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额鲁特乌银
额鲁特乌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111
  • 关注人气:1,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额鲁特乌银抒情诗27首

(2016-10-06 22:01:19)
分类: 乌银的长短句

额鲁特乌银短诗27首

《我们的寂静融合在一起》

我的草原,把你当做干净的小羊

达达香上,我们采摘露珠

在你的唇边,我认出自己的温顺

母羊腹下,一起度过孤独

我们的寂静融为一体

忧伤降临,喜悦也降临

想要搂抱你,只是人们只见光

未见火焰的升腾

 

《白马一样的云》

是我的白马

眼睛湿润地卧在夜晚的树梢上

那耀眼的白色孤独

被墨蓝的天空轻轻地覆盖

树梢安静,我也一动不动

那细密的心思,马鬃一样飘起来

 

《身份》

我有众多的身份

但是我只臣服其中的一个

亲爱的,你是我的草原

我是你蒙古包旁流过的河水

 

《夜雪》

是甘冽的,是封缄过的夜愿

落下后,呈现白银的心

是孤独的白马群,踢踏着白色的烟雾

正跃过钢青色的郭尔罗斯

 

《像明亮的孩子

冠以他一个闪亮的名字

叫他金色的爱人,她并不仓皇

也不因昔年不再而掩饰心灵中的

这一束光芒。她为他提及的爱情

单纯,清澈

指给他虹影,马背上的星群

和他陈述滂沱之事

说少女在白桦树下忧伤的听微弱的雁鸣

说青春时的身影,怎样拖曳在
高高的安嘎拉山岗
说依偎在母腹下的小乳牛
眼睛潮湿,说夜里祖父的马厩
干草垛上闪着耀眼的月白
像明亮着的孩子,他们靠的如此之近

甚至,她摸到了他年轻时的叶片

跟他一起返青,一起做梦

一起唱迷人的歌子,以汁液熟透的甘甜

她回报他,饱满,热烈


《索索,我们数星星》

数到最后,我告诉你

最耀眼的那颗,是我们亲人中的一位

你还那么小,你还不能够懂得

就是这颗星辰,我们想它

它就亮着,我们不想它便消隐  

而索索,你更不会懂得 

幽蓝的星空之下,有一个人  

她的心,已经铺满了这颗星子的

凛冽之美,而她不敢惊动它

怕心之瓣,一叶一叶

又被这颗星子掠去

 

《春雨》

铺天盖地的白鸦

蜂拥着,撞向楼宇

疲惫的翅膀拍打了一夜的窗台

安静地伏着于大地的背脊

她身体清透,雨滴一样一触即溃
是避难的母鹿?爱上阴云的黑暗?

但她不能说出身体里的秘密

只屏息燃烧,在暗处
升起白的烟雾,像复活的万千飞鸟
而雨水,消弭身体里的火焰
人间的草木深,她有足够的时间
收受春雨的残暴和眷顾

 

《你看我们是不是越来越像亲人》

我开始愿意

把流给亲人的泪水

分一些给你,分一些

劳累中的喘嘘,忽而降至的忧郁

还要分一些我肉体里的陈臃

以及横陈在我内心深处的

那些过时的山水给你

甚至不用粉饰我的衰老
一览无遗的展放在你的阳光下

也不再计较丑陋和贫穷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是最踏实的温暖,你看
我们是不是越来越像挚爱的亲人  

 

《羊绒一样的心》

这些年里

我们一点点酿造乳酪

再一点点打磨寒苦

我怕这一生都找不到一句词语

说出这融合的美  

而我庆幸我是女子
为他生有一颗羊绒一样的心

把甘苦和骨头捆在了一起

以无过之心,看待生命中的来去

且一切事物在我这里

从未仓促过

 

《恰恰是因为爱》

有时候

想念也会假寐着

我不说,那些时光就不肯来

为这我哭过,但不是难过

有时候躲回自己的角落,面对墙的脸

恰恰是因为爱,我们缄默

没有什么可说的。而我

早都想好了,我将素面朝天

多余的,再也没有什么了

要么为你长骨头,要么为你融化

 

