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额鲁特乌银
额鲁特乌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368
  • 关注人气:1,3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诗选精粹·第231期·翼主持

(2015-08-09 17:01:24)
标签:

转载

谢谢。


[转载]诗选精粹·第231期·翼主持

栏目诗人:霜扣儿  七颗  清歌  金迪  额鲁特乌银    

 

栏目主持:翼

 

 

霜扣儿诗歌三首:

 

 

《在桃花潭边洒一洒金箔》

 

在桃花潭边洒一洒金箔,桃花潭就更贵了

在水闪出金光时,桃花潭就是待嫁的女子

 

松林的俊秀是不是相公的俊秀

峰峦的挺拔是不是相公的挺拔

身临此潭,我总有不尽的设想和灯光

世上总有不尽的情意荣华

我的精神镜框被装满

这些牵肠的清泠与烟波都是陪嫁的

每一行诗歌都在催促唢呐

 

在桃花潭边洒一洒金箔,桃花潭就更美了

女人洗下铅华,桃花潭就有了男人的胸膛

 

嗜艳的灵魂是住不下的。在桃花潭碧波里

唯有群星可以被吹散或聚拢

花的遗骨纵意来去

一声脆绿的口哨,叮的一声剌破江湖

又马上复合了幸福与安静

桃花潭隐下白云千载,拒绝返照火膛或权杖

 

在桃花潭边洒一洒金箔,金光入水

红尘已知天下是谁的

 

 

《在桃花潭边写诗》

 

那是明净的,仿佛不存在

那是梦幻的,仿佛没有来路与归途

那多么静谧,仿佛此生还没有苦

 

写一首叫做《活着》的诗。在题目上挂出薄日

一怀深流打开源头

一万匹白马无草还乡,一万个高枝登临而不遇

桃花潭,我与它空悠悠相对

中间隔着一道轰然的清贫

 

也许更苍白。花像飞雪一样

花飞进诗歌的中段,潭水正好起雾

掩去了我的身体之皮

一汪深深的凉漏出竹篮:一个人要老多久

才被他人,哭着念及

 

我写的《活着》已是下游。身畔没有蔓延的东西

在桃花潭前

我像是最后的知己

 

那是明净的,仿佛不存在

那是梦幻的,仿佛没有来路与归途

那多么静谧,仿佛此生还没有苦

 

 

 《与桃花潭对视的诗人是孤独的》

 

与桃花潭对视的诗人是孤独的

他们有相同意义的天荒地老

他们有相同的深幽与与守候

 

水的尺度不容易掌握。掉进来的人激起宿命的沧桑

而沧桑的气息使一首诗歌终生无依

桃花潭以此为指数,倍受隐喻

 

写到潭水,诗人就开始流浪,不再把血埋于心脏

而潭水它有什么罪,它的美这么剔透,了然

漂亮的心痛忍无可忍

 

迟缓的孩子相信水是母亲,人面映红春风

桃花成潭,浮起一句

我与你经过红尘,无非是想看看伤痕

 

 

霜扣儿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944482844

 

 

七颗诗歌三首:

 

 

《略等于》

 

真相略等于静物

夏天的高温

平面,洁白的瓷碗

 

绿的茶略等于鸟鸣

小径坠着晨晖

 

四个橙子

略等于

四个方向

 

漩涡略等于金色的

笑容

你的光亮,你的手掌心

 

 

《山》

 

山削掉阴影,怀抱一次

山越来越厚

越来越黑

山,以脸示人

 

 

《春潮挂在岩上》

 

春潮长在水里,长在

石尖上,笑而不露牙齿

 

手腕上挂着

昨晚的

米粒

 

雪白白胖胖

春潮

挂在崖上

但,好像要吼一嗓子

 

 

七颗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332616724

 

 

清歌诗歌三首:

 

 

《花愿》

 

这孤独的、秘密的爱,让我

一面保持着年轻,一面又提前衰老

 

那些与你相关的疼痛和欢愉啊

你全都不知道。

你全都,不知道。

 

世界是如此的大,世界又如此的小,我只愿你

在陌生而漫长的旅途上

能突然

忆及我的安静和美好

 

像手指,触到了清冽的泉水

像嘴唇,咬住了甜蜜的葡萄

 

而这一刻,我亦会有突然的心跳,若一朵

幽谷中的花,终被

命里注定的蝴蝶,所知晓,并远远地

引动了

其体内,暗蕴已久的香潮

 

 

《家具》

 

它们从世界各处来,经过打磨

和装饰,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给我的居住,提供方便

和舒适

 

但我知道,它们的本能、本性仍在

仍然可以趁我不注意时

秘密地,各行其是

 

譬如:柜子中会长出蘑菇,抽屉里会跑出火车

窗帘上会垂下瀑布,椅子上会发出新枝

至于镜子,镜子则在反复

验看着

水银的旧时

 

