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盘瓠故都
盘瓠故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5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放 生

(2014-04-03 12:55:01)
标签:

转载

分类: 麻阳风情
原文地址:放 作者:麻阳黄军

放 生

 

古时候,麻阳文名山脚下,居住着一户生意人家。男主人四十来岁,一年大半时间在外做生意;女主人三十岁不到,身边还没有一儿半女,终年在家。传说中,这个男主人很会做生意,出门前,都要在菩萨面前嗑三个头,烧三柱香。然后,还要看日子,信守“七不出门八不归,遇着妇人掉头回”,他很会“出门看天色,进屋观脸色”。但是,他很少串门,邻居中,也没有人知道他都做些什么生意,到什么地方去做,甚至连他姓什名谁都不知道,只知道他叫“麻阳佬”,这是生意人中叫他的外号,并且还知道他是在每年的桃花三月,独自一人,身披一个布袋,手拿一杆木秤,风尘仆仆下常德。然后,过了几个月,大概是桔子黄了的时候,他就回来了,红光满面,走起路来还摇摇晃晃,有时还哼个花灯调,手舞足蹈,身上的布袋子有时还叮当作响。谁都知道,他这一次下常德又赚了不少钱。

有一年,大概是八九月天,天气渐渐转凉,“麻阳佬”出来做生意已经数月,布袋子里的银两赚得差不多了。因此,休闲的在常德的西门口沙滩边等候船只把家还。这时,一个渔童,提着一筐滩螺叫卖,“麻阳佬”掏出一吊银子给买下了,只见他念念有词,把满筐的滩螺倒进了旁边的沙滩上。好奇的渔童,摸着后脑売,百思不得其解,然后,笑嘻嘻地跑开了。只见那些滩螺如鱼得水,各自纷纷逃命。不多时,都爬进了河中,沒了踪影,只见沙滩上留下道道痕迹。“麻阳佬”走近仔细一看,那是四句打油诗。他默默地记下了,回到了渡口。

“麻阳佬”欣慰地上了回家的船。因为,常德到麻阳是上水船,大概划了两天两夜,船才到麻阳地段,等到了高村的柴码头时,那时已经是一个张灯时分,并且天空中下起了倾盆大雨,远路的船客们无法上岸回家。只有在船上过夜。“麻阳佬”虽然离家不远,但夜深人静,看看布袋子的银两,又怕遭抢劫,因此,只有在船上过夜。刚刚躺下,“麻阳佬”突然想起搭船时,滩螺留给他那四句打油诗,第一句就是“码头莫停舟”。于是,他提起布袋,赶紧问船佬大借了一顶粽叶斗蓬,匆匆忙忙地上了岸,在岸边找了一家旅馆过了一夜。

第二天,回到了家。“麻阳佬”感觉自已应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于是,烧了一锅子水,准备晚上洗个澡,睡个安稳觉。结果在晩上洗澡时,不小心把门方上的煤油灯给弄翻了,泼了他一头发煤油。“麻阳佬”想起了滩螺留给他的第二句诗是“煤油莫洗头”。于是,他只洗全身,沒有洗头发,上床就呼呼地睡着了。

第二天天已大亮,“麻阳佬”叫老婆起床做饭,没听见老婆答应,“麻阳佬”用脚踢,还是沒有反映。于是,他只有自已起床。当他披起衣服走到床的那一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老婆满头是血,已被人杀害了。“麻阳佬”赶紧到县衙门报了案。结果,他自已却被关进了大牢。理由是,当天晩上只有他们夫妻二人在家,并且睡在一张床上。沒有第三人,不是他又是谁?“麻阳佬”只喊冤枉!

“麻阳佬”被抓进衙门,经过几天几夜的严刑考打,“麻阳佬”忍不住了,只有承认算了。但是,自古以来,杀人是要偿命的,这是天径地义。过了不几天,县官决定斩首示众。行刑前,县官挥笔写下斩字时,怎么写也写不出来,县官提笔仔细一看,发现一只飞蛾紧紧的包住了笔尖,因此,才写不出斩字来。县官感觉事出有因,决定暂缓杀头,发回重审。

在牢房里,“麻阳佬”照旧还是说他沒有杀人,说他是冤枉的,先前只是屈打成招。接着他把做生意到回家的经过,一五一十,详细地又说了一遍。并且说,在回家上船前,他买了一筐滩螺放进了沙滩里,滩螺给他留下了四句话,县官问他哪四句话,他说:“码头莫停舟,煤油莫洗头,一斗三升米,飞蛾包笔头”。前两句他已经照着做了,沒有在码头边的船上过夜,也沒有洗去头发上的煤油就上床睡着了,后两句就不淸楚了,如今就被关进了大牢。县官听后,联想起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停靠在柴码头边的一条客船,因下大雨,码头上的围墙倒塌而被压在了水中,船上的七个人都溺水而死。县官详细想了想这四句话,推断分析,认为这四句话中已经有三句话是印证了的,只有其中的一句话还沒有印证,那就是“一斗三升米”。难道“一斗三升米”与这起命案有关?或者说,“一斗三升米”与凶手有关?照理说,一斗应该是七升米,只有反复碾熟了的情况下才会糠多米少,才会七升糠三升米。“糠”与“康”同音,是不是凶手姓康名七?于是县官吩咐县差四处打听,有沒有叫康七的人。

一天, 几个县差在城内找了几遍,还是沒有找着姓康名七的人。看看天色已晚,他们正准备称几斤肉回府打牙祭,结果走到一家肉铺前,说:“屠夫,来七斤肉”,只见屠夫下刀一砍,挂上称一看,并说“我康七手是秤,一砍就是七斤,一两不差”。县差一听,“你就是康七?”屠夫答到:“那还有假?”于是,县差拿来绳索把他捆绑起来,送到县衙。经过严刑拷打,屠夫康七承认了杀人的全部经过。

原来,“麻阳佬”长年累月下常德做生意,他老婆耐不住寂寞,与屠夫康七勾搭成奸。这次见“麻阳佬”做生意回来赚了不少钱,于是,奸夫淫妇商量后便起杀心。由于作案那天晚上,看不清面目,屠夫康七闻到“麻阳佬”的头发一股油味,以为是女人,于是,朝另一头的情妇砍去,结果杀错了人。因此,“麻阳佬”又一次死里逃生,躲过了一劫。

(吴贵耕口述 吴昭元记录整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