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盘瓠故都
盘瓠故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7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熊娘嘎婆

(2014-03-21 07:47:16)
标签:

转载

分类: 麻阳风情
原文地址:熊娘嘎婆作者:麻阳黄军

熊娘嘎婆

 

从前,湘西地区到处都是茂密的森林,鸟语花香,动物极多。有不少野物在这儿修炼成精。在麻阳这个风景秀丽地方,熊就有三种:熊猫、狗熊、人熊,其中,人熊经过五百年的修炼后就能变成人形,专骗小孩子,再呷掉。很多人想除掉熊娘,可是它太厉害了,谁也没有办法。

有一天,麻阳县西晃山脚下有两个漂亮的姐妹去走嘎婆(即外婆)。走到半路上,熊娘拦住问:“妹仔妹仔,你们到哪里去?”大妹回答道:“到嘎婆屋里去。”熊娘说:“我就是你嘎婆。”仄妹说:“你冇是,我嘎婆面上有颗痣。”熊娘反手摸了颗羊屎粘在面上说:“我面上有颗痣。”“你冇是,我嘎婆脑壳上有个大髻子。”熊娘顺手抓了坨牛屎往脑壳一粘:“我有个大髻子。”

大妹觉得奇怪了,但一个人又不好跑,因为还有仄妹,跑不快,只好等机会再跑掉,于是,两姐妹点点头,跟着熊娘,在一深山老林中进了“嘎婆”的家。下午做饭之前,熊娘杀了只大公鸡来迷惑两姐妹,熊娘把屋前放个簸箕,对两姐妹说:“你俩哪个跳过了簸箕,就呷鸡腿,晚上跟我同一头睡,我还有好多好多好呷的东西。跳不过就睡脚那一头,好呷的东西一点都冇分。”大妹假装跳不过,睡脚那一头,仄妹贪吃,使劲一下子“嘭”地一声就跳过了,呷鸡腿, 与熊娘睡同一头。

到了半夜,大妹刚醒来,猛然,她觉得脚底那头有点湿,就问熊娘:“嘎婆嘎婆,你那头为哪样有点湿?”熊娘说:“仄妹屙的尿。”其实熊娘这时刚刚才弄死仄妹,仄妹的血流湿了一大片。

过了一会,大妹听到熊娘在呷东西,又问:“嘎婆嘎婆,你在呷哪样?”“在呷骨崽。”熊娘说。

“把我分点?”“冇分。”

“分点、分点……”

“冇分,冇分……”

“分点子罗!”大妹想知道个究竟,不停地烦她。

“好!给你分点子。” 熊娘心烦得要死。

熊娘送过来一点点东西,大妹一摸是个小手指崽,冇好了,仄妹被熊娘呷掉了!大妹怕起来了,就想主意说:

“嘎婆嘎婆,我要到茅屎屙尿。”

熊娘说:“茅屎有茅鬼,”

“到灶屋屙。”

“灶屋有灶鬼。”

“到堂屋屙。”

“堂屋有堂鬼。”

“那到楼上屙。” 熊娘心想:“你总要下来,不怕你跑掉。”就说:“你去吧。”

大妹在楼上好久冇见下来。原来她正在找个地方,找根绳子准备溜走。

熊娘起身点灯去找,灯一点燃,就被楼上大妹屙的尿滴灭了;又点,又滴灭了。熊娘冇晓得是大妹屙的尿,就自言自语地说:

“老鼠精,老鼠精,你莫滴灭我的灯,找到大妹我们两个一起分。”大妹一听,就赶紧使劲住外一跳,立即跑了,跑来跑去跑累了,就迷里迷糊的爬到井边一蔸大柳树上躲了起来,并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熊娘为追大妹,找了一夜,都冇找到,头发稀乱稀乱的,正到井里洗个脸。突然看到井里有个人影,抬头朝树上一看,原来是大妹在上面。冇等熊娘开口,大妹就喊:“嘎婆嘎婆,这里好凉快,您老上来我跟您梳梳头。”熊娘爬上去让大妹核梳头。大妹给熊娘一边梳,心里一边念:“梳支崽,绑支崽!梳支崽!绑支崽!把嘎婆绑12个髻子崽!”大妹把熊娘的头发一把把都绑在树枝上,绑好后,大妹故意把梳子住树下一丢,说:“嘎婆嘎婆,梳子打落了。”熊娘说:“我去捡。”大妹说:“让我去捡,快一点,再上来给你梳,”就“嘭”地一声跳了下去,头都冇回的又跑了。

