见到佛塔过多,而在文中忽略的可能。很有可能苏颂只见到了半截塔一座佛塔,并非是见到中京塔太多了,感觉稀疏平常了,见多不怪了,而荒于提笔言塔。如果苏颂能见到大明塔,想必也很有可能会出现在他的诗句中。

现在再把宋人的使辽作品中有“塔”字的放大到辽朝其它地区,北宋著名科学家沈括曾于1075年出使大辽,编撰了《熙宁使虏图抄》。来到庆州时沈括写道“复逾沙陁十余叠,乃转趋东北,道西一里许庆州。塔庙廛庐,略似燕中”,沈括看到的这座塔是屹立至今的辽庆州白塔(建成于1049年)。庆州白塔巍峨高大,如果沈括见到了比庆州白塔还要高大的大明塔,没有不写进去的的理由。可沈括来到中京时,仅仅写道“中京西距长兴馆二十里少南。城周十余里,有厘闾宫室,其民皆燕、奚、渤海之人”,半截塔的形象比较矮小,沈括不写可以理解。可沈括不写大明塔,一定是他没看见,所以大明塔的年代不可能太早。
所以,我觉得在塔身上发现的“寿昌四年四月初八”这个时间节点,就是大明塔的竣工日期。古人建塔,不管什么时候真正完工,普遍选择黄道吉日作为竣工日期,四月初八是佛诞日,以佛诞日作为竣工日期是很正常的。

那么,再让我们分析分析寿昌四年(1098年)这个年代到底晚不晚?
之前我总是觉得1098年作为竣工的时间,未免有些晚。其实,对于整个辽代的时间轴,的确是晚,还有二十几年辽代就灭亡了。但是,我们现在对比一下有明确纪年的辽代大型砖塔(含已毁但留下照片者,留下照片的便于对比),建于1098年之前的有:
锦州广济寺塔(1057年建、1063年四月初八竣)、涿州云居寺塔(1037-1038年)、涿州智度寺(1031)、庆州白塔(1047年建、1049年竣)、朝阳北塔(1042年重修、1044年竣)、沈阳塔湾塔(1044年)、蓟县白塔(不晚于1058年)、丰润天宫寺塔(1062年)、丰润车轴山花塔(1032-1055年)、灵丘觉山寺塔(1090年)、兴城白塔峪塔(1092年)、赤峰静安寺塔(1072-1091年)、喀左大城子塔(1065-1074年)、黑龙江塔子城塔(已毁,1091年)

建于1098年之后的有:蔚县南安寺塔(1111年)、北京天宁寺塔(1119建、1120竣)、义县广胜寺塔(不早于1116年)、沈阳崇寿寺白塔(已拆,1107年)、绥中妙峰山大塔(1101-1123年)、易县荆轲塔(1103年)、辽滨塔(1110建、1114竣)、房山天开塔(1110年)、房山云居寺北塔(1111-1120年)、朝阳凤凰山凌霄塔(1100年)、易县净觉寺塔(已毁,1115年)、房山云居寺南塔(已毁,公元1117年)
从上面的统计看,建于1098年之前的有14座,1098年之后的有12座(或许统计的不准或有遗漏,但也差不了几座)。
14PK12,你还会觉得1098年这个年代有些晚么?这个年代也不算是太晚吧?
况且,以大塔巨大的体量,绝不是一年之内就可以营建完毕的,参照锦州广济寺塔的6年营建时间、庆州白塔的两年半营建时间,在京城皇帝眼皮子底下全力营建一座空前规模的超级大塔(是我国现存古塔中最大的),以大明塔惊世骇俗的巨大体量看,不妨就按5年计算,那就是1093年(大安九年)始建,这个年代还算靠谱。

