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张爽
作家张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20
  • 关注人气: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春扑面而来

(2018-02-11 16:49:29)

青春扑面而来

 

——张国全和他的小说印象

 

 

张爽

 

 

风流水转,二十年未见之人,最近又常见了,人与人之间,确乎有种命定缘分的。

张国全坐在我对面的时候,觉其形容,仍和二十年前没甚区别,还是一身形迹可疑的深色衣服,还是一副大大的眼镜,遮住整个瘦削的脸部,镜面都污了。话不多,偶尔冒出一句,有些突兀,有时话突然多起来,但很快戛然而止,好像意识到错了,脸上的表情却因此而丰富。这是孤独之人共有的特征吧。他还像过去一样,喜欢吉他和音乐,喜欢歌词和文学,只是头顶多了顶像我一样的帽子,也是深色的。我见他开过一辆纯白色的大众车,有一天在和执勤的辅警理论,样子古怪,激动,执拗,还是当年那个愤世的文青。

很多年前,我和国全一起搭诗人刘朝东的“三蹦子”去过盘山,那是印象中我和国全唯一一起玩过的一次。那一路玩的很嗨,他不大说话,因为一说话就显得有些紧张。我们从盘山下来,曾遭遇过一个饶舌的算命先生的“围追堵截”,我一边躲一边和他们聊我年轻时追逐姑娘,并被姑娘“绑架”当保安,试图英雄救美的故事,那几乎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艳遇故事了。为此,他们笑了我一路。不爱说,不爱笑的国全也大概也笑了的。认识不久,因为生计,我还和他合写过一些所谓的“报告文学”。我们一起去采访,一起商量着写作,后来我们合写的“报告文学”还一起发表在《青年文学》《北京文学》上。我记得我们一起去东四十二条的青年文学杂志社,他和我说他几年前就来过这里。我才知道原来他不光比我年龄上大几岁,文学经历似乎比我更深远一些吧。我那时真的不知道他具体是写什么的?诗歌,还是散文?那些短小的篇章大多发在一些报纸上吧?

后来他在自家楼下租了间小门面,开了个小书店。最初,他的书店里订了很多纯文学杂志,我没事常到他那里翻杂志,那是我们经常见面的一段时间,那是九十年代中期的京郊小城,文学正在受到越来越大的冲击。我那时的形象,大概用灰头土脸来形容也不为过吧,最困难的时候,我曾把自己珍爱的杂志拿到他店里去卖。后来,他的书店搬到了马路对面,我常见他躲在一堆高高的教辅书后面,戴着大大的有些脏污的眼镜,正眼看书,斜眼看进来的每个顾客。那时,他那些纯文学的书报杂志都不见了踪影,记得问过他,他说那些东西没人看。我立刻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借故走掉,觉得我很快也是他弃之如敝屐的一个朋友。但那时,我的朋友是那么少,我还是偶尔去他书店去看他,有时转一圈走掉,有时聊上几句。他会偶尔兴奋地指点着告诉我,我发在某某报纸上的一篇散文又上了高考教材,我反而觉得高兴不起来,像被人揪住了不光彩的小尾巴。

再后来,就差不多有二十年间没见过他了,也不知他在忙些什么。好像听人说他去了城里,和人在酒吧搞乐队,又好像听人说,他去了一家公司,帮人做一些广告的音乐后期,消息有些似是而非,也没有深究的必要,总之是个离文学远了的人了。2017年秋天的某一天,当他把自己的小说集《当爱情历经桑田沧海》拿到我面前时,我还是有些惊诧:他居然还在写,而且还写起小说来了!我已经很久不和人聊什么文学和小说了,我生活的小城,好像连读书的人都在越来越少,有时候听人大庭广众之下聊这个我会有些不自在。那天,我们在一起聊了半个小时,国全和我聊得更多的还是他现在的生活:他和他生活的夏各庄新城,他有一个87岁瘫痪在床需要他照顾的父亲,他的女儿去了上海工作,他的妻子还在当老师,并且还喜欢读他的小说……说到这点,我们都笑了。他说,你知道,小说中是不能什么都写的。他嘿嘿的笑声里,有了几分幽默和无奈。

国全兄的小说数量不多,长的短的,都加起来不过十一二万字,题材都和青春、爱情有关,他大概是个浪漫的人吧,经历也说不上复杂,但小说清新明快,里面的每一个文字都让人有恍若隔世之感,仿佛穿越了二十年的时空隧道,暗黑和明亮交汇,沉闷和激情碰撞,那种扑面而来的青春,亮人,扎眼,还会让人心头漾起阵阵温暖和疼来。

现在他把这些小说汇集到一起,就像大河把所有的小溪汇集到一起,让她们舞动起来,让她们活色生香,让青春的气息到处蜂蛹和流动,让爱情到处流传。我不能不为之鼓掌,不能不为这些小说由衷的说几句话了。在我今年的小说新书分享会上,他默默的来,然后默默的坐在后面,中午在饭厅,他犹犹豫豫地把我拦下,说想抽空找我聊几句。后来不久,他就打来了电话,他还是犹豫着,催问半天,才明白,他是想让我为他的新书写个“跋”。

我答应了他,于是有了上面的文字和想法。我是真心想对国全说,选择小说作为生活的表达和出口对他来说,无疑是对的,合适的,也是正确和有意义的,至于以后的小说写到什么程度,我们谁都说不准,那就要看个人的努力和造化了。最后,还是让我们来祝福国全和他的小说,希望他能带着他的小说,越走越远,也越走越高!

 

 

 

2018116

 

此文为张国全小说集《当爱情历经桑田沧海》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