《把那些性子里的奶油香软都交给你》

我的性子里

天生就带着奶油的香软

散发着太阳的气息和风的味道 

这些我都交给,该怎么说

怎么告诉遥远的你,我的热爱

比山峦年轻,比炊烟久远

爱着,享受也消耗

在晨昏里,万千思量抵过

稠密的星群,而我一如既往的奔向你

仿佛母亲记住每个孩子身上的胎记

大地记住每座山川,每条河流的脉象

从不假设你会错过我,假设你的不存在

对于我还有什么你不能够懂得

 

《可不可以》

我无数次的这样想

可不可以获得一个这样的旅伴
没有性别也没有年龄,器官中
只剩下眼睛和头脑

还有一颗爱感动的心

我们,没有前路
也没有后路,没有前者也没有后者

路途上只有此时

我们关系微妙也坦荡

彼此只担当命运里的一小段坎坷

 

《任什么都不能够》

当我说爱,当我将自己交付于你

当你接受。这抖开的内心

在你温存的注视下
闪动着怎么的柔美,就像当年
我的蒙古母亲亲手交给我
用七彩绫锻做成的幸福嫁衣
雕龙画凤,蜂蝶鸣啭

达子香和萨日朗此起彼伏

任什么都不能够

像我此时为你抖开的锦绣内心

 

《走遍我命运四季的人是你吗》

蒙古棘的叶子羞怯 

在初夏,有了少女般的温顺模样

牧羊人用纯金的歌喉扯出命运的长调

仿佛已经走遍我四季的人,是你吗

在醇厚透明的酒香里

你喊我带着温良奶香的乳名

听我婴童时胆小的涕泣

你轻抚我脸,目光的问询

撞响蒙古黄榆雕镂的摇篮

婉转执著,你用我年轻母亲的眼神

打探我少女的足印,用壮年时父亲的鼻息

嗅我少女时枯黄发梢间的风迹

你念我在一切梦境前

初懂人世羞怯的呢哝,我的灵肉

依次被你清脆的展开

深埋的热爱在你的欢欣叹息中苏醒

长天旷远,而今我们中年

彼此交付的心,却是如此

年轻而又无畏,在彼此的仰望中

我们获得星辰雨露,生命享受

天蓝的照耀,直到生命的暮色四合

 

《逝》

只是一愣神

她就看见,他的身子骨儿真小啊

那么那么小,像一粒种子被人怜爱

想起那一年,在故乡的山峦

她饱含热泪的遇见他

她还想把他种到原来的地方

然后再回到她的心里

等待在更辽阔的时间里

看见他日渐庞大

 

《当我想他》

有的时候

我想坐一次远途的火车

江山无数,劳顿,倦困

涌动的潮,眼里的泪

千里万里的情长

漫漫的路途充满长长的意义

燃烧,飞驰

思念辽阔,一点点的轻

一点点的重,他在天边

也在心尖儿

 

《一棵牧草的哀愁》

因大地断了奶粮 

因被抛弃,因不再被相认

而感到羞耻

藏起自己,像那些有骨气的人

把骨头里的灯盏一盏一盏的关闭

拒绝在这个人世间生长血肉

拒绝阳光,雨露

这曾闪烁过太阳微小光芒的牧草

不再向人世转达光明的旨意

这世界上,最安然也易于满足的植物

将回到大地的内部

饱含着旷世的决绝,躲过尘世
甚至把整个世界关掉

 

《四月的桃花落了》

都要落了啊!

