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颜梅玖ysy
颜梅玖ys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2,307
  • 关注人气:6,5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整理:为某个选本所选的诗歌稿件

(2014-05-21 13:38:10)
分类: 诗歌

条和浪漫主义无关的河


我看见河了,酒后
河水漫过我的身体
我看见了硕大的波浪

 
这些蛇一样的曲线
奇异。晕眩
我看见了水草,鱼群
一双缓缓飞向高空的翅膀

 
像是一次泛滥
我体内蓄满了波涛的声响

 
 一条多么好的河,在我落魄的夜晚
它未曾来临也不曾消失
 
2009-09-06   刊于《人民文学》2010年第九期

 


哥哥
 

哥,你又瘦了
焦虑,藏在刚长出的白发里
你一直在吸烟。我想起了小时候
送给你的第一张贺年卡:
哥,我愿是一缕轻烟,久久地缠绕在你的身旁
情书一样

 
我一直不敢看你的眼睛
也不敢看你肥大了的衣裤
最近你的身体更差了。我一直看着窗外
刚下过雨,玻璃窗上的雨滴
一滴挨着一滴
 

你说父亲不在了,长子如父
你有权力管教我。哥,你不懂我
我也不想让你疼。等平静下来
我就向你认错:我会对炊烟再爱一些
不再沉浸酒和诗歌
 

你说你恨极了我高傲的样子
哥,不是我有意识抬高视线
哥,我一低头
眼泪就流出来了
            
2009-08-23   刊于《人民文学》2010年第九期

 


墓地

 
冬日,山路两旁的灌木丛里
不时飞出几只麻雀。空旷的墓地
除了守墓的,远处还有几个人
父亲的墓碑前,我站立了很久
生命和死亡挨得那么近。附近的树木
又被砍掉了很多。扩建后的墓地
排列着巨大的寂静。清晨的熹光斜挂在树枝上
天空渺蓝庄严,远山宁静无声
那几个扫墓的转眼都不见了。在分岔口
又看见一些衰老的人进来。我知道
一会儿就会安静了,就好像人世间
谁都没有来过

 

2010-01-09  刊于《十月》2010年第5期

 

 

其实我们从未相逢


你几次欲言又止,这并不妨碍我
看到事物的本身。虽然股票,天气,以及我的新疾
最近都出现了晦暗不明的迹象
有人焦虑,有人发疯,有人无动于衷
就像那瓶被我弄洒的法国香水
空瓶子此刻是一个极好的隐喻。它不仅仅提示我
要对生活倍加小心。昨天喝酒时
有的人谈起正史和野史,口若悬河
但我们都知道哪个更真实。就像香水散后
生活无疑更可靠一些。瞧
香气退后,忧伤络绎不绝地来了
泪水络绎不绝地来了
有人开始忏悔,有人开始否定,也有不谙世事的人
继续热爱和惶恐......

 

2009-12-09  刊于《十月》2010年第5期

 

 

大海一再后退


天愈发寒冷。太阳似乎
也收敛了光芒。深蓝色的外套已经褪色
我仍然喜欢。这符合我陈旧的审美观。
就像那片大海,这么多年,尽管
屈从惯性的撤退,我还是获得了一座岛屿的重量
和缓慢到来的光滑。那片年轻的海
潮涌过,咆哮过,欢腾过,虚张声势过。
曾经的坚持如同宗教。
生活终归被一些小念头弄坏了。泡沫后
万物归于沉寂。并被定义为
荒谬的,倾斜的,不确定的,有限的
人至中年,我爱上了这种结局。
有谁知道呢,言辞中多出的虚无的大海
让我拥有永久的空旷
 
2009-12-19 
刊于《十月》2010年第5期

 


疯女


雨停了。街道水洼处
一个年轻的
女人
正在
一件 一件
脱掉
她破烂的衣服
四下
慢慢聚满了人


她坐在
水洼里
用手掌里的污水,
洗自己的脸
手臂,脖颈,乳房

修长的 大腿


她洗啊洗,
像在打磨着
一个雕塑
围观的人
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

 

那些年龄不等的
男人
不像是窥探,不像是怜悯,
更不像

指责.
他们一定
爱上了她好看的身体?


她是谁?
那么沉浸,旁若无人
坐在自身的美中
不慌乱,不激烈
仿佛
雨水灭掉的
一座火山...


