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幽思老上海

(2016-11-28 13:53:30)
标签:

教育

历史

时评

文化

杂谈

我读过张爱玲等作家描述老上海的小说之后,总觉得老上海有一种让人眷恋的怀旧情怀。我当年出国留学前在中国有好多地方都还没去过,后来每次回国探亲总想顺便到其他地方去看看,这次回国就把上海排到行程之中。

我在澳洲定居后就不大喜欢回国,如同在国外住久了的中国人一样,一回到中国就觉得诸多不便和不习惯,可能是患上“回国恐惧综合症”吧。

我这次回国,特意选择经过上海并计划逗留几天去游玩。其实每次回国前总有朋友好意提醒我,订机票时只需多加99元澳币,就可顺便参加一个超值旅游团到各地游玩,至少可以节省好几百元澳币。听说这是官府为“弘扬中国文化”而补贴给外籍人。我对此“免费午餐”没多大兴趣,这既非不好意思“吃党的饭砸党的锅”,也不敢高调地说自己不忍心花费大陆同胞的纳税钱,主要是我对那样的旅游方式并不感冒。

从下飞机踏上中国的土地起,我就开始觉得 “水土不服”,久违的“回国恐惧综合症”又复发了,想到自己早已不是“主人翁”,我小心翼翼忍气吞声地出了机场。幸而想到自己只是个过客,来上海只是游玩而已,郁闷的心情才略为好转。

幽思老上海

第二天一早,我参照“旅游攻略”走马看花逛豫园城隍庙步行街外滩等地,才半天时间就游完了。除了在豫园和城隍庙附近拍了几张旧式建筑的照片之外,而在别人推崇的地方根本就连拍照的欲望也没有。午饭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就开始为余下的日程安排而感到郁闷。本来我是打算第二天才去淮海路领略“极具法式韵味的建筑”,看来只好提前了。

据说过去属于法租界的淮海路是上海最著名的马路之一。有人认为它在上世纪30年代,是能与纽约的第五大道、巴黎的香榭丽舍相媲美的大街。它的沿途风光更以格调高雅、人文荟萃、意蕴丰富,以及富有异国情调而享誉中外。它的附近有着很多的名人故居和历史保护建筑,咋看起来是一幢不起眼的小楼,或许有着一段曾经辉煌的历史。因此我把该地列为此次游玩上海的重点项目。

现在的淮海路是闻名的购物场所,不过我感觉跟悉尼的购物场所大相径庭。从淮海中路向西,看起来虽然有不少现代楼宇大夏,可有些外墙开始露出了缺乏维护的颓相,而因欠缺规划时而收窄的人行道,以及凹凸不平的路面更是大煞风景,时常让人更关注的是脚下的路而不是路边的名店,以免被偶尔凸起的砖石带来意外。

这里早已不见了法式韵味的建筑,道路两侧种植的法国梧桐树,据说曾经让这条马路极具欧陆风情,可在这初冬之际树叶凋黄的时节,只见败黄的枯页在树上点缀得大煞风景,仿佛在诉说着这条路几十年来经历的沧桑,我想这些梧桐树应该见证了从公私合营、文革风暴,到改革开放而恢复个体经济的周始循环。

路边的一个小公园里隐约传来红歌的音乐声,我仿佛看到那些翩翩起舞的大妈们当年全副红卫兵装的飒爽英姿,……看到路边宣传栏里展示24字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我突发奇想,若是我在这里振臂高喊:“争民主!”“争自由!”不知道是否会被那些大妈们扭送到派出所呢?

在淮海西路一带有不少深庭大院,这些神秘的大宅门户紧闭,大门边上只有一个独立的门牌号码,有些树木从数米高的围墙里探头而出,偶尔可以看到掩隐其中的摄像头,显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宅院。我想这些可能就是以前的名人故居了吧?如今这戒备森严的格局恐怕并非一般的名人就能享受到的吧?

我不敢在这些深庭大院前多做停留,转向走去横街窄巷之间,居然偶尔看到有些残留的法式建筑。我差点以为可一窥电视剧《围城》里那苏文纨式的豪宅,可惜近看才发现,那大多都仅存法式庭院的外壳,庭院和建筑物却早已残旧凋零,而全无那法式建筑的气派和韵味。有些虽如唐晓芙式的小楼,而那些从窗台上伸出挂晒的衣物,却绝不应该是大律师的家风。

睹物幽思,我突发奇想,若是当年老蒋没被赶到台湾岛,如今的上海会是怎么样的呢?历史没有假如,但如今的台湾却让人浮想翩翩,尤其是蒋经国之后的台湾。

2016-11-27 于上海草稿, 2017年初修改

幽思老上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