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盘瓠故都
盘瓠故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53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湘西老司陈法扬传奇故事三则

(2014-03-13 10:35:38)
标签:

转载

分类: 麻阳风情

湘西老司陈法扬传奇故事

陈法扬,苗族,是一个法术高超的巫教老司,传说他生活在清朝末年,出生在湖南省麻阳兰里镇海燕村。他为人正直,爱打抱不平,不畏邪恶,一生中降妖除怪,为贫民百姓做了好多有益之事。但有时,他又爱捉弄人。在湘西广大地区,至今仍广为流传着他的许多传奇故事。

 

五百蛮雷打洞神

麻阳县境内有个西晃山,山高,林又密,不少精怪在此修炼,并时常危害百姓。山下有上千亩良田,住着数百户人家。

有一天,有个农民去田里为干枯的禾苗灌水(把水导向田里),可这一天,怪了,水怎么也流不到田里,他走到渠道里边仔细看了看,发现有条大蟒蛇正睡在坑里,约有丈把长,农民吓得屁滚尿流,再也不敢去灌水了。10多天过去了,蟒蛇还躺在渠道上睡觉休息,看来是不想走了,眼看田里的禾苗就要枯死了,一年的希望就要完了,这户人家都要愁死了。

他也听人讲过,西晃山脚下的山洞里住着一个洞神,是个蟒蛇精,妖术高,爱作怪,报复心强。如果这条蛇是洞神的崽女,得罪了他,今后怕就麻烦了,可他又心有不甘:没有稻谷,这一家7口今后怎么生活呢?这天刚麻麻亮,他化了装:把三脚架套在了头上,用来辟邪,把蓑衣倒披,手拿一把三股叉,轻手轻脚的来到了渠道边,扬手用力一叉,本想打痛他、赶走他,哪知正好叉到蟒蛇的七寸,片刻,它就快要一命呜呼了。

果然,这条蟒蛇就是洞神的小儿子,他最贪玩、任性,也最得父母的喜爱。这天洞神突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坏了,小宝贝危险了。立即飞跑到小儿子身边,小蟒蛇只留下三句话:给我报仇,那人头上长有三个叉,颈上生有毛。小洞神很快就死了,老洞神伤心得要死,咬得牙齿格格叫。老洞神到处找这样一个人,可就是找不到“头长叉、颈生毛”的怪人。一晃3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都冇得。可也恰该出事,这个农民一次在闲聊中自吹自摆:“人家都说洞神如何如何,我看也未必,我化了装,他就冇晓得是哪个杀了他的崽。”

不久消息传到洞神耳朵里,马上赶到农民家里,先施法术,开始作怪,把这个农民磨得死来活去,不消3天,就会一命归西,这一家6口整天哭哭啼啼,冇得一点点办法,院子中有个人建议:“听说下麻阳有个陈法扬,法术高强,何不请他来救命?”于是,连夜喊人到兰里来请陈法扬。第二天一大早,陈法扬就急急的赶到西晃山脚下,立即施了法术,农民回阳过来了,当听说是洞神作怪,并时常危害百姓,陈法扬就决心除掉洞神,还地方一个平安,一个人前往洞神的府洞中,与老洞神展开了一场较量,结果老洞神因法力不够,负伤而逃。洞神逃到锦江边的牛角坪后,召集一家人商量:“陈法扬的法术,实在是高,追得我们鸡飞狗走,家没了,小儿子的仇也没报成,今后不报仇,如何咽得下这口气?”洞神婆想了好久,说:“你们看这么办好不好,让我们的大崽向陈法扬学法,全学会后,再除掉他,那时麻阳不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吗?”“不行,不行,太危险,去冇得。”“不怕,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去,我去!”大儿子拍着胸脯说。

一个月之后,一个英俊的年轻后生,来到陈家人院子,恭敬地拜陈法扬为师,潜心学习道法,这个后生脚勤手快,又侍奉得好,深得陈法扬信任,悉心调教,几乎把所有的法术都传授给了他。

一晃三年过去了,还有三天,就要为年轻后生举行迁阶仪式了,由于精心习道,后生的头发也太长了,像个雀儿窝,陈法司说:“好徒儿,还有三天就要学完了,我所有的功夫都传给了你,那天有几十个老司几千老百姓都要来看热闹,今天该把你的头发剃度一下。”“好,就请师傅动手吧。”陈法司在剃头发时,发现他的“好徒儿”后脑壳有个蛇尾巴,心想:“拐了,拐了,他不是个妖怪,就是个小洞神。今后如何是好?”这时徒弟问:“师傅,师傅,你的法术都教了吗?”“教了,都教给了你,你会青出于蓝胜于蓝,比我都要行得多”

