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额鲁特乌银
额鲁特乌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2,905
  • 关注人气:1,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2011-01-01 05:09:03)
标签:

查干湖

风情

蒙古族

查玛

祭祀

分类: 乌银的访谈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乌银为心爱的朋友送上圣水湖畔蒙古人的祝福!阿穆尔赛因!祝福您在新一年生活顺意康宁

    吉林省西部松原市的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聚四方灵气,凝八方慧乳,自古人杰地灵。境内的旅游胜地查干湖,不仅赐予蒙古民族伟岸的身姿,也赋予蒙古文化以深广的内涵。在神火的照耀下,这里风光秀丽,水域宏阔,群鸟荟萃,芦荡翻波,景致和谐。

    2010年12月29日上午,在冰湖雪原的第九届查干湖冰雪捕鱼文化节上,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查干湖祭祀活动及“祭湖醒网”仪式。祭祀活动结束后,将在现场捕捞的大约二十市斤重的头鱼(鳙鱼)进行实地拍卖,从2009年的拍卖价6.8万元的低价开拍,最后竞拍到28.8888万元,创造了查干湖头鱼拍卖价的最高天价。

    蒙古族的游牧文化赋予查干湖深厚的文化底蕴,祭敖包、跳查玛、神秘的冬捕,犹如“三星”并举,无一不体现着深奥的蒙古文化之源,再现出游牧文化由来已久的背景。查干湖,蒙古语为“查干淖尔”,意为“白色圣洁的湖”。这一处美丽、神奇的草原湿地,是苍天赐给郭尔罗斯蒙古人的最好礼物。据考证,查干湖最早的蒙古语名字是“拜布勒·查汉·鄂模”,意为“圆圆的圣水母亲湖”。古代的蒙古族人,称查干湖为圣水母亲湖,他们逐水草而居,生于斯、长于斯,以湖为生,惜湖如命,爱湖如母。其是在寒冷漫长的冬季,他们依靠传统的捕鱼方式(查干湖冬捕)战胜严寒,维系生活,繁衍生息,世代传续。

    在查干湖东北岸,有一青山头山脉,考古工作者在这里发现古人类遗址,据今有一万三千年,当时的查干湖人就以捕鱼为生。青山头被人们称之为查干湖的一级台地,夏季,晨曦时分站在台地上俯瞰脚下,红彤彤的晨阳正似一粒巨大的生命之种,拱破遥远岸边的朦胧水线,勤劳的渔民们也开始沐浴着神火,将渔船驶进晨光浩淼的湖水中,迎着预示着生机的晨曦,撑点着轻篙,开始了愉快的水上劳动。湖水“泠泠”哗然,岸边的苇荡在轻风的吹拂下,和着“泠泠”水声在“沙沙”地唱着晨曲,水面的江鸥、翠鸟、灰鹤、鹭鸶、鸭雁等,也在此时共同奏响了大自然之歌。

    春有生机之光,夏有佳境之美,秋有诗画之绝,这与大自然溶为一体的和谐景像,只是查干湖的一个小小点缀。而到了冬捕时节,查干湖如一块澄清的水晶,镶嵌在郭尔罗斯大地上。我心爱的老父亲苏赫巴鲁则用一首短诗写尽它绝妙的意境——

