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盘瓠故都
盘瓠故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7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张秋潭的传说(四则)

(2014-03-13 10:36:12)
标签:

转载

分类: 麻阳风情

张秋潭的传说

张秋潭(1866——一1940)名开先,麻阳岩门人。少时家贫,工书画,最擅在袖筒内捏制各种小件泥人,又惯于烟盘边靠灯时用烟签捏像,人物刻划真实,造型完整,被人们传为神技。大文学家沈从文称他的艺术“在湘西近百年实无匹敌”,是国内少见的艺术家(见《沈从文文集》第九卷第三四七页,一九八四年三月花城出版社)。其作品因战祸频仍,人事俱杳,至今遗存甚少。

 

有眼无珠

有一年冬月,张秋潭搭船到常德。这天,他换了长衫,提个袋子,来到常德府一家汉口油号。他是这家老板请来捏像的。老板把秋潭迎进客厅,摆上好菜好酒款待。席间,张秋潭从袋子里拿出几个橙子,兴致勃勃地说:“这是我家自产的,带两个老板尝尝。”

老板见是几个橙子,就冇经意地讲了一句:“先生咯远的路还带么哒橙子,常德地方多得很哒!”

想冇到老板这句话伤了张秋潭的心。张秋潭是个冇喜欢攀高枝的角色,呷到他的橙子实在冇容易。你晓得,他的橙子是三年一结果,三年一收成,都出名了。橙子长在树上还冇长登(成熟),他就用棕片一个个包起来,让它吊在树上,一直等到第三年打霜时节,才从树上摘了送人。张秋潭心想,你老板有钱也买冇到呐,你瞧冇起我这橙子,分明是瞧不起我张秋潭嘛。他本想马上回船,但转念一想,冇行,他要出这口气,好扳个面子回来。

酒过三巡,老板请他捏像。张秋潭望望老板那块肥胖的脸,也冇作声,一边喝酒,一只手伸到衣袖里蟋公索公,老板见他冇作声,也冇再开口。

酒席一散,张秋潭要了间房子,告诉老板冇准任何人进来。他关上房门,从衣袖里摸出一个黄不龙东的东西,只有几寸高,你讲是哪样?就是这家老板的泥像呐,捏的跟老板一模一样。原来,张秋潭在酒席之上,一只手放在衣袖里蟋公索公就是在捏老板的像咧,这时他喝了两盅酒昏昏沉沉这好睏觉。

第二天清早,老板请张秋潭用饭,打开房门一看,秋潭早走了。只见桌上摆着个伲的像。先看还好,后来越看越冇是味,张秋潭给他只捏白眼圈,冇捏黑眼珠,——有眼无珠呀!

(滕明瑞搜集整理)

泥马呷麦

那是晚清时候,镇竿有个农夫到麦地去上肥,看见两匹马在呷麦苗。农夫立即放下粪篮,抽出扁担,悄悄子转到一匹马的屁股后头就是一家伙,两匹马同时受惊,朝到城南方向跑去。城南有座天王庙,农夫跟着追到庙内,一找,竟然冇见马的影子。农夫以为是个伲看花了眼,又退出庙门口察看,硬是马蹄印子跑进了庙内。再进庙内去找,还是冇看见,怪啊!是冇是庙主藏呐?庙主说:“我们这里从未喂马,要说有马,就是前殿有两匹张秋潭堆的泥马,你去看看是冇是?”农夫走到那两匹泥马前,看看马的体膘和毛色,都和个伲所追的不相上下;再看看马脚,确实带有泥巴,有一匹马屁股上还留有扁担印子。农夫吓得半天合不拢嘴巴,这明明是被我刚才打过的印子嘛,未必这两匹泥马活呐!?想到这里,农夫再也冇敢想哒,对着天王爷只是磕响头,口里念道:“求菩萨饶我这一回,我是冇谨可打了菩萨的马。以后种种冇敢了。”

农夫回去将这事一说,全院子人都晓得了:张秋潭堆的那两匹马成神呐。

(马湘清搜集整理)

 

陈渠珍讨小

听人说,陈渠珍五十多岁时,已经讨了六房姨太,还冇甘休,又准备讨一个年轻的黄花女做七房。当时,好多人都骂他是个老色鬼,但哪个也冇敢出面劝劝。后来这事让张秋潭晓得了,张秋潭想找个机会开导他。正好,陈渠珍围子里有座当坊土地庙,里面没有土地菩萨,要请张秋潭给捏一个。张秋潭满口答应,过了两天,土地菩萨捏好了,请陈渠珍过目,只见土地庙内正中放着一个嘴凹齿缺的老头,右边是一个白发驼背的老太婆,左边是两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子,恰似老头的一对孙女。陈渠珍一边看,一边听张秋潭说:“这老头是土地公,那老太婆是土地公的原配夫人一—土地婆,那两个妙龄女子就是土地公前冇久才讨的小。”陈渠珍这时虽然心里明白张秋潭在讥讽他,但也冇好发作。于是生气地说;“从古至今也冇听说过土地菩萨兴讨小,更何况土地公这么老,土地婆这么小,又哪能相配唻?”张秋潭索性再补一句:“前人不是说‘阴阳一理,人神一理’吗?”陈渠珍听了再没说话,以后也再没听说陈渠珍提出讨七房的事呐。

(马湘清搜集整理)

 

半个脸莫要了

这条古是说湘西王陈渠珍听到张秋潭的泥捏捏得好,特地请去给他六姨太捏像。这天,张秋潭身着道袍,发挽锥髻,一副迂腐土气的样子。六姨太见了脸上露出轻视之色,但为了应酬,她却假装斯文,一时把团扇半遮着面,一时又把身子扭向一边。羞羞答答,冇堪入目。张秋潭看在眼里,心里早厌烦了。冇到半个时辰,张秋潭把捏好的半个脸泥人放在桌上,对陈渠珍说:“六姨太拿半个脸看人,我就捏半个脸;还有半个脸我实在看冇到,哪么捏得出?”

陈渠珍听了只得陪着苦笑,打着圆场说:“好好!那半个脸莫要了。”

(马湘清搜集整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