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尤妮斯
尤妮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5,204
  • 关注人气:4,4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2019-07-19 01:11:59)
标签:

非洲旅游

尤妮斯

云游星球

马赛马拉

塞伦盖蒂

分类: 狂野非洲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这个时间在哪儿能看到大迁徙?”

“我们能看到角马过河吗?”

这是我们经常遇到的,可以进入东非旅游常见问题TOP3的两个问题。“东非大迁徙”这两年很火,文章一搜就一堆,在这里不做说明了,直奔主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这一圈顺时针有1000-1500公里长,这几年短多了

6-10月间奔着“大迁徙”去的中国朋友,稍微做一下功课,就能分清“大迁徙”和“角马过河”这两个概念。

前几年,初来乍到的中国游客直接用“角马过河”代替了“大迁徙”,TA问大迁徙的时候,脑海中翻腾的其实是“壮观的角马渡河”场面,最好在河水中被鳄鱼撕咬,在岸边被狮子追击!就像BBC纪录片里那样...真是令人期待啊!

随手找了两张2016年7月我拍的图,如下: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角马大迁徙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也有斑马和羚羊加入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角马渡河,斑马渡河,其它动物也渡河(马拉河)

早几年,信息特别不对称!这加起来两万多平方公里的塞伦盖蒂-马拉保护区内,绝不是找个酒店先住下来,再去找“大迁徙”和马拉河那么简单。常常有朋友千辛万苦地抵达非洲大草原了,才发现自己距离“大迁徙”隔着条宛若银河的国境线,或者憨憨地认为“大迁徙”只有发生在7-8月的马赛马拉。有时候,我无奈笑着问,那其它月份呢?你觉得角马就去外星球了吗?

回到正题。在这里,先排除塞伦盖蒂和马赛马拉保护区内其它大大小小的过河,聚焦在明星河 - 马拉河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蓝色的线条,是马拉河的大小支流

绿色部分是“大迁徙”角马渡河发生的主要区域:塞伦盖蒂北部+马拉保护区南部。1-5黑色的圆点标号依次为上游到下游。马赛马拉主要渡河口在4附近,也就是我的朋友昨天去看渡河的地点。

塞伦盖蒂有一万多平方公里,马拉河只流经其北部很小的一个区域。塞伦盖蒂马拉河的渡河口分布在坦肯两国的界河沙河(Sand River)往下游去30-40公里的河段,依次编了号。我记得当年6-11号这几个渡河口特别热闹,我们奔来跑去一天看好几次过河!

2019年进入7月之后,渡河口8号火爆了!

相比于其它小的支流,马拉河的渡河口河面宽广,河岸陡峭,非常壮观;岸边灌木低矮有空缺,适合停车拍照;道路方便抵达,酒店距离不远。另外,河中水域被河马部落和鳄鱼黑帮分而治之,附近分布着狮群领地,也有花豹喜欢的繁茂树林,这样才形成了一个形神兼备的完美天然剧场,来上演一场场“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这两年没有太推“大迁徙”,今年也本来不想写网红口水文了,但是今天下午和肯尼亚的朋友聊天得知,他昨天刚抵达马赛马拉,非常失望。

他住的酒店很好,也看到了角马过河。为什么呢?虽然有点预感,但从6月以来,没有太去看马赛马拉的新闻,很好奇。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朋友发来了一张图

嗯,水太少了!这个渡河口很著名的(就是上面地图的4号标记点附近),小几年前,千军万马渡河的场面惊心动魄!

水位这么低,几乎破纪录了!历史上,大概2009年左右,马拉河因为肯尼亚全境大旱差点断流。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2019年4月随手拍

今年四月我和一帮朋友在马赛马拉晃了一圈。小飞机上往下看,河水最丰盈的那一段河湾,河滩枯瘦见底。河马需要天天泡在深水中,它们的皮肤很娇嫩,容易得日光性皮炎。这两年,河马死了很多。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看似是仇家,其实井水不太犯河水的鳄鱼,皮厚比较耐受,死扛着,躲进绿藻泛滥的臭水中。

河水一旦枯竭,草原之大,何处为家?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正常有水的情况,网络图

我明白朋友为啥不开心了。他去过肯尼亚很多次,也算是小半个专家,这次就想把“角马过河”逮个正着,时间和地点都选的不错。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今年肯尼亚的雨水在该来的时候,露个头就跑了!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马拉河就这么从大旱的1-3月间,一直熬到4-6的雨季,没盼着一顿管够的降雨!这两年,整个非洲大陆都遭受严峻的旱情,从开普地区,纳米比亚,博茨瓦纳...无不如此。

人和动物都遭罪啊!