2010-06-29  刊于《人民文学》2012年第一期

 


与父书


爸爸,见你之前
我在半山坡的槐树林走了很久
人生至此
一草一木,都让我珍惜。这些年
我不比一株植物更富有


现在,我是平常的妇人,值得信赖的母亲
我的言行使人放心。爸爸
再过几十年,我也会这样静静地躺下来
命运所赐的,都将一一归还


那时,除了几只起起落落的麻雀
或许
还有三两朵野花
淡淡地开
 
2010-03-16 
《现代青年》杂志“2010博客时代女性诗歌大展”(十佳)

 

 

项链   

 
我抚摸着我的项链。它的光,弥漫了
我的身体。无论身在何处
我都拥有它。它知道我身体的快乐
甜蜜和尚存的疼痛
它拥有我的体温和秘密。它不会因时间而朽去
它目睹,我的每一个白天和夜晚
带着神的旨意
爱我,守护我,拥抱我的衰老和愁苦
从它贴紧我的身体
我就喜欢,在镜子前环顾
用我温热的手,轻抚它。尤其孤单的时候
它静静地散发着幽光
我每隔一会儿就看看它,吻它
我的唇角,溢满了笑容。但我知道
没有它,生活依然会继续。就像我所爱的人
有一天,不再回来

 

2011-01-14   《作家》2013年5月号

 


爱情之远


作为一个每每像赴死的
过时的浪漫主义者,现在,我充满了喜悦
这不可叙述的变化,好得让我
几乎发不出声
时间里有刀,这是一个老套的比喻
但生活本来就无法接受
时间的质询。二十年来,我坚定不移的,不过是
假象。现在
我一下就能喜欢上一个人
一下就能进入爱的身体
一下就能养出无耻无畏之心
一下就能忘掉一个人
一下啊,只一下就完成了爱情的全部


如果你还孤独
对不起,我和谁都没关系了

 

2012-03-27  刊于《诗刊》2012年10月号

 

 

运沙船


此时正涨潮,江面浑浊
我惊诧三江在此的碰撞与交汇
浪花对浪花的
覆盖,水流与水流的较量。在巨大的“人”形
汇合处
一只运沙船,正逆流而上
受制的船身
被深深压入江水
这情形让我惊心
尽管我对水的理解一直高于泥沙
我担心船舵的钢丝,湍急的江水,我担心
航向。后来,它冲出三条江的围困
向北缓慢地拐了一个弯
船过水无痕
江水依旧东流,依旧漂浮着树枝,油污和“突突突”的声音

 

2012-02-22  刊于《诗刊》2012年10月号

 


小镇   

 
我居住的小镇
人不多
一条江,舒服地倚着小镇
几只白色的水鸟,在江面盘旋
带着与世隔绝的腔音
来自新疆的艾山江,一早就在烤他的大饼
叫小薇的女孩,脸上带着雾气
从巷弄里买来包子和小馄饨


我居住的小镇
朴素,清闲而又富足
可以在江边浣衣,打水
可以和小镇的居民东短西长
可以坐在石阶上吃甘蔗
用橘皮引诱小鱼
可以把混乱的生活重新安排


我居住的小镇
不是崆峒岛那一个
不是丽水那一个
不是湖南秦人村
它是我心中的一个小镇——
只有巴掌那么大
只有一个人名字那么好 

 

2012-01-04 刊于《中国诗歌》2012年第6卷
        

 

平衡


我把前额贴在玻璃上
我看见了一双翅膀。我需要她
飞舞的姿势
之前,我还在本子上一笔画下另一只飞鸟
不过更多时候,我又宁可相信翅膀是虚无的
天空是虚无的。只有沉重
是我们积累的资产。在101路
一些人摊开身体,昏昏欲睡
一些人紧紧抓住扶杆,两个年轻人
则旁若无人地缠在一起——
如同一副放大的旧照片
爱情在既定的道路上奔跑,我希望它
能飞起来
又害怕它脱离生活的引力。就像此刻
我无法穿透眼前的玻璃——
它模仿着我,却与我左右相反
我看见它也被它看见。拐弯处,一车人踉跄
我松开斑驳的扶手——
我喜欢这涣散
而电车又突然停止

 

