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念佛人有最强大的助念团!(道证法师)

(2013-09-14 17:43:28)
标签:

临终助念

往生西方

佛要救你

道证法师

佛学

分类: 净土修学

末学觉得助念的要点,应该要把握蕅益大师在弥陀要解中所讲的——‘往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这句话。

既然是‘往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那么往生与否——并不在‘气管插管’之有无,也不在‘器官捐赠’之有无,也不在‘念佛资历’之长短,也不在‘念佛功夫’之高下,

☆只是在‘佛要救你,你到底愿不愿意被救?’

☆就在这个‘愿’和‘不愿’的问题。

如果我们信愿坚固,即使有气管插管,也能够往生;(大家想想,阿弥陀佛大慈大悲,怎么会看一个人有气管插管,就不来接他呢?)有器官捐赠,也可以往生;甚至意外突然死亡,也可以往生。(这是说:‘如果信愿坚固的话。’)

反过来,如果没有信愿的话,留著气管插管,也不会往生;故意早拔插管,也不会往生;就算器官都保存得很良好,都没有捐赠掉,也不会往生!(只是会断气死掉,去轮回而已。)

末学这样讲,目的并不是在鼓励大体捐赠,或赞成临终作气管切开插管,而是去助念时,我们所遇的状况,常是‘已成定局’——比如‘已捐赠’,或‘已插管’等等,所以,并没有机会让我们去决定‘要不要’、‘该不该’,也没有时间让我们去讨论争议。(比如纯华就是‘已插管’急救。)因而,也只能就当时‘已成定局’之状况为立足点,来提起信愿念佛。

我们的心念焦点,就要放在‘信愿念佛’,心念不要放在‘插管啊、器官啊’,这些枝末的问题,这是我们助念要注意的观念。

讲到这里,先提一件真实的事例:有一天下午,末学和台大晨曦社一群教授、学生,到大林慈济医院,要去探望社员(棒棒学长)的妹妹,我们一行人,本来要到‘外科加护病房’,可是正要搭电梯时,恰逢该电梯前在洗地板,满地泡沫,于是改道,去搭乘另一电梯,按键无误,而电梯门一开,却是——心莲病房(癌症末期病房)。

末学知心莲病房,不开放参观,故不敢入,因此,又改乘另一座电梯,仍按外科那楼,可是很奇怪,门一开,又是——心莲病房。

第三次,还是如此,而且,电梯口,又有慈济委员志工,以无比亲切笑容,热诚请我们去观赏—她们为癌病人的手语演出——爱洒人间,‘盛情不忍却’之下,我们就应邀入座,用心来体会学习。看到眼前,脸上有太肿瘤的病人,坐在那儿聆听志工的法音宣流——

当她们唱到:‘他们默默,怜视著人间,他们不忍,地球受毁伤,他们心疼,苍生多苦难,他们永远陪伴,肤慰人间。’末学已忍不住串串滴落的热泪,正擦著泪永,忽然有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士,恭恭敬敬来跪在末学面前说:‘师父,可不可以请您到病房,为家母开示?’(她是见到有出家人出现在病房,就把握机会来请求,而末学以为是——因一般癌病人,多半心情不好,所以家属来请出家人,去勉励安慰一下。)

这当然义不容辞,可是遵守慈济规矩,末学还是先请问志工菩萨,征得同意,而一入病房,才知道——这位病人由早上就已昏迷不醒,而且眼睛时而会往上吊、转动,又持续发出阵阵呻吟声,好像‘受苦难言’的样子

当时,末学刚第一眼见到病人,竟觉得有点面熟?——阿弥陀佛!想起来了!过去偶然间,和她曾有一面之缘——几个月前,末学为其他缘故到慈济,无意中路过她的病床,当时她躺著,而一瞥见有出家人经过,就不顾身上有许多的点滴插管,立刻奋力撑起来,要下床顶礼这素不相识的出家人。

末学见状,很不忍心,急说:‘免礼。’一面上前去扶她躺下,她就顺意躺下,但合掌含笑,为‘没有顶礼’致歉,当时末学很感动,称赞她,所以,旁边的一位志工菩萨,就随缘介绍说:‘这位病患,是慈济委员,而且她已签字捐出大体,要供医学院解剖用。’因为她对三宝的恭敬流露,和捐大体的事,使末学印象特别深刻,没想到——事隔几个月,再见面,她已昏迷,濒临命终,而她那‘未完成的一拜’,也种下了今日临终助念的缘。(大家莫道‘一念’轻微,莫道‘一拜’轻微啊!)