我安慰他,转头就跟坦桑和肯尼亚那边的朋友接上线,问他们有没有最新的角马过河视频。前几天,见朋友圈有发马赛马拉沙河的小渡河视频。

坐落在马赛马拉区域内马拉河畔的好几个专业营地酒店,令人难堪地静默着,没有拿得出手的一个称得上是“天国之渡”的角马过河的视频。

何为“天国之渡”?

河水汹涌,岸上有围追堵截的食肉动物(狮子花豹斑点鬣狗),水中有伺机潜伏的鳄鱼、暴躁的河马群,生死一线,只在这拼了老命和小命的一跳!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网图,摄影师见水印

能否不能渡过去?都是天意。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zicasso

岸上横七竖八停着的猎游车里,装满了来自世界各地追捧动物世界“年度剧王”的人,无不动容。

如果没有汹涌的河水,角马群“哗啦啦”聚过来喝足了水,淌着泥浆小河就开溜了。这就不对了!实在是,怪我们人类奇葩,非得看个热闹。角马们平平安安在马赛马拉度个假,别过河了,吃足了草,膘肥体壮再回塞伦盖蒂的家去,不好吗?

不好!

马拉河水位这么低,前几年就被专家们屡屡提醒,一旦这个马拉大区的最重要的河流断流,将严重影响整个塞伦盖蒂-马拉生态系统,后果很严重!没有了马拉河系统所制造的优胜略汰,角马和斑马进化之路会发生很难预料的巨变!鳄鱼和河马群落,沿岸森林以及生态群落,将发生连锁反应。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早几年,写了两三篇关于马拉河未来命运的文章,随手翻了翻,今年也没有新的报告出来。马拉河源头的森林遭到破坏,气候变化和人类社区发展用水增多是三个主要原因。

这边呢,坦桑尼亚的朋友拿出一组火爆的角马渡河视频!7月15号才拍到的!看了一眼:河水汹涌,角马密集!妥妥的渡河盛况!不太相信,仔细看了他们的记录,反复对照几遍。传播角马渡河视频,最忌讳把以前的老视频拿出来重复发。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核实之后,有个谜团升起。

为何作为马拉河上游的马赛马拉段没水,而一境之隔,只有四五十公里的马拉河下游,塞伦盖蒂马拉段这么大的水?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为了排除视频时间造假的可能,一定得找到水从哪里来!首先,给大家说说马赛马拉河段为啥水位这么低的原因吧。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蓝色的线条是马拉河

马拉河的的源头在肯尼亚境内的“茅森林”,东非大裂谷西部台地。这是一片曾今和刚果雨林相连的神奇高地森林。巨树参天,花豹出没。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茅森林”最大的一片

我为什么了解这片森林呢?因为妮子曾在山脚下一个貌美如花的大学工作了好几年!没事干就往后山植物园那边跑,还走了几趟穿越“茅森林”的行车路线。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网图,山脚下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网图,山中高地

东北角坐落着曾经的“火烈鸟天堂”纳库鲁湖国家公园!当初,有一半原因是因为被这个湖所吸引了吧,乐颠颠跑来乡下教书!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网图,纳库鲁湖

天堂逝去,如果火烈鸟能够重返,相信很多人会哭吧。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茅森林"边缘卫星图

仔细看“茅森林”的卫星图,你就会发现,它是几个块状的绿色孤岛,边缘被蚕食得很严重!这其实就是砍树,烧荒,种地所造成的。主要种植麦子和玉米。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网图,被砍伐的”茅森林“

肯尼亚的老百姓也要吃饭,这个话题暂不做扩展。

简单粗暴总结一下:保护水源地的大面积森林,意味着种植粮食的土地不够,人要挨饿。缺少保护,下游的野生动物栖息地将会受到毁灭性打击。如何平衡发展是关键!