2011-11-09   刊于 明天2011--2012 华语诗歌双年展
      


后来

 
相遇之前,我们各自在路上走了很久
如今,我们依旧走在
各自的歧途
亲,这多么令人心碎
我们还在经过不同的街角、站台、人海……

 
但,我们又是多么幸福,
我们在写着同一首关于海的诗,我们的心
在同一行波浪的节奏里
跳动、呼吸

 
亲爱的,让我们快点老吧
省略掉漫长的黑夜、晚祷
省略掉啜泣,孤独和思念的煎熬
省略掉遥远的海岸
省略掉流年……

 
在最后的时刻,我们会回到同一个家
同一盏
灯火下面
后来的人,会看到我们幸福的门牌——

 
墓碑上,两个
紧挨的名字,被落叶和青草覆盖

 

2011-10-12  刊于《钟山》2013年第六期

 


潮水


它涌进黑暗


在风暴聚合的地方,不断
燃起白色的烈焰


它不会藏起它的感情
就像它赤裸的本身


即使倚靠着海岸那迷人的胸脯


它的大腿和手臂,仍滚动在
闪电后的空旷和寂静上

 

2011-06-23  刊于《钟山》2013年第六期

 


小鸟和我 
 

它唱明媚小曲,十分信任地
在我身边起落
仿佛着红衫、坐在柿子树下的我
就是它最喜爱的果实
小鸟一点也不怀疑自己的眼睛
太好了,我想我就是一只
刚从树上跳下来的红柿子,除了甜和软
全身不藏一丁点秘密
 
2011-05-05  刊于《钟山》2013年第六期
   


在三江口

 
开始,感觉到翻滚
感觉就是一条江,在期待另一条江
不断向前翻滚
后来我注意到这条江的弧度
弯曲——伸直;伸直——弯曲
在三江口,两股水流相遇、搏杀、盘旋……最后
又拼合在一起
除了一个方向,哪都不去——
顺着外滩的木桥,我听见它灰色的叹息
像泥沙一样被藏于水
这条无声而又狂野的江,像巨大的鱼
在大地的裂隙中游动
它将归于何处?
在江边散步的,匆匆而过的,眺望远处的,都将归于何处?
哦,在我的意念之外
有更多的流水一样的事物在盘旋
它是否也在忍受时间,孤独和乡关何处的痛苦?
 
2011-12-12 
刊于《人民文学》新浪潮诗歌

 


星星


像石头一样,一颗星星的安静
拉开了天空与尘世的距离

整整一个夜晚,它耐心地点亮黑暗的身体
那里面,水珠自叶尖滴落
泉水升起淡蓝色的影子

当寺庙的钟声再一次穿过星宿
稠密的林木中
黑夜像一群乌鸦

总是这样,在我们缺席的旷野
星星同黑夜一起消失

 

2011-09-26 刊于《诗歌月刊》2012年第3期

 


露珠
 

除了樱桃树的香气和
几只在草丛中走动的小虫子的低语
万物还在慵懒的睡梦中


一朵小野花鹅黄的唇瓣上--
奇妙的露珠--
饱满,晶莹,带着一点点的凉意


多么危险的美!
我一动不动地看着它,直到它突然被风吹落
在空气中隐去踪迹


死亡很静,静得我来不及呼吸
来不及叫喊,也来不及像它那样,在风中
轻轻颤抖一小会儿

 

2011-05-12   《中国诗歌》2012年第5卷

 


断桥 
 

远远看过去
就像西湖露出水面的一小截肋骨
并没有因为漫长的岁月
而骨折或者钙化。断桥不断
它已经变成了一座永远不消解的桥
我想起在某个小镇
也有一座断桥
有人对着虚幻的半只月亮
夜夜沉浸于自己冰凉的绝句:
“自此离别去,余生不相遇”。但这抒情
并不影响我把土豆茄子放进锅里
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匹快马
离别不过是给马背抽了一鞭子
有谁能打断落日和流水?
风暴最终也会如此:迟缓,平静,无影无踪
断桥是西湖的
是民间的
是祖国的。生活弄出的这根骨头
在湖波上弹奏的,不过是弦外之音
只有落日西沉,水面上那些沉默的黑影
才会回到桥的本身

 

2012-05-12  《作家》2013年5月号

 


永川河


大河迎面敞开,民间的美
让人有坠入的危险
石头,游鱼,水草,竹筏,蓝天,青山的倒影
土狗,鸡鸭,小巷,宗祠,古楼,淳朴的村民
似乎我们想要的生活,造物主都集结在这里


此刻,我贸然的贴近
并非想表明这是我的目的地或者
我与谁是同一类
面对河,我不过是想表达点什么。比如放弃对抗
像河水一样适时地在前面拐一个弯儿
清空几笔旧账和作废的新欢旧爱,在与歧路的较量中
回到自己相应的位置