末学请问她千金说:‘令堂菩萨平时有什么挂碍吗?’她千金说:‘没有,平常她只念著:希望佛菩萨早点来接她往生。’(很好!信愿坚强啊!)而末学想起,她‘捐大体’的事,不知这临终的肉体痛苦,会不会使她心乱挂碍?(但她捐大体,已是事实,而在那临终紧要关头,不是讨论‘适宜不适宜’的时候。)与其瞎操心,不如静下来,提起信心,求佛念佛,所以末学在她身旁,先静下来念佛,祈求阿弥陀佛慈悲接引她,加被她临终无障碍,(此是佛本愿,如是祈求则是相应、信受。)也祈求佛加被引导我、左右我,让我知道为她做什么。

大家一起念佛,说也奇怪,她病房中站满了一群虔诚念佛的人,竟是错搭电梯来的!电梯会停错,因果可一点儿都不错!连慈济平日照顾她的护佐也跪在床边一起念佛,真是她平日信愿,不可思议的感召!

念佛一阵之后,末学就在她耳边轻轻说:‘您是伟大的菩萨,我们都很尊敬您,既然您已经捐出大体,那么,您的身体就是“大爱的身体”,不是您的了,大爱的身体,佛菩萨自有安排,因此您不必再为它挂碍,不必再为它受苦,就把大爱的身体,放心交给佛菩萨安排,阿弥陀佛莲池海会,已经准备了盛大欢迎会,欢迎您,为您颁奖,您赶快去领奖,去极乐世界领奖!

末学讲到这里,原来痛苦呻吟的她,竟停止呻吟,而且笑了起来,还由棉被中伸出手来,摸索著和我握手。但是眼睛还张不开,末学请出忏公恩师加持的大悲水(原来打算带给棒棒妹妹的),以棉棒沾著大悲水,擦在她眼睛周围,(心中默祷请阿弥陀佛来为她擦,带给她光明正念。)末学也没预期,而才刚擦好——她马上眨一眨眼,上吊的眼神恢复明正,睁开眼睛!

说真的,末学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戏剧性的转变,真是佛力不可思议,这也证明——‘她平日信心念佛,求愿往生,临终即使昏迷不醒,佛也有办法的!’弥陀大愿必会兑现,一切自有巧妙安排,佛菩萨不但安排度她,同时也度我们一群增长信愿。

您想想,我们一群人,都和她素不相识,而且,末学是要去探望另一人的,竟因‘电梯’因缘,全都去为她助念,这不是很奇妙有趣吗?而念佛之后,她戏剧性的转变,也给我们极大的信心和鼓励。

她醒来后,问医师说:‘我的身体是不是都坏了?’慈济的医师很慈悲,也很婉转地回答:‘我们都很爱您,但这是自然的事。’她听了之后,就很坦然,请求助念往生,先在慈济心莲病房温馨的助念室,后来又一路念佛,回家,正念分明往生!若以人为力量来安排,我们这群人要由南北会合到大林念佛一支香,可以说很难,她也不知我们各住何处,要如何联络上,但她平日的信愿念佛,自然感召佛力加被,大家搭错电梯都同来助念。

末学讲这件事,是和大家互相勉励——佛愿力不虚,自有巧妙安排,我们只要信佛力、靠佛力,安心念佛就好!担忧太多的人,就是信心不足,应在‘信’上多下功夫,把心的焦点,放在信佛,自然无障碍。佛甚至能由地狱、刀山、剑树中把我们救出来,令我们安心不乱,往生西方,何况解决人间小小气管插管,大体捐赠的问题!(这对佛绝对没问题,凡夫医生都能麻醉令人不痛,何况是佛来,一定能加被令人不痛不乱。)

相信佛自有办法,才能真安心念佛不乱,临终的不乱,是佛与圣众现前慈悲加祐才令心不乱的,是‘佛力’的加被,使我们不乱,既是‘佛力’,我们有什么好操心、好讨论的?

与其瞎操心,不如信心念佛——没插管(没伤痛)的,是佛愿所摄受,佛力所能接引,有插管(有伤痛)的,也是佛愿所摄受,佛力所能接引。临终紧要关头,只要快提起信心念佛,不容去讨论太多枝节(‘信愿念佛’以外,皆属‘枝节’)。心耗在‘讨论争议’上,就绝不在‘念佛’上!一错过良机,就太可惜!