熊娘见大妹跑了,也急忙往下跳。只听“哎哟”一声,熊娘满脑壳头发都挂在树上了,头发全扯脱了,脑壳上都是血。痛得她哇哩哇啦地叫,满地打滚。过个半个时辰,熊娘血流满面爬起来又拼命追大妹。

跑了三坳三弯,碰到一个卖锅子的老板,熊娘问:“锅了客、锅子客,我脑壳痛得很,你有药吗?”“冇有。”“冇有我把你呷了!”锅子客仔细一看,这不是熊娘嘎婆吗?“我有我有,你拿这口锅子烧红起往脑壳上戴就好了。”那人还帮熊娘捡些干柴,然后就走了,熊娘烧红锅子,就往脑壳上戴,痛得她哇哩哇啦地叫。

她想呷大妹又只好拼命往前追,碰到个卖盐的老板,熊娘问:“盐客盐客,我脑壳痛,你有药吗?”“冇有。”“冇有我把你呷了!”“我有我有,你拿三斤盐朝脑壳上一涂就好了。”卖盐的给了她三斤盐就走了。熊娘将盐朝脑壳上乱涂,又痛得她哇哩哇啦地叫。她忍着痛又继续继续追大妹。

路上,碰到个卖炮仗的老板,熊娘问:“炮仗客炮仗客,我脑壳痛得很,你有药吗?”“冇有。”“冇有我把你呷了!”“我有我有,你把这大炮往口里、鼻子里、耳朵里塞起,再把后脑壳也绑几颗,等下子一齐燃,你脑壳就冇痛了。”等那人走后,熊娘把大炮一齐点燃“轰”的一声熊娘就被当场炸死了,变成了灰。但成精的熊娘哪会这么容易死掉?

半个月后,大妹一不小心来到炸死熊娘的地方扯猪草,这时成了灰的熊娘变成了猪草,尚未恢复元气,大妹见一蔸猪草又嫩又肥,就扯回了家。晚上,大妹一边剁猪草,一边把切细的猪草放在锅里煮。一会儿,听见未剁的猪草堆有阵恐怖的声音传来:“剁,剁,剁你妈;煮,煮,煮你妈!……” “出鬼了”,大妹心想,就把猪草倒在屋后的大树下。

20多天后,天刚麻麻亮,大妹到屋后扯猪草,看见大树下有个小孩子正在哭,说他的妈妈不要她了,恳求大妹收留她,大妹就把他抱回家,给他送了好多呷的东西。

这个孩子,只要大妹冇在屋,就变成熊,呷猪、呷鸡、呷鸭、呷鹅,原来这伢崽是熊娘变的,只是他的功力尚未完全恢复。大妹晓得上当了。

一天,她与妈妈想了一个好办法,于是对熊娘讲:“明天我与你一起随妈妈赶场,给你买牛肉、羊肉呷好吗?”“好啊,好啊……”熊娘高兴得跳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大妹把伢崽带去赶场,引到一个烧砖瓦的地方,装着看烧砖瓦,乘伢崽一不留神,用事先把妈妈准备好的木棒叉子,突然把这个伢崽叉起,叉进熊熊燃烧的瓦窑里。熊娘在窑里临死之前骂道:“你心狠,你心毒,以后在田里我变蚂蟥喝你血,在世上我变成蚊子呷你肉!”

从此,湘西地区就出现了凶狠的蚊子和蚂蟥。

(张杰搜集整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