我特别喜欢“茅森林”,那里还是我喜欢的《夜航西飞》女作家和飞行员贝瑞尔出生和长大的地方。看见大棵大棵几人合抱粗的树被砍掉,伤心得很,不过已经过去好多年了。

雨水在这片高地汇聚,向西南方向流去。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马拉河流经肯尼亚的农业地区

它抵达马赛马拉之前,经过了大大小小的农业区,他们都在抽取马拉河的水。左下角的红色标记是曾经著名的费尔蒙特马拉俱乐部酒店(Fairmont Mara Safari Club)。2011年,大名鼎鼎的A&K公司的第一个中国VIP团的马赛马拉下榻酒店,贵宾是马云(那年因故未成行)、史玉柱和陈锋等为首的这一帮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成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妮子和肯特先生

我为何记得这么清呢?因为开创了中国大咖团的先例!A&K创始人杰弗里.肯特亲自当领队,我是肯尼亚随队向导。

但是这几年,这家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突然没落,大家都不太愿意去住了。为啥呢?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费尔蒙特酒店周围

你看看,费尔蒙特距离这些渐渐逼近的农田和民居有多近?野生动物还会多吗?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酒店官宣图

我曾经很喜欢这里啊。静谧有格调,真如没落的贵族,有种不迎合的优雅。它的服务从来催不得,急也没用。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马拉河(蓝色)穿过北境马拉

马拉河有一段紧挨着马赛马拉最西部的边境线-奥罗罗罗山崖。这个地区有好几家我非常喜欢的私家营地酒店。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进入马赛马拉

马拉河将这个地区一分为二:马拉三角马赛马拉国家保护区。著名的支流塔里克河汇入,马拉河继续南行。

2019年7月为止,以上区域全面缺少降雨,旱情严重!马拉河水位很低。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黄色的沙河汇入

马拉河即将进入塞伦盖蒂了!这里有一道看不见的国境线,沙河在这一段基本上和它重合!2019年7月间,沙河是马赛马拉渡河(蹚水)最热闹的地区!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网图,沙河现状

沙河的水位,基本是这种样子的。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沙河营地酒店官宣图

不过,一向仙气十足的沙河营地酒店,是绝对值得一住的。不管怎么样,大群的角马有那么一两个月,成天在附近聊天:“努努努,噜噜噜...”,非常热闹。晚上真的难以入睡,新奇得很,又实在是吵得慌啊!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目前角马大部队过河区域

好了,进入重点了!马拉河过了这里,就进入塞伦盖蒂了!马拉河和沙河水位这么浅,几乎都不流动。那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周围没有高山和高地了啊!也没有沼泽和泉水。

对照着地图看了很多新闻,原来如此!在抵达热闹的“天国之渡”8号渡河口之前,有一条“宝龙高尼亚”河,汇入马拉河!它本身一点不起眼。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这个地区连日暴雨

“宝龙河”流域在进入7月之后暴雨不止!这一带整个平原区都在下雨!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汇入马拉河

暴涨的河水直接灌入十多公里远的马拉河内!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马拉河河水暴涨地段

所以,以塞伦盖蒂马拉河8号渡河口为核心的这个区域,河水汹涌,角马拥挤,再现了大家翘首期盼的“天国之渡”奇观!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8号渡河口实拍

这是我2016年在同一地点拍摄的“双向渡河”!河水湍急,角马群被冲成一个弧度,分成两组渡河!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附近有很多营地酒店

根据这十天来的信息,我整理了一个大迁徙渡河分布简图,分享给大家!提请注意:这几年渡河规律越来越不容易预测,大家还是随遇而安,好好欣赏非洲大自然中多姿多彩的美好吧!

我只是喜欢这样的刨根问底。收尾放一张目前距离角马大部队渡河最近的一个营地图片。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东非大迁徙」“神的年度大戏”-“天国之渡”烧脑谜题

@奥拉克拉营地官宣图

和我们一起开启非洲探索之旅吧!微信公众号:eunicewang41

w w w . e u n i c e s a f a r i . c o 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