当然,如果明知是‘临终’,末学绝不赞成多作‘插管’一举,然而,问题是——‘是否临终’,这点很难事先决定,站在医护人员(或家属)的立场,遇病人只能尽力抢救,(不能一概假设为‘临终’而不救)。

是否临终,是要看救治成果的,——能被救活的,当然就不算是临终,——救不活的,就临终。

事实上,也有许多人,濒危被救活了,故重点若放在倡导‘不急救’,可能也会有‘误人生命’或‘草菅人命’之过失,除非病人及家属自己先决定签字拒绝急救,否则医护人员不急救也会被怪罪。所以,旁人很难以代为决定此事,而强去代作决定,也未必是好,因为凡夫无神通,不知临终人真正心意(也有可能——临终人很想被急救)因此,以凡夫散乱妄想心,自以为是,去代作任何决定,未必明智,不如谦卑恭敬,一心念佛,自有好路

再说,对‘已插管’的人,临终前,若又刻意先去拔管,对其肉体而言,‘拔掉’,又何尝不是一个新的刺激动作呢?反而变成临终作‘拔’之手术,(大家应有经验,有伤口时,‘碰触它’,比‘不动’更痛,是否?)对其心情而言,除非他真了解‘拔管’的好意,否则,在他的感觉——也可能是‘被迫窒息’或‘被夺去生机’(甚至是‘被杀’)。

他若信愿求生西方,当然没问题,但,假设他不愿生西方,而是很想活在娑婆,别人自作主张,强替他拔管,他也可能起嗔恨心而受苦,并不见得会因拔管断气,就解脱痛苦,所以,末学选择‘一动不如一静’,而集中心力在信佛念佛。

助念存心

接著再谈到助念‘存心’的问题,我们应该要存感恩的心——就是感恩临命终的人,他亲自以生死的痛苦来帮助我提起正念,是他为我助念啊!——是他帮助我发起信愿念佛的正念,否则的话,我必然是在睡觉、打妄想、作白日梦、甚至是在造业堕落。

也感恩阿弥陀佛安排接引我,安排他来为我助念,所以重要的就是我们的心态,绝对不要以一种高姿态去指导人。助念并不是要去指导、或者去命令、或是去帮忙,而是要以一种谦卑的心来祈求,祈求——阿弥陀佛以本愿的大力来接引,也祈求——临终的人在茫茫苦海当中,能够牵到佛的手。

对佛的认识,和无障碍的信心

对‘佛’这一方面来讲,毫无疑问的,永远都是至诚要接引、救度众生,佛不论是对哪一个人,哪一个众生,都没有‘不接引’的心,只要众生愿意接受,佛就愿意接引,这可以说是没有条件的,而且众生无论有什么业障,对佛都无障碍。

阿弥陀经明明告诉我们:‘彼佛光明无量,照十方国,无所障碍,是故号为阿弥陀。’我们去助念,首先对佛要有这种‘无障碍’的认识和信心。所谓要‘求佛接引’,就是要提起自心当中慈悲接引的大愿。如果我们靠著凡夫的知见,用我们凡夫的力量就会处处都有障碍;如果我们一心靠佛的话,佛没有障碍,我们就跟著他没有障碍,就比如:凡夫走路,当然是会走到破皮啊、走到腿酸,有种种的障碍,但是搭上佛的飞机,即使不会走路,也没有障碍。

最伟大的助念团!

甚至我们在助念当中,也不用挂念要去通知哪一些人来助念,假如担心没有人来助念,这样念佛就分心了。其实,只要有一个人一心念佛,阿弥陀佛本人就会来助念,六方佛全体都会来护念,这是最佳的助念团!(声势最浩大、规模最庞大的助念团)二十五大菩萨团团围住,莲池海会前呼后拥,该来的全部都会到,不该来的,一律都会挡驾(佛会另外安排救度)。

我们念佛,由佛去发通知,比我自己去打电话好,因为,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这种‘一心念佛’的无边法力,所以不要浪费,耗在打妄想,我们一心念阿弥陀佛,就会集中全法界的力量,可以全摄佛功德来救度众生。

很可惜,很多人在助念的时候常常会放错焦点,眼光老是放在这个临终人的‘业障’上面,心里老是去看那个‘业障’,挂碍那个‘业障’——说:‘那个人业障很深重啊!’再加上‘他家属又那么障碍啊!’所以心里就先认为‘好像不会往生’的样子,末学觉得这是信‘业障法门’,信‘不能往生’,而不是信‘净土法门’,也不是信‘会往生’,这也就是布袋戏所讲的‘助业障的志气,灭佛祖的威风!’如此,根本就是疑而无信。

