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作家王保忠走了

(2018-09-22 11:06:09)

           作家王保忠走了

             高海平/

 

刚刚,趁小长假休息之际,我在办公室写稿。间隙,偶翻手机朋友圈,省作协罗向东副书记的一条微信跳入眼帘:“作家王保忠因病不治,今晨七时许在太原辞世,享年53岁。”短短两行字,如炸天惊雷。我瞬间懵了,脑袋一片空白。反复自问,这是怎么回事啊?从来没有听说他得病啊。停了一分钟,我给罗书记打了电话。罗书记声音低沉,他正在单位商量有关王保忠的后事处理事宜。我询问,是突发还是病了一些日子?罗书记说,有一段时间了。放下电话,我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悲痛之中。

王保忠是山西作家队伍中有全国影响力的实力派作家。以写农村题材见长,代表作有《甘家洼风景》。雁北家乡的人文、风土、民俗在其笔下表现得活灵活现,农民的痛苦、农村的苦难充盈其笔端。在我的印象当中,他是一个有良知、有温情的作家。

我只见过一次王保忠,是在2017224日,省作协组织的我和黄风、乔忠延、张卫平、李琳之五人散文作品研讨会上。他针对黄风的散文进行了点评。会议期间,我们没怎么说话,只是彼此打了招呼,会后,好像他没吃饭就撤了。

这之前,我们未见过面,却有电话和短信、微信交流。可能彼此感觉投缘吧,他在作协负责编辑《山西作家》通讯,向我约过稿。我给过一篇散文,他很喜欢,编发在了散文栏目头条。山西经济出版社出一套山西的丛书,大同卷由他负责,他向我约了一篇有关大同的散文,我也专门写了。去年九月份,我的散文集《我的高原 我的山》出版,他表示了关注。后来,发微信要我把书的序言和后记给他发过去。他编发了张锐锋副主席给我写的序言。

他得知我以前写过小说,鼓动让我重新把小说捡起来。我也表达了对他农村题材小说的浓厚兴趣。我发现他在逐渐远离小说,而热衷于非虚构的东西了,比如,独自驾车走黄河的壮举。其实,他是通过走黄河这样的行为,寻找新的创作源头。对非虚构作品的兴趣也是为了小说的创作。他自己还弄了个微信公众号,隔三差五更新,粉丝量还不小,我一直关注。后来就很少看见更新了,在海量的微信世界里,也没有引起太多注意。

对王保忠这样一位热心人,我曾几次约他见面,不知道他善不善饮酒,即使吃个饭也行,聊聊天,总是没有机会。有一次,他说胳膊疼,不知扭了还是摔伤。现在,这个机会再也不会出现了,成为我心中永远的痛。

保忠兄就这样走了。再过两天就中秋节,你着什么急啊?

 

                            2018.9.22上午10:54含泪急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八月的诗意
后一篇:萝卜红了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八月的诗意
    后一篇 >萝卜红了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