分析完大明塔的建造年代,接下我们来着重琢磨一下大明塔的造型。
大明塔建于中京,中京地处五京的中心位置,是辽代四个陪都中最为重要的一个,是辽中后期(也是强盛时期)事实上的首都。辽代的最后两个皇帝道宗和天祚帝都是于中京行大册礼, 即皇帝位的。
辽中京的地点较辽上京距离北宋要近,中京的兴建很大程度上是辽宋建交的产物,是接待北宋使臣之所在,也是展现辽朝强盛国力的窗口。
所以说,修建大明塔这样一座空前规模的大塔除佛教方面的因素外,也是要通过中京大塔的伟岸、中京城的繁盛将辽朝的鼎盛时期呈现出来。
中京城位于大辽腹地,中京大塔气势磅礴,对内凝聚全辽国人心,对外展现强盛大辽国风采。是大辽国的标志,具有浓厚的政治色彩。
中京城当时已有的半截塔是无法匹配神都的规模和地位的。所以首先从高度上,新塔必须高于当时已建诸塔,其它地区日后建塔亦不要超过这个高度。假定就按1093年这个时间点,1093年之前辽朝境内较为高大的佛塔有锦州广济寺塔(近70米),庆州白塔(73米),此外我觉得还应该有辽阳白塔(71米),因为辽阳白塔与锦州广济寺塔的相似度(见下图,左为辽阳、右为锦州)要比北镇崇兴寺双塔还要接近,应该是与锦州大塔同期所建。辽中京大塔(五)

新塔的高度至少要超过这三座在70米上下的高塔,于是达到了80米余。新塔除高外,还要大,也就是粗壮,否则没有雄浑、磅礴、令人震撼之势,于是大明塔第一层塔身直径达到了辽阳白塔的1.5倍左右(参见下面的等比例卫星地图,左为大明塔、右为辽阳白塔。辽阳白塔的高度为71米)。辽中京大塔(五)

其次就是塔身的构图,必须展现出大辽国的特色。大概因为皇帝和契丹贵族倾向于当时已有一主尊二胁侍二飞天的组合,所以大明塔也采用了和锦州广济寺塔类似的八面构图(见下图,博友@猫嬷嬷所拍),而没有遵循当时中京已有的半截塔的塔身构图。但也仅仅限于八面塔身以一主尊二胁侍二飞天来构图,其它的设计细节则有很大不同。辽中京大塔(五)

三、造型的细节。辽代进入道宗朝时,以砖仿斗拱为代表的砖仿木技术早已炉火纯青,但大明塔却区别于其它所有辽代砖塔,塔身上找不到任何以砖仿木构件,而使用的是货真价实的木质斗拱(下图)。这是为什么?辽中京大塔(五)

砖塔的出檐主要是采用砖叠涩的方法,辽代密檐式砖塔通常是第一层檐以砖仿斗拱出檐,之上以砖叠涩出檐。但砖仿斗拱技术也是依托于砖叠涩的,对于通常的砖塔,以斗拱型砖经叠涩组合,而实现逼真的仿木效果。
而大明塔的直径过于庞大,足有辽宁省第一高塔——辽阳白塔的1.5倍(高度仅为辽阳白塔的1.1倍)。砖的承剪能力是有限的,砖叠涩技术无法实现与大明塔那XXXL号塔身直径相匹配的出檐远度,怎么办?砖不行,那就只有回归到木结构。木结构的弹性、韧性极强,辽代工匠也非常熟悉木构,否则也不能以砖仿木惟妙惟肖。为了挑檐深远,那就干脆直接用真木。
尽管大明塔第一层檐用的是最简单的出挑斗拱——斗口跳,但已使得出檐距离与粗大的塔身相符合,令大明塔塔身塔檐的结合富有美感。
除辽式密檐塔最重要的第一层檐外,二层檐往上的每层叠涩端部也可见铺有木椽,增加出檐距离(下图),使得各层密檐看起来亦出檐深远,能够匹配巨大的塔身。辽中京大塔(五)

大明塔在使用真木斗拱出檐的同时,还使用了类似砖仿木的手法,也就是“真木仿木”。真木仿木的意思就是“用真的木材,仿出木结构”,对应大明塔上的具体用法,就是“真正的木料,做出斗拱形状,但却并非结构件”。
那大明塔的真木仿木,具体是怎么个仿法?起结构作用的真木只有那单抄华拱,而泥道拱就是真木仿木的作法(下图可见最中间的泥道拱上缺失一散斗,乌成荫《漫话辽中京》书中记载,这些扶壁木构件都是贴在砖墙之上的,维修前,有很多都脱落了)。辽中京大塔(五)

