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盘瓠故都
盘瓠故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5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盘瓠庙的传说

(2014-03-13 10:37:17)
标签:

转载

分类: 麻阳风情
原文地址:盘瓠庙的传说作者:麻阳黄军

盘瓠庙的传说

 

麻阳境内方圆不足百里的锦江流域,分布着18处盘瓠庙及其遗址。麻阳民间称其为“龙王庙”、“祖神殿”、“三座大王庙”,庙中供奉“盘瓠大王”、“四官大王”、“新息大王”(东汉马援),并口传许多神话——

 

盘瓠大王

上古时,帝喾(高辛氏,黄帝后裔)与入侵的犬戎部落大战于黄河北岸,战败退居南岸,与犬戎隔岸僵持年余。时近腊月,帝喾得知敌人将在黄河冰冻时节攻打南岸,因而忧心成疾,在病榻前口谕臣民:有能退敌者,无论贵贱,皆以高辛公主婚配。

其时,帝喾有一猛犬,龙头而犬身,乃天降神物。据说高辛氏后宫一位贵妇人患耳疾,太医从她耳朵中挑出一条虫子,覆盖在玉盘中,后来虫子变化为犬,日长三尺,故名盘瓠。盘瓠善解人意,因而帝喾常带在身边。盘瓠在病榻前听了主人口谕,顿时躁动不安,昂首长啸三声。帝喾戏言:“你若能退敌,我照样定招你为婿。”盘瓠欢跃跪伏,又长啸三声出营而去。

第二天清晨,哨探报:黄河北岸敌营全无踪迹。帝喾大惑不解,出营寨观看究竟,果见北岸敌营已无。忽见河中一黑点直往营中漂游而来,疑敌兵泅渡偷袭,命军民戒备。许久,黑点游近登岸,竟是口衔包裹满身冰凌的盘瓠。

盘瓠归营,以口解开包裹,近臣大呼惊退,包裹中赫然圆睁双目的敌酋首级。原来,盘瓠彻夜不归,竟是孤身泅渡黄河,夜袭敌营,取敌酋首级于酣睡中。于是,举族欢庆三日。高兴之余,帝喾似已忘记自己的口谕,盘瓠趴伏帐中,抑郁寡欢,三天三夜不吃不喝。

高辛公主闻讯,降尊悉心照料,仍然毫无起色。帝喾封盘瓠为“龙膘大将军”,盘瓠不理;帝喾封盘瓠以广袤领地,盘瓠不睬。帝喾经女儿提醒,才想起自己对盘瓠的戏言,不禁搓手顿脚:“盘瓠呀盘瓠,我虽许诺退敌者为附马,可我总不能让女儿嫁给一只犬守活寡呀。”高辛公主坚持要父亲守信遵诺。良久,父无奈应允,女欣喜若狂。盘瓠要求高辛公主陪伴自己七天七夜,不要任何他人打扰。帝喾满面惆怅而去。

盘瓠要高辛公主把自己放进大蒸笼,架在大锅上猛火蒸煮。高辛公主七天六夜不合眼,忙着添柴加水,却没听见蒸笼里有丝毫响动。第七个晚上,她实在抑制不住担心,生怕夫婿蒸死笼中,忍不住打开笼盖,却见一赤身裸体美男子蜷伏其中,唯头顶一块犬毛尚留。她后悔莫及,却又无法补救,只好找一块长丝帕盘在夫婿头上以盖弥障。(本地传闻人能入蒸笼褪皮脱胎换骨变年轻,以及苗家汉子头戴丝帕的习俗,都因此而来。)

婚后,夫妇相悦。然而旁人在惊叹盘瓠的神奇之后,常拿他头上的丝帕开玩笑。盘瓠受不了这屈辱,便携妻南迁深山中,凿石室,恳荒地,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数年后,他们生六子六女。子女成人后,各自成家,傍石山分散居住,繁衍了以后的苗、瑶、畲等族后人,盘瓠因此成为苗、瑶、畲等族的始祖,被尊称为“盘瓠大王”。

 

四官大王

很久以前,官家杂税多如牛毛。生活在武陵地区的“蛮民”,不仅要承担沉重的赋税,而且还要为官家运输在南方征剿“叛民”的官军的粮饷军械,不知有多少人在沅水的清浪滩上命归黄泉。人们实在难以忍受,于是便揭竿反抗。