三天后,好徒儿毕业的迁阶仪式搞完了,这时徒儿对陈法扬讲:“师傅,昨天我父母传书给我,他们十分感谢您老人家三年来精心的传授,请您到西晃山家中去呷餐饭,表示谢意。”陈法扬心想:果然他是洞神的崽,去吧,怕太危险了。不去吧,人家要笑话我,显得我怕他。于是满口答应了。

第二天,陈法扬与“好徒儿”来到西晃山脚下,到了一幢大房屋中,进一层门,就关一层门,陈法扬装作冇看见,但心里也有咚咚儿跳,总共关了七七四十九扇门。

走进堂屋,火烛齐明,四周关得实实的,不见一丝阳光,也冇有一点风,老洞神、洞神婆坐在太师椅上,陈法扬进去后,洞神也不喊坐,盯着陈法扬说:“陈法扬,还认得我吗?你的好徒儿就是我的大崽。”“认得,认得!”“好,今天我要你死,报三年前的仇,以消我心中的痛。”

这时“好徒儿”早已站在洞神旁,对陈法扬厉声说:“师傅,你今天有两种死法:炸油窝还是愿被毒虫咬死?”这时锅子里的油滚烫滚烫,池子中的数百只蜈蚣、五步蛇,正张嘴着血口,等着陈法扬自动跳下来。

“死就死吧,徒弟,教了你三年,在死之前,我行了百把里路,你总得让我喝一口水,呷一烟筒,见一见天日吧,再死也不迟。”“好,给他送点东西呷,把瓦揭开一点点,让他死个痛快,”老洞神说。

陈法扬接过水后,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把火镰一打,火纸燃了,只见陈法扬用力把口里的水对着火焰一喷,只见风、雨、雷、电借着一丝阳光立刻就来了,霎时电闪雷鸣,惊天动地,五百蛮雷打了进来,炸开了四十九道门,把老洞神、洞神婆、“好徒儿”全部打死在洞中,一把火烧了洞神的府院。

原来,陈法扬准备在“好徒儿”迁阶前的最后一天,把五百蛮雷这一法术传给他,可惜“好徒儿”过早地露出蛇尾巴。

陈法扬从洞神府中出来后,越想越有火,跟了三年的徒弟,都会这么处心积虑的害他,一气之下把用来做道场用的牛角、印章、司刀全扔到西晃山的山崖上,走了。

传说拥有这三件宝,道法就会超过陈法扬,湘西周边各县的法师、道士都想取到,纷纷赶到西晃山,可手快摸到了宝贝,就是抓不到,要么它上去一点点,要么又下去了一点点。

后来,那三件法宝还一直挂在西晃山的山崖上,也没有哪位法师的道法超过陈法扬。

(张 杰 搜集整理)

 

斗   

又到了阴历五月十一日,这一天是苗族始祖盘瓠大王的生日,兰里下面的新营盘瓠庙前热闹非凡,周边的上千名群众提着瓜果、糖、鸡、猪、羊等祭品前来拜祭,好气派。

而远在几里外的千亩洲上,陈法扬正带领他的长工们挥汗如雨似地在干活,鞭炮、顶炮的声音不时传来,几个平时与陈法扬较为随意的长工说:“陈法师,对门江这么热闹,好呷的又多,您今天能否也搞餐场伙,让大家也像对岸大碗吃肉渴酒呢?”

“这还不容易?”陈法扬解脱柳巾带,向天上一丢,立即变成一条大蟒蛇,一会儿飞到盘瓠大王庙前,把善男信女抬来的一头供奉的猪就拖走了。

大家一时都惊呆了,怕妖怪再来,赶紧到盘瓠大王庙前请求保护。这时盘瓠大王心想:谁这么大胆,我的东西也要搞?掐指一算,又是陈法扬作怪。“今天不杀杀他的威风,今后还有谁来献东西?”于是把身上的衣往天上一甩,一只金雕猛追了过去,片刻便赶上了,利爪一啄,蟒蛇立即丧了命,猪又叼回去了。

陈法扬看到这些后,十分恼火,“你这个畜牲,敢坏我的宝贝,看我如何收拾你。”随即腾起云,掏出随身带的法鞭,用劲一扔,变成一把利箭,把金雕的翅膀都射穿了,盘瓠大王看着新衣服被射穿了个洞,喊一声“好,看看今天到底谁狠。”立即也飞上了天,两人在天上就一来一往地斗起了法来,盘瓠大王有几千年的修行,法术自然高出陈法扬不少,陈法扬眼看斗不过他,三十六计,走为上,可盘瓠大王追得很紧,陈法扬赶紧向陈家人坡上跑,看有没有地方可以躲一躲,可后面却又紧追不放,眼看就要追上了。陈法扬紧跑几步,一拐弯就不见了。盘瓠大王追来一看。不觉感到怪事!他仔细察看路两旁的茅草丛中,没有发现什么异象。突然,他看见路当中有一大堆水牛屎,他心里琢磨:这个狡猾的陈法扬,一定是藏在这堆牛屎中了。等我给他几铁棍!便走到牛屎旁,对着牛屎的正中间狠狠地戳了几铁棍就回庙里去了。

