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网上看戏流水账——越剧《江姐》

(2009-10-06 22:06:16)
标签:

江姐

越剧

李敏

杂谈

  十一长假,本来有心去市区看戏。寝室里居然有人提出要和我同去,这真叫人开心。然而,在我们仔细研究了各种具体事宜之后,最终还是无奈地打消了这个想法。如果我们打算看完戏当晚返回学校,公交车是不能指望的——似乎末班车七点钟就收了。打车呢,在上海这个地方,从市区打到松江,据说得花上百块钱,我的天!在市区找地方住一夜呢,我们两个女生,不明底细的地方哪敢随便住下。唉……

    那,看来要看戏就只好上网了。尽管我深知道看现场演出与看视频有多么不同,可对我们这样进城看戏有困难的学生来说,上网依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前几天下载过越剧《江姐》的视频,那么,就看这个吧。我对《江姐》的喜爱自不必多说。越剧呢,自从两年多之前意外地看到一出戏后,早就成为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李敏,我在电视里第一次看到她就是在演江姐,当时还不知道她的名字。那一次是京剧、越剧、黄梅戏版的《江姐》中各演一个唱段。对京剧,我一直算不上特别喜欢。黄梅戏的版本,我总觉得旋律很像《天仙配》,所以有些难以和江姐联系在一起。而李敏,我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住了。第一印象:这位江姐好美!第二印象:她的声音怎么可以这么好听啊!

  这样说来,你也许可以想象,我对这部戏还是相当期待的。

  一开头的演员表中,除了李敏之外,其余的名字有几个略略熟悉,也有的从没听说过。毕竟,我当戏迷的年头有限,平常又往往忙忙碌碌,看过的戏也就相当有限。“卖报”的喊声响过一阵,江姐出场:“看长江——”还是忍不住再次赞一下李敏的嗓子。前些天在餐厅碰巧赶上电视里播放歌剧《江姐》,一声“看长江”一出,响亮的声音立刻冲破了朝天门的迷雾,也冲破了大厅里嘈杂的人声。这一回,又是极透亮极悦耳的声音。可是,是我耳拙啊还是怎么的,这是越剧吗?从旋律中我怎么一点都听不出来啊?“飞向高高华蓥山,飞向巍巍青松岗”,终于出现了越剧的调子,可是没过多久,又听不出来了。而且,唱段似乎有点短,至少比我想象中的短了许多。

    孙明霞出场。演员的名字,我忘了在哪里听说过。也许对歌剧的印象太深吧,她一张口唱“祝你像江上的白帆乘风破浪”,我就不自觉地拿她和歌剧中的明霞作比较。歌剧中的明霞可真是一副好嗓子啊,因此我觉得她的声音实在逊色不少。接下来的《红梅赞》,旋律还蛮好听,可是除了“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以外,我还是听着不像越剧。

  尽管早知道芳华没有男演员,可是女小生扮演的甫志高出场时,我还是小小地愣了一下。曾经有朋友问过我:“你能接受越剧里的男小生吗?”其实这话该倒过来问:“你能接受越剧里的女小生吗?”因为在接触越剧之前我一直觉得男人演男人是天经地义,更何况第一次看越剧就是男小生戏,所以对女小生倒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接受过程。现在,我对有些女小生可以说是相当喜欢,但现代戏中的女扮男装还是觉得很不习惯。有一次在电视上看到女小生演的徐志摩,也是一样地感到别扭。不过话又说回来,整场戏看下来,这个“甫志高”演得还是不错的。正在想着女沈养斋是什么样子,沈养斋出来了,男的。

  第二场。歌剧中华为和江姐对唱的“青松林内红旗扬”也许算得上是全剧中最欢快的唱段吧,旋律十分好听。遗憾的是这个越剧版本中只剩下华为的四句唱,江姐压根就没开口。接下来是剧中少有的长唱段——哭人头。我略略吃惊了一下:长长的围巾居然被当作水袖甩了起来!我极喜欢越剧中的水袖。不知是谁首先想到在戏曲中用水袖表达人物情感。我实在想不出袖子和内心情感究竟有什么关系,可是有些时候水袖一舞,人物的情感就被抒发得淋漓尽致。不过江姐甩水袖,一时还真有点不习惯。演员的表演极富情感,“悲痛-回忆-振作”的层次也把握得很好。歌剧中,“哭人头”应该是第一个使人感动的情节。而这回,我又一次感动了。另外,这个长长的唱段终于能够叫人好好感受一下李敏黄金嗓音的魅力。