    人声啸啸车辚辚,

    千军万马打鱼人。

    马蹄踏碎千重雪,

    长鞭抽开碧玉门。

    据《辽史》等书籍记载,自辽圣宗开始到天祚帝,每年春节过后,都要携带嫔妃、群臣到查干湖进行“春捺钵”(春季的行宫),凿冰取鱼,逐鹰猎雁,举行“头鱼宴”、“头鹅宴”,大宴群臣和各部落使节和议政外交,春尽乃还。大金皇帝完颜阿骨打誓师伐辽,占领塔虎城和查干湖之后,仍然继续着这种传统的方式。成吉思汗西征时曾到过查干湖,在这里行祭湖大礼,并把查干湖周边辽阔的科尔沁草原分封给其二弟哈萨尔。从此,星火般旺盛的蒙古人,世代生息在这里,并以初期的崇拜天地,崇拜水和鱼,形成了今天神秘、神奇、神圣的查干湖冬捕。查干湖冬捕,在每年冬季十二月中旬到次年一月下旬进行。冬捕仪式开始前,先举行热闹的冰雪那达慕。七彩的经幡,飘扬在白茫茫的雪原上,滑动的冰车、千人转陀螺、马拉爬犁等,这些蒙古族民间体育活动,为庄重肃穆的祭湖大典,增添一丝人间的烟火。

    最为隆重的仪式,为“祭湖·醒网”仪式,意在祭祀查干湖湖神,唤醒沉睡的冬网,奉拜天父地母,保佑万物生灵永续繁衍,百姓生活幸福安康。整个祭祀活动带着传统的神秘色彩,冰湖之上,祭祀场地的中心是一个直径约1米的冰洞,上面用松枝搭盖成敖包形状,叫做“冰雪敖包”,“头鱼”将从这里起捞。冰洞周围按方位摆放九尊高1米、直径约1米的圣火盆,盆内放着用柴油泡好的木炭。圣火盆后面是一张供桌,桌上放有奶干、肉干、糖果等祭祀物品,两侧插着高约4米的七彩经幡。供桌后面是用湖冰垒起的一座三层祭坛,上面错落有致的插着9支白缨苏鲁锭(蒙古战神)。四辆载有青色鱼网的马拉爬犁停靠在场地外侧,马头挂有红色彩条,爬犁上插着狼牙旗。按照历代流传下来的习俗,祭祀仪式必须由当地德高望重的“渔把头”主持。祭祀过程极具蒙古族特色,内容十分丰富。 祭湖前,祭坛上摆放三个香炉、四大碗白酒、九炷高香和藏传佛教的各种法器。祭坛前设置九座用来燃放圣火的“火撑子”,在“火撑子”前凿开一眼冰洞,用来向湖中抛洒贡品。此时,身着红色袈裟的喇嘛们在法号和鼓乐声中入场,怀抱奶干、奶皮、炒米等供品等念诵经文。长长的法号、高高的檀香、烟雾缭绕的香炉,还有喇嘛们奇形怪异的面具,这些靓丽的看点,构成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祭湖场面。诵经声低沉绵长,锣鼓声舒缓流畅,渔把头的诵词高昂且极富韵律,三种声音在耳畔缭绕,戴着面目狰狞的牛头马面的面具,拿着刀剑的蒙古青年,身着服装艳丽,“查玛舞”欢腾而起!

    查干湖周边地带,属于蒙古族聚居区,周边民众大多信仰佛教。“查玛舞”也称跳神,这种古老而神秘的跳神仪式,于16世纪后半叶随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一起传入内蒙古地区,至今已有400年的历史。而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的查玛舞,有着自己的独特风格,是一种古老的宗教文化。驱邪、招福是查玛的寓意。强生、禳灾是查玛的宗旨。它源于西藏地区,是原始文化与佛教文化的结合。传说:乌斯藏地区有一石房,久为邪祟所据,日日吞食太阳,殃及百姓,喇嘛们便装扮成诸佛,入石房捉鬼痛打,因此,有诗云:

    头角狰狞面具装,怪衣飘拂舞如狂。

    长鞭挥处无人避,打鬼除灾好致祥。

    跳查玛时,需配佛教乐曲。佩戴人、神、兽、魔、鬼等怪异面具的喇嘛们手持法器即将出场时,寺庙乐队的铜制“筒钦”(长筒大喇叭)一个接着一个地缓缓吹响,声如牛吼。此刻,宽阔的湖面上,沉重的鼓声和噪杂的铃声交织在一起,发出强烈的轰鸣,震耳发聩的铜钹刺破青天。表演“查玛舞”期间,身着传统蒙古族服装的姑娘们紧随其后,拎着牛奶桶;手托洁白的哈达,与身着羊皮袄的渔夫们列队等候在湖面上。喇嘛们将供品逐个递给“渔把头”, “渔把头”按次序将供品摆放在供桌上,将九炷香分别插在三个香炉内点燃。表示着吉祥。之后,率领喇嘛们按顺时针方向绕供桌、冰洞和冰雪敖包转三圈,并诵经。蒙古族祝词家进行赞语祝辞,祈愿冬捕平安丰收,法号长鸣,诵经喇嘛、跳查玛舞的青年、满脸沧桑的渔把头、手持哈达的蒙古族姑娘、青壮的渔夫们分乘坐马拉爬犁出发,向着凿开的冰洞进发。喇嘛们按顺时针方向绕供桌、冰洞转三圈并诵经。渔把头站到场地中央,开始朗诵祭湖词,苍老的声音响彻在浩瀚的查干湖上空,气势恢弘,蒙古民族千年来传承的豪放血脉自在其中:

    啊!长生天,先祖之灵;

    啊!庇护众生,求昌盛,求繁荣。

    查干湖呵,天父的神镜;

    查干湖呵,地母的眼睛,

    万物生灵,永续繁衍;

    聚在查干湖天源的怀中,

    都握在查干湖地宝的手中。

    献上九九礼吧,奉上万众心诚,

    湖上层层冰花,闪动八方精灵。

    敬上九炷檀香,插上九枝青松,

    献上九条哈达,摆上九种供品;

    啊!千里冰封望祭湖,万顷湖面竞纷呈!

    渔把头诵完祭湖词,手托酒碗,用手指沾碗中酒弹向天空,高喊“查干湖冬网的大网醒好了,开始祭湖,一祭万世不老的苍天!”几名红红脸颊的蒙古族姑娘,走到松枝敖包前将手中的哈达系绕在松柏枝上,虔诚的蒙古族青年欢跳着,将糖果、牛奶等物品,撒向天空。渔把头用手指沾碗中酒弹向地面,高呼“二祭赐予我们生命的大地!祭万灵的湖神保佑咱查干湖冬捕平平安安、顺顺当当、多出鱼、出好鱼、出大鱼,让更多的人吃上咱查干湖的鱼”!在诵经声和鼓乐声中,众人高呼“湖神保佑!”诵经的喇嘛将供品依次抛入冰洞中。

    “祭湖”是对湖神的祭祀,“醒网”是对渔网的祭祀,“祭湖醒网”是两项祭祀同时进行的祭祀活动。隆重的醒网仪式结束后,众人准备出发。随着鱼把头一声令下,大碗的壮行酒,一饮而尽。渔把头站到渔工队伍前,高喊“上奶干、炒米,给咱进湖开网的饱肚”!渔夫和渔把头在喇嘛的诵经声中、在五彩气球的飘舞中、在喧闹的鼓乐声中、在查玛舞的跳动中,飞身跃上马拉爬犁,车老板儿一声响鞭,身着羊皮袄头戴狗皮帽子的渔把头和渔夫们,乘坐着马拉爬犁在查干湖开阔的冰面上飞驰,任由凛冽的北风裹挟着雪花吹打自己的脸庞,这样的体验恐怕是最有东北特色的了。