四月的傍晚。除了山岗,除了村庄
在河水庞大的碎金中
一个人的影子也被镀上了金身。在这无常的
光彩奔流的人世
这抄袭来的金黄,像将熄未熄的落日
仍疲惫地,不知所终地燃烧
 
2012-04-30 
刊于《诗刊》2012年10月号

 


废弃


它横在前面不远处
铁轨的缝隙,已被泥土和杂草填满
轰隆隆的撞击消失了
车轮和铁轨的亲密摩擦也消失了。寂静里
只剩下时间的残骸:
松动的螺丝和缺失的道钉
当我紧挨着铁轨坐下
杂草中,突然弹出了一只受惊的灰雀
生活的虚线上
意外地出现了一个鸟巢:三只挤在一起的幼雀
它们红红的小嘴,橘黄色的睡眠
让将晚的天色,慢了下来
 
2012-06-20 
刊于《作家》2013年5月号

 


桃子
 
一天前的甜味,新鲜而诱人
我不吃,是想让它们变得更甜一点
仅仅过了两夜,它们中的一些
就失去了控制,不再停留在我的大脑里
显然,溃败比想象来得更快。但腐烂
只是一个无声的圈套。实际上
坚硬的桃核并不像我们被毁掉的内心
它象一只粉蝶
绕一圈就能回到生活完美的枝条上
当我在酒后写下这些,是因为我想起
曾经的希望,逐渐都变成了
桃子腐烂的那部分。面对喑哑的命运
我说什么好呢?
当远方的火车一点一点运空我
当无数只空酒瓶的深喉,让我知道
空,也是有重量的
 
2012-08-03 
刊于《作家》2013年5月号

 


鼓浪屿


突然与她们走散了。诱惑我的,是一条条
败落得正好的小巷
我醉心每一家的珠宝店,咖啡馆,小吃店,茶肆,布衣店
这儿没有我熟识的口音
没有汽车,自行车;也没有老虎和狮子
我把半天的时间都用在这里:
喝椰子汁,吃甜点和海鲜,试戴首饰。在镜子前
穿花花绿绿的裙子
没有人打听我是谁,来自哪里
他们只管向我兜售花言巧语
我藏起身份,虎牙,可疑的言辞,新旧心事
在小酒馆喝得半醉半醒,把两条烤鱼喂了野猫
铺天席地的榕树下,我还抽出背包里的纸牌
占卜了下半年的运气
整个下午,我游荡在小岛上,像一个阔别家乡多年的浪子
慢走,快行,不管去向
 
2012-08-22 
《人民文学》2013年第9期

 


洱海之夜
         兼致刘年


刘年说,今夜他是段誉,精通琴棋,没有心机
六脉神剑非常灵
随手一指,月亮就缺了一块
再指,就有星星落进谁的眼眸
又指,两只白鹭就横水而去。呵,而我
就是大理郡主木婉清
呵,段郎,其实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喝一杯酒的时候
我知道我在洱海
喝两杯酒的时候,我知道我在洱海
喝数杯酒的时候
我仍然知道我在洱海
南腔北调时,我想发信息告诉远方的人我见到了洱海
推杯换盏时,我率先像一小片洱海
在月下摇晃起来
我吐了。段郎,这不能怪我。今夜,酒是洱海的宗教
醉是必要的,醉倒也是必要的
从不醉到醉,从克制到放任,是一场变化
这是一场超现实的酒
为什么不能以醉的方式生活?醉枕江山,醉逍遥?
我想起了杨典的一句话:
我是大制度里旁逸斜出的人。是的
我不能太一本正经了,太端庄了,太高蹈了
我需要腾空体内的那些处心积虑的东西:以酒消灭酒
现在,我空空的身体有更多的用途,比如
我要用它来装免费的午餐:
洱海的风,洱海的花,洱海的月
也可用于醉生梦死,或者
只用来信奉南诏岛上一棵杜鹃花,或者一只蝴蝶的标本。今夜
我们是另一个朝代的人:大理王与忽必烈修好
朱元璋和忽必烈称兄道弟;今夜
右边苍山满目,左边涛声拍岸;今夜
我们偏安一方,胸无大志,把笔藏在抽屉里;今夜
活在洱海的人,无关经历,无关功利,无关土地和玉石;今夜
在篝火旁摇摆的是我们
在草地上放歌的是我们
在半空中施展轻功的是我们
和棕头鸥、斑嘴鸭、灰鹤、鸬鹚、红嘴鸥并肩的是我们
和涛声一起澎湃的,也是我们
呵,段郎,如你所说,今夜你是谁也不让的英雄,我权且是
娇柔婉转的木婉清。过了今夜,你又是谦卑的刘年,我也只是
浪迹天涯的颜梅玖。过了今夜,我们的空酒杯只能斟上幻想主义的酒
 