住在锦江岸边芭茅冲寨的苗民,人口不过四百,却有八十多人命丧清浪滩,九死一生的寨主四官佬,连夜从洞庭湖君山官军运输营地逃回芭茅冲寨,率领寨里的青壮参加了起义队伍,打了不少胜仗。但由于官军源源不断地增援,起义队伍死伤惨重,最后,四官佬不得不率临近村寨劫后余生的将士退守苗寨。官军接踵而来,围困了苗寨。在隔河相拒的日子里,官军无数次进攻也没有打进寨子。半年后,寨中粮草告磬,为早日打败官军,四官佬决定学老祖宗“盘瓠”猎杀吴将军而退犬戎的壮举,深夜潜泅渡河,想往对河敌营拘杀官兵将军。当四官佬泅渡到河中间时,官军哨兵发现了他,因为断粮,他已捱饿数日,手脚无力,不能及时躲过如雨利箭,血染河中。

官兵退后,时逢农历五月初九,夜里,四官佬家人见四官佬赤裸身子藏在门后蓑衣下,伸手要吃的。家人赶紧起身做饭,但家中已经没有粮米,只好往寨中借米,各家你一小包玉米、他一小包豆子、我一小包稻米……等到家人把做好的各种小包食物送给门后的四官佬时,鸡已叫二遍,他只匆匆吃了几口就赶忙离去,家人追到河边就不见了他的身影。天亮,全寨族人划船把各种小包食物,撒到河中祭奠四官佬。从此,“大端午”成为麻阳不变的传统。至今,第一笼粽子一熟,大人就催促小孩到门后吃第一个粽子。说是不到门后吃粽子,就会变成“粽粑脑”,实际是为祭祀盘瓠庙里的“四官大王”。附近村寨人们坚信,庙里的“四官”不仅保平安,而且还送财送福送寿。

 

新息大王

“新息大王”即东汉大将军马援。他是东汉开国功臣之一,汉族,扶风茂陵人。因他征蛮有功,汉光武帝封为“伏波将军”、“新息侯”。新莽末年,天下大乱,马援初为陇右军阀隗嚣的属下,甚得隗嚣的信任。归顺光武帝后,为刘秀的统一战争立下了赫赫战功。天下统一之后,马援虽已年迈,但仍请缨东征西讨,西破羌人,南征交趾(今越南),其“老当益壮”、“马革裹尸”的气概甚得后人的崇敬。

东汉建武二十三年(47),盘瓠后裔相单程在现在的沅陵一带帅族众起义,汉光武帝派遣威武将军刘尚平乱,刘尚狂妄轻进,全军悉数被义军消灭。第二年,光武帝又派遣谒者李嵩、中山太守马成攻击义军,也没有攻破。第三年,伏波将军马援不顾年事已高,主动请求带兵征剿“五溪蛮”。马援军企图溯沅水攻入武溪腹地,但是义军顽强地把马援的官兵阻挡在临沅的壶头山,两军长期相持,时值盛暑,来自北方的官兵水土不服,很多染病身亡,马援也染暑瘟病而死。官兵深恐义军反扑,一直不敢公布马援死讯。后来,监军宋均打着马援的旗号,调来伏波司马吕种主持沅陵政务,命吕种到义军营中招抚,几经周折,义军自行解散归寨,战事平息。

按常理,作为敌人,马援不大可能成为“五溪蛮”的崇拜对象。然而,由于历史的偏见,“五溪蛮”一直是封建统治者欺压、绞杀的对象,也就形成了“五溪蛮”富于反抗的传统,而富有反抗精神的民族往往也是崇拜英雄的民族。据《后汉书》记载:兵困壶头山时,汉军“士卒多疫死”,义军常常“升险鼓噪”,时年六十二高龄的马援拖着重病的身子“辄曳足以观之。左右哀其壮意,莫不为之流涕。”与汉军相持的义军人众,肯定也亲睹其壮烈。况且,战事平息后,汉军远征士卒中,或病、或伤、或留守而滞留“五溪蛮”地。据说:马援有四个儿子,战后,有一个儿子定居在贵州玉屏,一个名叫马隆的儿子则定居在麻阳齐天坪坡脚。明永乐元年(1403)又有一马援后代裔孙迁居石羊哨。马援后人都有滞留“蛮地”的,其他军卒留下的不在少数,他们与当地居民交往、联姻,相互消融,和平共处。“蛮子”眼里的 “英雄”、滞留军卒心中的“家长”马援,在人们大同小异的精神需求满足中成为了盘瓠庙里的“新息大王”。

(黄  军搜集整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