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张爽
作家张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220
  • 关注人气:6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亦庄亦谐,亦悲亦虐 直抵心魂的力作 ——读张爽先生小说集《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

(2017-11-24 09:21:55)

亦庄亦谐,亦悲亦虐

直抵心魂的力作

——读张爽先生小说集《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

/刘辉(文军)

【文军书评】亦庄亦谐,亦悲亦虐 <wbr><wbr> <wbr><wbr>直抵心魂的力作——读张爽先生小说集《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



【文军书评】亦庄亦谐,亦悲亦虐 <wbr><wbr> <wbr><wbr>直抵心魂的力作——读张爽先生小说集《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

【文军书评】亦庄亦谐,亦悲亦虐 <wbr><wbr> <wbr><wbr>直抵心魂的力作——读张爽先生小说集《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

(选自网络相片)

从平谷朋友那里早就知晓张爽的名气。有幸见到张爽以及他撰写的小说集,那是因近期与朋友相聚时的偶见。我还知道,张爽近期已经被平谷作协同仁选举为副主席。也就是说,除了日常繁忙的写作,他还有不少繁杂的事物缠身。

 

张爽先生的《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小说集,是他头几年文学创作的成名之作。几篇中短描写乡村、反映小煤矿、透视棚户区或游离于城乡结合部一些很有代表性地域人物的生存状态的小说,有许多值得深入研讨的价值。

 

笔触的犀利、隐喻的深刻、故事的曲迴、叙述的流畅,彰显了张爽观察社会特殊层面、透视个体人生轨迹、析解复杂纠结情绪的把握能力。

 

创作一部能感动读者的作品,必须据备丰厚的社会经历为积淀。这样的浅显道理,几乎无人不懂。而实际上:凭轻而易举的借代、靠文字排列的技巧、倚穿越古今的想象,编写小说的“坐家”大有人在。张爽的小说恰恰相反,貌似随意或随话而写说出来的生活化细节化的语句,全然是最严苛的很独到的道德审视。

 

从头到尾,我把《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很认真地读透。我就觉得,小说所展现的人物就在张爽身边。我甚至还相信,作品里面的第一人称就是作者本人。错觉也好、真实也好,高雅也好、粗俗也好,张爽语言的拿捏极其到位。完全可从众众芸生中找到原本,这是作者文字功底之外的社会解读。

 

*张爽小说的题目设置有自己独到而令人寻味的定位。

 

所有小说题目的安排与内容叙述的衔接,既有相互有机联系、又有别具思考悟觉的价值含其内核。最经典的《醉太平》,是一部戏谑人生的无聊、讽刺光阴的荒废、揭露平俗世间冷淡的小说。身残也心残的吴二狗,遇到诸多不顺,最后被“饿”、“冻”、“虐”醉卧亡于桥头。

 

悲惨的结局,更喷射反衬出《醉太平》这三个字的尖酸。点题点的何其之妙,没有深刻感悟难以达到!读到最后的细节,我甚至很同情吴二狗的遭遇。特定氛围的太平酒下,醉生梦死的还是不温馨、不太平。

 

洋洋洒洒的中篇《黑社会》,主人公“我”其实就是一个混迹于乡间镇尾的小混混儿。就他那点儿偷鸡摸狗鸡零狗杂的烂事,其实与真正的“黑社会”团伙无关。张爽以这样的题目明示,似乎就是尽兴地舒展一下所描述特殊地域特殊人群的特别现状。从小见大,又从大见小,给予读者更多的思考空间。到底“黑不黑”——读者自有思考与判断的空间。

 

《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一文,与上帝无关、与翅膀也无关。题目很光鲜,内容却是步步纠结。其揭露遗弃婴儿罪恶的深刻度,很具备震撼与巡回的要素。心灵剖析之准确、布局脉络的步步切入,作者一直是一环扣一环地循序渐进。

 

商小玉抛弃自己的孩子到若干年之后的良心发现,以自己医治的技巧为小玲女儿治病,折返出心魂的归真。从恶逐步向善,一方面理解与同情底层人物的生活苦楚;一方面推理出人性尚能归善定要一定得有社会条件为背景。

 

“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正是出自于商小玉之口。巧妙至极,画龙点睛般地绝笔并落脚于人性回归,反射出作者巧思后的极致提炼。

 

*张爽小说所铺垫的矛盾冲突有很荒诞很不可思议的一面,更凸显并倾斜于悲剧结局的趋向。

整个一本集子:小地方、小人物、小环境、小事情、小冲突。没有大事件作为环境背景,却用很细腻的情景铺垫、很口语化的语言特征交代的明晰准确。稍一回味,我着实敬佩张爽对小说写作的精细把握与巧妙铺陈。

 

《求证》中的主人公王玉生,接到短信后一直怀疑自己的媳妇被他人欺负过。暗中调査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物。通过凶狠狠的疤瘌眼、癞皮狗似的吴二狗等等人物性格的叙述,刻画了当时当地小社会的庸俗病态。

 

一场大雪所留下的雪迹,印证了堂叔王斌正是那位欺辱自己媳妇的罪恶之人。事情败露,气愤之余,王玉生杀心既在。但天性懦弱的主人公,面对堂叔手里的恶刀,毫无回天之力。此时纠结的描述,刻骨铭心。

 

有了结论,媳妇再也找不见了。强弱之间、善恶之间、真假之间,人性的纠结在世间夹缝中残酷地挣扎。此时此刻,我们似乎清醒地看到精神层面上的改造远比新时代经济腾飞来的更加艰辛。

 