2012-10-27 
《诗歌月刊》2014年第3期

 

 

乳房之诗


窗外,树叶在轻轻飘落。现在。我想抽支烟,
或者,听点音乐。我孤独是因为今天我们四姐妹
谈到了乳房。


张玲,乳腺癌。宽大的衣服并没有出卖她。但一只乳房空了,另一只,孤单地睡在腋窝下 。
高慧芳身材高挑,秀峰是重量级的。飞蛾扑火躺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里。一年后乳房
被那人老婆用刀捅伤。
黄金的酒杯已在生命中破碎。
刘秀丽,两只胳膊垂下来能遮住肚脐,人称飞机场。男人去外地打工,至今爱归不归。
张玲小声说她儿子小时候捧着乳房吃奶的时候真可爱,就像在吹喇叭。
高慧芳幽幽地说她乳房上的伤疤自己都不敢看,哪个鸟男人还会喜欢呢?
刘秀丽说我都生锈了,连剃头的老三都说我不像女人。他妈的,这世界没有女人只有乳
房了。
说着说着,她们开始羡慕我,说我能写会说,长得又好,追我的男人一定一火车。
说着说着,她们开始轮番抓捏我的乳房,狠狠地,恨恨地:
“骚货,你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仿佛我的乳房是淫荡的。
仿佛我抛弃了她们。
仿佛我抢走了她们的男人。
仿佛我毁了她们的生活。
仿佛这样,就可以治疗她们的伤痛。
后来,她们走了。没人再和我说一句话。
我回到自己房间躺下。
我抓住自己的乳房,哭了起来。


窗外,树叶在轻轻飘落。现在。我想抽支烟,
或者,听点音乐。我悲伤是因为我在等待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人。
尽管,我有美好的乳房。

 

2013-01-31   刊于《汉诗》2013年第1季
                  

 

子宫之诗


终于结束了。
我的左脚还没穿上鞋子。右脚旁
是一只大号的垃圾桶。现在
我的小腹疼痛难忍,准确地说,
是子宫。它像水果一样,潜伏着危险,容易坏掉。
我站起来,
我感觉晕眩。
我听见医生正在喊下一个病人:
67号......
一个少女走进来了:
稻草一样的头发。苍白的脸。
“躺床上,脱掉一条裤腿......”
我慢慢走出去。
大街上的人可真多啊。
一群民工潮水般涌向火车站;
卖楼处,一个男人对着另一个男人挥动着拳头;
一个漂亮的女人,站在洋餐店前,边用纸巾擦眼睛边打电话;
菜市场旁,小贩在哄抢刚下船的海鲜;
一个疯子冲着人群舞动着一面旗子;
几个从饭店出来的人摇摇晃晃沿着河边又喊又唱......
这是乱糟糟的星期一。
油脂厂的烟囱带着浓烈的黑烟捅进雾蒙蒙的空气中。
哦,你过去怎么说?
这令人晕眩的世界里,一定蹲伏着一个悲哀的母兽?
是的,她一定也有过波浪一样的快感,
有过阵痛、死亡的挣扎和时代之外的呼喊。
她分娩了这个世界但又无法自己处理掉多余的渣滓。
我在路边坐下来。对面
建了一半的地铁,像一条黑暗的产道,停在那里快两年了。
“没有列车通过,它的内心一定松弛了。”我想。
甚至,一些风也绕过它的虚空。就像
也绕过我们。
 
2013-02-07    2013年5月号《诗歌月刊》

 

 

闪电之歌


它拉开了天空的隐形拉链
又迅疾合上,然后远离现场


它制造了瞬间聚合的光
又制造了永远别离的小径


在野外,我看过成吨的光芒
眨眼就消失了


相对于短暂的存在,“消失才是永恒”
这金色的真理,仿佛一枚暗器


就像我曾经的仰望
曾经的命悬一线
曾经的战栗和惊心动魄
曾经的那些纵深于肉体和灵魂的火焰


不发出一点声音
就被消逝覆盖


光消失在自身的速度里
 
2013-06-12 《人民文学》第9期

 