原来陈法扬真的变成了一只牛屎虫,陈法扬认为爬进牛屎堆里。他满以为万事大吉了,可哪里想到,还是挨了几铁棍。

他赶快回到自己家里,他妻子看见他背上血糊糊的,还有脚指娘大的一个洞,正往外流血,吓得不得了,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陈法扬焦急地说道:“冇问,冇问,治伤要紧!”就叫妻子赶快把家里的谷仓打开,立即藏了进去,并要妻子舀一碗水来,然后说:“把仓门关好,过了七天七夜,你再来开仓,放我出来,那时我的伤就好了。”妻子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虽然按照他的话去做,可心里老是牵挂着他。到了第七天一大早,他妻子实在耐不住了,“万一法扬闷死了、饿死了,怎么办?”决定去打开仓门,想看看究竟,于是轻手轻脚地打开了仓门,突然,谷仓里窜出两只黄老虎。他妻子当场就吓晕了,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地苏醒转来,急忙往谷仓里面再看,陈法扬却喘着粗气坐在那里,背上的伤口大部分都结了疤,只是还有一颗米粒大的地方,正在往外冇黄水。这时,陈法杨有气无力地对她说:“我告诉过你,等七天七夜后,再来开仓门,可你就是不听我的话,只得六天六夜就来了。我知道你是一番好心,怕我饿死,我不怨你,你是好心办了坏事。现在,老虎跑了,再也回不来了,背上的伤口舔不成了,这也是命该如此。只是我死之后,也不会放过盘瓠。”他在快临死前对妻子说:“我死了之后,请你给我嘴里放上一颗燃得旺旺的火炭。”说完就断气了,在下葬之前妻子按照他的遗嘱,夹来一颗燃得旺旺的火炭,刚要放进他的嘴里,但又怕火太旺了烧了他的嘴唇,于是把炭火的一头放进水里弄熄了不少,再放进他嘴里。

陈法扬为什么要妻子在他嘴里放炭火呢?因为他还要和盘瓠斗法,要报几铁棍之仇。要叫盘瓠过得不安宁。只要人世间有盘瓠庙,就要放火烧掉它!然而,妻子又一次误了他的大事,于是,他要苦苦地吹上三年,才能吹燃一次炭火。于是盘瓠庙有了“三年被火烧一次”的传说,就是这个缘故。由于兰里的土地庙屡遭大火,后来,人们干脆把它叫作“火烧庙”了。

(张 杰 搜集整理)

 

降伏蛤蟆精

传说,麻阳县康家湾这一带的锦江河水深不可测,不知哪年哪月,河里来了一只癞蛤蟆,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癞蛤蟆成了精,经常变化成人形,在周围活动,骗拐妇女,欺凌百姓,使四方百姓受害不浅。最为恼火的是,每逢刮风下雨,蛤蟆精就趁机兴风作浪,使锦江河水暴涨,淹没了两岸粮田,作物连年受灾,百姓有苦难言。后来,有个叫陈法扬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早就想除掉这只蛤蟆精,为百姓除害。但他心里知道自己法术没有蛤蟆精高超,就暗暗练习武艺。经过三年刻苦修炼,陈法扬终于练就了高超的法术,又得了降魔驱魔的七星剑。一天夜里,陈法扬悄悄在屋背后的池塘边试了试七星剑的威力,只见他手臂轻轻一扬,一池水四处飞溅,池底的黑污泥巴都露了出来。第二天,他告别了妻子儿女,来到康家湾的河边上,潭水深不可测,一股股呜呜叫的冷风,吹得让人毛骨悚然,陈法扬口中念动真言,睁开一双法眼,只见蛤蟆精静静地卧在潭底,浑身发出绿幽幽的光,陈法扬毫不迟疑,立即做起真法,一挥动手中的令牌和印,用七星剑朝水中刺出,一阵轰响,正中蛤蟆精背根,蛤蟆精忍痛飞出水面,变成无数只凶恶毒蜂,铺天盖地地朝陈法扬扑来。只见陈法扬又一次念动真言,把手中那块红布一挥,霎时变成了一张天罗地网,把恶蜂全部装进了袋中。然后对着牛角吹了一口气,一袋恶蜂全化成了灰烬。从此,康家湾两岸的百姓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刘婷婷 搜集整理)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