    走在结实的冰面上,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乳白色的鱼网在冰下缓缓蠕动,一串串水浮子紧贴冰面。据渔夫讲,选好入网口,是一门很大学问,入网口选准了,就会有捕不完的鱼,鱼把头首先要学会“识冰”。冬季,鱼群在冰下喜欢群居。这往往使水涌动,进而使冰面上的雪微微鼓起。此外,有鱼群的冰层上往往结有气泡,究竟是草动引起的气泡还是鱼群引起的气泡,需要经验丰富的鱼把头进行判断。另外还要把耳朵贴在冰面上,通过水流声来分辨鱼群的位置。查干湖冬捕,声势浩大,也是目前中国北方唯一依然保持用传统捕捞方式进行冬捕作业的原始捕鱼部落。艰苦而快乐的冬网捕鱼,一般情况下,全体渔工要分成四个作业组,每组一位老渔把头带领60多人,将2000多米的大拉网通过凿开的相隔50-60米的冰洞,用穿杆、扭矛和走钩的办法,在50多公分厚的冰层下慢慢舒展成一个硕大的“包围圈”。几个小时后,就可以扬鞭催马,拉动绞盘,拽起一张张大网从冰洞缓缓而出,在渔民们沙哑、高亢的号子声中,拉网的马轮子开始绞动,沉甸甸的大网被慢慢拉起。长长的鱼网从冰洞中渐渐滑出,热气腾腾,鱼儿咕嘟咕嘟往外冒,被鱼网从冰下带出,在冰面上翻腾、跳跃,鱼跃冰面的壮观景象引来了人们阵阵欢呼。鱼的山,鱼的海,这就是查干湖冬捕最为著名的景观——“万尾鲜鱼出玉门”。    

    正午时分,冰面上早已是一派集市气氛,被拖出冰面的鱼网内密密麻麻地挂满了活蹦乱跳的鱼,多是20斤左右的大鱼。渔夫们一边捞鱼,一边将鱼在冰面上散开。许多游客手拿塑料编织袋,将刚刚出冰的胖头鱼、白鲢鱼、鲤鱼装入其中。拍卖30多公斤重的 “头鱼”已经成为查干湖冬捕的重头戏。每年的“祭湖、醒网”仪式,是查干湖人对美好生活的祝愿,是对大自然恩惠于人类的美好报答。千百年来,查干湖人,一直以为“因水丰方能草美,而后牛羊肥壮,而后衣食无忧,而后国泰民安。”故水为善之源头,为神物。生活形态决定了草原上的人民对水有着独特的感情,围绕着水草丰美的查干湖也就世代流传着美丽的传说。相传,查干湖的冬捕在明清时期已闻名遐迩,“查干淖尔渔夫”一网打出42万斤鱼的历史,更是赋予了这片大水足够的灵性与神奇,形成一种坚信不移的湖神崇拜,这种“虔诚”一直延续到现在,形成了一套独具民族特色的祭湖仪式。

    查干湖,正是以这些原生态的自然环境,原始的生产习俗,原色彩的生活状态,被专家学者称为“最后的渔猎部落”。是地球上与青藏高原一样珍贵的“一块原色”,北纬45度线以北绝无仅有的活态冰雪渔猎文化遗存。查干湖冬捕,保留的不仅是原始的捕捞方式,更是蒙古民族世代相传的对养育自己的天、地、湖、鱼的敬重。至今,查干湖人依然保持着天然的养鱼方式,这种古老的喂养、捕捞方式,恰恰保存了查干湖和蒙古人质朴纯真的一面。2005年,查干湖冬捕以规模最大、单网产量10.45万公斤的产量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2008年,又以单网产量16.8万公斤刷新了纪录。