而当我走近,它们就完全消失。

 

只有书桌例外,它紧贴着

同源不同命的薄白纸页,舍不得片刻分离,只好将

流动的木纹

改为静止,从而长久地

显露于世

 

 

《原谅》

 

原谅一场雨,还没落在沙漠,就被风带走了

原谅一粒火,还没点燃灯盏,就自我熄灭了

 

原谅一个梦,尚未做完,天就亮了

原谅一场爱,尚未发生,人就老了

 

由此,也原谅一切意义上的死

它不可赞颂

但它仍是,值得尊重的

 

原谅它所留下的空,以及无比漫长的静默

原谅苍苔,将碑文又偷偷染绿;原谅青草,将坟墓又轻轻覆裹

然而这些还不止,还要原谅

那青草之中的特立独行者——一枝挺拔、明艳的花朵

 

瞧呵,她在这样的境地,仍大胆、热烈,极其招摇地开着

她是未来的母亲

她把这个,生生不息的世界

一直

高高地挑着

 

 

《都是你的》

 

风雪中归来的人,请你走得

慢一些,现在是七月,所有在水面上

打坐的荷,都是你的

 

有风吹过,风也是你的

有白月光照着,白月光也是你的

还有侧耳的草木,醒着的露珠,以及一个人夜夜喂养的灯火

也都是你的

 

你放出眼睛里的鱼群,让它们,从一个部落

游往另一个部落,在抵达的那一刻

一朵花突然开了

而后,一朵接着一朵

 

慢一点啊,你要慢一点,这弦上的小酒杯

快要端不住自己了

从釉到瓷,从嘴唇到骨骼

都是你的旧山河

 

你要小心地,认领,触摸

她的体内,有自生的海,那些涌动的蓝

更大于你的

 

 

清歌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lanyuningyan

 

 

金迪诗歌三首:

 

 

《与黎明一同生长》

 

 

这棵树这个黎明
我在和它们一同生长
再不能有太多沉默涌现
发端于欲望的颤抖
需要醒来的黎明安抚

 

我的灵魂不愿被躯体束缚
他要醒来
尽善尽美生机勃勃地醒来
他要和这棵树这个黎明一起生长
他不愿狭窄地躺倒而要歌唱般醒来

 

芬芳的光芒和玫瑰一起盛放
我听你们的花瓣弹奏迷人的风采
越来越清晰的天际将蝴蝶的房门打开
我像骑士
牢记路途的硕大与胸襟的悠远

 

 

《放大》

 

多置一张时钟上的弦,

让不眠的幽梦的夜在深处游动。

杂草早该老去,

大树自坚定的塑造里回归淡然。

 

天然的构想一刻也离不开火炬的护卫,

是的,种子散发着精确的气味,

在坚挺的思辨里,

在柔美的抚慰中,

我们矫正摇摆的憧憬。

 

看上去雄心勃勃,

那是因为,

他把岁月放大成,

一部完整多姿的音乐般的生活。

 

 

《船员》

 

把脑袋放在夜色中,

耳朵藏进遥远的古代,

难过的乌云挤满此刻所有幻想,

今生,我掐着指头,

凝神每一丝柔情。

 

苍山洱海,

真没想过它们会停下来等我,

没想到它们甘愿做我的使者,

护佑我的爱人永远女神般清晰。

 

灵感让我永远不会孤单,

我的苍山洱海:

我的灵魂与爱,

都是你们的船员。

 

 

金迪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zwj20081212

 

 

额鲁特乌银诗歌三首:

 

 

《曾经的草原》

 

在古老的牧歌里

曾有一个地方吸引着我

那里的男子羚羊一样的驰走,女人天鹅一样的优雅

 

不说那里究竟有多美,只唱出这么一句,内心的甜蜜

就已经足够浸泡长长的一生,若回到那样的故乡

我曾经琥珀一样透明的心灵,将飞回到天宇

 

我失去的翠绿松石一样的青春,将返还给大地

我们曾有过的,珊瑚一样珍贵的灵魂

将被送回到原处

 

 

《命运里的一小段坎坷》

 

我无数次的这样想

可不可以,获得一个这样的旅伴

没有性别也没有年龄,器官中

只剩下眼睛和头脑,还有一颗爱感动的心

 

没有前路,也没有后路

没有前者,也没有后者

路途上只有此时,我们关系微妙也坦荡

彼此只担当命运里的一小段坎坷

 

 

《恰恰是因为爱,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

 

有时候,想念也会假寐着

我不说那些时光就不肯来

为这我哭过,但不是难过

 

有时候躲回自己的角落

面对墙的脸,恰恰是因为爱

我们缄默,没有什么可说的

 

而我早都想好了

我将素面朝天,多余的

再也没有什么了,要么为你长骨头

要么为你融化

 

 

额鲁特乌银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c640112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