借用戏剧《西厢记》的牌号,我愿确信张爽布局小说的“别有用心”。这一同名剧本的设置,也同有几个类似的人物。张生一直游离于乡镇西厢、游离于闲散与猎奇、游离于几个女人之间。发展脉络的其情其景,大大出乎于读者的想象之外。

 

张爽对俗间市民的一些揣摩很有意味。如丑陋的心理描写、如相互间的嫉妒羡慕恨、如彼此的炫耀与攀比、如小肚鸡肠的算计,作者一概不惜笔墨。张生的玩弄人生,最后被人生所玩弄。显然,这正是作家张爽巧用很随意的润笔手法表现很晦涩的咀嚼人生的个性结局。

 

张生的“母亲没了,”张生的“手机打通了,却始终无人接听。”——这就是张爽新小说《西厢记》的结尾,悲情悲景任读者去徜徉地任意想象。《醉太平》中的小混混吴二狗“醉饿”卧于桥头的设计,也是张爽小说的震撼之处。

 

*倾心去挖掘去展现人性中的沉重而复杂的心理纠结,正是张爽现实主义小说的成功之处。

《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是一部独具张爽印迹的批判现实主义小说集。四顷地、小煤窑、小车站、小县城、小乡镇、小饭馆、小旅店——用地域性极强的范围以特定形式展开几部小说的得意布局。各色小人物的各种心态与行为的锥心描述,很有层次很有力度很有典型意义。

 

可以去怀疑张爽笔下人物很少有“高大上”,可以去揣摩张爽笔下人物多为特异的小人物。掩书静思,《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中的每一位人物设置都极具社会层面的代表性。

 

貌似如实地展露某些小人物的行为猥琐、思维阴暗、为人狡诈、处事诡异,不经意中就会觉察作者的一片良苦用心。张爽一直是以批评的态度,冷眼观察这个社会的底层。尽管语言尖刻而不乏讽刺刁钻之笔,隐隐之中可以窥测到作者的同情之心。

 

同情心的表达,亦凡真诚但不是直截了当地表现那种廉价而不值一提的语言。对社会底层人士不留情面的批判,正是通过一些惯常显见但不为人们所捕捉的点滴来实现的。

 

一个轻蔑他人的眼神、一句无厘头的话语;一件不着边际的处事行为、一种不为寻常人士所尊崇的做法;与时代相违背的思维定式、很不和谐甚至很焦灼的动态模式,张爽的批判与揭露完全是不动声色的。自然得体——作家很有创作心得。

 

通过小说形式以表达一种批判情绪。张爽无疑做了一件很爽快、很酣畅、很得意的文学大事。固定于山村或城镇,局限于煤窑或周边,游离于文化底层与文化稀薄之域,张爽的笔墨淋漓尽致。

 

人物性格通过一件件小事小情、一句句简短话语,逐步来凸显来引申演变的趋向。张爽小说集《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做的足够扎实而细致入微。

 

新时代要有新作为。任何地域中的人们,都有义务与责任紧紧地赶上或跟上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进程。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落实到每一位公民的实实在在的任务。

 

看张爽小说心情较为沉重。我相信小说中人物情感表达的真实可信,我相信小说情景与人物设置很接地气。张爽通过这一部小说似乎告诫人们,社会之大无奇不有。作为一位很有社会责任的作家,就该关注关心各个阶层的人物现状。

 

*善意且直抵痛点的心魂剖析,正是张爽小说最显著的特点之一

 

掩卷细思。我会对作家的犀利而丝毫不留死角的语言揭露,略略感到心感的撕裂。我想说:作为张爽这样的作家能够一针见血、能够不惜笔墨、能够透视其间,正是因为他有丰富的社会积累、思辨的锐利眼光,以及强烈的同情之心。没有这些支点做支撑,《上帝的儿女都有翅膀》就不会有如此震撼的力量。

 

追踪底层人物的生存空间与狭隘间的局促,细腻地剖解底层人物的思维与生活的个性特点,描述他们或悲惨、或忧郁、或彷徨、或无助的生活状态,很有悲情的人生终点,张爽笔下的潇洒与淡然丝毫掩盖不住他内心的善意同情。

 

老子的《道德经》中所言:“是以圣人常善救人,而无弃人,常善救物,而无弃物。是谓袭明。”怎来释解?修道有为的人,常常善于救助挽救他人,绝无抛弃。救护万物而不会抛弃任何物品,获得光明因袭光华。

 

具体可以这样解释。作为圣人既有博大的爱心,又有大善之能。在他们看来,既无不可救药之人、也无没用之物。他们以救人救物为自己的行为准则。他们不会唾弃任何人,也不会糟践任何物。能人圣人的所为,体现的就是大道的光华与智慧。

 

我以为:张爽小说的现实意义就是在于体验惋惜与揭露中的自觉“救赎”。

 

当今中国的历史进程已经进入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繁荣富强不容许一个人掉队,任何精神与物质文明的死角也都在梳理之内。作为一名作家,张爽很有理性地投身其中。

 

实践着历史圣人老子所言,作家张爽的小说恰恰暗合着对各式必须挽救的人和物的最善意的救赎行为。不留死角、不落下一个人——张爽以自己熟练掌握的行文技巧且身体力行地努力着。

 

期待文学好友张爽先生,不负新时代的大好时光,抒写出更多的文学作品以飨广大读者。

 

2017/11/17。于京草成。

 

作者小注:

刘辉(文军)京味儿文学作家。

 

《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图书著作权人。

《法制晚报》<</span>京味儿>专栏作家。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理事。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等。

北京市残疾人写作学会名誉会长。

《新国风》诗刊副主编、华语红色诗歌促进会副会长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