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要命的风
要命的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869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爱字口难开

(2011-03-22 12:00:35)
标签:

红颜

付秀莹

杂谈

一个爱字口难开

——评付秀莹《红颜》的情感诉求

樊文春

(中国传媒大学 北京 100010

 

付秀莹是一个轻盈的作家,说她轻盈有两方面的意思。第一方面,她是女作家,在其行为思路上,笔端更多流露着旖旎的情感,似雾幻纱;第二方面,她的语言表达,也更多的着了江南女性的缱绻之魅,飘渺轻盈。自《爱情到处流传》开始,她好像一下子变成了槛外之人,静静的坐在故事发生的角落里,看着故事里面的蜚短流长、风花雪月、卿卿我我。她的冷静,有点不近乎人情,但是也就是这样的冷眼旁观,才能看到“遥远的我在不远处看着我”。作者如此的客观的进行叙述,倒是形成了她独有的叙事策略和情感表达方式。她的小说更多是关注的是爱情,像《爱情到处流传》、《花好月圆》、《六月半》等中篇小说,及到《红颜》,作者好像有意识的将自己置身于故事时间之外,而又巧妙的把自己的情感纳入到叙事时间的流淌中,让我们看到了一出“欲说还休梦已阑”的爱。在《红颜》的文本中,滕雨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既是必须求得爱而又不能强求的爱、必须获得帮助而不能丧失尊严的求助、必须找到安身立命之所而又不能有寄人篱下之殇的多重两难抉择,一直充斥着滕雨的理智和情感。但是,作者却在故事的讲述中,从滕雨对爱的审问中,她找到了理智与情感的纽节点,并实现了自我的情感诉求。

 

一、爱与生存同行

 

滕雨来到沈家,是带着使命进来的。滕雨家和沈家原本为各在一方的富家豪绅,家道殷实。滕雨生活本可以过得逍遥自在,尽享荣华富贵,父母也可以颐养天年。但是,时局动荡和祖辈的败家舍业,到了滕雨父亲这辈,家境已为风中之烛,大厦将圮。滕雨父亲勉励维持,终于也熬到自己油尽灯枯,撒手人寰。滕雨家主心骨离开,抽到了家业大厦的脊梁,崩塌殆尽。为了能够让滕雨免受生活颠沛流离之苦,滕雨的母亲才将女儿送到好友沈家。

离家之时,母亲对其迂回曲折的表达了女儿此去沈家,最关键的目的就是争取与沈家公子喜结连理,成为沈府贵上宾。滕雨理解母亲的苦心,同时,她也给自己又增加了另外一层意思,是让自己的母亲后面的生活无忧。当然,她的这种理解,是中国传统伦理惯性使然。

因为,滕雨承担了既要让自己在日后的日子里过得下去又要让母亲的生活幸福的责任,所以,滕雨来到沈家的首要追求的目标就有着明显的功利性,甚或说掩藏爱下面的母女两个人的生存。滕雨与沈家公子相爱的前提条件就是必须赡养滕雨母亲,这个条件从中国传统伦理来讲,是符合是人伦的常情。当滕雨的爱束缚上生存的伦理的时候,爱的纯真性和可靠性是值得质疑的。

带着条件来寻求爱情的滕雨,进入沈家必然是如履薄冰。作者在叙述逻辑上,也是按照滕雨理解到条件来进行的。初到沈府,看到沈府的大家气度,滕雨尽量让自己禁言少说,面得露怯丢脸面,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大家族出来的女儿,知书达礼、懂得礼乐教化,虽然说家族现在是个“没落户”。因此,在沈家的第一顿餐,有着极尽的小心,亦步亦趋。等到沈老爷回府,接待滕雨,更是小心谨慎。在艰难困苦时刻,滕雨的沈家生活终于找到了一个体己的人。沈老爷的三姨太风情万种,见识多,又心细如发,处处关心照顾滕雨,并拨了一个丫鬟奴儿供滕雨使唤。从滕雨自身来讲,在沈府的自身生存问题是毫无问题的,或者说超过了自己家里面的生活,这里面愈发显得优渥。

奴儿的进入,看似作者不经意的一笔,实在却是闪着金光的叙事铺垫。奴儿的介入,是滕雨沈府名正言顺生活的一个注脚,但是这个名正言顺的注脚里,又隐藏着许许多多的阴暗的玄机。奴儿有着三重身份,第一重身份是伺候滕雨的丫鬟,这重身份作者在行文叙事中已经交代清楚了。第二重身份是三姨娘安排在滕雨身边的细作。这重身份的认识是根据作者的叙事逻辑得出来的。作为八面玲珑的三姨娘,从滕雨一进入沈府,也许心里头就明白了来者何意。从后文也知,三姨娘临去之时与滕雨的推心而谈,可见她开始就将滕雨作为情敌而加以戒备了。只不过那个时候,滕雨还不知道沈府的糜烂,况且当时她的伦理诉求是找到安神立命之所,再图其他事端。第三重身份是沈老爷的准填房。这个身份更具有了隐喻义,喻体的单一性,在沈府本体的多义性的阐述下,色彩缤纷的外表下掩盖着动物凶猛的强暴。

可以说,滕雨进入沈府最基本伦理诉求是能够被沈家所收留。这个收留不仅仅是看待父辈的交往基础上,而是希望沈家能够看到滕雨的容颜,并以此来成为一个交换条件,永驻沈家。因为家道没落,滕雨求其生存是一种正常生活表达。但是在这个正常生活追求下面,又暗藏着一份爱的向往。从爱的伦理角度上来说,这份爱的向往多少有了些不洁,甚或有着更多的藏污纳垢。爱是在生存的捆绑下发展起来的,自身就需要戴着镣铐跳舞,是不自由的,而爱的本质是追求情感的神圣和自由,这却恰恰与之背道而驰。