如何超越业障?——体会佛的慈悲,和大力

我们要把心放在‘体会佛的慈悲’上,业障深重的众生,正是佛急切要救度的孩子,大悲慈父阿弥陀佛,难道会——看众生业障深重,就摇摇头,然后在旁边跷脚说风凉话吗?众生业障越深重,佛的慈悲就越深,在地持菩萨戒就讲到:菩萨对恶人所起的慈悲心,更深于对善人。

经文说:‘菩萨于恶人,所起慈悲心,深于善人。’

所以我们学佛,千万不要只学到外表的仪式和形式,而忘了去体会——佛那颗很温热、很慈悲的心。虽然我们众生的业力很大,地藏经形容说:‘业力甚大,能敌须弥。’可是阿弥陀佛‘白毫宛转五须弥’!

(白毫——在佛的两道眉毛当中,有一支白色的毫毛,它拉直了,可以到佛的膝盖(佛身丈六,白毫长丈五),而右旋宛转,如螺旋状盘起来,像个圆形的珍珠。阿弥陀佛的白毫,盘起来就有五座须弥山那么大!)

所以可以说——阿弥陀佛接我们到极乐世界,比我们救一只蚂蚁还要简单啊!

唯一的障碍

既然如此,那么对念佛人来讲,唯一的障碍是什么呢?就是‘不知道阿弥陀佛无障碍’,‘不知道阿弥陀佛无障碍’这是唯一的障碍。经上明明说了,可是很少人把这句话听入耳,也很少人真信得过,所以都觉得处处好像都有障碍。常常把心错用了,都去看‘业障’,看得忘记佛有十力威德!看得忘记佛的法力无边!

打个比方讲,好像我们跳低栏,八十公尺低栏,本来是纵身一跳,一跳,就过去了,但是偏偏瞪著眼睛看——低栏的那个‘栏杆’,看得不敢跳,看得跑到那里就绊倒了,这就是‘专念业障’。

我们既然要念佛,念佛就念‘佛’,焦点就放在‘佛’。靠佛力、入佛光,光中没有障碍,整个心都是佛,哪里有业障的位置啊!所以念佛人焦点要放在‘佛’,放在‘阿弥陀佛大悲愿力的救度’,即使有‘业’,也不会被障碍。(‘业’不一定‘障’)

比如:我们的石头很大,阿弥陀佛的愿船就更大!石头放在愿船上,虽然很重也不会沉下去,这是靠佛力啊!

佛号——佛给的金刚钻!佛‘大力’的全体展现!

有些学长会认为——‘自己功夫又不好,念佛没有效啊,去帮人家助念一定不得力。’我们要了解——一颗宝珠,谁拿都是宝珠,钻石谁戴都是钻石,同样的道理,佛号没有分——谁念的就有用,谁念的就没有用。不识货的人才会认为:穷人戴的不是钻石。

若是深入佛心的人就能了解——‘就因为我是一个完全没有功夫的穷人,所以佛才把最宝贵的钻石留给我。’这是佛心啊!

所以弥陀要解说:‘一声阿弥陀佛,即释迦本师于五浊恶世,所得之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今以此果觉,全体授与浊恶众生,乃诸佛所行境界。’(净宗千古之蕴,一旦发尽,希有哉!)

佛把他所有成佛的果实,果觉的全体,都无条件送给我们五浊恶世的众生,这样的心境,只有佛跟佛彼此之间才能够究尽了解,所以要解说:‘唯佛与佛能究尽,非九界自力所能信解也。’——这心境只有佛跟佛才究尽了解,不是九法界(包括等觉菩萨)用‘自力’所能相信了解的。

我们深入佛的这份心,要发愿跟他一样,而且恭敬感恩地把佛送的这颗钻石拿出来用,不要害羞。佛绝对不会因为我是一个没有功夫的穷人,他就给我一些剩饭、烂菜,或假钻石,佛总是把他钵里面最甘美的饭,留给我这个一贫如洗的人。我既然一点功夫都没有,就是一贫如洗,但是我拿出来的是佛给的钻石!‘南无阿弥陀佛’是佛给的钻石,价值胜过三千大千世界!我自己虽然不会救苦救难,可是我知道——阿弥陀佛莲池海会,他们是‘打电话服务就到’,这个‘知道’可重要无比!绝对不能不知道哦!比如:我们自己不会救火,但‘知道’又会打‘一一九’就好了!