我脱口而出时,那些

桃花们在枝桠上流苏一样抖动起来

我看见整片的蓝天覆盖下来

我轻轻摇动,仿佛我的故乡

也在摇摇欲坠的桃花里

我热爱的人也住在里面

他浑身湿透的歌唱

桃花!桃花!我的庭院开敞

太阳的金光和月亮的银光轮番流淌

风吹的山岗,桃花的芬芳飘荡

就要落了啊!看见桃花的时候

我正坐在幸福的枝桠上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

我来过的这个地方依然落雨

每一簇青草上都挂着泪珠

多年以后,成群的麻雀扑向稻田

搬运黄金的景象依然还在

多年以后,秋风无情地

按倒湖畔的荻花,乱飞的白发

依然美得叫人心碎

时光的银锤煅打过的秘密

也已经不再是火焰,我看见夕阳下

不停地晃动着你早年的身影

但是我的爱,已经

不被任何人察觉

 《轮回》

像稗草一样不再计较种子

生命的磷火在时光的骸骨上闪烁

肉身还给了泥土,我们从此与世无争
日光下一团漆黑
再不用为光阴付出金子
彻底成为时间的贵族
但我们依旧昏忙
搬运食物,闻枯草之香
以万物之心承蒙恩露

某一个夜晚,翻身听你呓语

你说晚安,晚安我的姑娘

啊,上一轮命运未能给予我们的

这个时候又水波一样荡漾


《八卦街上的雪》

是银狐,很轻地踩上了

我门前的八卦街,不,不是

是白银的流光,没有一点声息

这个世界是多么的轻啊

她掩面,忽然就哭了

泪水中,看到这浩大的恩典

已经流淌成一条银色的大河

并川流不息

在白皑皑的郭尔罗斯


《一整天》

早晨,水井边汲水

怎么才能抖开缠绕了麻绳的柳罐

我把井水倾注在马槽里

怎么才能让你看见

远处的山坡上,你在牧马

直到余晖披挂在你身上,一整天

我只哼唱着一支歌子

怎么才能让你听见


《冬雪》

该怎么张开怀抱迎接你

我的夜晚和你的重叠

我的古力盖花,开在你的心上

冬雪的忧郁,已经一层层铺在路灯下

我坐在窗前捧着书,要多久你才能

放下手里的活计,跑来楼上看我

哒哒哒的儿马,踩踏着楼梯

踩踏着我的胸口

是欢乐的溪流淹没我

 

《我以为你就是玛尼珠》

我以为

我可以那样的想你

把你一颗颗穿在一起

我以为我的想念还有一些空隙
还可以再挤进一些什么

实际上我做不到

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的玛尼珠

挨得那么近,像绷在我的命脉上
我怕一旦松手,这串玛尼珠

会像一段离散的衷肠

再也不能圆满的回到我这里

 

《曾经的草原》

在古老的牧歌里

曾有一个地方吸引着我

那里的男子羚羊一样的驰走

女人天鹅一样的优雅

不说那里究竟有多美,只唱出这么一句

内心的甜蜜,就已经
足够浸泡长长的一生
若回到那样的故乡
我曾经琥珀一样透明的心灵

将飞回到天宇

我失去的翠绿松石一样的青春

将返还给大地

我们曾有过的珊瑚一样珍贵的灵魂

将被送回到原处


《异乡的四月天》

因潮湿,夜里我无数次醒来

又因倦极而睡去

那多雨的天气,像一张张待收的账单

近邻的酒吧传来嘶喊

折断的棕榈叶子砰然落下

墙壁返潮后不肯尽意的水珠儿

往来的车流碾过暴雨前的大风

在小旅馆里我像一截受潮的檀香

不能极尽的燃烧,那么多微小的疼

充斥四周,在这

熟人寥寥的南方城市

 

《我曾那么的像你》

年轻时,我的不善言谈

我的执拗,我的爱脸红,以及

见了人晦涩的一笑,是那么的像你 

现在,心爱的母亲  

跟你在一起,我也开始闪烁其词
比如说起家乡,我犹疑着
不知道是先跟你说起高出草丛的艾蒿

还是跟你说一说

被山梁遮蔽了的那一道溪水

现在我坐在灯明下
看燃烧的灶台上那只不安分的小奶锅
它忽左忽右的白雾
这带着香气的扑闪着的小诡计
是那么的像我

而母亲我并不就此甘心,每当我

感到自己又为生活而改变

我就像一个火焰中疲于奔命的人

总会有一种揪心的疼,穿透心邸

 

《额吉,当我日渐成熟》

人到中年

你才欣慰的看到

我开始崇尚美德和自由

懂得铭记和深深眷恋

不再抱怨生之漫长

轻蔑那些不完整的事物

生活对于我开始越来简约

我终于开始像你一样日渐轻盈

放弃对身世的反抗

开始面容和善包容豁达 

也开始懂得温暖和仰望

并决心效仿你,甚至渴望回归
安宁坦率地心怀热爱,不计往昔

我也不再重复你的悲喜

那些该遗忘的,是我还给人世的

那些该留的,都是我留给人世的温暖  

在慢下来的时光里 

我会变得越来越慈蔼

并内心充满珍怜。我欢欣于

能慰藉我的,也可以慰藉你

心爱的额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