由此可以看出,大明塔的斗拱完全就是真木的只有华拱,其目的很简单:就是实现出檐深远。但仔细想想,以辽代工匠的砖仿木手法,完全可以用砖仿泥道拱、实拍拱、散斗等等,就像江南砖身木檐塔那样。
看来辽代工匠用真木仿木泥道栱等是为了与木质华拱外观上相匹配。大明塔的工匠放弃他们擅长的砖仿泥道栱,同时也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想以砖仿木。既然这样,那斗拱、普拍枋之下的檐柱、阑额是否也要用真木?或者也要真木仿木呢?从大明塔斗拱的用材(约为《营造法式》四等材)和仅仅使用单抄(还不是完整的四铺作)来看,使用木材仅仅是为了追求出挑深远的实际效果,并不是要求不用砖仿木后就必须全部非得用真木不可。斗口跳是实现出檐深远最经济、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好料要用在刀刃上,砖体足可以承重,全用木材太浪费,所以是不会用真木来做其他部位的。
既然仿木最复杂的斗拱部分都不再砖仿,那索性阑额檐柱等也用不着再拿砖砌出形状了。于是乎锦州、辽阳等地的大塔身上阑额之下的那条仿木横额(参见下图)也一并省去了。所以说大明塔这座代表着辽代建筑雕刻技艺巅峰的砖塔,却唯独摒弃了辽代最擅长的以砖仿木技术,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砖仿木技术再精湛,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辽中京大塔(五)

下面我们接着琢磨,没有了檐柱,光秃秃的不好看,那塔身的八个转角如何处理?
大明塔的八个转角砖雕出八座经幢,代表了八大灵塔,关于转角用八大灵塔的处理方法,一般有下面三个解释:
1.首都的塔要全面体现宗教含义,八大灵塔不可或缺,还要书写灵塔名号,显得郑重其事。
2.首都建塔,有全国各地工匠的参与,包括燕京一带。辽代燕京附近地区的佛塔流行转角雕八塔的手法,仿木只仿普拍枋及以上,普拍枋下配以下垂如意头,而大明塔身上也恰恰能看到如意头。但此说的缺陷是目前尚无明确证据证明燕京一带的风格形成于大明塔之前还是之后。
3.大明塔的转角造型舶自赤峰静安寺塔,静安寺塔是一种辽代的覆钵塔型,全身无任何砖仿木构件,建于1091年之前,并且其地点距离中京很近,可以直接借用,其转角也是经幢(下图中左图)。更重要的是静安寺塔基座上的“卍”字装饰,这种大型万字纹(见下图中的对比,左为赤峰静安寺塔、右为大明塔)的做法不见现存其它辽塔,貌似也是大明塔从静安寺学来。尽管大明塔须弥座上的“卐”字方向与静安寺塔的“卍”字相反(经陈队长在塔下提示),但佛教中两个方向的纹饰都是可用的,并无本质区别。此外,静安寺塔也没有平座斗拱(参见下图),当然基座上的平座斗拱并非塔身必须要有的组成部分。大明塔如果也设置平座斗拱,那也一定还得用真木实现出跳,干脆不做了。辽中京大塔(五)

现在回过头来看,如果大明塔从设计初期就是参考了近邻静安寺塔转角八大经幢的做法,转角不设檐柱,那当然也就就没有必要设置用来联接檐柱的阑额,自然而然的,(仿)木构件只设置普拍枋及以上部分。所以第三种说法可信度较大。

四、构图的细节。
一佛二胁侍二飞天的构图取自锦州、辽阳,但除砖仿檐柱、阑额等和锦州广济寺塔、辽阳白塔不同外,大明塔第一层塔身八面并不全是一佛二菩萨,而还有一佛二力士的构图。这个也较为容易理解,转角八大经幢两层幢身,一层上书八大灵塔名号,另一层空着不协调,于是按《佛顶尊胜陀罗尼念诵仪轨法》(或许是《八大菩萨曼荼罗经》的顺序按顺时针方向)在八大经幢另一层幢身之上题刻八大菩萨名号。这样再塑十六尊菩萨像就显得不合适了,不能一个名号对应两身菩萨,于是采用菩萨忿怒相的明王身,与其对应的菩萨同塑于经幢两侧的相邻两面。(参见下图,地藏菩萨和其忿怒身无能胜明王)辽中京大塔(五)