钻石虽然是宝物,但是对不识货、不相信它是钻石的人来讲,它的光辉,即使一点都没有减少,却没有办法去兑换出很高的价格,不是真的没有办法兑换,是不信、不识货的人不敢、也不懂去兑换;所以,这钻石的强度、硬度、亮度虽然一点都没有差,但是因为‘不会用’,结果就连玻璃都没办法割!这句阿弥陀佛的名号也是这样,如果你识货有信心,就有一切用,一切用都具足!

接受佛的慈悲(大愿救度)——木柴点著了火(以深信愿,持佛名号)

如果我们自己已经接受了佛的大愿,内心有信、有愿,众生接受了佛的大愿,就好像木柴点著了火一样,木柴和火就是一体的,是完全不能分割的,木柴到哪里,火就到哪里!所以心中接受了佛的大愿——把佛的大愿,融到我们内心里面,那么,每一声的阿弥陀佛,都是佛精神的全体展现,所以蕅益大师说:‘持一声,则一声不可思议。’‘持十百千万、无量无数声,声声皆不可思议也。’

因为你这木柴到了,阿弥陀佛的火就到了!这一声阿弥陀佛,单单这一声,就是阿弥陀佛兆载永劫大愿、大行、大慈悲的展现,而且是毫无遗漏全部展现!这一句佛号不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这是全法界震动的一句话!这是全法界都肃然起敬的一句话!因为,所有阿弥陀佛累世上山、下海救我的心愿,都在里面,佛为了全法界众生,所流的血和泪水都穿流在其中,所有一切可歌可泣的菩萨行,都融摄在里面,全法界的佛都为之歌颂著,这一声阿弥陀佛,从我们‘小小的一念心’生起来,就波涛汹涌地传遍全法界,发起全法界的力量!

所以不要小看这一声称念,不要小看能念佛的这一念心,它就是全体法界,不要小看所念的这一声佛号(要解云:‘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要解说:称名善根福德同佛故,而且是‘当下圆明,无余无欠。’)

所以我们随时都要很珍贵这一念万德洪名,这是出生死的宝筏!内心要领受‘全法界的大力’来念,而且恭敬这一念‘佛’!

因为佛的慈悲是平等无差别的,只要真诚专注,谁念都是一样有效的,有些人会说:‘请师父来念比较有效,我又没有功夫,念起来没有效!’这样想,‘信愿’已经有问题了,不但没有‘信自’——信自性佛力,‘对佛的认识’也有问题了。(这是邪知邪见啊!)等于是怀疑佛的慈悲平等。

是佛慈悲有神通,非我有功夫!

要明白我们念佛感佛来应,这可不是我们功夫好哦!是因为佛有大势力、大慈悲、大神通,佛知道我们在念他,在向他求助,所以他慈悲急急地就赶来应我们!这是佛有神通,大家可别狂妄,贡高我慢,以为是自己功夫好——‘很会念佛’,所以佛才来应,(如果真的是靠自己的功夫,应该念自己的名字就好,不必念佛名!)

以信愿引发信愿

要解里面有一段话:‘问:西方去此十万亿土,何得即生?答:十万亿土不出我现前一念心性之外。以心性本无外故。又仗自心之佛力接引,何难即生!’

我现在把它写成一个应用题:‘临终人是我心中的众生,阿弥陀是我心中的佛,以自心的佛力接引自心的众生,往生自心本具极乐,何难即生!’这就是说,助念就等于——以自心的佛力,来接引自心的众生,往生到自心本具的极乐,那有什么困难呢?这是我们要去助念应该具有的信心,要去助念就是非让他往生极乐不可啊!非成功不可啊!一定会成功的,就要有这种信心,我们自己心里面如果真的有信、愿,有信愿的心念电波发出来表现在言语行动上,就能引发众生的信愿。

反之,如果自己半信半疑,又怕死人啊,又怕鬼啊,又怕业障啊,又怕亡者的冤亲债主会不会来找我麻烦啊?有的人还怕被煞到啊!或者说怕佛不来接,或者是说怕这个人不去啦!心里一大堆的‘怕’,这个叫做‘一心都在念怕’,这不是一心念佛,是一心念怕,这是无信、无愿,只有一堆妄想。

因为你心里在怕啊,就是充满妄想的乌云;心里在怀疑,也是妄想的乌云。自己没有信愿,当然难以引发众生的信愿。

 

本文摘录自《道证法师:佛要救你》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2630

理解佛心,要从理解慈母的心开始(大安法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