 

落日之歌


它旋转着它的浑圆、金黄
稳稳地跃入大海平静的胸口


它有无限次的轮回
消失,只是一种行为艺术


它完全掌握了这门伟大的技艺


如果我为它写下墓志铭:
完美的典范或一个圆满的谎言


真相是:如果抽去它的金黄
它就是灰白的光晕


事实上,我们心中曾经有过的那轮金黄
剩余的光晕也渐渐消失


多少时日白白熬过,多少光线偏离了内心
多少果子腐烂、宴席散尽,多少姓名地址一笔抹去


只有死亡依然在窥视着我们
 
 2013-06-21 《人民文学》2013年第9期

 


 

黄昏时,我看见了这颗巨大的眼泪
被秋天小心翼翼地噙着
风吹着
它有些凉了
隐现的波纹
被风轻轻推远
仿佛最后一点残余的激情,也被平定
风吹着它,就像吹着大地上
一个孤独而内心安宁的人
沿着陌生的湖边,我走了很久
我不知道要去哪里
直到落日西沉
直到那些生根的水杉,石头,铁锚
以及四周的草坪,灌木
一只轻展双翼的蜻蜓和
融化在水面的天空的倒影,全都陷入
寂静的深渊。风吹着
风吹啊吹。只有风不停地擦着我的影子
像要掀开一块伤疤。我哭了
和它们站在一起,和它们一样寂静
 
2013-08-11
刊于《读诗》2014年第二卷

 

 

自我判决


我把事情弄糟了
就像蛋糕机弄糟了蛋糕,蛋糕又弄糟了鸡蛋
我承认我把事情弄糟了


我讨厌洁癖般的道德,或者做道德上的选择
原来我喜欢轻音乐,现在我喜欢摇滚
我喜欢用玩弄对抗一切。包括对抗我自己


这个世界我从不在场
在场的只是我的肉体


我有猫一样的性感,蛇一样的冷酷
我活着就是引诱你


和特别神经质的人一样,我对一切都具有耐药性
我偏执(精神分裂,几乎致命)
我完美(神经衰弱,近乎偏执)
我叛逆(歇斯底里,过度极端)


我是你的爱情
我是你的悲伤
我是你的欲望
我是你的嘲弄


有时候我在六楼的阳台上张开翅膀。风吹起头发,有那么一瞬,意识全失
我把白纸全涂黑,我说,“别轻视我!”
我模仿着我自己,躺在地板上,吐烟圈


你给我咖啡,维持我的兴奋
你给我衬衫,维持我的妄想
你给我挑逗,维持我的激情
你给我借口,维持我的生命


你可以爱我,但我拒绝你爱我的影子
你可以爱我的影子,但我拒绝你爱我


我有多个身份:
冒险剧的女演员
欲望的主语
虚无的替身
红色的举动
三分之一的晚餐
在时间还未到来之前就结束的句子
 
(读 让·波德里亚《冷记忆》有感)
 
2013-10-06 刊于《扬州诗歌》2013年第8期

 

 

朝霞之诗


你摸到了朝霞
你不断地比拟,仿佛它是躺在你怀里的女性
有着性感的身材

 
我在车里看你的短信
关于朝霞,你不断地添油加醋
仿佛从中获得了快感


窗外,众物在霞光下变得奇异、明亮
我想起了你的生活:凌晨
一个人孤零零地醒来


呵,这似锦的繁华
像一个人孤独的野心,另一种
死于我们心中悲伤的生活

 
2013-12-01 
刊于《海燕》2014年2月号

 


日暮时分


秋风从阳台上翻进来,收起晾晒的旧衬衫。
这是深秋的傍晚,落日加深了凉意。


水还没有烧好。天很快就黑了。
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眼最后的光线。


昏暗中,接到一个人去世的消息。
子夜,他向死亡交出了自己。他一下子就死掉了。
死得很经典。死亡也有仁慈的时候。


我掐灭烟头。想起两匹马:
它们在洼地里孤独地奔跑。
跑着,跑着,道路就一头栽倒。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旧物件。
一切都有理由沉寂,包括湿漉漉的语言:


“别离开我”。你的话语像灯下我肿胀的阴影。
“别离开我......”
你试图吐出时间这致命的果核。


又一阵冷风。
我没有动。晃动的,是走廊上那件空荡荡的衬衫。

 

2013-10-30 《读诗》2014年第二期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睡莲
后一篇:隐匿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