 

二、爱与理想同行

 

理想是一个人或者一个民族对自己生活或者世界构建的图景的表达。滕雨走进沈府,最大的理想就是能够实现母亲的言外之意——与沈家公子结成伉俪。这个理想说简单也简单,双方父母都是有意成全其美事。说复杂也复杂,因为婚姻之事乃人生之大事,感情之事又是强迫不得,也许落花有意,不一定流水有情。

滕雨与沈家公子初次相见,双方都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滕雨看到沈家公子“不觉呆了一下”。“沈少爷沈介儒看到座中的滕雨,也不禁一怔”。滕雨的“呆”一个层面是女孩见到陌生男人,尤其是自己的准意中人的正常生理反应。一个层面是滕雨对“准意中人”的确证,从而在自己心里完成了“准意中人”到“意中人”的角色转换。同时,从叙事逻辑上来说,也是对前文的“器宇不凡”的佐证。而沈介儒的“一怔”的意思要比滕雨“一呆”复杂的多。首先,他的“一怔”不是男孩见到陌生女孩的直觉反应,而是想到自己的秘密是否被外人所知,尤其是自己的父亲所知,自己将如何应对;其次,滕雨的介入是三姨太对他的感情试探还是要远离他而去;最后,今后他将如何面对这个女孩、三姨太和自己的父亲。多重思绪瞬间喷涌而出,“不禁一怔”也是必然,与其不知道如何应对,那么悄然无声也不乏为正确的选择。所以,“滕雨注意到,沈少爷似乎一直心神不定,只管低了头,一杯一杯地饮酒”,“整整一餐饭下来,他几乎都不曾动筷子”。

三姨娘身上不好,滕雨小心伺候之时,沈家公子一头闯入室内。“一眼看见滕雨坐在房中,便忽地住了口,立在屋子中间,一时有些僵了。”晚餐上,沈少爷又恢复初见之态,“照例是淡淡的”,这个淡淡韵味到了晚上,又从情绪上一下子感染了滕雨。沈少爷箫音引领滕雨入园,几句家常话后,“沈少爷却忽然捉住了她的手,口里喃喃地叫道,姐姐”。滕雨本能性的逃走,还是很享受沈少爷这次孟浪的,尤其听到奴儿对其的评价更是觉得“沈少爷,倒是难得”。其实,滕雨是在理想状态下对自己意中人的考量,意乱情迷之时,忘记了沈少爷喃喃的说出的两个字“姐姐”。“姐姐”两个字是对初次晚宴之上三姨娘准确说出沈少爷生日“三月三”的叙事力度的升级,同时也是对滕雨理想追求力度的正面打击,只不过是滕雨没有感觉到力量而已。

为了躲避席宴之上的应酬,滕雨与沈少爷双双躲避出来,并不期而遇。两个人的对话看似情真意切,其实却像火车轨道,永远没有相会之时。及到三姨娘来到后园,滕雨慌忙的解释显得那么空洞,同时也是对三姨娘的一种刺激,因此,三姨娘一口剪短她的话,并对沈少爷说:“也不带扇子,这园子里飞虫多,当心挨咬”。既是提醒暗地提醒少爷,也是有的明目张胆的提醒滕雨,少爷是我三姨娘的,你别动。滕雨回到房中,也对此情此景进行了回忆,尤其对三姨娘的眼神进行了揣摩,揣摩结果虽有点怀疑,但还是没有逾越伦理的秩序,“难为她一片母慈之心”。

即使到了滕雨无疑之事听到了三姨太和沈少爷奸情之时,滕雨还是在为自己的爱,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意中人辩护。“那男人,究竟是谁呢?少爷的声音,她是听得出来的。想到此处,滕雨自己也吓了一跳。自己怎么会无端地想到少爷。一面骂自己,一面又有说不出的宽慰。”滕雨之所以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最重要的一点,她的伦理诉求是求得与意中人的真心之爱。并且沈少爷与她交往的时候,还抱过她。更何况从心里面越来越认可沈家少爷就是自己理想中的丈夫。现实虽未与他始终有隔,但是梦中这个男人还是走进了自己的闺房。元宵节之日,沈少爷来到滕雨房中挥毫写了一阕词,滕雨观之又是“一时怔住,竟说不一句来”。此“一怔”对着沈少爷“一怔”可谓意蕴绵绵,人鬼殊途。

三姨娘的病退,将滕雨推向了沈府的前台,成为了一个名正言顺的掌事人。从理想的层面上来说,滕雨实现了自己的理想。从情感的层面上来说,滕雨的理想彻底宣告失败。爱和理想两者相携至此,分道扬镳。

 

三、爱与希望眼睛里

 

“三姨娘死了”,与三姨娘有瓜葛的人,鸟兽群散,封掌柜的绸缎庄殃及大火,沈少爷“离家出走。此后,音讯皆无”。三姨娘的死宣告了滕雨爱的希望在这个世界是不会得到了,这个社会是男人的社会,是一个男人掌控着女性的情感、幸福、生活、命运的社会。女性只是男性面前的一个匆匆过客。

不过,作者再文末并没有表现出浓重的伤感的,而是通过火车邻座小女孩的眼睛,让我们看到了爱与希望的存在,虽然说会“很远”,但是我们终究会找到他的。

 

总起来说,《红颜》让我们再次走进了古典生活的语境,让我们生命经历了时间的考核,让我们的情感找到伦理的参考线。付秀莹用她女性的视角,细腻的笔触探究了人的内心世界、人的欲望,向我们展示了她的轻盈之美。但是,由于她过度重视了轻盈或者视角的选择,留有语义的空间比较大,造成了生活质感不强,阅读时文义晦涩的障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