    旅游圣地查干湖,是上苍赐予郭尔罗斯的一枚宝镜,折射的是圣洁的文化之乳,是一首最动听的壮歌。冬捕查干湖,书写着一部流动的北方民族生存史。这部历史中,人与鱼、人与湖、人与自然,已在相互和谐依存中走过了千年。身背马头琴的游吟诗人,赞美查干湖,是苍天赐予他的职责。手托哈达、银盏的歌手,歌唱查干湖,是大地赋予他的秉性。苍天为父,大地为母。值此,正是查干湖冬捕节的好时光,背其琴,拄其弓,绕查干湖歌唱,是诗人、歌手最快乐的时光,作为一名生活在郭尔罗斯的蒙古人,我为此而自豪。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查干湖冬捕,声势浩大,也是目前中国北方唯一依然保持用传统捕捞方式进行冬捕作业的原始捕鱼部落。车老板儿一声响鞭,身着羊皮袄头戴狗皮帽子的渔把头和渔夫们,乘坐着马拉爬犁在查干湖开阔的冰面上飞驰,任由凛冽的北风裹挟着雪花吹打自己的脸庞,这样的体验恐怕是最有东北特色的了。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蒙古族祝词家进行赞语祝辞,祈愿冬捕平安丰收。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查干湖的冬捕在明清时期已闻名遐迩,“查干淖尔渔夫”一网打出42万斤鱼的历史,更是赋予了这片大水足够的灵性与神奇,形成一种坚信不移的湖神崇拜,这种“虔诚”一直延续到现在,形成了一套独具民族特色的祭湖仪式。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长长的法号、高高的檀香、烟雾缭绕的香炉,还有喇嘛们奇形怪异的面具,这些靓丽的看点,构成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祭湖场面。诵经声低沉绵长,锣鼓声舒缓流畅,渔把头的诵词高昂且极富韵律,三种声音在耳畔缭绕,戴着面目狰狞的牛头马面的面具,拿着刀剑的蒙古青年,身着服装艳丽,欢腾而起!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查干湖周边地带,属于蒙古族聚居区,周边民众大多信仰佛教。“查玛舞”也称跳神,这种古老而神秘的跳神仪式,于16世纪后半叶随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一起传入内蒙古地区,至今已有400年的历史。而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的查玛舞,有着自己的独特风格,是一种古老的宗教文化。驱邪、招福是查玛的寓意,强生、禳灾是查玛的宗旨。它源于西藏地区,是原始文化与佛教文化的结合。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图为热闹的头鱼拍卖现场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隆重的醒网仪式结束后,众人准备出发。随着鱼把头一声令下,大碗的壮行酒,一饮而尽。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祭湖”是对湖神的祭祀,“醒网”是对渔网的祭祀,“祭湖醒网”是两项祭祀同时进行的祭祀活动。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风情的查干湖畔,渔夫就生活在这个的房子里,真是别有洞天。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夏季,晨曦时分站在台地上俯瞰脚下,红彤彤的晨阳,正似一粒巨大的生命之种,拱破遥远岸边的朦胧水线,勤劳的渔民们也开始沐浴着神火,将渔船驶进晨光浩淼的查干湖水中,迎着预示着生机的晨曦,撑点着轻篙,开始了愉快的水上劳动。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蓝天如锦,云如哈达,夏季的查干湖,荷花盛开,人间仙境,不过如此。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我爱我美丽的郭尔罗斯,这是我为查干湖民俗旅游节设计的民族服饰。

 

查干淖尔人____中国北方最后的原始捕鱼部落   我们有幸生活在靴子形富饶美丽的郭尔罗斯,脚,有所踏;手,有所扶。 2000年12月15日,吉林省蒙古语文学会第四届会员代表大会在郭尔罗斯召开,前郭县委副书记、县长乌日图在郭尔罗斯宾馆设午宴。席间,乌日图县长对父亲说:“查干湖正在旅游开发,请老师写一部《查干湖的传说》可否?”父亲听完,举杯喝了一口酒说:“这是我多年的夙愿,可以写一部《查干湖的传说及其郭尔罗斯史话)。”一言九鼎,蒙古人就是这样。
    新千年伊始,他一边应邀出访日本,一边整理《查干湖的传说》资料。2月2l日,他将《查干湖的传说及其郭尔罗斯史话目录》、后记并附三篇(传说),呈报前郭县政府办公室待转乌日图县长。从即日起算作本书的正式启笔之日。为了加快此书的写作进程,我与三妹珊丹参加编写。我们在电脑上打出初稿再加工润色,书稿的编写进度快了许多。2001年4月中旬,父亲出访日本回来,编审出版200l年刊《金鹰》第2期,我做编辑。之后,再次修校《查干湖的传说及其郭尔罗斯史话》。本书分《传说篇》18篇;《史话篇》12篇,共23万字左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