  戏演到此,我突然意识到视频没有字幕。不过不要紧,歌剧《江姐》的唱词我几乎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而这部戏中的大多数唱词都和歌剧中一模一样,所以不愁听不懂。

  截军火一场几乎没有唱段,看下来未免有些寡淡。只有杨二嫂和唐贵山各唱了几句,那个“胆大骑龙又骑虎”中居然用了类似于《九斤姑娘》中的“啊格令啰令令啰”,哎,别说,用在这里还真的挺合适。当警察局长看到那张写着“要问军火去何方,上山来找江队长”的字条,我颇想知道蒋对章是个什么样子,结果是,这个情节被删除了。唉,多经典的一个人物啊!

  第六场。“春蚕到死丝不断”是歌剧中我最喜欢的唱段之一,然而这个越剧版本又有点叫我失望。从开头直到“粉身碎骨也心甘”,怎么听都不像越剧。接着,我兴奋地听到伴奏中出现了越剧的曲调。可是唱了大约四句,又不太像了。再过没多久,整个唱段结束。啊?怎么这么短啊?歌剧中将近五分钟的唱段,这里却只有三分钟出头。唉,那么美的声音,叫我们多听一会就不行吗?

  最后一场中,监狱之花母亲的牺牲叫我很是难过了一会。江姐抱着刚刚失去母亲的孩子,轻唱着“孩子啊,孩子啊,革命的后代祖国的花……”我想起了江姐遗信中对儿子的期望。一转眼,她牺牲了快六十年了,唉……可是这时,舞台上的演员忽然齐刷刷地开始随着江姐做起抱着孩子轻轻摇晃的动作。哎呀,我忍不住不厚道地说:人家抱着孩子摇就摇吧,可是别人手里什么也没有,摇什么呢?

    “绣红旗”这个情节,虽然和历史上的江姐并没有什么关系,但在文学作品中几乎成了江姐的经典情节。这部戏中的绣红旗演得挺漂亮,后半段长长的红绸在众难友手中传递,比几个人单纯地重复着相同的刺绣动作一直唱完要好看不少。但是歌剧中是这样演的:江姐等难友收到纸条,得知新中国成立,决定绣红旗作为庆祝;狱中送饭的难友告诉江姐敌人马上就要对她下毒手,明霞提出提前越狱,被江姐劝阻;女牢众难友为江姐即将牺牲悲伤不已,而江姐微笑着说:“同志们,来,绣我们新中国的国旗!”但越剧中直接是得知新中国成立之后绣红旗,然后沈养斋来到女牢说要对江姐下毒手。无论是从人物塑造的角度还是在对观众的冲击力方面,前者的演法都明显优于后者。越剧版本来就源自歌剧版,那么,为什么要做如此改动呢?更让人不知说什么才好的是,江姐居然给沈养斋背了一段毛主席语录:“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另外,剧中江姐牺牲时的服装是蓝裤子,白上衣,红围巾。为什么不穿人们都习惯了的蓝旗袍,红毛衣,戴白围巾呢?仔细想一下,全剧从头到尾,这个形象的江姐似乎就没有出现过。最后,暗场,灯光再度亮起时,江姐穿了一条上白下红的长裙。起先我以为演员换了便装,可一想,哪有还没谢幕就换便装的呢?仔细一看,裙子的下半部分是密密的红梅花图案。唉,就用江姐的经典服装不是挺好吗?

  关于这部戏,目前想说的就是这些。似乎批得太多,赞得太少。说实话,就全剧而言,我是真的有点失望,尤其是在唱段短且少,旋律又不像越剧的问题上。但对于李敏的江姐,我依然非常喜欢,她扮相好唱得好演得也好。前几天有位朋友说,她喜欢李敏的江姐,也许是因为喜欢李敏这个人。我想,大概我和她是一样的。

(这是十一长假之前的最后一天写的东西,可是过了好几天节,居然忘了发上来。昨天看到越女剑姐姐的新博文才想起来,于是发之。说了什么外行话,请越迷轻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与祖国同乐
后一篇:迟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与祖国同乐
    后一篇 >迟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