五、辽宁辽塔外形相似的推测
辽代自兴宗朝开始广立佛塔以来,所谓的辽宁辽塔典型构图一开始也并不能称为典型,因为当时也不是多数。
现在我们看一看在大明塔营建之前(暂定1093年之前),传统辽地(辽宁+赤峰,上、东、中三京核心区域)现存诸塔的风格样貌。
下图中由左至右依次为锦州广济寺塔(1057建、1063.4.8竣)、朝阳北塔(1042重修、1044竣)、兴城白塔峪塔(1092年)、庆州白塔(1047年建、1049年竣)、赤峰静安寺塔(1072-1091年)、喀左大城子塔(1065-1074年)。辽中京大塔(五)

从上图中看,可以说是一座一个样,其中兴城白塔峪塔貌似与锦州广济寺塔有些像,但它供奉的是五方佛。至于上图中我没列出来的沈阳塔湾塔(1044年),由于其被后世改造的厉害(内部也不同于其他辽塔,现存外表完全是后世作品),辽代始建时是不是现在的八方佛构图还很难说。
所以说,有了大明塔的发扬,一主尊二胁侍二飞天的八边形密檐塔成了典型,形成了全辽宁省佛塔的趋同风格。以皇帝的喜好,大明塔按锦州、辽阳等地佛塔构图开创出这种“大明塔画风”(下图),之后又以京城画风引得辽宁各地其他塔来模仿。辽中京大塔(五)

但年代晚于大明塔的辽塔,模仿的基本只是大明塔的一主尊二胁侍二飞天,也就是第一眼画风。细节上,由于各州县的塔体相对较小,就别用真木斗拱了,斗拱什么的还是该仿木就仿木,于是乎砖仿檐柱等继续留用,使得转角八大灵塔在辽宁各地流传不广。当然也有康平小塔子等模仿转角八大灵塔,反倒与砖仿木构件结合得不伦不类。
于是尽管由大明塔引领时尚,但事实上的构图主题还是取材于锦州、辽阳,之后的塔并没有完全模仿大明塔,只有阑额下的横额则如同大明塔般被后建诸塔摒弃掉了。特别是八面的二胁侍,是不是也是由于没有了题刻菩萨名号的限制又恢复为如同锦州、辽阳的十六菩萨?或许相对来讲,八面全部采用一佛二菩萨也比间隔着“一佛二力士”要建造起来更容易。
年代晚于大明塔的“大明塔画风”实例具体可见义县广胜寺塔、沈阳崇寿寺塔、辽滨塔、凌源十八里堡塔等。
尽管同属“大明塔画风”的海城析木金塔、北镇双塔等没有准确纪年,但我仍可以这样说:辽宁一带辽代密檐式塔的典型风格形成于辽代的最后20几年,这种风格并非由中京大明塔开创,而是由它引领。

总之辽中京大塔的很多具体做法都是跟大塔庞大的塔身密切相关,生搬硬套木结构的法式或辽代砖塔的常规做法来为其断代都属于无稽之谈。

此外,@尾黑君的大作中还提到了大明塔的“新四尊”(正南、西南、东南、正东面的四尊)和“老四尊”(正西、西北、正北、东北面的四尊)在五官的立体处理上的区别比较明显,新四尊脸庞宽大,五官特别是鼻子比较扁平;老四尊鼻子和下巴比较大而立体,脸庞的饱满度比较接近真人。尾黑君以仰视的角度展现了这一区别,这个区别是我以前所未曾察觉的。
老四尊辽风铮铮,新四尊非常有可能是清代维修时对佛像的妆容重新剔刻所成(比如佛像的鼻尖风化掉了,只能在原有砖雕上重新雕刻,这样面部就显得扁平了)。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